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肉可以分家吗?

神仙只有灵的问题,因为神仙有灵无肉;动物只有肉的问题,因为动物有肉无灵。 肉都有的问题,只在人类发生,灵肉问题,只是人类的问题。

  或许有人说:你李敖《独白下的传统》书里,不是提到“欢喜佛”吗,欢喜是神仙,是肉交中的神仙,准说神仙有灵无肉?我的答案是:欢喜佛只是神仙的塑像,并不是神仙本身,神仙本身-如果有的话-是虚无缥缈的、不成神形的,他的真面目,是没有肉身的,既然没有肉,结论有灵无肉,自然成立。哲学家莱布尼兹认为没肉就没灵,但上帝不在此限,其理就在这儿。

  或许又有人说:动物中也有灵得很的,像“灵龟”、“灵蛇”、“灵禽”、“灵雀”、“灵鹊”、“灵猫”、“灵犬”等等、可见动物也不一定有肉无灵。我的答案是:这篇文章谈的灵,是与肉相对的灵,不是其他的灵,有关动物的灵,是灵性的灵、智慧的灵、习性的灵,彼灵非此灵,动物没有灵与肉的意识与理论,所以灵肉问题,不是动物的问题。   人类本是动物出身,他在原始竞争中,肉体的本钱并不足:游不过鳄鱼,缠不过巨蟒,跑不过豺狼,打不过狮熊虎豹。一场混战下来,结局常是“人为万物之肉”。这时候,人类站起身来,开始头脑体操,最后自败部转入胜部冠军,成为万物之灵,灵呀灵的,到头来却发现不够灵,因为解决不了灵与肉的多边关系问题。   最早闹出这种问题来的,是西方中古前期的基督教的理论家和“文字警察”们,认为人类灵魂的永生,有赖于一个先决条件,就是对肉的控制。对肉的控制,本是哲学家宗教家的一个老题目,但到了中古教棍手里,却变得走火入魔。中古教棍提出一种毫无根据的怪论,叫做“唯灵论”,或叫“灵魂至上论”,或叫“崇灵贬肉论”。这种怪论,不论怎么巧立名目,怎么叠床架屋,怎么演绎,它的基本论调,不外“灵”是高的、圣的、好的;“肉”是低的、邪的、坏的。这种灵上肉下发展的顶峰,可以达到肉的行为,足可全被灵给架空的魔术程度,一个学者型的教棍,有次发为妙论,宣布只要在灵的方面不怀邪念,甚至可以摸修女的大奶奶(或小奶奶),而毫不犯淫罪。这就是说,肉的行为,只要一滴灵,就可以一点也不肉了!   这种灵肉分离的摸奶奶工夫,进一步发展就更精彩了。

  《教会史》(Hstoria Ecclesiasticus)里记巴力斯但的洋和尚,能过“百分之百的高明而神圣的生活”,能够“完全克服他们的情欲”,火候可达到“与女人一起洗澡,也无所谓”的程度,因为他们的道性,“不论看也好,不论摸也罢,不论搂也成,不论怎么动作,他们都不能恢复自然状态与反应。”   换句话说,他们都是柳下惠、柳下惠。-柳下惠极了!真这么柳派吗,恐怕大有问题,这种“目中有色,心中无色”的不近人情的唯灵论,它在灵的方面,成色如何,纯度如何,一细查教棍们狗屁倒灶的历史,便恍然大悟。经查自教皇以下,衮衮诸公,都不乏有私生子的记录。私生子生下来,没人敢像李敖这样公然追认的,他们纷纷谎报,说这些小朋友是自己的侄儿或外甥(nephew),进而大加提拔,形成标准的“引用亲戚”(nepotism)现象。演变到跟他们没有生殖器关系的非公于哥儿,就难得出人头地。这种高度唯灵论者的低级趣味,把他们一海底捞,就原形毕露。所谓唯灵之灵,其实一点电不灵。   虽然这样,唯灵论者还是作怪不已,有些洋和尚坚持与处女同床,但要秋毫无犯,这种故意用来考验自己的女人,专名词叫mulieres subintrOductae(私养的女人)。一本(爱尔兰圣徒传》(Lives of lrish Saints)里,曾记录两个圣徒都自信通过了同床异梦的考验,而比赛谁最坐怀不乱。

  引人争短长是争雄,唯灵论者争短长却是争不雄,真是所争非她了!

  这种公然不雄赳赳的气昂昂,毕竟非常入所能堪,所以道性低的唯灵论者,只好斧底抽薪,采取根本隔离的办去,他们坚持“不见可欲,其心不乱”。莫里哀(Moliere)主《塔土夫》(Trartuffe)一剧里,描写塔土夫一见陶丽茵(Dorine),就赶忙掏出一条毛巾给这女人,理由是:若不用毛巾挡住大奶奶(或小奶奶),看到的人的灵魂,将会受伤!像塔上大这种鲁男子,还算是见到肉才不能自制的,另有一一种尚没见肉只见女人就不行的,就更惨个忍睹。宗教史里有太多的“拒见女人”的故事,来科波利斯(Lycopolis)地方的圣徒。有四十八年之久没见过女人,为了深信只有这样彻底的不见肉,人才能够只见灵。唯灵唯到这种落荒而走的境界。他们的灵也真大见不得人啦!

  上面所写唯灵论的种种怪相,它的基本魔障,就在将人“灵”“肉”二分。误信灵肉二分的人,他们在生理构造上,好像多了一层“道德的横隔膜”。隔膜以上,是仁义道德,是上帝;隔膜以下,是男盗女娟,是魔鬼。他们认为,灵是清洁的;肉是肮脏的,因而崇灵贬肉。这种崇灵贬肉一蔓延,即使教棍以外,许多知识分子也大受感染,而绝对的灵上肉下起来。一位狂热拥护中国文化的大学教授,在课堂上,总用上部讲精神文明“存大理,去人欲”的经典文化;可是课堂下来,他却常用下部去反经典中“采葑采菲,无以下体”的训示,而买肉青楼。不过可为这类教授开脱的是:灵肉的二分,倒不乏时代的背景,不能独责于他。中国古代的知识分子,他们真正灵肉一致的焦点。不是老婆,而是旧艺综合体-窑姐儿。这些日本艺妓的前身,她们不但会饮酒赋诗、小红低唱,同时还会柳腰款摆,“教君恣意怜”。不料后来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人身亦下古,并且身心不再合一。女人“灵”的一部分,已上升到月满西楼的修道院;“肉”的一部分,已下降到江山楼的
“卡紧卡紧”(快快)派,以致心物二元起来:形而上者有灵无肉,形而下者有肉无灵,前者启灵过份,后者泄欲大多,两相辉映,终于变成了现代的不灵不肉之人。目前我们眼
之所见的现代人,十九都是不灵不肉的,而不是“灵肉合一”的,这是现代人的一大失败。

  我这里说现代人失败,并非说老祖宗们“灵肉合一”的成功,而是觉得:以现代人的进步和头脑清楚,理应比老祖宗们处理得高明,处理得漂亮,处理得达生近情,处理得和谐有致,可是细看之下,”显然并不如此。现代人仍在灵上肉下里兜圈子,又不能不肉,结果只好在“灵魂纯洁”“肉体不纯洁”的迷宫里打转,在仟情与罪恶感之中周而复始。现代人一方面追寻琼瑶《窗外》的纯情派十六岁,一方面浪迹宝斗里巷内的人肉市场,这是他们最大的羞耻。

  真正的灵肉一致者,绝不如此。他的境界,是《列子》书中的“心凝形释”的境界,他发乎灵,止乎肉,但绝不花钱买肉。扬州二十四桥的诗人杜牧,形式上是逛窑子,实质上该是因妓谈情,因灵生肉,他若是花钱打炮的粗汉,也不会“赢得青楼薄幸名”了。现代买肉青楼的知识分子,实在无幸可薄,他们只是一团俗物,俗得连“摸修女的奶”的伪善都不配-只该吃奶嘴!

  十九世纪的英国大诗人勃朗宁,曾用美妙的诗句,告诉我们———

“……灵之对肉,并不多于肉之对灵。”

  ( “ Nor soul helps flesh more, now than flesh helps
soul.”)

  这是多么匀衡的启示!真盼望这种启示,能够使我们灵中有肉,肉中有灵,从此既有灵感,也有肉感,在爱河与大化之中,俯仰一世。最后人人都美死了!美死了!美死了!那该多好! (一九七九、 八、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