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伴他同飛
发信人:jarvisdd
时 间:2003-4-4 13:23:20
阅读次数:24
详细信息:

我覺得鼻塞得難過,我想喊出一些字眼兒來,但又困難得發不出聲,我只是頓頓腳,咬咬手指,因為----我心伴他同飛

李倩的婚禮,她父母親並沒有來參加,除了李豪和我以及幾位同學知道這事外,其他在座的來賓沒有覺察出來。

李豪告訴我,事情是這樣的,那天他妹妹的男朋友去求見他父母親,結果他母親給人家兜頭一盆冷水說:

「一一你算是皇帝的兒子,我也不會將女兒嫁給你。」

「我要是皇帝的兒子,也不會娶妳的女兒了!」

她男朋友回敬這麼一句之後,調頭就走,她也跨上跑車,跟在後面。

行禮如儀,輪到女方監護人致詞時,李豪滿臉無可奈何,一搖一擺的步上台去,向四面八方點點頭——我懷疑他到底有沒有三分正經——然後開口:

「諸位來賓,本人是新娘子的哥哥,新娘子的爸爸和媽媽,因為流行性感冒在家休養,所以新娘子的哥哥祇好權充監護人來出席;」

他的話還沒有講完,我就差點笑出聲來,可是趕緊忍住,眼睛朝前看小倩,平時善於控制情緒的她,這時也把眉頭微皺了一下,她一定氣壞了,這簡直是在拆她台嘛 可不是嗎,不說還沒人注意,他這一說,可真是不打自招呢!

我坐在李豪左邊,他右邊坐著兩位法國神父,當酒酣耳熱之際,他的話又來了,只見他湊近那黑髮神父的耳邊,(目夾目夾)眼,不勝好奇而又似笑非笑的問:

「你們神父在晚上寂寞不寂寞?」

「嗯!」神父很慎重的回答 「按生理學來說,有時候是有一點 。」

他得寸進尺的再冒出一句「法文我程度不夠,常看不懂,可是這本小說我倒看得懂,請問您讀過沒有?」

我看他邊說邊寫,手指在桌上畫出歪歪扭扭的法文來,我斜眼瞄過去,我曉得這傢伙在賣歪,那本書他以前跟我介紹過,那是一本寫十八世紀時代有些法國神父荒唐的故事,他寫出書名後,兩位神父正襟危坐,面面相覷,驚異的說不出話來。

那位黃髮神父立刻很嚴肅的告誡他:

「先生你莊重一點。」

回家的時候, 我倆一致同意走路回去, 寧靜的夜空, 漫步於兩旁有椰子樹的柏油路上, 他有這份雅興, 我也懂得這份享受! 他嘴裏哼著圓舞曲, 冷不防拉著我就跳華爾滋來, 我知道他心血來潮就這樣瘋瘋癲癲的, 管你喝不喝酒,常常不醉也能瘋, 你聽他怎麼說哩!
" 薇薇! 偉大的小薇! 妳是真理! 因為妳了解我. "
" 你這人少出洋相好不好." 我被他捧得燒盤子起來, 只好甩掉手說他: " 再說我可要鑽地洞去了. "
" 喂! 小薇! 明天我帶妳釣魚去, 可要記住, 妳那頂怪裏怪氣的大草帽千萬別戴它, 我看了就不舒服, 要嘛! 我有鴨舌帽. "
一大早他就來按鈴,我根本忘了釣魚這回事,因此哈欠連天地劈頭問他:
" 好傢伙, 這早來幹嘛? "
" 什麼話? 妳這睡蟲, 妳不是說好跟我去釣魚嗎? "
我們騎車子直往郊外馳去, 光溜溜的柏油路上, 除了前面路盡頭處, 點綴著一輛悠哉遊哉的牛車之外, 就只有我們倆肆無忌憚的嘻叫高唱, 晨霧融浴在鄉野裏, 四周流露出令人愉悅的大自然底氣息; 小鳥的啼音使人感動.
我不由自主的哼出"請聽雲雀"這支曲子來.
他側耳傾聽說:
" 嘿! 請聽費加洛婚禮! 你聽, 這聲音來自那個小池塘旁的小洋房裏, 樹叢籠罩住房屋, 只露出一點屋頂. "
這郊區, 這清晨, 能聆賞到音樂的確是一種樂事, 忍不住, 我也駐足傾聽音樂聽完, 我看到身旁有一個水果販很吃力地在x?車子, 身後載著兩大簍紅黃色的橘子, 不禁喜形於色地歡呼:
" 噢, 好美的橘子! "
話沒說完, 我們就騎車追上去, 李豪朝我歪歪嘴說: " 慢點! 慢點! 我來偷偷看, 他一定不知道. "
當他正要探進簍子裏時, 我忍不住大叫: " 喂! 喂! 跟你買橘子. "
我們買了橘子, 他事後怪我半天, 他說:" 我快要偷到了的. "
我告訴他, 當時怕別人看到, 會送派出所的.
我們找到一彎小溪流, 溪旁有榕樹,有草地. 李豪放好魚竿, 帶我走開說: " 真不該帶妳來, 妳們女孩子跟魚是同類, 又圓溜又x?頭, 有女在旁, 魚不上鉤, 今天甭想有收穫了, 魚竿隨他去, 咱們坐草地聊天去. "
" 喂, " 我好奇地問他: " 你妹妹結婚了, 你呢? "
" 嘿! 這真奇怪,"他好笑地回答: " 妳們女孩子似乎並不討厭結婚, 在我來說, 可真煩透! 老實說, 我就不愛結婚! 我只希望認得一位有靈性的女孩子, 愛一輩子, 但決不結婚, 結婚多麻煩, 你所敬愛的人, 原來是天使, 可是一結婚, 就成為凡人, 這是必然現象. 現實總是醜陋居多, 何不將有涯之生趨向于美好的事物呢? "
我不以為然, 我說:" 你這種主張太不正常, 太偏見. "
" 這有什麼關係? 各人有各人的生活態度. 所謂正常也不過是那些叫人窒息的傳統在作祟罷了! 他頓了一下, 接著說比如說你們現在唸四書五經, 那是一套莫名其妙的東西, 叫人聞得出霉味的, "先賢遺產"你們唸通了多少? 應用了多少? 告訴妳, 這裏頭實在拿不出什麼玩意兒, 可應用到現在這種時代的,這種東西我從小就熟悉, 無啥稀奇, 有人正靠它吃飯. 其實你用不著欽慕那些略懂皮毛的人, 他們這樣只不過是是把他當作一種工具而已, 說到治學問, 那才叫奢談, 與其似是而非的讀這些老古董, 倒不如專心去唸你的"農業推廣", 然後上落後地區去, 教教那些不穿褲子民族解決肚子問題. "
他的謬論, 引得我大笑.
週末他又來了, 同室的阿珍叫:
" 薇薇外找! "
" 喂!" 我忙說: " 拜託爬上桌子幫我看看, 是方臉還是三角. " 我們寢室在客廳隔壁, 客廳有一個小氣窗, 氣窗下角正是我的書桌. 我擔心又是那討厭的三角臉, 籃球校隊隊員又來惹人煩.
阿珍站上桌上直搖手, 回過頭來對我說:" 唉呀!那種臉不方不圓, 不長不短, 叫人怎麼說嘛! "
我只好趕緊蹬上去親自看, 我的眼睛剛一出現在窗口時, 沒想到眼光銳利的李豪卻立刻在下面仰著頭朝我扮鬼臉, 還跟我打招呼:" 哈!小鬼頭, 下來吧! 要看出來看, 別鬼鬼祟祟的. "
" 死討厭!" 我只得尷尬地回敬他:" 眼睛這麼厲害幹嘛? "
阿珍是第一次看到他, 她告訴我:
" 喲! 少見的人哩! 這種時代還穿長袍青衫的, 而且還戴付眼鏡兒, 真是學者風度十足, 嗯! 我想起了他倒有點徐志摩的味兒哩! 喂! 難道他一年四季都穿這種服裝? "
" 當然囉!" 我頗為得意的回答她. "一年四季. "
" 說真的, 他是你知心朋友, 還是外圍的? "
" 什麼朋友不朋友, 他差不多等於是我的兄長那樣, 我們才不來一套哩!"
" 薇薇!" 這時李豪在客廳裏叫:" 快出來, 我有巧克力咧! "
" 你少討厭好不好?" 我這才急急忙忙地跑出去罵他:" 真有糖也犯不著這麼大叫大嚷的, 叫人笑話, 在哄小孩兒呢! "
" 我不叫! 還不知你這傢伙要窮蘑菇到什麼時候! "
他告訴我, 他那瓶上好的蘇格蘭威士忌要開封了, 請我去行開封典禮. 我懶得去推車子出來, 順勢跳上他的後座, 當我正在調整位置時, 他開口: " 薇薇啊! 奉告你別再饞嘴亂吃零食了, 妳漸漸發福了咧! 嘴上多積德,
身材會苗條, 妳就少吃兩口, 也免得我的車座因為超載而漸漸傾斜, 那天同學借我車子看到它歪得不像話, 才叫起來的. "
" 我會坐歪才怪哩! 你怎麼回答的? "
" 我只好據實以告, 說是被丫頭坐久的成就! 哈! 害臊吧! "
" 呸! 你同學未必個個認得我! "
" 是嗎?" 他回過頭來揚揚眉毛嘲笑我. " 小喬你不認得哦? "
到他宿舍, 他那位仁慈的房東正在替他清掃寢室, 整理床鋪, 當他看到房東在掀床鋪時, 急得大叫:
" 嗨, 老太太, 您老人家手下留情啊! "
他的話沒講完, 就逕自跳上床去, 東摸西索的拿出一些鈔票來說: " 我的這些阿堵物(鈔票), 都放在床鋪下, 要用方便得很, 伸手就拿, 閉著眼睛都能摸到, 要多少有多少. "
我這時啼笑皆非, 他還得意非凡, 差點要去申請藏金鈔法的專利呢!當他正要把鈔票夾在書裏時, 一眼瞥見桌上有一張紙條, 他湊近它, 隨口唸出:
" 我們出門三天, 勞駕閣下看家, 桌上有酒, 廚裏有食物! 小喬留, "
" 這傢伙倒會樂, "他說:" 嘖, 他這浮生三日閒, 怎麼偷來的? "
他說, 他要去小喬房間瞧瞧, 并且出去買點東西回來, 我因看上那些名貴唱片, 所以將頭點得很勤快, 巴不得他立刻就走.
我仗著李豪對我放任態度, 所以埋在唱片堆裏, 書堆裏, 畫報裏, 觀尋我所喜歡的東西, 這還不能滿足我的好奇, 我看到牆上掛著一把琴, 禁不住好奇心的驅使, 我將它取下來, 坐在地板上就玩弄起來, 左搬右弄的就是玩不入調 , 聲音既尖銳又淒厲, 怪怪的, 當我正在獨自納罕的時候, 他拎著大包小包的回來了, 人尚未到門口, 話先來:
" 嗨! 薇薇啊! 甭玩了, 這聲音真不能恭維, 鬼叫鬼叫的. "
我要他玩給我聽, 想不到他真有一手, 這種琴在夜裏的聲音尤其使人感觸, 如怨如慕, 如泣如訴, 悲悲切切的, 充滿憂怨哀傷之情. 難怪他笑笑說:"這聲音像寡婦夜哭. "
" 去罷!" 我回答他:" 寡婦才不夜哭呢! "
" 哼!" 他不屑地說:" 寡婦不夜哭! 這又是那些講仁義道德的先賢諸公們所規定的把戲. "
" 呸! 這未免太過份了, 他們為什麼不來個寡男不畫嘻? "
" 為了保護男人特權呀! 古代男人可以三妻四妾! 而規定女人卻要三從四德, 男人死了太太可以'無後為大不孝'為理由找太太, 而女人死了丈夫卻連晚上要哭都沒得自由, 所以依我的看法, 當男人的確划算, 而且實在舒服, 下輩子我還想當男人, 以便對於這輩子的享受, 繼續努力下去. "
他吊兒朗當說完後, 我說他:"喂! 你好像對於那些'終日曉曉焉周孔'之輩看不上眼似的. "
" 看上眼倒省事, 就是因為看不順眼, 所以才和我們教授x?筆戰, 有些老教授的老毛病, 是不信任年青人, 瞧不起年青人, 守著位置, 眷戀權勢, 藉口說是'嘴上無毛辦事不牢', 這真見鬼. "
" 嘿! 你在那兒跟你們教授筆戰? "
" 在雜誌上, 最後教授罵我是乳臭未乾的小子, 他說:'想當年我三十歲做教授的時候, 你還是三歲小娃拖著鼻涕在桌上爬呢?' "
" 哈! 真絕! 那你怎麼回答? "
" 他既老羞成怒, 而我也詞窮, 只好回敬他' 我今年二十七歲, 您老生剛過六十大壽, 好意思跟我這小子辯論,'結果他送我一個封號, 說我是:'憤怒的青年.' "
" 哈! 真妙!" 我頗有志同道合之感, 因為我們都是被人說的.我們教授說我們是'疲憊的一代'呢! "
" 理他疲憊還是憤怒, 我讀我所喜愛的, 我服我所信仰的, 若有長處, 亦可習之. 否則, 我走我的陽關道, 你走你的獨木橋...... ."

* * *


隨著暑假的來臨, 留學試也接著駕到, 我以"放下屠刀, 立地成佛"的決心, 說要用功, 以期考取留學試, 我想我已經不吊兒朗當了, 已經很努力唸書了, 閱卷先生見了大概也會感動吧!
於是放榜的那天大清早, 李豪就非常關心的來帶我上陽明山去, 想早一點看榜, 因為太早了, 所以就在四周溜達, 他指點我認識黃部長以及教育部的高級人員. (jarvisdd按: 當時的教育部長黃季陸)到九點半我們才看到榜, 竟落個榜上無名, 當時我怔住了, 李豪拉我走出去, 我一時悲從中來, 哭了, 他等我哭夠後, 就嘻皮笑臉的說:
" 哭什麼嘛, 考不取明年再考, 明年不取, 就找個工作做, 找不到工作嘛
! 找個人嫁嫁, 找不到人呢, 就嫁我好了. "
" 你死相, 正經一點好不好! "
" 嘿! 薇薇!" 他輕描淡寫地告訴我:" 說真的, 我要去歐洲了, 妳來不來送行? "
" 咦!" 我驚奇地問他:" 這麼快? 那麼你的留歐目的是什麼? "
" 你放心--我既不為升官, 也不為發財, 為了充實生活, 體驗人生. 我要試試做'洋人'的味道." 他那充滿著嚮往的目光, 正往前注視著遠景.

* * *


候機室裏送行的人真不少, 大都是年輕人, 認得的, 不認得的, 我都一一跟他們點頭微笑, 因為李豪總拉著我跟在他旁邊. 我沒想到他有這麼多的朋友, 我真羨慕他那充塞著生命力的風采, 他雖然與眾不同, 但卻有無比的吸引力, 所以年輕朋友都樂於接近他, 難怪我聽到旁邊有一句話傳過來: " 一位表裏一致的君子, 有他在場, 如沐春風, 他是活力的象徵. " 飛機上的梯子被拉走了, 然後飛機起飛, 漸漸地飛機和機上的人都消失了
. 頓時我覺得鼻塞得難過, 我想喊出一些字眼兒來, 但又困難得發不出聲來, 我只是頓頓腳, 咬咬手指, 苦味地自語:
" 晤! 他是個好傢伙! "


資料來源
徵信新聞報 640127 星期一 第八版 作者:李斐

補兩個注 (168字)
发信人:jarvisdd
时 间:2003-7-18 10:11:00
阅读次数:26
详细信息:

"請聽雲雀"為舒伯特作曲
http://kai.loxa.edu.tw/choir/words/choirword18.htm
"費加洛婚禮"為莫札特作的歌劇,諷刺貴族http://catdrawer.hypermart.net/music/recommend00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