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娇妻点评他经历的20个女人

  在李敖66年的人生岁月中,来来去去的女人很多。那些曾经在他心扉留下深刻烙印的女人,都曾现身于他的笔下。他现任妻子小屯也是其中之一。
  
   小屯,虽然曾经见诸过他的笔下,但从未在现实生活中曝过光。在李敖66岁生日那天,小屯终于打破神秘,首次接受媒体的采访。
  
   19岁那年被李敖“骗”了
  
   小屯姓王,这个小名,是她和李敖初识到故宫博物院看展览,看到一只可爱的“小猪”时,李敖替她起的。小屯今年36岁,19岁认识李敖,至今已有17年。
  
   17年前的夏天,小屯19岁,李敖49岁。她仍是护校的学生,穿着诱人的短裤,一如往常地在台北市仁爱路某公车站牌前等公车。就在公车快来临前的那一刻,一名中年男子从她背后冲了上来,拍了拍她。她回头一看,知道他是李敖,但看了看,不觉得怎么样。反倒是李敖机警,看准了那双美腿,打定主意急起直追,乘机跟她要了电话号码,她也大方地给了,这才有了两人日后进一步的发展。小屯说,当时李敖跟她要电话号码,她想反正也没什么,于是就给了,谁知李敖电话攻势惊人,三两下就把她给“骗”了。
  
   八年地下恋情
  
   小屯与李敖在婚前爱情长跑8年。期间,她从护校插班考文化中文系和中兴中文系,都是由李敖陪同,平常两人也天天腻在一起。但是,没有人知道她与李敖在一起。小屯念大学的时候,中国思想史老师一天到晚在讲李敖,但是小屯都装作与她无关。他们俩在一起这么久,从没有人知道她认识他,连小屯父母也不知道!李敖和小屯的恋情,终于在第8年曝了光,因为他们要结婚了。当小屯跟父母说,她的结婚对象是李敖时,全家可说立刻掉入一片愁云惨雾之中。“我妈妈当时哭得要命!他们总认为我应该可以嫁给更好的人,为什么偏偏要选李敖?他不仅大我30岁,还那么不安份,简直令人担心!”
  
   最后还是请了小屯的哥哥帮忙,居中说项,加上小屯自己撂下狠话:“如果不嫁给李敖,我就一辈子不嫁!”她父母才终于点头。不过,婚后小屯足足有1年的时间与父母断绝往来,直到她生下儿子李戡为止。
  
   李敖眼中的满分妈妈
  
   小屯出身军人世家,从小在家属院长大,父亲和两个叔叔都是军校毕业。她的父母都是河北人,因此李敖称她是“纯种河北人”,有传统、保守、敦厚、耿直的个性。
  
   她从认识李敖到后来嫁给李敖,没有在外面上过一天班,惟一一份可沾得上边的工作,就是在李敖的出版社帮他校对每一本即将上市的新书。所以,李敖至今出版过的所有书籍,小屯统统抢先看过,惟独《李敖快意恩仇录》和最近出版的一本《上山·上山·爱》,专门写李敖和他的女人这一类的书,她就不屑一看。久而久之,李敖也很知趣,会在她拒看之前,把所有的书和相关的杂志统统藏起来。

   在李敖眼中,小屯是个“一百分的妈妈”,婚后,她全然不管他,而把所有的时间、心思,完全放在两个小孩身上。现在,她每天接送李戡上学下学,陪他读书、弹钢琴、找资料、做功课、做壁报。以前,孩子还小的时候,所有副食品她都亲手做,令李敖欣赏得不得了。而让人意外的是,这17年来她从来就没有管过李敖,只倒过一杯水给他喝,就令他感动得不得了。她很少做家事,大部分的家事都由李敖和菲佣来做,而李敖一个人生活惯了,向来把扫地、拖地之事当运动,连扣子掉了都是他自己钉,倒也乐在其中。
  
   她眼中的李敖很枯燥
  
   在小屯的心目中,李敖一点都不像他书中或荧幕上给人的印象:特立独行、荒诞怪异或是风流花心。她反倒认为,李敖根本是一个生活单调、枯燥无味,甚至有点儿不懂情调的人。她说,李敖的生活很有规律:吃饭、读书、写作、做学问,偶尔跟朋友吃吃饭,平时电视不看,应酬也不喜欢。她最看中的就是他勤奋、上进,永远都嫌时间不够这一点。
  
   “而且,李敖在家很少发脾气,只有在事情挤在一起的时候才会生气。他是急性子,平均大约四五个月才会见他发一顿脾气。那时候他就会显得不可理喻,我就暂时不理他,他闹一闹,两人就好了。”
  
   至于人家说他好交女朋友这一方面,就她所知,这17年来,李敖就只有她一个,没有别人;她也跟他说过:“如果你有了别人,我也会二话不说,马上走人!”
  
   她说,李敖在单身时,虽然曾经交往过一二十个女友,但都是一个一个来,从不脚踏两条船,而且每一次都很专情,这就是为什么他对每一段感情至今都还念念不忘,并且还见诸笔下的原因。而即使见诸笔下,他对当事人也有过度美化的描写,许多被他写到的旧情人,都还很高兴。
  
   曾经迷恋过马英九
  
   李敖和小屯两人年龄足足差30岁。“老少配”是他们之间经常谈论的话题。
  
   李敖一向认为自己不显老,这两三年他倒惊觉自己老得很快,已有垂垂老矣的迹象。他对自己的外型也颇有自知之明,自认不是马英九那种帅哥型。他用带点酸葡萄的口吻透露,小屯从大学时代就很迷马英九,有次吃饭遇到偶像,还害羞得连头都不敢抬、话都不敢说。他引孔子的话说,自己是属于“真人不露相”那一种,若他现在不穿红夹克和花哨衬衫,连刘德华的眼镜也不戴,而穿着一件灰色夹克坐在那里,简直就像大厦管理员一样。   
   小屯承认,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已懂得不以貌取人,而多去欣赏别人的内在。李敖具有别人身上没有的吸引力,以及无人能比的特质,使她10多年来一直得以抱持崇拜偶像的心情来看他,两人感情也因此维系多年而不变。
  
   李敖数次跟小屯提过,他很担心以后她不关心他、不照顾他。但是小屯却说,那是因为现在孩子还小,若以后等孩子长大了,他也老了,她一定会照顾他。她甚至很斩钉截铁地说:“我绝对会跟你到老,而且绝不会嫌弃你!”
  
   “那些描述是骗人的”
  
   李敖在他新书完稿之前,为了挑选封面女主角,曾经花了好几天到街上去找,但是都没有找到适合的人。正在苦恼的时候,他在家中翻阅旧照片,还是觉得那名他曾经唤作“汝清”的女子,不管长相、气质,都很符合书中女主角叶柔的感觉。于是,他在与美编商量之后,最后决定端“汝清”出场。李敖透露,该女子姓黄,单名,1958年生,属狗,只有初中毕业,曾经结、离三次婚。虽然,她现已恢复单身,但当年她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却是已婚。
  
   对此小屯认为,李敖书中所写的每个女人她大多见过,她不认为李敖对她们的描写百分之百是真实的。她认为:“都是骗人的!”她们大多数被李敖过度美化。
  
   在一二十位女子当中,小屯认为称得上“真美”的,大概只有吴海蒂、小蕾和胡因梦三人,尤其是百依百顺的小蕾,在李敖首度入狱前与他共患难,可说是李敖此生最刻骨铭心的一段感情。小蕾毕业后,经人介绍,到一家法律事务所上班,一直到现在。小蕾现已51岁,之于李敖,已有全然不同的感觉,而李敖也不忍破坏过去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