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吊吊出来的问题

  一九六二年母亲节那天,一个父亲吊死了。
  据五月十三日的《自立晚报》,经过是这样的:

  久病未愈药费困难
  不忍太累子
  老父竟悬梁

  [本报讯]老人久病不愈,兼以医药费用太多,不愿其子负担过重,于今日凌晨三时许悬梁自缢身亡,案由警二分局报请检察官验尸处理中。
  老人的名字叫张成,年高七十二岁,北市人,住在昆明街二○四号,因二年前生下癌症,请遍了中西医为之医治,但都无法治愈,病况日渐严重,家中的境况并不太好,子孙成群,所以老人不愿增加家人的负担,在今日凌晨三时许,趁家人熟睡之际悬梁自尽,等到五时许被发觉时,老人已死去多时,随即向警二分局报案。现检察官正在验尸处理中。

  这个悲剧发生在今天的中国*,并没有引起什么纷扰和刑责,它像其他成千成万的小悲剧一样,闪烁了一下,就晦暗了,——一个颇有胸怀与气魄的老头儿,就这样悲壮地离开子!
这条新闻给我很大的感触。我觉得,社会上对这个悲剧没有产生无谓的反应,实在不能不说是在观念上的一点现代化。因为在古代,一位老人家的自杀很容易惹出许多无谓的反应,我举一个例:
《汉书》卷七十一于定国传,记于定国的父亲:

  ……为狱吏,决狱平。罗文法者,皆不恨。东海有孝妇,少寡亡好,养姑(婆婆)甚谨。姑欲(改)嫁之,(妇)终不肯。姑为邻人曰:‘哮妇事吾勤苦,哀其亡子守寡,我老,久(连)累彼,奈何?”遂自经死。姑女告妇杀母,捕孝妇验治,诬服具狱,上府,于公争之,弗能得,乃抱其具狱哭于府上。太守竟论杀孝妇!

  这位老婆婆为了怕连累孝顺她的儿媳妇而自杀,结果反倒害了儿媳妇!
另一个例子更妙了:
  《后汉书》卷一○六《循吏传》记孟尝:

  ……为户曹吏。上虞有寡妇,至孝养姑。始以寿终。夫女弟(又是小姑)诬妇,讼县郡。不加察,结正其罪。(孟)尝知枉状,言于太守。太守不理,尝哀泣外门,困谢病去。妇竟冤死!

  这又是无谓的反应的一例。
  这些故事都说明一点,就是只要老人家不死得明明白白,交代清楚,那么,在身边伺候的人就要倒霉!从这些故事的对比下,主张复兴中国文化的人,可曾想到你复兴了什么?愿复兴了什么?又能复兴了什么?

  (funlin按:文中打*的地方文联版中是台湾,而我对照时代版明明是中国,以我之见时代版的应是原文,可见文联又篡改文章了。从这一个小小的地方,就可看出其心态。这样的出版社,真是读者的悲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