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传台独的三个层次 /李敖 (2千字)
发信人: yubar
时 间: 2004-12-24 13:44:13
阅读次数: 46
详细信息:
宣传台独是不是只是「言论自由」的范围?其实在朝在野都糊里胡涂的,我愿用简单的一些话,指示迷津。
这问题其实有三个层次。第一是「言论自由」层次;第二是「明白而立即危险」(Clear and Present Danger)层次,第三是「明白而可能危险」(Clear and Probable Danger)层次。
照美国大法官霍姆兹(Oliver Wendell Holmes,Jr.)的解释,任何行为的性质都依照它的环境而定。言论自由不论如何保障,总不能保障在戏院里造谣大叫着火了;所以某种言论应否处罚应以环境而定。在1919年「亚伯拉罕对联邦政府案」(Abrams V. United States)中,霍姆兹反对作有罪判决。他在「反对意见」(dissenting opinion)中表明:什么是至善(ultimate good)、什么是真理,要经过思想自由的讨论与竞争才能发现。因此,除非言论有直接侵害法律,而为了解救国家危难必须立即限制外,对意见发表,不应限制。
「明白而立即危险」的原则,其实并不是美国法院的主流意见。从1919到1937年,在政治性言论上,这个原则被法院采为「法庭意见」(opinion of the Court)的,只有1919年的一个案例而已。虽然如此,这个原则仍是保障言论自由的重要精神指标。
1937年以后,这个原则渐被实行,并成为审查法律有无违反宪法的一个标准。不过,在1950年以后,美国法院的看法却有修正。最高法院院长文生(Fred M. Vinson)指出,把「明白而立即危险」当做一种数学公式来运用,是一种错误。因为美国当时所面对的问题,已与霍姆兹的时代并不相同。
文生这种看法的基本背景是,他认为这种三十年前的原则,只能适用到弊害较小的各州的鸡毛蒜皮事上,但在国家大局上,面临根本性的、颠覆性的情况上,自不能以该企图有无成功的可能作为限制的标准。这就无异是说,在共产党这类有规模有计划有步骤的泰山压顶下,以那种维护一般个人的言论自由原则,来一体适用在这种泰山型的集团上,是此路不通的。泰山型的集团说他们只是「言论自由」而不是别的,可是一旦太阿倒持,就来不及了。这一看法,就是美国联邦上诉法院院长韩德(Learned Hand)所提出的「明白而可能危险」原则。在这一原则下,危险只要是明白的,就无须是立即的,只要有集团意在言外、行在法先,就该限制它。
韩德的原则,不但在美国发生作用,在六年后的德国也发生回响。西德宣告共产党违宪,并判令解散。当共产党以「言论自由」层次来抗争时,法院却认为他们言不由衷。因为他们明明在目标上,是以政治理念为纲领,是对宪法基本原则的扬弃,虽然他们也参加选举。
只有平心静气认清宣传台独是那一种层次,我们才能恍然大悟这个问题该怎么解决,朝野上下的说词与遁词,都是胡涂大对决,是国民党混蛋与民进党混蛋的纠缠不清,像我李敖这样头脑清楚的人是看不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