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金斯案的正義意義 /李敖 1989.08.04

路透社贝鲁特七月三十一日电:一个亲伊朗的组织声明,该组织已绞死于去年二月在黎巴嫩南方遭劫持的人质美国中校军官希金斯( Willam R. Higgins)。这项由「世界受压迫人民组织」(Organization of the Oppressed on Earth)发表的声明说,这个组织绞死人质以惩罚美国与以色列于周五绑架十叶派领袖欧贝德( Sheik Abdul Karim Obeid)的行动。

希金斯被绞死后,美国和以色列的关系陷入紧张。参加过共和党总统角逐的参议员杜尔,率直的质问以色列,认为以色列危害了美国人质的生命。

  杜尔以外,美国有关当局表示,以色列在绑架欧贝德之前并未照会美国;而以色列内阁在批准此一行动时,也完全未考虑到此举所可能产生的后果。
  
  在以色列方面,却辩解说,以色列是在谈判释放三名被俘的以色列士兵失败后,才不得已绑架欧贝德。又表示:它有权采取它认为适当的反恐怖行动,它必须在对抗恐怖主义时采取主动。以色列陆军同时公布侦讯欧贝德的纪录,指出欧贝德已承认是他策划及绑架希金斯和三名以色列士兵,以及主谋多项恐怖活动。以色列外交部长也声称:「对付恐怖分子的唯一方法就是以暴制暴。别无选择。」以色列国防部长也声称:「毫无疑问,欧贝德事件是以色列主动造成的,但这事件促使人质问题再度为世人注意。有许多人企图忘记还有许多人质和战俘被黎国境内的野蛮恐怖团体监禁,但以色列没忘记。」   对这一事件,我认为以色列站在对的一边,而美国却是错的、伪善的。

  以色列国防部长说以色列「没忘记」有人质在敌方手中,而要「主动」解决问题,「促使人质问题再度为世人注意」,这是一种很了不起的不规避问题的态度。相对的,美国却对自己的同胞与原则表现得只会说漂亮话。一九八五年七月一日,美国总统里根在三十九名人质获释时说:「恐怖分子必须听好:我们将会在黎巴嫩和其它地方向你们还以颜色。我们将会对你们攻击美国人民和财产的卑鄙行为,还以颜色。」Terrorists be on notice : we will fight back against You in Lebanon and elsewhere. We will fight back against Your cowardly attacks on American citizens and property.)

  里根又说:「在公道没还我以前,我们不会袖手;在国际社会没善其责之前,我们不会旁观。」 (We will not rest until justice is done. We will not rest until the world community meets its responsibility. ) 这些大言壮语,说得是何等漂亮;可是究其实际,美国人对还颜色、救人质的努力,比起小国的以色列来,郄差多了。   我最佩服以色列人。以色列人生于忧患,深信一种强者的哲学,对任何骚扰,一律大力报复;你丢他一颗手榴弹,他扔你一百颗炸弹,真是要得。以色列不但有立即的报复手段,还有长程的报复手段,当年在集中营杀害他们的纳粹,在多年以后,一个个都被以色列人抓到。──以色列人绝不忘记。因为忘记报复就是亵渎正义!以色列的外交部长说「对付恐怖分子的唯一方法就以暴制暴,别无选择。」这种生于忧患的惨痛之言,不是生于安乐的美国人所能理解的。以色列前外交部长、现任总理的夏米尔,他的全家,就死于纳粹的杀害。这种万劫余生的人物,他们对人间态度,是务实的,绝不像美国大少爷那样只会唱高调,而他们祖先的报复哲学,也正是他们的正义。   「旧约」中「利未记」第二十四章第二十节:「以伤还伤、以眼还眼、以牙还牙。」(Breach for breach, eye for eye , tooth for tooth.) 「申命记」第十九章第二十一节:「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 (Eye for eye, tooth for tooth, hand for hand, foot for foot.) 这种恰如其分的正义,也正是今天以色列人「以暴制暴、别无选择」的张本。

  莎士比亚「威尼斯商人」(The Merchant of Venice ) 记那老犹太的话,说:「如果一个犹太人整了一个基督徒,基督徒该怎样?报仇呀。如果一个基督徒整了一个犹太人,犹太人照基督徒的榜样,哼,也是报仇呀。」 (If a Jew wrong Christian, What is his humility ? Revenge. If a Christian wrong a Jew, what should his sufferance be by Christian example ? Why, revenge. ) 极端讽刺的是,如今这种正义,只有犹太人有了,基督徒反倒懦得像龟孙子了。不但像龟孙子,甚至在犹太人不肯袖手旁观之际,反倒埋怨起他们不该动手以危害美国人质的生命了。──自己对暴徒无能为力,反倒错怪勇于救人的,这种伪善,是可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