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bar及学弟与李敖

1、李先生曾送給我學弟一本 " 胡適評傳 " 並在書頁上題了一段勉勵他的話如下 :

< 為者常成 , 行者常至; 若尋身教 , 請看胡適 >

2、 在此 , 我想再谈谈这位学弟。
他在学生时代 , 受李敖影响很深 , 他从李敖书中认识到很多了不起的知识分子 , 像胡适 , 像殷海光 , 像罗素, 尤其是殷海光 , 他对殷海光非常感念 , 虽然殷海光死了很多年后 , 他才知道台湾曾经出现过像殷海光这样的伟大知识分子.
有一天 , 我记得是我当兵放假返回台北家中时 , 他来电话与我商量 , 说想要约我一同到殷海光的墓前祭拜他 , 我听了之后 , 心中第一个念头是有必要如此吗? 可是 , 可是电话中我听他的声音真的是一片真情 , 我一边听 , 一边心里想 , 这个学弟真是一个"真实的信仰者" , 他这么纯真 , 他的心愿 ,我实在不忍回绝! 于是当时我真的同意了 , 我告诉他 , 就我所知 , 殷的墓园叫"自由墓园" , 只知道在台北南港 , 详细地点就不得而知了 , 要碰碰运气找找看 , 就这样 , 我们相约到南港的一处小山丘下 , 我们知道那小山丘附近有一些墓园 , 我们找了很久 , 脚都走酸了 , 结果当然是找不着 , 这时候 , 我想起山丘旁有一所专科学校 , 叫 ”中华工专” , 我提议去问问当地的学生看看 , 碰巧那時学生下课 , 前头一群学生出现 , 而且都是女学生 , 就在这时候 , 学弟手里捧着祭拜死人用的菊花 , 上前询问 , 只看他上前与女学生们讲没两句话 , 就转身笑着朝我走回来 , 我心想有人知道自由墓园下落了吗? 结果学弟走到我面前告诉我 , 女学生们没等他开口询问 , 便送他短短的一句话 : "神经病! 送女孩子花,那里有人送菊花的!" , 我听了之后 , 和我学弟两人站在马路边捧腹大笑 , 心想 , 这是什么跟什么嘛!我们两真是呆子啊!哈哈!!

这个事情至今已经是好多好多年前的往事了 , 对我而言 , 不需要想起 , 永远也不会忘记 , 我心想有一天我要讲给我的孩子听 , 让他们知道老爸当年纯真而呆呆的一面!!

另外大家知道这菊花后来我们怎么处理吗? 自由墓园当然还是没找到 , 我们两个天才就干了一件天才才想得到的办法 , 我们跑到附近的胡适纪念公园 , 把菊花放在胡适铜像面前 , 向胡适三鞠躬 , 对胡适说:「麻烦胡先生,在天上遇到殷先生的话 , 替我们转交给他吧!」, 哈哈!! 很天才吧!!

3、我和這位學弟也曾經去東吳旁聽過李敖的課 , 雖然因為上班工作的關係 , 沒能每一堂課都去聽 , 但記得有一堂課 , 他身穿長袍馬褂 , 跳上"講桌" , 居高臨下 , 向學生們介紹中國的長袍馬褂 , 那個場景畫面 , 煞是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