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健笔重现江湖

6月24日《参考消息》刊登了香港《亚洲周刊》5月4日一期报道,题为:白色恐怖时代红色传奇

蛰居了11个月的台湾作家李敖又现江湖,有别于以往借着主持节目批评时事,这回他重操旧业,靠他那支骂尽天下人的健笔复出,写作题材仍是一贯的耸动——“白色恐怖”


蒋介石从大陆撤退到台湾后,实施极权统治,借台湾警备总部戕害人权,有时无心一句批评执政者的话,都会引来杀身之祸;或者根本没有议论当权者,只是机关内部的斗争,都可能遭铲除;甚至寻常百姓也会飞来横祸。最常见的手法便是扣以“匪谍”的红帽子,在三四十年代,很多人无缘无故就从此消失。这就是白色恐怖,也是李敖最新创作的小说——《红色十一》的时代背景。


亲身经历白色恐怖也因此坐牢的李敖,形容白色恐怖“狭巷短兵相接处,杀人如草不闻声”。李敖依旧犀利,他认为卫视中文台即将停播无党籍“立委”陈文茜主持的《文茜小妹大》,正是白色恐怖的延续。喜欢高谈阔论的李敖不仅谈书,也谈两岸的未来。以下是访谈摘要:


威权时代杀人无声
记者:你的书一向耸动,新书是什么题材?

李敖:这是一本“为匪”张目的小说,你看不到这种以古典共产主义的角度来写的一本小说,书名叫《红色十一》,是台北景美军人监狱的一间囚房里发生的共产党的事情,是白色恐怖时代红色的故事。


记者:是你自己的故事吗?

李敖:不全然是,这本书最大的特色是它等于包含我三十多年来所见所闻关于白色恐怖最惊心动魄、最精彩那一面的故事。可是基本上它不是白色恐怖的故事,而是谈理想主义。


大体它是一个四幕的结构,只有一个场景就是第11号囚房,这里面有一个囚犯住了5年,等于是个龙头,这5年来川流过客进进出出。

第一幕是他看到一个囚犯,是调查局的一个处长,真有这个人,他专门抓共产党、抓匪谍。他说是不是匪谍,他用鼻子一闻就知道。结果这名国民党的高干因为调查局内斗,被打成“匪谍”,抓匪谍的专家,自己变成匪谍。


第二幕一开始就是枪毙人的。枪毙政治犯通常是清晨五点钟,犯人还没醒的时候,门突然打开,执行者冲进来,然后用一条毛巾把你的嘴巴封住,手铐起来,把你推到军法处五花大绑。这位调查局处长跪下来枪毙前,还大喊:“老先生(蒋介石),我不能跟着你回大陆!”这条“忠狗”最后被打死了……


记者:都是真实的故事吗?

李敖:有的是真实的,有的是加工的,有的是合并的,以真实的人名为主。譬如我提到国剧名伶顾正秋的先生任显群,你在顾正秋回忆录里看不到这个故事,就是任显群是跟蒋经国抢顾正秋,最后任显群成功了,成功以后蒋经国就整他,以知“匪”不报的罪名将他关起来,可是任显群全身上下没有一块肉是“匪”,结果判他7年。法官说你可以上诉,他就站起来,两只手放在大腿上,日本式的深度鞠躬,嘴巴说:“不敢,不敢,不敢上诉”。因为军法审判往往一审判5年,上诉判10年,10年改12年,12年改15年,15年改无期(徒刑),无期改死刑。抗拒从严,坦白从宽。你上诉表示你抗拒。


另外,资深广播名人崔小萍出狱后写了一本回忆录,但精彩部分她都没有写出来,不敢写,我也帮她写出来了。她被判14年,当庭大哭,骂军法官:“没良心,你知道我不是共产党,你判我14年!”军法官说:“我才有良心,不然我判你死刑!”这是白色恐怖。什么是白色恐怖?明朝有一首诗:“狭巷短兵相接处,杀人如草不闻声。”白色恐怖的恐怖就是这样。白色恐怖就是真的,但没有人敢说它是真的。古人“道路以目”,用眼睛来传神,连手都不敢摇,这是白色恐怖。


记者:这些故事你以前写过吗?

李敖:我的回忆录里零零星星透露了一点点,我现在把它戏剧化了,所以它变得非常精彩。

白色恐怖技术化
记者:你觉得现在的政府有从当年的白色恐怖中得到什么教训吗?

李敖:学到什么教训?现在白色恐怖是技术面,像陈文茜主持的节目被停播,就是白色恐怖延续的例子。现在白色恐怖已经不是把你抓去刑示、不需要文字狱、不需要封你的口,可还是白色恐怖。今天我有言论,可是你不让我讲,我的言论就出不来,这是“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你没有媒体,就没有自由。


现在陈水扁丢出11亿的“置入性行销”广告预算,电视台哪个不吸引?哪个不要广告?不要广告怎么活?我不给你广告就够了,不需要你讲什么话,我不给你广告,你看着办!你要不要贷款?我抽你银根,不再贷给你,到期就解约呀!所谓媒体绿化,不是整天喊陈水扁万岁,而是你“李敖大哥大”走开、“文茜小妹大”走开,就够了。


这就是白色恐怖,它不要杀你了,它不要关你了,也不要打你了,可是要你屈服。现在有多少商人可以不靠贷款活呢?不是说没有,太少了!

陈文茜这件事并没有看到政治涉入的直接证据,陈水扁有必要去干涉一个节目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人杀了600万犹太人,但到今天,我们在德国人的档案里看不到希特勒下令的证据,可是事实上600万犹太人不见了。陈水扁说他是无辜的,他没有权力干涉电视台,可是事实上,陈文茜的节目不见了。合理的怀疑就是一个电视台不能没有广告,而当局拿出11亿来收买媒体时,他会有什么感觉;当银行贷款到期,不再贷款给他时,他怎么办?可是你说银行不贷款给他,跟当局有什么关系,银行是当局开的,问题在这里。


李登辉是陈水扁的肉票
记者:你如何看国民、亲民两党的合作?

李敖:国亲的合作是不得已的合作,在我看来还是国民党在统治台湾,整个民进党只有一个不是国民党出身的,就是“行政院长”游锡堃,他是青年党,当初押宝押错了。陈水扁还加入国民党两次,没有被开除,一年内加入两次,他先是台大训导长帮忙加入一次,后来他又不放心,又找朋友加入,所以他有两张党证。


记者:连战和宋楚瑜跟陈水扁的对决,胜算如何?

李敖:我看是一半对一半,如果陈水扁认为会赢的话,他会用正常情况打选战;如果他觉得危险的话,他会用反常的情况。我认为到时候他会跟李登辉搞翻,现在抓刘泰英就是对付李登辉,这个案子可大可小,小的话就关刘泰英,大的话李登辉跑不掉。比照韩国模式,下台总统贪污就关起来,你的资源我接收,然后找一个人陪李登辉坐牢——宋楚瑜。从刘泰英整到李登辉,就可以整到党产,国民党会被他搞得灰头土脸,连战也灰头土脸。我告诉你,他会干得出来。


记者:这种可能性有多大?

李敖:当陈水扁觉得危险时,就可以下这种牌。

记者:陈水扁现在危险吗?

李敖:别人打不倒他,是他把自己打败了,他的施政太糟糕了。

记者:你的论点和宋楚瑜类似,就是李登辉现在是陈水扁的肉票。

李敖:没有错,要吃就吃你,要赎就赎你,这是一种选择。

记者:对于两岸未来发展,你有什么新的观点?

李敖:台湾不够看,会越来越边缘化,包括香港都边缘化了。共产党眼里只要你不闹事,不要明目张胆搞“台独”,什么事也没有,美国也不会让它搞啊!

记者:你怎么看目前台当局施政“去中国化”的做法?

李敖:去不了,目前本土化的教育没有用,很快就被摧枯拉朽,这是没有根的……现在是赤裸裸地要掌握权力,得到权力后,搞不好他们也不管,因为他们没有眼光。吕秀莲一天到晚骂台商,台商一年帮台湾嫌250亿,台湾是靠大陆入超才活的,没有大陆台湾就完蛋了,如果大陆把所有台商赶走,台湾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