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朴方忆受难岁月/ 李敖

   邓小平长子邓朴方在文革时被红卫兵折磨,自楼上推下,以致半身瘫痪。日前他接受香港明报访问,今日中国时报转引内容如下:
  邓朴方忆述文革时父亲被软禁,相隔四年多再度见到老爹时说:当时大家开心地笑,也开心地哭,当天晚上,邓小平和卓琳夫妇在儿子的床边,代他脱下又臭又脏的衣服,擦了澡,父亲还用手巾替他擦身,并细心地垂询他的病情。
  邓朴方告诉父亲:“从胸口以下都不是我的了,已经没有知觉。”话完,母亲卓琳和祖母都忍不住哭了,父亲却凝视他,一言不发。
  邓朴方忆述在江西一段日子时透露:父亲每天都给他擦澡、翻身,父亲每次先把热水烧好,再动员两位老人将自己抬进洗澡间,在热腾腾的蒸汽中,一遍又一遍儿子擦身,天天如此,不马虎也不间断。
  邓朴方告诉明报记者自己当时躺在海滨医院走廊时的心情:当时奄奄一息等待医生检查,面部虽带笑容,但眼神依然是黯然之色,当知道自己会瘫痪的时候,心情还很平静,但心如死灰,因反正没希望,伤和不伤完全一样,一点儿也不觉得伤残以后有更多的痛苦。
  1979年年初的一个早上,躺在北京三0一医院接受治疗的邓朴方,被护士发现他的背后鼓起一个大包,他自己运动身体完全没有感觉,体内脊椎咔吧咔吧作响,检验结果,发觉他的脊椎再度骨折,一旦骨头刺破脊椎两旁的动脉,会导致内出血,如骨折后的脊椎刺穿皮肤,露出体外,可能会感染致命的脑炎,当时大陆医学界束手无策,邓小平的太太卓琳为此忍不住而痛哭,直至1980年,他才以保密方式邀得美国新奥尔良儿医骨外科主任马昆医生代他检查。
  马昆医生告诉明报记者忆述当年检查邓朴方病情时说:他曾经由苏联医生动过手术,取出体内脊椎骨断片,用一种特殊的骨科材料把脊椎固定,但下半身自腰部以下已失去知觉,动作失调,坐起时身体向前倾,脊椎没有支撑作用,瘫痪部分已经无法治疗。
  马昆医生发觉大陆的医学器材无法为邓朴方进行脊椎手术,因此建议邓朴方到美国就医,但手术费及住院费共50万美元,而邓家无法凑出,最后获世界著名脊椎外科专家哥顿·
岩士唐,他当时任加拿大渥太华私立医院主任医生的协助,并获加拿大总理杜鲁道批准由政府支付医疗费才告解决。
  哥顿·岩士唐医生说:1980年9月底,他从机场接邓朴方,过了九天,进行第一次手术,主要清理他的胸腔与脊椎的旧况,固定胸部,手术一直进行十多个小时,输血达9000毫升。一周后,再动一次大手术,这次是把邓朴方的左腿的骨移植到他的胸腔背后,再用钢钉和螺丝锁定,让他整个胸部有支撑力量,手术后他离床半年不能坐起。
  邓朴方忆述那段日子说,经过手术后,自己身体很瘦,但胃口很好,因此拼命吃,希望体力能早点恢复,一个月后,为了省钱,自己也搬到大使馆居住,两个月后才返回北京。


1991年1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