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瓿書成空自苦擊轅歌罷遣誰聽

早死對兩種人亦是大好一為美人一為文人
對美人來說早死可只見紅顏不見老去瞻之倩女忽焉幽魂
這是人間何等美事
何必活到自己不忍照鏡別人不忍看她局面呢
對文人來說早死可只見其文不見其人雖遭批判置若罔聞
這是人間何等福事
何必活到自己飽寫終身別人倒胃累日局面呢
雖然美人文人早死亦是大好但不死後患略有不同
美人不死使大家痛苦因她短裝街頭別人不得不看
文人不死使自己痛苦因他長捐箱底別人可以不看
不過別人不看自己卻不能不看一看之下往往自悔少作
美人不自悔當年亮相文人卻自悔當年何不藏拙
其實自悔少作是一種進步自己進步了才發現少不更事時期寫的
實在不成東西實在不該發表出書
陳復好學深思不致故步自封必然有進步如不早死必然自悔少作
韋編三絕自可知命黃絹初裁方好著書盼他知命之年能有成熟作品
與昨日自己戰而今日之作只是一代大學生史料而已自史料觀之又何譏乎
陸放翁詩覆瓿書成空自苦擊轅歌罷遣誰聽正斯人斯書之謂也
嗚呼陳復其聽我言
一九九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李敖序於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