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 彭明敏原是知心戰友翻臉成仇是誰出賣誰

--陳逸

日前彭明敏形容李敖參選總統的舉動,是「小丑助興」。李敖隨即反擊,揭露彭明敏當台大政治系主任期間,涉嫌誘姦女學生的往事。

  「沒你彭明敏的事,你惹我幹什麼﹖你彭明敏想修理我,說我出來選總統,是小丑助興,我怎麼會忍下這口氣﹖」接受新黨徵召,加入公元兩千年總統大選的李敖,憤恨不平地說道。

  八月十八日,李敖宣佈參選當天,媒體出現一篇評論,認為這次總統大選的候選人,生、旦、淨、莫、丑,全都齊了。

  「五個角色如果要我選,那我是丑。」當媒體詢問李敖,是否接受這樣的說法時,李敖笑著解釋:「因為丑的話可以反諷別人,生、旦、淨、末反倒不可以 !」

早年交情深厚

沒料到,日前彭明敏竟真的以「小丑助興」,形容李敖和許信良的參選,此舉令李敖相當火大。李敖隨即反擊,揭露彭明敏擔任台大政治系主任時,利用女學生準備出國留學,請他寫推薦信的機會,趁機要求女學生和他發生性關係,受害人數多達五至六人。

  針對李敖的指控,彭明敏則回以「不屑回應」四個字。

  其實早在三十六年前,兩人就認識了,而且交情頗深,惺惺相惜之情,常常溢於言表。

  彭明敏本是國民黨最早提拔的青年才俊,資歷不凡:博士、台大政治系主任、聯合國代表團顧問、陽明山會談參加者、跟錢復同為第一屆十大傑出青年...。他在台大的時間,比李敖早了十年,雖然李敖並不是彭明敏的學生,不過,兩人相識後,李敖一直禮貌地稱彭明敏為老師。

  一九六三年,李敖出版「傳統下的獨白」一書,送了一冊給彭明敏,彭明敏回信給他說:「我一向愛讀您的文章,且對您的許多見解,都很有同感,希望將來有機會認識您。」十二月十日,彭明敏在台北致美樓宴請李敖,兩人第一次正式見面,彭明敏博學有禮,給李敖極深刻的印象,從此兩人關係一直維持在師友之間。

  後來發生「彭案」,彭明敏坐牢十三個月後歷劫歸來,隨即於一九七○年一月偷渡出境。因為這件事,李敖被警備總司令部跟監了十四個月,最後在一九七九年三月十九日被捕。軟禁經年後,他被判刑十一年,軍法判決的罪狀是「明知彭明敏有叛亂前科,其叛亂之念未泯,仍秘密與之交往」。

  十年前,李敖印《彭明敏回憶錄「自由的滋味」李敖定本》,彭明敏寫了一篇新序,可看出共患難時,兩人的私交:

  「我坐牢十三個月而被押回家看管之後,狀況並不好轉,親友們恐慌未息,不但不敢接觸,有的還要落井下石。狹路相遇,有的裝得看不見,有的乾脆落荒而逃。最難能可貴的,仍然有些例外的朋友,李敖就是這種極少數極少數例外朋友之一。」

  「我案發後,李敖不但不畏怯,反而加倍親切。...我被看管期間,李敖約我每月密會一次。每次他都要請我到高級餐館,享受豐餐,大概是要鼓舞我士氣,補給我營養。他又怕我監禁生活太枯燥無聊,每次都會帶來當時受禁的《花花公子》雜誌最新一期,借給我看。」

  從兩人認識,李敖即尊稱彭明敏為老師:彭案發生,親友避彭明敏唯恐不及,獨獨李敖不計後果,對他伸出溫暖的援手;後來彭明敏潛逃出國,李敖受累,被判有期徒刑十一年。

  這些事,李敖多年來,未曾主動提及,因為他珍惜與彭明敏之間的友誼。而今,李敖參選總統,彭明敏贈之以「小丑助興」,李敖則揭露彭明敏醜陋的一面回報。兩人交惡至此,外人不知其中原由,實難判斷誰是誰非。

  彭明敏曾說:「一九六五年起,我開始準備脫出台灣,須與海外各方聯絡。所有通信都須請人帶出海外投郵,來信也不能郵寄,只能從海外帶進台灣。為此,需要一些可靠朋友,由他們再轉託其可靠友人,帶進帶出,李敖便是這少數可靠朋友之一。」

如今橫生齟齬

曾幾何時,兩人卻橫生齟齬,漸行漸遠。李敖指出,彭案發生當時,彭明敏誣陷他是「島內台獨聯盟秘密盟員」,回台灣後,又刻意與他劃清界限。在「彭明敏看台灣」一書中,收錄原載於《中國時報》的一篇「卜大中專訪」--「為畢生理想再盡心力」文章裡,彭明敏提及了幾位外省籍好友,卻從原文中,故意刪掉了「包括反對台獨的李敖」九個字。而《彭明敏看台灣》一書,也刻意刪掉了一篇提到李敖是好友的文章。

  李敖說,為了以往的交情,對於彭明敏的惡行惡狀,他都厚道地隱忍,沒有用春秋筆法,直書彭明敏誣陷朋友、出賣同志、誘姦女學生等醜事。就像這一次,他代表新黨出來競選總統,如果彭明敏未抨擊他是「小丑助興」,他也沒時間及興趣去理會彭明敏。

  但是,如果有人像女巫一般邪惡,想要陷害、污衊李敖,他一定會迎頭痛擊回去。因為,有仇必報的人,才是真君子。(轉載自獨家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