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與文化--李敖語粹(15篇) (8千字)
发信人:jarvisdd
时 间:2003-10-19 15:20:56
阅读次数:7
详细信息:

思想與文化--李敖語粹(15篇)


1
我沒有思想! 真的!
我唯一可以提的就是, 我經常在獨處時自擬一個題目, 細細思考, 例如咖啡, 香煙等等, 都可以作為題目. 經過我思考處理後, 我經常會有一些很奇怪的想法, 可能很荒謬, 但正如拉丁諺語所說: ' 因為它荒謬, 所以我相信它. ' 因為我曾真正深思熟慮過!

--選自<李敖, 胡茵夢與青年朋友談歷史, 文學與電影> (龔鵬程) ,收在<<李敖對話錄>>.
(另收在<<歷史中的一盞燈>>(龔鵬程, 漢光),
   及<<豪賭族>>(龔鵬程, 大村). )

2
問: 為什麼一般人以為是怎樣怎樣的觀點, 經你一說, 就三言兩語, 說出了另一種新觀點, 而使一般的觀點破碎動搖, 你為什麼有這種本領? 我們很奇怪.
李: 因為我午夜夢迴, 一一長考或細查過人間每一個大問題和小問題, 我的博學, 用功, 與好頭腦, 使它們深入; 我的文筆, 口才, 與幽默感, 使它們淺出. 我又獨居, 不抽煙, 不喝酒, 不喝咖啡, 不喝茶, 不打牌, 不跳舞, 不看電影. ......我全無嗜好, 只有專注的工作, 工作, 工作, 我像一個清教徒似的律己甚嚴也責人甚嚴, 所以我有是非, 有成績. 我的本領非偶然可得, 也非好吃懶做, 遊手好閒可得. 所以你們不必覺得奇怪.

--選自<李敖答問之一>, 收在<<李敖對話錄>>.

3
我一生的計畫是整理所有人類的觀念與行為, 做出結論. ...(編者略)...人類的觀念與行為經過這樣的一番大清算, 會變得清楚, 清醒, 對前途大有幫助.
--選自<志留紀>, 收在<<李敖快意恩仇錄>>.

4
如果你仔細查看五四運動的歷史, 你會驚訝的發現, 許多方面, 我們今天還比不上五四, 我們今天能五四, 就不錯. 今天台灣這些曲學阿世, 沒有脊樑的知識份子, 他們侈言超越五四, "下五四的半旗"(此余光中之言)! 其實這些只對李敖適用, 他們又有什麼資格. 所以, 五四對落伍的台灣而言, 一點也不落伍. --台灣需要五四!

--選自<李敖答問之一>, 收在<<李敖對話錄>>.

5
我們的"大目標"是建設現代化的強國, 在這個"大目標"下, 我們該有" 衣沾不足惜, 但使願無違"的決絕與胸襟."大目標"是安慰我們補償我們最好的代價. 在這個百年大計中如果真有"損失", 也是值得一幹的.
今天最可惡的, 莫過於保守者背後的歷史主義 (historism), 他們不相信西方玩意兒是批發的, 但卻相信有些"人"有資格來選購, 所謂" 統治文化" 云者, 此之謂也, 坦白說罷, 億萬中國人中, 誰也沒有資格來訂這個取捨"標準", 任何聰明才智之士都不配"制禮作樂"來"規範"這個聰明才智的民族, 死去的黃帝周公固然不配, 今天的內政部也不配, 唯一配做的只是我們小百姓在西方文明猛撲下的自動吸收. ...(編者略)...我們儘量學, "惰性", "老不死", "國粹"早在背後打了七折八扣了, 所以我們很容易流於"僅得其中"的結果, 所以我們更有"取法乎上"的必要, 以"充分"為目標的必要.
--選自<給談中西文化的人看看病>, 收在
<<為中國思想趨向求答案>>.

6
至於談得細一點, 首先就涉及到西化的起腳點的問題, 在這一問題上, 我覺得我們該從基本觀念上一股腦兒丟掉任何農業社會的ideology. 此" 障" 能除, 其他一切不難. 因為在實際上, 我們國家已朝西化路上走,--雖然走得太慢.
--選自<敬答吳心柳先生>, 收在<<為中國
思想趨向求答案>>.

7
真正反共和建國的正道, 是西方現代自由主義的發揚光大, 而真正能跟這種自由主義接得上線的, 乃是中國的"反孔系統". 並且, 非常可憐的, 這種" 反孔系統" 也只能做做接線的工作,
--選自<中國思想趨向的一個答案>, 收在 <<為中國思想趨向求答案>>.

8
浩然點破今日"新儒家"的嘴臉和手法, 指出他們在拉"義和團思想"和西方近代"民族主義"的皮條, 轉而凝成"文化沙文主義", 凝固成" 以文化而不以種族為內容的民族主義", 這是他眼光的敏銳.
...(編者略)...
"文化沙文主義"和"義和團思想", 在二十世紀開始以後的六十五年來, 我們都隨時可見, 隨處可見. "文化沙文主義"的表現是"文場", 是託諸空言; "義和團思想"的表現是"武場", 是見諸行事. 即以目前台灣而論,浩然文章中提到的六月五日"聯合報"的社論就是"文場"; 而四十六年的"五二四事件"就是"武場".
--選自<寫在居浩然"文化沙文主義和義和團思想"的後面>
收在<<李敖文存>>.

9
說"文星反對中國文化", 是有語病的, 文星提倡現代化的使中國強大的方法, 在現代化的偉大目標下, 中國文化無助於國富民強, 如果有助,清朝也不會國衰民弱的被外國欺負, 被民國取代了. 但文星這種立場, 並不是反對研究中國文化, 文星認為中國文化是學術的領域, 所以有關中國文化的領域, 文星反而做得最多.
...(編者略)...
印度哲人羅達克瑞許南(Sarvepalli Radhakrishman)主張把舊觀念重新解釋成新觀念, 以促成思想進步 ("Thought ... advances to new concepts by the reinterpretation of old ones."), 文星在文化觀念中,對中國文化的舊觀念, 曾有這樣的看法:
任何一國的文化, 都有它天生不可磨滅的"惰性". 即使我們全盤接受別人的文化. 結果有的還可能是折衷的. 如果不能夠認清楚這點, 就不足以批判"全盤西化", 否則就難免纏夾不清了.
(一九六五年四月一日文星第九十期"編輯室報告")
所以, 中國文化中舊文化可以重新解釋成新觀念的, 文星自然重視, 以促成思想進步.
--選自<"文星雜誌選集"序>

10
如果有好的選本, 再有"讀書得間"的訓練, 古書中畢竟還有一點披沙揀金的好處, 可以給我們活用, 問題是誰來主持這一化腐朽為神奇的工作呢? 王榮文看出來非李敖不可, 李敖也看出來非李敖不可, 於是, 工作便這樣敲定了: 王榮文找對了人, 李敖找對了書, 徐復觀的一個好夢, 居然在十九年後, 在我無改全盤西化的大前提下, 居然成真了.
--選自<要把金針度與人>

11
一ˋ現代分類--打破古來四部分類, 獨尊儒術的格局
二ˋ注重思想--注重有思想, 有獨立見解的作品
三ˋ強調自由--強調壓迫自由和爭取自由的對比
四ˋ關心人民--關心苦難中國人民的生活和不幸
五ˋ精選佚書--搜尋被埋沒了的和新發現的文獻
六ˋ補正版本--兼顧版本與內容的雙重條件
七ˋ提供解題--提供經世致用, 學以致用的解說
八ˋ發揮可讀性--發揮溫故知新的可讀性

--選自<介紹一套你該一看的奇書>,
文中李敖列舉遠流版"中國名著精華全集"之八大特色.

12
注(3):這套"中國名著精華全集", 儘量表揚被壓扁的異類思想, 特別注重中國古書中的多樣性, 獨創性, 與個性. 因此, 作者群中, 入獄的, 殺頭的比例也頗大, 這是一個必要的義舉. --點燃舊日的火種, 加添今日的光明, 這本就是我多年的一個心願. 至於純屬個人的一些感情氾濫的集部書, 我有意縮小它們的比例.
--選自<"中國名著精華全集"序>

13
清華大學畢業, 然後又中央軍校畢業的文武全才, 是居浩然. 他是"唯楚有才" 中最有才的湖北人, 在參加對日抗戰, 創辦淡江大學以外, 他以" 恣肆" 之筆, 寫" 放蕩" 之文, 給中文開拓了一片奇氣, 李敖說居浩然的奇氣天下無雙, 洵非偶然.
--選自文星版"十論"廣告詞(全文)

14
李宗吾的諷世, 寓沉痛於詼詭之中, 燭破權奸私隱, 識破人海渾沌, 鑿破大塊造化, 在這些大破方面, 他的成就是空前的, 大破即所以大立, 所以在大立方面, 也是一樣. 看他把大破大立之妙句, 滾瓜爛熟於正經八百的古代經典之中, 跳踉笑傲, 鵲巢鳩占, 光就文字而言, 即屬漢唐以來所未有, 至於見識之高超奇遠, 更是春秋以來所全無的了.
--選自<新印"厚黑教主傳"述源>,
收在<<李敖書序集>>.

15
這種自知吾道不行而一死以報的烈士, 才是烈士中的烈士. 這種人在萬古長夜之時, 以一道流星, 凌空而過, 使混濁之世俗有以慨歎: 天外有天,海外有海, 莽莽大地, 原來竟有此"知其不可而為之"的志士仁人在! 而有以自愧也.
烈士自來, 鳳毛麟角; 烈士自去, 休慮其多. 人心早死, 一烈何傷?茍有國殤, 何妨一烈?
--選自<何妨一烈?>,收在<<鄭南榕研究>>.

16
國民黨自從大陸失敗逃到台灣後, 他們檢討失敗的原因, 可分兩派,一派認為專制得不夠, 今後要多專制才行;一派認為自由民主得不夠, 今後要拋棄老套, 要做深刻的進步的反省才行. 做這種反省的人數極少, 但最成功的就是殷海光. 因為這種反省的成功, 有兩個條件: 第一要有知識, 第二要無政治野心. 有知識, 才知道大江東流擋不住, 非得自由民主不可; 無政治野心, 才能維護理想主義的標準, 不把自由民主當做爭取政治地位的手段, 而當做一種目的. 我認為殷海光最有這兩個條件, 所以反省得最成功, 在"自由中國"的表現上最出色. 雷震是深受殷海光影響下的勇者, 他們合作無間, 給中國人做了劃時代的貢獻, 為人類爭取言論自由做了最精采的榜樣. 殷海光在這十一年的表現裏, 在使人類頭腦清楚方面,做了中國有史以來沒人做得到的大成績. 他以簡明的分析,高明的遠見,清明的文筆, 為歷來胡塗的中國人指點了迷津. 在思想指向以外, 他在政論方面的文章, 出色得使敵人和朋友都為之失色. 而殷海光這些表現, 沒有雷震的主持, 也就全不可能. 至於雷震後來搞新黨, 對辦"自由中國"而言, 則是一種捨本逐末. 以雷震對國民黨的了解, 國民黨會動手抓人. 一動手抓人, "自由中國"就完了. "自由中國"一完, 就表示大家幾年來所爭取到的言論自由, 會被國民黨收回去, 何年何月才能恢復到"自由中國"的尺度, 就不知道了. 所以新黨運動對傳播思想而言, 是一種連累, 就像五四運動連累了新文化運動一樣.(我這一點看法, 印證"八十年代"在" 自由中國" 停刊後二十二年, 重印"自由中國選集"都要被查禁, 可見言論自由的大逆退. ) 結論是: 雷震在大陸失敗逃到台灣後的反省中, 在知識上能脫胎換骨, 在政治野心上卻藕斷絲連, 最後"自由中國"為政治目的殉了葬, 這是很划不來的事
--選自<"雷震研究"前言>,收在<<李敖論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