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我的人生境界/李敖
一个进步的人生,必须有不断的改变。这种改变,对一般人来说,只是随着年龄,缓缓地变着,变得又慢又不明显;但对我说来,却大异其趣。我喜欢采取"突变",变得又快又明显。
当我年纪愈大,磨炼愈多,"从心所欲"的自胜愈来愈自然达到的时候,我的"突变",也就愈发有成绩。
四个月前开始的"隐而不退",是我一生中最大的一次"突变"。四个月来,"隐而不退"使我凝聚了许多多年无法达成的层次与高段,四个月下来,我明显的感觉到:我的人生观(包括观念与作法)已经到了"彼岸",我很从容的舍弃了许多旧日的价值判断,对爱情、对友情、对人我关系、对世俗喜乐、对身外之物、对自我牺牲、对时间与余生安排,等等等等,我都一一有愈来愈豁然之感。这种豁然之感,使我变得清澈、恬淡、从容、一无所惧,也一无错误。最后使我觉得:我一生中,只有今天的我才是最后完成了的我。蓬伯玉行年五十而知四十九年之非,这种情况的真意是:四十多年的人生经验,终于带给一个进步的智者的"最后完成了的我"。这种完成之后的充实感,使我不想时光倒流,不想要追回过去的什么。今天的我,比过去的我--任何时候的我--更活得成功、活得自恃与自适。这种清澈、恬淡、从容、一无所惧,也一无错误的境界,不能不说是一种超凡入圣的境界,我说我是圣人,其理即在此。
我高兴我有生以来,从来没像今天这种"最后完成了的我"过,我认为人生修炼到这一境界的时候,我真的可以"朝作文,夕死可矣"!
一九八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深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