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君若的《还给我吧,请你》李敖在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还有一次她的脚踏车丢了,她痛苦极了,写了一大篇文章,题目是“还给我吧,请你!”发表在香港出版的《今日世界》杂志上,文章哀婉、凄楚感人。

轉載自
遠流博識網之珍品交流道討論區

x x x

這篇短文刊在1953年的香港"今日世界"雜誌上。

〈還給我吧,請你!〉
台中市中 羅○○(樂按:名刪)

X先生
  我還不知道你姓甚名誰,也許你也不認識我吧,但我為什麼要寫信給你呢?因為你偷了我的車─我的寶貝腳踏車。

   你看看你所偷的車吧,雖然是半新不舊的,可是擦得很乾淨,你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它的主人是多麼的愛它,我的車已經被你偷去好幾天了,天天晚上我都夢到我的寶貝車,它仍舊是屬於我的,我擦它,摸它;白天,當我走在車水馬龍的鬧街上時,數不清的車在我前後左右穿梭似的馳過,我看看那些車,沒有一輛是我的,看看,看看,我的視線模糊了,眼淚成串的掉下來,啊!你好狠的心哪,我的家離校那麼遠,以後我不得不步行上學了,從前我是從不遲到的好學生,自從你偷了我的車以後,我就常常遲到了,你好意思嗎?我已經把丟了車的事,硬著頭皮告訴媽媽了,媽媽沒有罵我,也沒有責罰我,可是,這更使我難受,比打我罵我還令我難受。你可知道要做多少工作嗎?它要載我妹妹去上學,要幫媽媽載菜籃,要給爸爸帶東西,要.....;你偷了它,心上過得去嗎?

   媽媽賣掉了她心愛的,時刻要用的縫紉機為我買了這車,現在,媽媽不得不一針針辛辛苦苦的縫衣,我呢?要一步步的那麼漫長的路去上學,而且還要連累妹妹,以前天天都是我將她載在車後去上學的,現在呢?她也只有跟著我一步步的走去上學,還有,我要用手提那些重得要命的東西,我要...,你忍心嗎?請你發發慈悲還給我吧,我天天都在丟車的地方站著等你,請還給我吧,我完全原諒你,要是你有什麼困難的話,我一定盡力幫助你。我在警局已經備案了,但是等到他們捉到了你強迫你還給我時,那多麼難為情呢?你也有心愛的東西吧,要是別人將它們偷走了你心裡又多難受呢?還給我吧,請還給我吧,我在等候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