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查禁李敖著作表


國民黨退守台灣後, 一切軍警特務力量, 都密集在小島上, 小島中有高山, 外有大海, 交通發達, 人民奴性, 尤其便利軍警特務的統治. 所以三四十年來, 國民黨在台灣搞極權小朝廷, 要怎麼幹, 就怎麼幹, 搞得得心應手, 快樂已極, 簡直沒有力量約束得了它. 相對的, 台灣的知識份子也" 更無一個是男兒" 的只會寫婦人文章, 出閨秀書; 寫死人文章, 出"嚴制" 書, 對國民黨不敢捋虎鬚, 日以逃避現實, 善保首領為務. 在這種" 你可怕, 我怕你" 的相對局面下, 三四十年來, 台灣十足是" 冰河期" , 寫出來的書, 滿坑滿谷滿書店, 都是婀娜取容的.

雖然" 冰河期" 是如此恐怖, 如此黑暗, 如此長久, 可是卻有一個決不屈服又決不媚世的天下第一男子漢出現, 這個人就是李敖. 李敖從以筆桿對付國民黨起, 人一次又一次坐牢, 書一本接一本被禁, 但他鍥而不捨, 每倒必起, 心之所善, 九死無悔, 他就是要幹幹幹, 幹得國民黨昏頭轉向, 全無還手之力, 褲子全被脫光.

國民黨唯一辦法只是關人和禁書, 但李敖不怕被關, 也不怕被禁. 這個人在獄是服爾泰加基度山, 出獄是基度山加服爾泰, 國民黨拿他全沒法子.

這張" 國民黨查禁李敖著作表" , 就是國民黨拿李敖全沒法子的一紙文證. 二三十年來, 李敖有百分之九十的著作, 都在這表上給查禁了, 但是, 李敖還是李敖, 就像度過" 冰河期" 後, 蟑螂還是蟑螂一樣. 唯一不同的是現在仍是" 冰河期" , 只不過換下一面解嚴的假招牌而已. 對李敖說來, 仍是下筆有常, 出書有常, 不見堯存, 甘同桀亡. 只可笑老桀已去, 新桀已坐上輪椅, 李敖也老漢推車矣, 由此可見, 李敖的處境, 其實還不如蟑螂.

感謝陳兆基先生, 他以無比耐心, 做出了這張表. 他的快樂是能為老友李敖做點不平事; 他的痛苦是此表一作, 就會做個沒完, --因為隨時要增補不停, 他可有得忙呢!

一九八七年十月三十日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