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评说古今人物》(戎向东编著/团结出版社,2003年10月)
李敖
"先给党纪处分。"(《蒋介石评传》,第687页)
[李敖]1933年4月生于哈尔滨。1949年随全家迁居台湾。毕业于台大历史系,后在东吴大学执教。李敖发表著作上百余种,以评论性文章最脍炙人口。其代表作有《胡适评传》与《蒋介石研究集》。被西方媒体捧为"中国近代最杰出的批评家"。

[解读]
台湾"雷案"事发,《自由中国》被封闭之后,又冒出一个轰动一时的"文星事件",该事件的主角就是李敖。
李敖自称是一个有"宗教狂热的人",这种狂热包含着某种犬儒式的愤世嫉俗。他极度厌恶在传统伦理教育下滋生出来的好好先生、和事佬以及等而下之的好色之徒、巧宦、走狗、奴才、文警和小人。基于对传统和传统势力的厌恶,李敖决定"在环境允许的极限下,赤手空拳杵一杵老顽固们的驼背,让他们皱一下白眉,高一高血压。"
1961年,李敖的《老年人和棒子》一文在《文星》杂志刊出,引起全岛轰动,《文星》亦声誉大增,一跃成为台湾知识界最有影响的杂志,主编和肖孟能夫妇亦对李敖表示赞赏。很快,李敖的大量文字见之于《文星》,他大声呼喊全盘西化和自由主义,拉开了重塑胡适形象的序幕。他在批评胡适的保守主义,肯定其全盘西化思想的同时,提出超越胡适,并把抨击的矛头对准了传统文化和传统势力,这就引起了国民党政权的不安。
李敖以愤世嫉俗之笔抨击传统,嘲讽国民党"好谈道德和正统",却"挂羊头,卖狗肉,而且狗肉也是当做羊肉贩给别人吃,自己吃美援"。李敖批判僵尸思想在台湾社会借尸还魂,政府空喊选贤任能,却无合理的投票法,喊"不必藏于己"却"囤积居奇的奸商比谁都多"。李敖从否定"传统",继而发展到否定"道统",并隐隐发出了"换马"的呼声。这对长期以来一直以中华民族和文化的继承者自居,自诩为中国"道统"和"正统"的象征的国民党政权来说,不啻为当头一炮。不仅如此,李敖还在文章中对台湾的党政要人和学者名流,进行了指名道姓的批评,被李敖点名批评的人有:张其昀、陈立夫、陶希圣、胡秋原、任卓宣(叶青)、陈启天、郑学稼、钱穆、唐君毅、牟宗三、徐复观、毛子水、徐道邻、萨孟武等。这顿时在社会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胡秋原、郑学稼和任卓宣等人对李敖群起而攻之,并互相挖苦、嘲讽和对祖宗挖根。李敖抓住胡秋原当年曾参加反蒋的福建人民政府,之后又去苏联避难1年半,抗战时期撰写大量"亲苏"文字的历史经历大做文章,最后给胡扣上了一顶"亲共"的"红帽子"。李敖在攻击胡秋原的同时,又揭开了任卓宣、郑学稼曾为中共党员的老底。胡秋原也不甘示弱,以"立委"的身份举行记者招待会,到法院以诬陷、诽谤罪控告李敖和《文星》,在指斥李敖"是西式太保"的同时,也给李敖查三代,提出李敖祖父曾在东北做"马匪",其父曾在王克敏伪政权下任官的历史,给李敖扣上一顶"土匪后代"和"汉奸儿子"的帽子,更抓住少年时代与中学教师严侨来往的旧事,称李敖是"匪谍嫌疑"。
双方争论到台北法院,胡秋原自恃"立委"身份,又有任卓宣、郑学稼等中老年知识分子为后援,毫不示弱。而李敖年轻气盛,既有青年知识分子的支持,又有《文星》肖氏父子撑腰(肖孟能父肖同兹也是"立委",与台湾大资本家辜振甫关系密切,许多国民党要人系文星书店股东)。双方互相谩骂,互抛"红帽子",互称对方为"匪谍",吵得不可开交,这场官司也持续了十多年。
就这样,《文星》成为《自由中国》杂志以后,国民党当局的眼中钉。在国民党中党委会上,有人向蒋介石报告《文星》闹事及应该严办的时候,蒋介石说:"把肖孟能、李敖先给党纪处分。"有人说:"但肖孟能、李敖不是党员。"蒋介石说:"肖孟能的父亲肖同兹是啊!要肖同兹负责!"
最后,国民党从维护"道统"出发,支持胡秋原等人,下令于1965年12月封闭了《文星》杂志,但李敖并没就此歇笔。这引起了蒋介石的恐慌。1967年,台湾高等法院以"妨害公务"罪对李敖提出公诉,"警备司令部"也开始软禁李敖。1971年,李敖以"涉嫌叛乱"罪被押到保安处,交军事法庭审判,被判刑10年。
这位深通史学的硬汉作家在法庭上始终一言不发,法官问他为什么不说话时,他终于说了一句:"耶酥受审时,他也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