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定義和總統定義 /李敖 1999.09.08

一九一四年,中华民国总统袁世凯请王闿运做清史馆馆长,王闿运以八十一岁高龄,倚老卖老,写出门联讥讽,全文是:

「民」犹是也,「国」犹是也,无分南北;
「总」而言之,「统」而言之,不是东西。

把所谓民国总统,二十四字解决,令人玩味。王闿运不但是历史家,也是先知者,八十六年来,所谓民国总统,多非善类,尤其「中华民国在台湾」(yubar按:这是李登辉搞出来的鬼名词)以后,不但非善类,且是小气八拉的败类,格局小得眼里只有一个岛,把玩起王闿运的二十四个字来,更切题了。

按照旧式的国际法规则,一个国家的存不存在,与他国的承不承认无关。他国不承认你,你固然可以「夜郎自大」或「关门自大」,但自大归自大,你只是「事实上存在」而非「法律上存在」,因此你不能享受国际法的各种权利,你没有国家资格、你并非国际法主体、你是天九牌中的「瘪十」。 「中华民国在台湾」的总统李登辉侈言两国论,但你这边的一国,就是「瘪十」状态,你进不了联合国、你得不到世界上任何大国的承认、你得不到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承认,你只有花钱买到二十八个小国的承认。而这二十八个小国,总人口只占全世界的百分之一点五;总生产毛额只占全世界的百分之一。这样子二十八个「小不点」的承认,叫承认吗?好意思这样说吗? 所以,两国论中的一个国,是不是国?算不算国?已不好意思说是事实问题,而根本是常识问题。

正因为发生国不国的问题,所以它的总统定义,也不宜拘泥在政治学上的定义,而该有它特殊声明下的定义,事实上,它只是「中国台湾的领导人」的别名而已。要附带声明的是,上面说的「中国」,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也不是「中华民国」,而是两岸坐下来谈出来的「中国」。我认为谈出来的国号该叫「中华民国」,可解说成「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简称」。 「中国大陆的领导人」应该对毛主席在法国《人道报》的访问谈话记忆犹新:毛主席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一六年,曾后悔当年没沿用「中华民国」的国号。孟子提到「以大事小」的观念与气度,但孟子忘了指出那是智慧的层面,「中国大陆的领导人」是智慧的,我相信他们会超过古代圣人,悟出重拾「中华民国」国号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