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見的剽竊


新華網大連頻道 (2003-07-30 13:30) 來源:大連日報

  新華網大連7月30日電 最近在書攤上看到一部書,名字叫《現代狂人李敖》,作者劉修鐵,國內一齣版社出版。該書印刷精美,從封面設計到裝楨,均堪稱一流水準。但作者寫作手法的下流讓我震驚。

  《現代狂人李敖》是一部關於台灣大作家李敖的傳記,用“現代狂人”作定語以示誇張,無非是故作驚人之語,為該書尋找賣點。常言道,老王賣瓜自賣自誇。誇瓜的目的當然是賣,老王誇和賣自己的產品,雖然常常有以次充好之嫌,但於情於理都還說得過去。然而被劉修鐵所誇張的《現代狂人李敖》一書,卻並不是他自己勞動的果實,是將別人的東西偷來,按上自己的名字,再換上這個響亮的新商標,以騙取讀者的錢財。其行為之卑劣,是圖書剽竊史上所罕見的。下邊我們來看看其真面目。

  《現代狂人李敖》抄自中國致公出版社出版的由董大中先生撰寫的《李敖評傳》一書,但作者為了不至於露出馬腳,在回目上下足了工夫,可謂手段高明。如,在每一章的前邊加上個近百字的引子,這是董書中所無。回目的標題盡可能與董書不同,如《李敖評傳》第六章為“部隊服役”,《現代狂人李敖》第三章則為“軍旅生涯、文化論戰”。讀者可能會以為一個是“第三章”,一個是“第六章”,而且前者只是寫軍隊生活,後者不但寫軍隊生活,而且還有文化論戰,怎麼能一樣?這也許正是劉修鐵的狡猾之點,也是他欺騙讀者的可惡之處。稍加留意就會發現,他的具體做法是,在一章裏,抄董先生書中兩三章的內容,如這裡就是把《李敖評傳》的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的內容全抄在一處。但他不是全抄,而是掐頭去尾地節抄。董先生《評傳》中三章的篇幅是從106頁至200頁,而《現代狂人李敖》則是從98頁至141頁,故意去掉了一些內容,使人不容辨認。但馬腳還是露了出來,董先生有一段抄自《李敖回憶錄》的文字有幾處錯誤,劉修鐵也全部誤抄:“在半年受訓期間,國民黨千方百計拉同學入黨。最後使出殺手,說不入黨的會被分配到金門前線。”(分別見於《李敖大全集》第28冊98頁、《李敖評傳》107頁、《現代狂人李敖》99頁)“殺手”應是“撒手”,“分配”應是“分發”。

  最可笑的是,在第一章介紹李敖生日時作者寫到:“李敖生於4月5日一說,出自二姐李;如是這一天,那我就跟李敖有一個相同之處———我是陽曆3月3日,李敖是陰曆三月三日。”(《現代狂人李敖》第2頁)這段文字同董大中《李敖評傳》第2頁一字不差,這裡有一點值得特別注意:“我是陽曆3月3日”,這一句話是董先生指說自己,劉修鐵也照抄就是誤上加誤。董大中《李敖評傳》自序中說:“李先生是我同年生人,都生於1935年,屬‘豬’。我生於舊曆正月二十八,比李敖大一個多月。”查中國歷書,1935年正月28日,正是陽曆3月3日。難D天下竟有這麼巧的事,劉修鐵居然與董大中同年同月同日生?

  通觀《現代狂人李敖》,除了回目以外,全書350頁中,劉修鐵幾乎沒有寫上幾個字,全部抄自董大中《李敖評傳》,而且絕對不打引號,該書可以稱得上《李敖評傳》的縮略本。最不能讓人容忍的是,作者在書後還裝模作樣地附了近兩頁的參考書目,竟然沒有董大中的《李敖評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