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hoenixtv.com.cn/home/phoenixweekly/142/80page.html

看,李敖有话说

文/特约撰稿员 苏惠昭


复出

   凤凰卫视台湾分公司的摄影棚内,《李敖有话说》节目制作人王祥基---他同时也是李敖的"小老弟"经纪人,正在忙着录像前的准备作业。他把一盒枇杷炼制的喉糖藏在资料后面,确定保温杯里头有热乎乎的水,调整了椅子坐垫角度,还仔细检查电暖炉的位置,李敖怕冷,去年12月前列腺癌开完刀后尤其怕,脚吹着热气,手仍然冰凉。距6个月的术后恢复期还有一大半日子,贴身的伴侣换成了成人纸尿片。

   再一年,李敖便70岁了。

   这样的年纪,这样的身体状态,怎么说都应该休息养生,最好不问世事,人间逍遥去,云深不知处。李敖却先上了蔡康永、小S徐熙娣主持的娱乐性谈话节目《康熙来了》暖身,于年轻美眉环绕之下笑谈术后"人生苦短"与"人身苦短"心得---因为那话儿缩水了,不好用了,然后陈文茜的一通电话,他又两度上政论性谈话节目《文茜遇上骇客》,第一次是二月,在台湾大学。第二次是3月19日,在台北市政府广场,也就是3·20"总统"大选前整个台湾被蓝绿旗帜宛如红海分成两半的最后一夜,一个人民完全激情、狂爱阿扁或战哥如潮水的夜晚,星星月亮全部不见了,只有声嘶力竭的呐喊和烟火一起冲上天空。选举期间,立法委员陈文茜、飞碟电台董事长赵少康、社会学者丁庭宇、前监察委员叶耀鹏,四人江湖结义为反扁反公投"四大寇" 。李敖则拔刀相助,两次亮相之间,他还代表反方参加反公投辩论,对手正好是言词犀利、以机锋见长、陈水扁都要惧他三分的高雄市长谢长廷。

   结果公投辩论一结束,媒体都在传:李敖把谢长廷"训哭了"。

   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李敖为什么要如此之快的"复出",不听身体说话,不去过怡情养性的退休生活,反与凤凰卫视签下一年260集的约,豁出去做《李敖有话说》?李敖给的答案很简单:"时机"。在对的时候做对的事,说想说的话,这就是"时机" 。由于候选人刻意的操弄,2004年总统大选把台湾带入一种无是无非,只有意识形态,没有政策牛肉的纯粹激情状态。说谎的人指责别人说谎,"爱台湾"成为某种专利,帽子飞来飞去,都说选择了对方台湾就没有未来,一片乌天黑地,这是生死存亡的一战,需要伟大的人民投下神圣一票,需要勇敢的人民在台湾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公投票盖上两个圈圈,给全世界看我们是如何的民主,如何的团结,万众一心。

   李登辉趴趴走,金美龄回来了,李敖也不想在这样的时刻沉默。

   《李敖回忆录》中,李敖曾自诩:他的《李敖笑傲江湖》自开播后,"立刻震惊岛内和海外",因为"自人类发明电视以来,从没领教过节目是这样干法的",怎么个干法呢?"一世之雄、一手包办、一袭红衣、一成不变、一言九鼎、一座称善、一针见血、一厢情愿、一板三眼、一唱三叹---","这节目打破了并违反了电视制作原理,撇开一切动态与精致,单刀直入,以证据入眼、以口舌开心,开电视的未曾有之奇,说它为千古一绝,也不为过。"那是62岁的李敖,眼下的《李敖有话要说》基本上承袭了《李敖笑傲江湖》的"以证据入眼,以口舌开心" 的做派,李敖继续着李敖,只是DARS红衣换成了中衫,书房更加精致,观众则坐在台湾海峡的另一边。曾经"通匪"的李敖,现在正正式式"向匪宣传"了。

   不过严肃的问题也可以回答得举重若轻,要不李敖就不李敖了。所以李敖有另一种说法,他承认自己病了、老了,这个病治得好也不知下个病何时来袭。所以大病过后,他忽有所悟,觉得人生总有意外,不可能一切照着规划来,也对写字产生了倦怠,所以先前承诺要写的什么熟女小说、中国思想史都宣告作废。"写了1500万字,腻了",反而更想留下最后的身形笑貌,让后人有"音容宛在"之感,这是鲁迅、胡适做不到而他李敖可以做到的。
换句话说,李敖是为了让自己能够"含笑九泉" 。

火候


   李敖有话要说,说什么呢?他提起了宋瓷,提起了糖炒栗子。为什么当代艺师烧不出一模一样的宋瓷?为什么生手会炒出或半生不熟或焦焦黑黑的栗子?原因都出在火候,出在功夫,火候不对,功夫不够,就是不能。

   大陆对台湾,李敖认为,就是一个"火候不对" 。火候不对,得到的是错误的讯息,错误的讯息导致错误的判断,以为台独是一股顽强的革命势力,于是集结大军以戈代枕,以飞弹威胁,但事实真相呢?"是根本没有台独分子愿意为台湾牺牲" ,李敖说。


   在拿出证据修理"曾经的共產黨员"李登辉之余,李敖期许自己能够透过节目一点一点传递对台湾的"正确"认知,"修正"错误的火候,这也是他在与谢长廷的辩论上一再阐明的核心论述:台独是一个神话,为了戮破这个神话,突显台独的不可能。他强烈主张,既然民进党是一个台独的政党,既然民进党要办两岸对等谈判公投,不如堂堂正正办一场"真正的公投",成立"台湾共和国","一个主张台独的政党为什么不台独?"一个说过台湾和对岸是"一边一国",要用公投来决定台湾前途的陈水扁,现在有了大好的机会,为什么不用公投来决定台湾前途?因为美国的压力?因为苟且偷生?因为玩假的?因为只是为了选举?但是二二八手护台湾运动既然有100多万个台湾人站出来,这100多万个可敬的台湾人为什么不提台湾正名?


   如果不敢台独公投,李敖说,那就不要再挑拨两岸人民感情,对内真真正正做到族群融合,对外则老老实实在"一中架构"下坐下来谈。"可敬的对手"谢长廷不就说过不排除和大陆统一的这一选项?他还当场"策反""最聪明的台湾人"谢长廷:"台湾只要有如谢长廷这般有道德勇气与好口才的代表,两岸谈判不一定会输,台湾还有机会。"


   面对李敖,谢长廷一反往常的嬉笑怒骂,一路低调到底,谦恭自抑,一如站在陈水扁"总统"背后的他。

老超人

   《李敖有话说》是一个消耗量极大的带状节目,李敖花许多时间寻找资料,一份份整整齐齐贴在干净的A4纸上,每周录像两次,一次讲三集,几乎都是一气呵成,很少打结。但一录完影,他的手仍然冰凉,却汗湿了两层衣衫。坐在沙发上休息时,每有人过来致意,他便微笑起立,致意的人络绎不绝,他也忙着站起坐下,坐下站起,一直微笑着。"这位老人家真是有礼貌,看起来又慈颜善目" 。如果有人远远看见,不知是李敖者,肯定会这么想。


   那个远观的镜头,或者才是真正的李敖,因为太善良心太软弱,只好化身成为维护正义、揭穿谎言的超人,一直到老。


   欲知详情,请查阅《凤凰周刊》总第142期(订阅电话:0755-2593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