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着民主反民主 /李敖 1988.07.24

国民党性好媚外,媚外之道多端,其中一项,是喜欢把条条大路冠以外国人名,从史迪威公路到麦克阿瑟公路到罗斯福路,一干路等,都是证据。罗斯福路是纪念美国小罗斯福的,此公能当上总统,得力于一员大将使他上路,这员大将,就是史密斯(Alfred Emanuel Smith)。

史密斯外号「快乐战士」(Happy Warrior),他是美国民主党的掌门人,四任纽约州长,同时也是民主制度的热情拥护者,有的人发觉民主有流弊,主张来点别的,史密斯笑起来,他说下千古名言:『治好民主的所有毛病是更多民主一点。』(All the ills of democracy can be cured by more democracy. )

这句名言,国民党曾加以剽窃,说是他们祖师爷说的。事实上,这是往自己脸上贴金。因为只有对民主有深刻理解与信仰的人,才会说出这种话,国民党差得远!

国民党差得远,民进党又如何呢?民进党是国民党的公开学生或私淑弟子,许多民进党员对民主的理解与信仰,其实也是可疑的。可疑中最有趣的,是他们对民主的行动诠释。民进党争民主,我双手赞成;争民主付诸行动,我也双手赞成。但是行动起来,必须「更多民主一点」,才能无负初心。可是,事实上,一次又一次的,民进党却在以行动作贱民主,对民主作走火入魔的行动诠释,这样子干法,又比国民党高到那儿去呢?

例如民进党式民主,动辄搞群众大会声讨 ,进行请愿。群众大会是最欠理性的,是独裁国家的煽情法宝,本来就容易对民主构成伤害(yubar按:发动集体签名运动 , 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民进党搞群众大会于先,再进行请愿于后,配合之妙,无异火上加油。请愿并没有什么不对,「请愿权」(right of petition)是今日各国宪法(包括所谓中华民国宪法)所承认的人民权利之一,当然可以行使,但是请愿的本质,有它的历史背景,那就是向统治者陈情。英国国会在起初并不能制定法律,法律是国王制定的,议员仅能向国王陈情,请求制定法律以纾民困。由于同类案件过多,所以请愿开始合并,以集体作业行之。进而演变成国王根据两院的献议(by and with the advice)制定法律,而国会于是取得制定法律之权。进而在1689年,以『人权清单』(Bill of Rights)规定向国王请愿为人民权利。这一观念与制度,自此风行世界,形成了民主政治的基本条件之一。正因为请愿的历史背景是向统治者陈情的,所以在气氛上,它是一种心平气和的陈述行动,而不是一种慷慨激昂的暴乱行动。今日各国宪法所规定的请愿权,立法原意,都是要求下情上达、有话好说,这样才符合民主风度的规格。

以前在大陆,安徽学生向军阀请愿,军阀开枪,有的竟被打死了。后来胡适写了一首诗,诗中有一句话是「请愿而死,究竟是可耻的!」意思是说,人要作战而死,不要求情而死。请愿基本上是一种陈情行动,被陈情者如果顽如军阀,就该革他的命,而不要向他求情;相对的,如对「更多民主一点」有所理解与信仰,就该有民主风度的去请愿。一方面向立法院请愿,一方面又粗暴的拆立法院招牌,这不是民主风度,这种人,有种就去革命,实在不必作贱民主如此。国民党打着民主行独裁,固为我们所痛心;民进党打着民主反民主,也为我们所疾首,热爱民主的人,务必保持警觉,别被他们带入歧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