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大王小谈/李敖
? ? 我生平收藏资料,是大规模的,正像韩愈《进学解》中所谓“贪多务得,细大不捐”、“俱收并蓄,待用无遗者”。在大规模的标准下,几乎有取无舍,只要片纸只字,就多在收藏之列。宁肯失之过滥,不肯失之交臂。—对资料的态度,正好和我的交友态度相反。
? ? 有些资料乍看没用,但是,往往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想不到的时候,这一资料,就会发生正面证据或“反面教材”的作用,这时候,才发现大规模的干法实在要得!
? ? 随便举些例:胡金锉拍”侠女”,急需一道门上的符不得,他找我,我拿出骨董一道,给了他;沈登恩印“虎魄”,遍找一张作者的照片不得,他找我,我拿出原书宣传单一张,给了他。一他们都想不到李敖有这些东西,可是李敖就是有。我打官司告东方望,他在庭上硬说他没有东方望以外的笔名,我立刻拿出他以于大江笔名写的文章的版样,我想他一定吓了一跳;我写文章臭萧孟能,他把文星复刊清一色不见李敖的笔墨,我立刻拿出我为他和陈香梅捉刀的原稿,我想他一定也吓了一跳。……他们应该都想不到李敖有这些东西,可是李敖就是有。
? ? 我大规模收藏的资料,在我蒙难时,由于警总的打劫和亲朋的趁火,虽然不无损失,但我出狱后,还是像滚雪球式的愈滚愈大。资料大王的宝座,谁也抢不去,准都没法子。
? ? 大规模的收藏资料,目的不在獭祭,而在给写文章做基础。一般人的文章所以没力量,原因之一就是“言之无物”。无物的情况,一是没有资料,二是没有见解。大规模收藏资料只是写文章的程序条件,有资料尚且未必能出佳作,何况没资料乎?
? ? 美国罗斯福(F. D. R)选总统时,口号是"You can' theat something with nothing”,我的敌人写文章,却总是用“没有东西”来打“有些东西”,他们不自量力,在资料上就先不能过关,更遑论见解了。只要我高兴,光在资料上翻掌一扑,他们就原形毕露了,根本无须在见解上打倒他们了。
? ? 以前小人们说陈平与嫂嫂通奸,陈平拿出“资料”—原来他根本就没哥哥;又有人说直不疑对丈人动粗,直不疑拿出“资料”,原来他太太根本就没有爸爸(结婚前早已死了多年)。根本无兄,何来盗嫂?丈人成鬼,何处施拳?资料一出,小人之谤,可以不攻自破矣!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九八六年九月七日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