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聲討『法輪功』 /李敖

宗教可分兩類,一類是舊有宗教,就是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回教等傳統宗教;一類是新興宗教,就是五花八門種類繁多的民間宗教。傳統宗教都有源遠流長的發展,雖然也不脫荒誕與迷信,但因為行之有年,發展成了型,尚稱穩定。馬克思說“宗教是人民的鴉片”,就是這些傳統宗教的寫照;但新興宗教就不同了,它的走向極不穩定,一旦發展到走火入魔狀態,後果不堪設想,美國70年代的“人民聖殿教”,最後集體自殺時一死就是914人,還包括276名兒童!美國90年代的“大衛教派”,最後集體自殺時一死就是86人,還包括17名兒童。如果走火入魔到只是自殺,也就罷了,日本“奧姆真理教”最後從化學實驗室制造出了毒死上千萬人的毒氣,根本就是要殺人了。非常明顯的,這些宗教都是邪教。它們不算是“人民的鴉片”,它們是“人民的迷幻藥”,鴉片有害,還是飄飄然的,有個譜兒;迷幻藥可就離譜了。

“法輪功”是中國的新興宗教,它的教主在1998年12月25日寫信明說︰“我們不是健身氣功,我們是修煉,但是我們能夠使修煉者達到祛病健身”。如果純粹是“祛病健身”,沒人要反對它,問題出在它要“修煉”,這就是禍源。中國歷來的民間宗教,從漢朝的“五斗米道”開始,邪教無不以“修煉”起家,到頭來以動亂禍國。它的走向,連邪教自己都掌握不住,都收拾不了。更恐怖的是,它的擴散能力,由于現代科技的幫助、廣播、電視、網絡、電影、傳真等等,已經爆發出驚人的“運動戰”能量。想想看,中國共產黨成立77年的時候,黨員才5000萬,可是“法輪功”創辦了只7年,就號稱弟子一億人了,一旦弟子走火入魔了,“白蓮教”和“義和團”又算老幾呢?再加上唯恐中國不亂的洋人介入,( yubar按: 從美國的洛杉磯支援大游行到美國的46名參議員簽名推廣“法輪功”教主進軍諾貝爾和平獎) ,我們不難看到這一走向。所以,我贊成聲討“法輪功”,因為它有爆炸性的禍害,它太不穩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