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以人重科以贵,人以科传人可知” /李敖


李敖:得过诺贝尔文学奖的萧伯纳有一句话,每当别人捧我的时候,赞美我的时候,我浑身很不安,因为别人赞美得还不够。哈哈!怎么办呢?只有不断地自我赞美。也有人批评我对诺贝尔文学奖着迷,你是搞错了!诺贝尔文学奖一百年来没有给中国人,这个问题不在中国人,你们这些评选委员,除了一个人,其余都不会中文嘛,怎么能怪我们呢?是不是我们不要追求这个东西呢?这个东西是一个名器,这个名器被诺贝尔抓在手里了,好象奥运会一样,有那么多中国人能拿到金牌,美国已经举办两次了,可还是不给中国举办一次,这是不公道的!我觉得,诺贝尔这个名器东西不给中国人,是不公道的。要从这个角度来看。有人说,你是为诺贝尔写作吗?不是的。那你就不喜欢诺贝尔奖了?也不是。那样说是矫情。 我希望得到,但我不是为它而写作,不能顺着他们的意思,来写我的东西。这不是我的目的。像高行健脱离了自己的国家,得了一个奖,我想起龚定庵的一句诗,写得非常好,“科以人重科以贵,人以科传人可知”。“科”就是科名,状元呀,博士学位呀,“科”跟着人走,人很重要,比如我是海明威,我是世界级的作家,我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诺贝尔也跟着很有光采。可是,如果诺贝尔给了李敖,大家就会觉得很奇怪,因为在华文地区之外,可能不知道我是谁。给了高行健,大家到处在问:谁是高行健?哈,比我更惨!“人以科传人可知”,人靠这个头衔来流传的时候,这个人的格调就不高了。英国的丘吉尔,大政治家,得诺贝尔文学奖,大家觉得很自然,他不需要文学头衔,他有很多头衔。高行健得奖,就是“人以科传”,太狭窄了。大陆有人批评我,是他们不知道我对诺贝尔文学奖的理解,哈,是他们的“文化水平”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