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炒作加大量“性描写” 李敖竟被当成“西门庆”

最近,台湾著名作家李敖亦喜亦忧。喜的是,《上山-上山-爱》出版不到一个月,就售出了10万册;忧的是,内地出版了大量有关李敖性爱的书籍,这些真真假假的描写把李敖歪曲成当代“西门庆”。

  台湾“官员”谈李敖色变

  李敖的第二部长篇小说《上山-上山-爱》于4月25日出版,迄今10万册已销售一空。据说,这部书在台北市“议会”还闹出了一场笑话。

  在审查《防止青少年租购出版品自治条例》时,台北市“议员”拿出两本《上山-上山-爱》的影印片段,遮去书名,询问“市政府”“新闻处长”金溥聪是否色情作品。金溥聪匆匆看了,说“都是色情”。“市议员”随即亮出底牌说,这本书可是李敖写的。金溥聪立刻改口说:“你不要害我,谁都不愿惹李敖。我没有说李敖的书色情。”弄得大家笑成一团。

  听说此事后,李敖打趣道:“可见李敖的‘淫威'。”

  李敖被内地出版商歪曲成“西门庆”

  李敖告诉记者:“从笑谈观点看,李敖在大陆的‘淫威'远比台湾风光得多。大陆除了冒李敖之名出版《李敖谈男女》、《李敖‘变脸'三部曲》等假书大谈情色外,还现身说法,出版《我为卿狂——李敖的三次惊世婚恋》等书,极尽加油加酱胡说八道之能事。光看书名就领教了。我只结过两次婚,何来‘三次惊世婚恋'?不过,比起《和李敖一起疯狂》一类的书来,这类《李敖和他的女人们》的书,还算客气的。”

  李敖告诉记者,他在美国的好友打电话给他说:“李敖你可不得了啦,你在大陆变成‘西门庆'啦!”李敖笑问是怎么回事,对方告诉他说,大陆出了一本《和李敖一起疯狂》,乱写一通,把李敖写成了一个大淫虫、大淫棍。

  “认识你老兄几十年,没想到你居然变成了‘西门庆'。”对方打趣说。

  李敖收到朋友寄来的样书后,翻了两页,发现自己果然被写成了“西门大官人”。

  《我为卿狂》“挂羊头卖狗肉”

  记者好奇地找到《我为卿狂——李敖的三次惊世婚恋》一书,想看看李敖究竟“多结”了哪一次婚。

  这本书内容提要中说:“台湾著名作家李敖一生的爱情和婚姻十分丰富和浪漫。李敖刚退伍时与聪明勤奋的女生王尚勤邂逅,两人很快坠入爱河,同居数年并生有一女,但最终劳燕分飞;李敖在文坛崭露头角后,官司不断,在最困难的时候,清纯可爱的小蕾与他相依为伴,成为他最忠实的情人,但一场牢狱之灾使小蕾离他而去。电影明星胡茵梦倾慕李敖的才华,两人一见钟情,闪电结婚又匆匆离婚,最后分手的时候,李敖送给对方的竟是9朵玫瑰。本书翔实地记录了三位不同的女性与李敖发生在人生旅途中缠绵悱恻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

  原来,该书把李敖的三次恋爱写成了三次婚姻,当真是“挂羊头卖狗肉”。

  图书炒作不能无序搭车

  作家出版社副社长白冰在谈到上述现象时表示,作为一个有良知的出版工作者,应该认真把书做好。这种搭车,既误导了市场,也误导了大家对李敖的认识。

  “这与前一段时间市场不健全有很大的关系。”白冰说,“前几年作家出版社出版《马语者》,我就同别人开玩笑:说不定《羊语者》、《驴语者》就要跟着出来了。现在可以做的书很多,没必要都往男女关系方面去靠。”

  著名图书策划人陈子寒认为,李敖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人们有权出版有关他的题材的东西。至于“李敖和他的女人们”的选题,操作者首先考虑了市场的因素,这无可厚非。从选题看,这是一个好点子,但在操作过程中,应该保持其严肃性和真实性,而不应该依靠“灌水”,不应该依靠想象加杜撰,同时也不能侵犯他人的权益。

  独立撰稿人伊夫表示,李敖面对内地以制造他绯闻而发迹的出版商,显然无能为力。生存的艰难,是作家与出版商共同抱怨的话题。似乎就只有拿名人的私生活作为“新的经济增长点”了。既然普通人的“绝对隐私”都能带来丰厚的利润,何况海峡两岸无人不晓的富有传奇色彩的李敖了。因为《哈佛女孩》畅销,很快就跟进一批“哈佛男孩”。因为李敖对于性的言论大胆、直白,将他的婚内或婚外恋加以夸张甚至虚构就不足为奇了。 (徐林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