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近古稀,楷模成孤本 |昝爱宗
中国人习惯于把自己挂在嘴边,比如美国有夏威夷,中国也把某某地点称之为中国的“夏威夷”;比如英国有《罗密欧与朱丽叶》,《梁祝》也便成了中国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甚至在本国的地区与地区之间,似乎也喜欢攀比,比如台湾有怪才作家李敖,很快,大陆也有了不止一个的“李敖”。

  其实,李敖是惟一的,不可模仿和复制的。他,才高八斗,恃才傲物,自称是“五十年来和五百年内,中国人写白话文的前三名”,确实以他的才气和斗志,也确有这个本事。他读书破万卷,精通文史,学贯中外古今,著述数百种,都以反传统、反封建、反暴政,抨击社会时弊为内容,两次入狱,两次出狱,终成捍卫汉语言论自由的斗士。他说,“嘴上骂我吹牛的人,心里都为我供了牌位。”不仅是大陆的愤怒青年,还有更多的中年人,也都把李敖当成奔向自由道路上的知己,视为永葆青春的崇拜者。

  虽说物以稀为贵,但在全球化和民主化进程的今天,李敖作为反传统、反封建、反暴政的民主斗士,渐渐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时代不同了,台湾地区的言论自由已经没有了专制时期的禁止条款,自由之躯的李敖还可以公开创办李敖出版社,角逐诺贝尔文学奖,可以自由地表达任何想表达的见解和政治观点,甚至还可以以新党的名义竞选“总统”,宣扬新政。

  或许李敖时刻出名的癖好,一旦寂寞就会浑身难受。比如将近古来稀的他不甘寂寞,开始热衷于电影剧本创作。据5月8日出版的本地媒体报道,4月25日李敖68岁生日之际,久未有新作问世的他在这天出版了自己创作的第一部电影剧本,他还解释说,“这样的作品只有我写得出来,其他人是根本写不出来的。”丝毫不改其当年坐监牢时的狂人本色。

  古稀之年,做自己能做的事情,正是他的“老顽童”本色,作为读者不应该对他苛求太多——他不可能来到大陆也当李敖。现在,李敖作为年轻斗士的楷模,虽然已成孤本,但丝毫不影响他至高无上的历史地位和反传统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