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信良論李敖來台五十年

李敖最喜歡談論的中國思想家是胡適,而胡適最常提到的是寫「國民公敵」劇本的劇作家易卜生。在「國民公敵」中,斯鐸曼醫生最負盛名的一句台詞是「世界上最強而有力的人?A就是那個最孤立的人」。我把這句話送給李敖先生。

個人在一個時代、在一段歷史裡有多少角色呢?人類在過去大多數的時刻,尋求一種「集體」,尋求集體的記憶,尋求集體的意志。因此,根據血緣,而有了家族;根據土地上某?@群人的特殊利益,而有了國家;根據國家內部某一群人特殊的政治想法,而有了政黨。大多數時候,人類以追求最大利益為理由,創造了這些集體的概念。但也在創造集體概念的
過程中,逐漸背叛而失去了自我。


在人類歷史上,意識到集體對個人這種消滅的人,非常多。在許多創作者中,易卜生只是其中的一個,其他還有像卡夫卡的小說等,不勝枚舉。但是能夠真的用一個孤立的人、孤?萿漱@生,來見證一個時代的人,放眼大歷史,幾乎沒有成功的例子。

小說家卡夫卡寫「公務員之死」,這位公務員尋找自尊的最後方法,就是自殺。可是李敖的有趣是,他不只殺自己,還差點把別人都給殺了。


李敖「快意恩仇錄」的書背介紹文字明白的說,「李敖不是寬容社會下的產物,他是不寬容社會的見證」。一個社會出現一位李敖,那裡是容易的事,又那裡是平白得來的事?


在人類歷史中最具影響力的,第一個都是思想家。而這些思想家,如果又是一個行動者,他對思想的影響更加深遠。我的一生,一直把自己界定為一個思想的行動者,而在我人生?篚謇犒L程中,也經常不斷地循環在集體與個人意志的反省與選擇中。即使是像我這樣一個堅強意志的人,或者被許多人稱為「絕對自信」的人,都沒有能力讓自己成全出像李敖這
樣一個徹徹底底的生命力。


李敖曾經很自豪的說,「要找我佩服的人,我就照鏡子」。台灣社會比李敖痛苦的是,他們想找佩服的人,卻不能照鏡子,因為鏡子裡面出現的不是李敖。今天李敖來台五十周年?A五十年的歷史裡頭,李敖歷經各種不同的階段。在大學時候,就已經才華橫溢到連他的老師都不得不低頭,可是他卻進不了研究所。他一個人單幹!不管他說他認不認同台灣,不
管他是不是嘲笑台灣只是個島國,他住在這裡五十年,而且有一段時間居然還為台獨坐牢。


他在那個年代裡頭,把所有壓抑的思考,像翻石頭一樣,把那些封建的石頭全翻開來。像李敖這樣一個人,放在任何其他國家或土地上,都會被當成一個社會中難得的思想天才,?i是在台灣,他的處境卻剛好見證了那個時代很深刻的悲哀。但之後的李敖,他所對抗的就不只是那個時代,而是這個社會中用各種方式所創造出來的虛偽道德、甚至對抗他自己的
年齡。


許多人說我不擅長媒體政治,而且他們說我愈老愈不適合。我看到李敖,就不服氣。我雖然不如李先生會講話,當然也不如李先生聰明,但他又不是美女,整天只穿著一件紅夾克?B拿著一些資料,卻豎立了台灣在各種主流媒體中不可取代的輿論王國。我只能夠說,有些人的確是超越時代的。在壓抑的時代對抗壓抑,在虛偽時代對抗虛偽。


最後還是用這句話送給李敖,「世上最強而有力的,就是那最孤立的人」。以前他不需要學術界捧他,後來不需要政黨捧他,現在也不需要大媒體捧他,他照常活得高高興興、快?N恩仇。


--
* Origin: 中山大學-美麗之島BBS * From: 139.175.6.58 [已通過認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