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是孤島

取自<<愛情的秘密>><一首詩幾件事>

No man is an Iland, intire of it selfe;
every man is a peece of the Continent, a part of the maine;
if a Clod bee washed away by the Sea, Europe is the lesse,
as well as if a Promontorie were,
as well as if a Mannor of thy friends or of thine own were.
Any mans death diminishes me, because I am involved in Mankinde.
And therefore never send to know for whom the bell tolls.
It tolls for thee.


譯約翰敦(John Donne 1573-1631英詩人教士)詩

沒有人能自全,
沒有人是孤島,
每人都是大陸的一片,
要為本土應卯.
那便是一塊土地,
那便是一方海角,
那便是一座莊園,
不論是你的, 還是朋友的,
一旦海水沖走,
歐洲就要變小.
任何人的死亡,
都是我的減少,
作為人類的一員,
我與生靈共老.
喪鐘在為誰敲,
我本茫然不曉,
不為幽明永隔,
它正為你哀悼.

X X X

<沒有國是孤島>

一個醫學院教授教學生實驗, 他把大便放在杯中, 伸手用指頭沾了一下,
就朝舌頭上一放, 並加以品味, 然後說: " 學科學的要有實驗精神, 我現在嘗
大便, 就在證明這種精神. 現在你們每一位都照我這樣做一次. " 學生們無奈
, 都照做了, 可是做完後, 教授講評說: " 事實上, 我用的是食指沾大便, 可
是朝舌頭上放的, 卻是中指. 我根本沒嘗到大便. ----你們實驗精神是好的,
可是觀察力太弱了! "
每次我看到支持台灣獨立的實驗, 我便想到這個小故事.
台灣人可以找出一千個理由支持台灣獨立; 外省人可以找出一千零一個理
由反對台灣獨立, ----還可增加上一個地質學上的理由 (億萬年前, 根本沒有
台灣海峽, 台灣在土地上根本是大陸的一部分) 來證明. 事實上, 這樣在理論
上各執一詞, 都很好笑, 因為雙方都不愁沒有理論來支持自己. 問題的癥結不
在理論而在事實. 事實上有一個強大大陸政權的存在, 台灣獨立就沒有可能,
以為負隅頑抗可以維繫小朝廷的人, 以為這種強大不足以拿下台灣的人, 他們
實驗精神是好的, 可是觀察力太弱了!
這種觀察力太弱的基本關鍵, 在於他們眼光的狹小. 台灣人有很好美好的
優點, 但是"島國的偏狹之見"(insular prejudice) 卻是很不幸的一種宿疾.
"島國的偏狹之見"並不是所有島國都有, 英國就沒有, 英國不是一個自卑感的
國家, 它的世界觀比另一個島國日本健康得多, 可是日本卻很嚴重, 日本有嚴
重的"島國的偏狹之見", 這種小氣, 在半個世紀的統治以後, 嚴重的感染了台
灣人, 使台灣人在很多美好的優點上, 外洩出一股小氣. 眼光失之狹小, 這是
台灣人的不幸. 並且由於眼光的狹小, 他們非但不自知這是不幸, 反倒引為自
得呢!
當然眼光遠大的台灣人不是沒有, 例如死去的省議員, 立法委員郭國基先
生就是其中之一, 郭國基先生一連被國民黨迫害二十多年, 他被下獄的時候,
要戴六斤半的腳鐐, 但是, 他並不因對國民黨的厭惡而影響到他基本方向的清
明, 影響到他對台灣前途的觀察力. 郭國基說: " 有一天我去拜訪陳故副總統
, 我說大陸有一千一百餘萬平方公里大, 台灣是三萬五千平方公里大, 大陸是
台灣的三百二十倍, 大陸這麼大的財產, 是我們祖先和你們祖先五千年來開墾
的, 財產未分, 大家有份, 我郭國基不會那麼傻, 為讓台灣獨立, 拿這三萬五
千平方公里, 而拋棄三百二十倍的大陸, 不會那麼傻瓜. " 郭國基先生這種眼
光, 是今天眼光狹小的台灣人(包含樂不思蜀的外省人)所不能理解的. 這些人
只知道擺脫"三百二十倍"的窮地方與窮親戚, 卻不知道, 窮地方與窮親戚其實
是建立現代強國的一種必然的邪惡(a necessary evil). 英國詩人說沒有人是
孤島, 其實在現代世界, 也沒有國是孤島. 台灣拋棄了大陸, 它的格局, 不是
別的, 只是孤島. 有世界性眼光的人, 真正愛台灣的人, 必然有這種觀察力,
而不把台灣帶入孤島.
一九八八年六月二十四日


jarvisdd後記

請注意:"世界性眼光", 不僅僅是指"觀察力",
其實也是一種情懷, 一種博大的情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