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大反特反吧”


  《美国独立宣言》虽然是一七七六年发布的,但是美国革命的历史,早在独立宣言前一百五十多年就开始了。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晚年回忆说,革命本身远在革命战争前就开始了,“革命早就存在人心里。”

  从大陆泛海的革命先驱者们,他们航行到美洲,虽为的是争取信仰上、政治上与经济上的自由。但对祖国,并非不眷念。约翰*亚当斯虽说“革命早就存在人心里”,但那种革命,并不是独立性的,而是自由性的、平等性的。当时他们要求的,只不过是要与祖国的英国人得到同样的权利,而不要祖国大员到他们头上颐指气使。不幸的是,祖国大员竟昧于情势,仍旧变本加厉的欺负他们,从《食糖条例》,到《印花税条例》、到《驻军条例》、到《茶税》、到《魁北克条例》,此起彼落,一味蛮横,不知人心为何物,最后,终于惹起了独立革命。 在独立革命之前,有这样一段历史:当最高局送《印花税条例》到议会,一个个老资格的议员成立表决大队,护航通行的时候,三十四岁的派垂克*亨利坚决反对,护航派议员群起攻之,说你简直造反了、造反了!派垂克*亨利忍无可忍,回答道:

  “如果这样也算造反,那就大反特反吧!”

  说这话后十年,派垂克*亨利又以“不自由,毋宁死”一句名言,给了爱好自由者无限的鼓舞。在他“不自由,毋宁死”后一年四个月,《独立宣言》通过了。 派垂克*亨利认为,如果合理的要求还被曲解为造反、曲解为叛乱、曲解为大逆不道,那么从事这会种合理要求的人,就大可痛快一点。两百一十七年后重温这段历史、重读这段虎虎有声的话,真觉得有劲极了!

  从另一方面看,即使在独立战争的岁月里,赞成独立的,也只不过占三分之一,另外三分之一反对独立,剩下三分之一没意见。约翰*亚当斯所谓人心里的革命,其实不过占人口的三分之一而已,并不是全面的要求。只以祖国处理不当,三分之一最后也就决定大局了。设想祖国处理得当,不乱抽税,不乱藐视人权,不乱制造事件,自然人人都是爱国的,谁他妈的还要独立、还要革命呢? 美国史家尼文斯和康麦格在《袖珍美国史》专论道:

  一个以争取“英国人的权利”和稍微改善处境而开始的斗争,经过一年多一点的时间,变成了争取独立的战争,这是非常自然的。大陆会议起初还热烈表示效忠英王,可是流血与破坏带来的痛苦,乔治第三的蛮横态度激起了愤恨,加上美洲人认为他们天生有权决定自己的命运,遂一发而不可收拾。

  历史家的知人论事,是很无情的。有情人不要做历史家,只要读读历史,就好了。


一九八二年十二月十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