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快乐律” 李敖论五四
毛泽东「霸王硬上弓」 汤本「假如李敖不到台湾」读后感
真正的爱情要限时拆伙 不能耙粪,报章之耻
退孙中山的票 政治椅子学
来台四十年杂诗一首 所毁有甚于铜像者
反对党,党反对 科以人重科以贵,人以科传人可知
为什么要声讨法轮功 有意栽花,当然要发
朋友的没落 牺牲哪一代?
明的表示和暗的表示 头颅无价,师出有名
至今犹忆李将军  
   
   
  阿扁的四条出路
送高信疆归大陆序 打着民主反民主
签名并发症 “那就大反特反吧”
胡适是个"寂寞的人" 上吊吊出来的问题
不讨老婆之“不亦快哉”(三十三则) 党外人士的一个毛病
直不疑与隽不疑 昏君也会殉国呢!
好人坏在那里? 资料大王小谈
“三毛式伪善”和“金庸式伪善” 我看老天爷
邓朴方忆受难岁月 中国人的“睾丸情结”
索尔仁尼琴错在哪儿? 遥想《火烧圆明园》和《垂帘听政》
西太后怕什么? 我最向往的一种死法
中国真人的没落 把敌人出版
招了再说 李斯传新读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菩萨就只好打倒他
他真有帝王气象了!——记崇祯殉国事 你才孤寒呢!
乱世母女泪 國民黨的前途在那裏?--”大勢已去!” “一個文法學家的葬禮”
人生拾零 陆小芬的乳房问题 杂评鲁迅和他孙子
民國定義和總統定義 播种者胡适 给书呆子上一课
赞成人道与接近人道 希金斯案的正義意義 永远失职,永不失业!
文章的好坏标准 李敖之不亦快哉 李敖談李敖的報紙
<<媽離不了你>>文選 沒有人是孤島, 也沒有國是孤島 從生離到死別
大義裸体 《停止强奸孔夫子》节选 今天的我的人生境界
革命以后干什么? 又一元官司——高雄市政府被罚一元记 粗談中國知識份子五病
黄大洲听着! 三十三年了/王尚勤 一元官司——台北市政府被罚一元记
王宝钏精神
台大校长不要脸 王宝钏的另一面
关公曹操三角恋爱论
灵肉可以分家吗?
中国小姐新论
西餐叉子吃人肉 粗談中國知識分子五病 宣传台独的三个层次
没有窗,哪有《窗外》? 没有窗,哪有《窗外》?附录 开窗以后
杜威的教育思想及其他——悼念杜威先生 残存日记中的爱国者 为何不向高山族公开道歉?
五十年是什么?/李敖2006年新作 李濟的內行與外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