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森紀念集(文星叢刊126)

"蕭孟能"序

民國二十四年,上海佛學書局出版悲願居士的「仁言」一書,扉頁有林森先生的一行題字:「砭俗儆世」這四個字,如今借用來給這本「林森紀念集」,該有更深切的意義。

林森先生在近代中國,公認的,是一位最淡泊而有立身大節的政治家。近代中國的政治,本來不上軌道,一般涉身政海的人,經常都被惡劣的風氣所軟化,即使頗重視人格的人,也難免有黨同伐異,攬權置私的習氣;或者由於不明為政的大道,急功近利,而陷入林森先生所說「愛國適以誤國」的結局。這種結局,不但是他們自己的悲劇,也是中國的悲劇。我們身為這悲劇中的「職業觀眾」,回首前塵,不得不對林森先生的亮節高風,表示深切的懷念。

林森先生在民國四年,寫信給舊金山中國國民黨美洲支部的一位同志曹湯三,曾說過這麼一段話:

「伏虎有術,手法亦有異同。吾道必行,不從者,多見其不自量耳!」

這真是林森先生的過人風度!林森先生以他的聰慧,清楚知道如何對待「異己份子」。他清楚的知道「虎」是「伏」的,不是「打」的而「伏虎」的手法,亦有異同高下之分。他誠懇的把他這種聰慧的見地,傳授給他的同志,希望他的同志,能夠採行他這種「孤陋之說」!

今年二月十一日,正是林森先生一百歲的生日,我們特地編印這本關於林森先生的小書我們相信:由於這本小書的出版,至少可使我們見到一位偉大國民黨員身教的復現,這一復現,無疑的,將使「砭俗儆世」四個字,更增加了深遠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