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外人士的一个毛病 /李敖 1982.03.12

  英国文豪卡莱尔(Thomas Carlyle),在他的藏书票上印了一支点燃的蜡烛,下面题了一行字——「我燃烧才有用。」这句含义深长的话,值得我们党外人士想一想。
  我们党外人士有数不完的长处,但有一个毛病,就是对燃烧自己的观念,有欠完整。蜡烛给别人光、给别人热、给别人火种,但给出这些,首先得冒自我牺牲的代价。自我牺牲不是那么可怕的事,今天党外人士自我牺牲的明码(暗码林宅血案、陈文成命案,无法预估),不过坐牢而已,坐牢又算什么呢?
  为自由民主奋斗坐牢、为政治活动坐牢,对志士仁人说来,这根本是家常便饭的事,但是,我觉得今天的党外人士中,有许多人对坐牢考虑得太多,好像不坐牢变成一种成功似的,好像别人坐牢自己没坐反倒庆幸似的,好像监牢与他无缘是稳健、正确、自得似的,这种毛病,以康宁祥系诸公犯得最多,这是不太好的。另一方面,对已经坐牢的人们,我们当然热烈希望他们能出来,但是不可因为这种热烈希望而变得过分操切,以致给人老是向当道乞求什么的印象,这也是不太好的。
  我们关切在水深火热中的受难者,我们要求依照联合国的最低处遇标准,改善他们的牢中生活,但是我们绝不该乞求当道放他们出来,我们应该有这种坚决的自尊与起码的立场。我们应该鼓励水深火热中的受难者,鼓励他们坐下去、坐下去、坐下去,不要老是给他们特赦的希望。那种希望对他们并不健康,只会摧毁他们的意志。
  余登发事件后,党外人士的口号是大家愿为自由民主一起去坐牢;可是美丽岛事件后,这种口号不见了,见到的反倒是一片隐含求情之声。党外人士不是懦种的人,但是给人一种不够有种的错觉,那又何苦来呢?
  杜鲁门(Harry S. Truman)说得好:「如果你受不了热,就滚出厨房。」干那一行的,就要像干那一行的,不要窝窝囊囊的干。对牢里的人如此,对牢外的人更是如此。
  牢里的人该从容坐牢,牢外的人该慷慨赴义,这才是党外人士应有的修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