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就只好打倒他

  古往今来,志士仁人舍身救世,他所遭遇的困难,总不外是圣魔大战的格局。魔在佛经中就是魔王,他名叫波旬、也叫波旬逾、波卑面,他在释迦牟尼出世时,就是魔王了①。佛经中说他是“欲界第六天之主”,常以憎恨佛法、断人慧命为事。他是像国民党一样的反动分子,《弘明集》有南朝梁释宝林《破魔露布文》,其中说:“故魔王波旬,植愚根于旷始,积迷心于妄境,凡三染之洪波,入邪见之稠林。”就是指此。
圣魔大战中最有趣的一场是《西域记》中描写的一段:

  菩萨树垣东门侧、有 堵波②,魔王怖菩萨之处。初魔王知菩萨将成正觉也,诱乱不遂,忧惶无赖。集诸神众,齐备魔军,治兵振旅,将胁菩萨。于是风雨飘注,雷电晦冥;纵火飞烟,扬沙激石。备矛盾之具、极弦矢之用。菩萨于是入大慈定,凡厥兵仗,变为莲华③。魔军怖骇,奔驰退散。

  台湾一地之于我,正是“魔王怖菩萨之处”,国民党魔王虽然在“ 堵坡”一再“怖”我,但是,结果是全然无效,我总是“入大慈定”,把一切化掉,“变为莲华”。

   我中学时候,看到林肯的一段话:“你可以欺骗多数人于暂时,你可以欺骗少数人于永久,但你不能欺骗多数人于永久。”(You can fool some of the people all the time and all the people some of the time;but you can't fool all the people all the times.)看了林肯这段话后十多年,我在《花花公子》(Playboy)上看到一幅漫画,画中有红男绿女,酒食徵逐于户外,一对神父走过,其中一人说:“你可以救多数人于暂时,你可以救少数人于永久,但你不能救多数人于永久。”(“well, you can save some of the people all of the time, and all of the people some of the time, but you can't save all of the people all of the time……”)我觉得漫画家改写林肯名言,颇见巧思。

   我总觉得,对国民党说来,他们的确“不能欺骗多数人于永久”,但是对我们说来,我们却要“救多数人于永久”,我们志土仁人的目标,不是小目标,我们“入大慈定”的人,并不以“救多数人于暂时”、“救少数人于永久”为已足,我们要多做些。

   国民党并不是我们的主要敌人,因为他们不配。国民党的罪过是他们怕“菩萨将成正觉也”,因而“诱乱不遂,忧惶无赖”;因而出面阻止我们、阻止中国的现代化。他们什么都不是,只是中国现代化过程中的拦路无赖而已。

   我们预见的国民党,是早晚“魔军怖骸,奔驰退散”的乌合之众,他们的下场终将化为春泥,作为“莲华”下的肥料。菩萨的遗憾也许只是不得不浪费许多时间去圣魔大战,但这种浪费是在所难免的,没有这种浪费,就没有“救多数人于永久”的开路条件。国民党既不允许菩萨成正觉,菩萨就只好打倒他,菩萨没有法子。

一九八五年三月二日


  ①《楞严经》有“如我此说,名为佛说;不如此说,即波旬说”的话。《文苑英华》王勃“广州宝庄严寺舍利塔碑”,有“黑风宵遁,波旬忘反噬之心,录 晨开,天常识问律之所”的话。
  ②“ 堵波”是梵语佛塔的意思。这种佛塔安放佛物、经文,或埋藏有名僧人骨、牙、头发等。古人译作方坟、圆冢、灵庙等。《大唐西域记》说:“吠舍利国有 堵波,是毗摩诘故宅基址,多有灵异。去此不远,有一神舍,其状垒砖,传云积石。即无垢称长者现疾说法之处云。去此不远有 堵坡,长者子宝积故宅也。”又说:“伽蓝北有 堵波,高二百余尺,金刚泥涂,众宝厕饰,中有舍利。”王安石《临川集》“与道原过西庄遂游宝乘诗”写:“周 宅作阿兰若,娄约身归 堵波。”都是指此。
  ③莲华即莲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