王宝钏的另一面

  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年,我已在“王宝钏精神”一文里,指出这是一种没有意义的“愚贞”,且呼吁我们不但要打倒薛平贵男权至上的思想,也要打倒王宝铡女人自甘吃亏的精神。

  可是。我们研究民情的人不要忘记,“王宝训精神”虽然如此落伍不通,但是这仅限于两性贞操的一面;她本人在另一面-恋爱自由婚姻自由的一面,却一反其道,表现得极为进步勇迈。这一点上,平剧中《红鬃烈马》可以提供我们不少材料.值得我们进一步的论列。

  话说王宝钏小姐在深闺时代,一天在花园里碰到“穷小子”薛平贵在那儿睡觉。慧眼识英雄,春情想汉子,立刻把薛平贵叫醒,告诉这“穷小子”,说她要打彩球招亲,请他届时跑来抢球。于是平剧中“彩楼配”开场,玉小姐和薛先生好像篮坛国手,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抛一接,竟不差毫毛,王宝钏的父亲王允,看到许多在场的公子王孙都没有接到球,反被“穷小子”薛平贵接到,大惊失色,决心“一不该,言而无信,要把婚姻赖”。那知女儿王宝钏,乃是见到汉子,信誓旦旦的人,死命不肯赖婚。气得王允怒不可遏,乃至父女二人表演“三击掌”,双方发誓脱离父女关系,永不相见。平剧中“三击掌”唱词,可节录出这样的对话:

  (允)我的儿说话言不逊,句句话儿伤父心。
  (宝)非是女儿言不逊,爹爹为何你要退婚?
  (允)要退要退偏要退!
  (宝)不能不能是万不能!
  (允)今日不把婚来退,两件宝衣脱下身!
  (宝)上脱日月龙凤袄,下脱山河地理裙。两件宝衣来脱定,交与了嫌贫爱富的人!……
  (允)有朝为父亡故后,不用宝钏哭半声!至死不见王三姐!
  (宝)女死不见老严亲!

  父女二人,为了“严防”双方再见,于是“三责掌”发誓。发誓后,王宝钏唱道:“一刹时失去了父女情!休怪儿与父三击掌,老爹爹做事太无情!”

  在父亲无情的干涉婚姻自由下,王宝钏以相府宦门之女,跟薛平贵搬入寒窑冷洞之中,直到薛平贵“投军别窑”,她仍旧至死靡他,坚持不变。后来她的母亲来看她,在“母女会”中,她恩怨分明,告诉她妈妈说:“老娘亲不必两泪淋,女儿言来听分明:倘若爹爹丧了命,女儿不去哭半声,非是女儿心肠狠,他把儿夫妻不当人!倘若老娘遭不幸,披麻带孝是儿身,守墓入土把孝尽,也不在老娘把儿生。”

  王宝钏这种为了恋爱自由婚姻自由,而吃尽千辛万苦,不惜与老子决绝的勇气,可说是我们中国民间最伟大的性爱故事,值得每一位新时代的女性的效法与回味

(一九六五、八、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