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毁有甚于铜像者 /李敖 1989.01.01

yubar:這篇李敖的舊作 , 寫成距今已逾十年了.
當年的「倒吳」事件 , 今天早已沒有人再提及了 , 但我們絕不趕時髦 , 追新聞熱 , 發人深省的好文章 , 是不該被遺忘掉的 , 特將它送給社區的朋友們 ,目的無他 ,宣揚李敖思想而已!

1988年12月31日,包括十余名高山族在内的20多名男女,乘坐民进党的宣传车,到嘉义市火车站前,把吴凤铜像拆毁。同时发表演说,指吴凤「杀身成仁」的故事,是日本人和国民党制造的神话。

这一事件不是偶然的。 8年来,随着政治作用的炒作,吴凤问题渐渐变成了政治斗争的靶子,国小课本中吴凤故事虽予删除,并未缓和了局面。相反的,反倒助长了「倒吴派」的气焰。如今「吴通事」再次落马,身首异处,惨被「政治出草」,他若死而有知,岂不情何以堪也哉? 8年来,我看遍了每一件「倒吴派」的论证,发现他们说国小课本与历史不符,固非无据;但是他们自己的宣传,与历史不符者,却也半斤八两。如果为了政治作用,则其心态与国民党固无二致,没有什么好说;如果为了历史求真,则这一公案,就有待我这种历史家来讲评讲评了。

反对「吴凤神话」的豪杰们,他们口口声声的论据是:在连横「台湾通史」中,吴凤是因背约、骂人、与曹族格斗下被杀的,并不是什么「杀身成仁」而死;而曹族的终止猎人头的「出草」习惯,是因族人遭天花传染病侵袭和大举迁移的缘故,与吴凤固无涉也。

说吴凤是因背约、骂人、与曹族格斗下被杀的,并没有错;但是若口口声声引据连横的「台湾通史」,却予以断章取义,就不对了。「台湾通史」卷三十一吴凤传中,首先即赞美「士有杀身成仁,大则为一国,次为一乡」,但吴凤却为一族而死---「为汉族而死」,言外之意,吴凤「杀身成仁」的伟大,显然有胜于为国而死。连横又说,吴凤做通事时,以前的通事与番人有约,每年以汉人男女二人给他们「杀以祭」,但是番人「犹不守约束,时有杀人」,可见番人背约在先。吴凤接任通事职务后,乃对番人说:「今岁大熟,人难购,吾且与若牛,明年偿之。」则意在以牛代人,他的人道精神,可以肯定。后来连牛也不给,确是背约。番人声言要杀他,他「固不得去」,也就患有所不避。番人来了,他【危坐堂上,神气飞越。……….叱曰:『蠢奴!吾死亦不与若人!』】这种我宁死也不肯把汉人男女送给你们这些蠢东西来杀的气概,不是「杀身成仁」是什么?最后「番怒刃凤,凤亦格之」而死。 「已而疫作」,番人「各社举一长老,匍匐至家,跪祷曰:「公灵在上,吾族从今不敢杀汉人。…….」尊凤为阿里山神,立祠祷祀。」由此可见,吴凤的「杀身成仁」,的确于史有征,虽然细节部分,如骑白马赴义之类,不见「台湾通史」,但他基本上为台湾人(汉人)「杀身成仁」,却不容否定!

如今说吴凤「杀身成仁」,是日本人和国民党制造的神话,这种人,显然是不真读「台湾通史」的,「台湾通史」的作者既非日本人,又非国民党,他可是台湾人!

吴凤故事本是人类中罕见的伟大动人故事,纵与史实小有出入,也不该引起高山族的自卑感,因为他们已经不再杀人;更不该引起台湾人的政治作用,因为吴凤根本就是台湾人。但在无知与偏狭的盲动下,却有人刻意要摧毁吴凤,并从铜像开始。他们不知道,所毁有甚于铜像者,是他们毁掉了历史与正义,他们毁掉了台湾人史无前例的一个义人,和永不再有的伟大动人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