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七十三/马家辉

到台北看望一位長輩,也與他一起出席李敖的新書發布會,《虛擬的十七歲》,是小說,以科幻推理為主題,但實質探究的是年長男人與青春女生之間的性愛情慾;先不論文字風格和文學成就,這樣的赤裸題材,在華人世界,恐怕只有李敖敢寫敢道。
  
   李敖確是俠骨柔情,我是確實知道的。
  
   就說這回吧,赴台看望長輩,因為他生病了,話說數月前的大年初四,他與李敖吃晚飯,李敖見他消瘦了許多,事非尋常,於是不管三七廿一,掏出手機,打電話到醫院找相熟的醫生。掛斷電話後,李敖對他說,你這種瘦法,肯定有問題,我不理會你喜歡與否,要送你一個禮物,那就是一次詳盡的體檢,我剛才已對醫生承諾先付十萬元新台幣的檢查費用,多退少補,我請客,你不可以拒絕。
  
   長輩其實本來已自知健康亮了紅燈,但基於惰性, 沒有理會,如今被李敖霸王硬上弓,那就去醫院左查右探, 查探之下,果然發現癌細胞
  
   已經侵略了肝和大腸,必須立即進行化療。若不是李敖觀察敏銳與行動爽快,很可能在不到一個月內,長輩走在路上、暈倒街頭,一切治療皆已太遲。
  
   李敖,七十三歲了,依然生龍活虎、腦袋精明,絕非常人能及。他狂,他敖,他囂張,是一回事,但認識他的人都會承認,世上是有天才的。
  
   新書發布會當天,是李敖的七十三歲生日,他高高興興地向媒體和朋友介紹自己的新書,而書頁上有這樣的句子「深交是記憶中的神交;深情是分離後的餘情;深思是發黃紙上的落葉;深處是虛擬十七的忘形。深山是只有我到的青山;深色是只有我愛的殷紅;深秋是被我驚醒的落葉;深入是虛擬十七的裸裎」。
  
   這本深情之書,是不能不讀的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