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論 (4千字)
发信人:jarvisdd
时 间:2003-7-1 18:13:37
阅读次数:27
详细信息:

資料來源: 人間世第七卷第七期(再復刊第二號)
一九六五年六月一日出版


作者是張化民先生(1925-1999) , 山西省垣曲縣人, 在白色恐怖時代,
勇於為文, 特立獨行之言論家也, 前後被狗日的國民黨專制政權關了十
八年之久. 以下的文章是其代表作之一:


<反對論>


"反對"這一名稱, 在我們中國的傳統社會裡, 尤其是在此時此地,
可說是一個大犯忌諱的名稱. 無論是一句言辭, 一個意見, 一項行為或
一宗事物, 只要出現了反對者, 則被反對者的情感上便會立呈不愉快乃
至仇恨的反應. 如果反對者所反對的事是政治性的, 那就更嚴重了: 被
反對者, 輕則隨時與以打擊, 重則使其喪失生命. 而一般人猶視之為情
理之當然, 毫不以為怪!

"反對"何以竟致如此不幸結果? 我以為實緣於國人對反對的意義和
價值無正確理念或認識. 而其所以無正確理念或認識, 則由於中國傳統
文化中的反對的意義和價值未能獲得充分, 普遍而明確的發展有以致之
. 因此, 我不揣簡陋, 願對反對的意義和價值底理念或認識, 試為破謬
立正, 以就正於高明, 並供國人參考! 一般國人對於反對的意義和價值
底謬誤理念或認識, 大約可歸為四類. 茲先分別破之如左:

第一類, 認反對為反抗. "反抗"乃事物體本然之能動性經過外在衝
擊或刺激後的反應動象. 中國的"不平則鳴"格言, 以及物理學上的" 壓
力愈大, 反抗力愈大" 定律, 即是反抗的最佳說明. 如無外在的衝擊或
刺激, 也就是"壓力", 則不論人與物之動象, 必然皆以本然之能動性而
發展, 絕不致發生反應(抗)動像. 單就人事範疇說, 如果社會上或政治
上發生反抗動象; 即表示社會上及政治上必然存在著不平及壓迫情事.
唯有去壓迫, 無不平, 例如基本人權與自由之不受危害, 反抗的因素始
能歸於消滅, 反抗的事實也就不會發生了.

第二類, 認反對為反動. "反動"為轉化義, 乃腐敗後之新生. 就物
言, 此物之形消, 及彼物之生成; 由形消而生成之過程謂之反動. " 物
質不滅 "定律本此, 同時亦"生生不已"的關鍵因素. 當然, 如物自身能
保持永不腐敗, 自不致發生反動而轉化新生. 但此應屬特殊現象, 不合
造物之進化常則--突變和漸變的不斷創造和新生.
反動之於人生社會, 同樣為絕對必須和絕對不可避免. 文化及社會
上的一次反動, 即是一次創造, 也就是一次進化; 而一次成功的反動,
創造和進化的本身, 復孕育著另一次反動, 創造和進化的因子. 蓋當反
動成功為創造, 較舊的為進步時, 由於時移勢遷, 人生新陳代謝之故,
復逐漸不能適應新的需要; 而當初領導反動創造的階層, 在居於成功後
的領導階層後, 權與利的快意感, 使之心迷智昏, 亦逐漸走向腐敗, 而
與下層階層脫了節. 於是原被領導的下層階層間開始反動, 準備新的創
造; 而且必然能創造成功, 產生新的能適應需要的進步. 當然如果原來
的反動創造階層, 於居成功的領導階層之後, 能不被權利所腐化迷惑,
不斷地因時應勢的去創造, 以適應新的需要, 自可避免由下而上的反動
, 即被動的反動, 但也仍是反動, 不過是自我反動罷了. 正常的進化,
依理不是被動的反動, 而是自我反動. 於此, 現代民主應屬於自我反動
, 乃正常的進化律則. 忌憚反動, 是證明無能自我反動, 同時無可避免
的要招致由下而上的反動, 其結果是: 原創造香消玉殞, 新創造應運而
生. 故反動不單不是壞事, 而且是好事. 以好事為壞事, 正說明我們社
會各階層的缺乏知識和思想的腐敗.

第三類, 認反對為反叛. "反叛"可說是一種純人事現象, 以對自我
的素日言行不忠誠為表象, 而主因則在於對自己的思想不忠誠, 或著說
根本無自我的中心思想. 人的思想不是不可以改變的. 但一個從無自我
的中心思想或獨立思想, 而一向以他人之思想為思想, 並對其人崇拜之
服從之效命之的人, 竟突然一反其一貫言行, 即不再效忠, 服從所崇拜
之人和其思想, 甚至反以武力相向, 謂之反叛. 這種反叛, 大多是因於
勢力或實利之衝突. 其形式可概括為三種: 一種是羽毛已豐, 圖自成勢
力或實利; 一種是大難臨頭時, 眾叛親離; 另一種是"樹倒猢猻散". 一
言以蔽之, 非基於"同志"而基於"同利"的組合或效忠, 都是靠不住的,
其"團結"是暫時的, 終不免於反叛的結果. 這種事例, 歷史上真是太多
太多了!
反之, 一個有中心思想或獨立思想的人, 其思想則在不斷地自我改
進中, 粱啟超說: "今日之我與昨日之我作戰", 即是說明思想的自我改
進. 類此情形的思想轉變, 是一種進步現象. 衡量言行是否為反叛, 當
視其對自己的思想是否忠誠? 一個有自己的中心思想, 並忠於自己的思
想的人,雖其思想不斷轉變進步中, 不得視之為反叛; 而一個不願接受
他人的思想, 或不茍同他人思想的人, 更不得視為反叛. 惟素無中心思
想無獨立思想, 而向以他人之思想為思想, 但突然改變者, 才是反叛.
故反叛通常類似流氓集團之內部火拼.

第四類, 認反對為矛盾. "矛盾"在勢, 為絕不兩立, 在質, 為絕不
相容; 是一種不能容中, 無可緩衝的各自獨立的分裂現象. 矛盾如同"
正"與"負", 或"肯定"與"否定",或"陰"與"陽", 必須經過"化"的階段,
始能相"合", 即是"新成". 故矛盾雖相反相剋, 實則相輔相成. 這是自
然之理, 同樣適用於人事. 因此, 人生社會中有矛盾存在是必然的, 而
且不全是有害無利的. 可以這樣說, 矛盾毋寧是進化的渦動力. 所謂"
否定之否定"即"高級的合成", 正是矛盾的功用說明."化矛盾為統一",
只是表示一個進度, 而不是矛盾之被根除. 欲根本無矛盾者, 非愚即妄
.

根據上述, 而知反抗, 反動, 反叛和矛盾分裂, 各有其獨立內容和
作用, 而不是反對.

然則反對的意義和價值底正確理念和認識究竟是什麼呢? 我以為也可
以概括為以下四義: 此即(一)為相向對待, 或著說殊途同歸; (二)為
檢討修正, 或著說是眾端參觀; (三)為忠誠諍諫, 或著說是善意挑剔
; (四)為表彰靈性, 或著說是維護真理.

反對的第一義, 是指主客位置的平等相對而對同一事物, 在同一
時間, 同一空間及同一標準的利害觀點和處理方法上有所差異而言.
反對與矛盾, 就其相反而言相類似; 但相反的程度或性質不同. 反對
的相反, 就程度上說較淺; 就性質上說相類; 可以併立, 可以容中,
可以混合; 如一物之兩端, 有中間區域為連結; 如水之冷熱, 間有溫
水的存在; 故反對的差異是程度上的差異. 而矛盾的相反, 就程度上
說較深; 就性質上說尖銳; 不但不能併立, 不能容中, 更不能混合;
蓋如油之於水, 白之與黑, 為截然不同也; 故矛盾的差異是性質上的
差異. 若異其時間, 異其空間, 異其標準--利害觀點和處理方法-
-, 則兩相反對兩相矛盾者, 都是可以併立的. 因此, 反對必為同一
時空和標準, 而又關於同一事物者, 始有反對之可言. 同時而非同處
, 或同處而非同時, 則無所謂反對; 而標準上的不同, 亦無所謂反對
.

惟在同一時空的同一事物, 就人生社會言, 必然有其標準上的,
亦即利害觀點和處理方法上的差異. 蓋任何事物, 其於人生社會的價
值, 不外是或非, 對或錯, 真或偽, 善或惡, 美或醜兩範疇; 這是觀
點問題, 是的, 對的, 真的, 善的, 美的, 是於人生社會有利的; 反
之, 是有害的; 這是價值判斷問題. 如何使一事物有利於人生社會,
無害於人生社會, 這是處理方法的問題. 而人之於同一事物的觀點,
相同者固無論矣; 但若不相同--事實上多有參差, 則價值判斷便有
差別, 因而處理方法亦異. 惟其動機與目的, 皆在趨利避害, 以期人
生之完美, 社會之進化, 則是相同的. 故反對是利害觀點相對, 價值
判斷相對, 處理方法相對, 而動機目的統一的意思. 民主政治之反對
黨制, 可說是通明此理後的合理設置

反對的第二義, 是求面面顧到, 不偏一隅, 利益增加至最大弊害
減少至最小的意思. 世間任何事物之於人生社會, 都是利害參半的;
純利無害, 或純害無利的事物, 可以說絕無僅有. 而人們的知識不是
頂充實的, 難免有不懂的地方; 人們的見聞不是頂廣博的, 難免有看
不到的地方; 人們的思慮不是頂周密的, 難免有想不到的地方; 所以
處理一宗事物, 主持者雖殫精竭慮, 慎密設計, 自以為面面顧到了,
實際上仍難保其不有疏漏及錯失. 蓋各人的才智有高下, 知識有博隘
, 經驗有豐吝, 思慮不一致, 則各人所知及見及想及, 與夫所疏漏錯
失者, 亦不一定相同; 能多一人參加意見, 自可少一分疏失; 所謂"
三個臭皮匠, 等於一個諸葛亮" , 就是此意. 又人們於處理事物問題
時, 常出以開會商討方式者, 其主旨亦即在於對既有意見及方案加以
複議, 以檢查其有無疏失及偏頗, 而後予以修正補充之; 是知所謂"
開會商討" 者, 實即主動徵求反對意見和方案之謂也. 從此一觀點來
看, 當開會商討處理一事物時, 贊成的意見是沒有多大價值的, 至多
增強原提意見及原方案設計人之信心, 實不能對原意見原方案的妥當
性有進一步貢獻. 唯有懷疑的意見, 修正的意見, 補充的意見及完全
反對的意見, 才是有價值的. 因為這些意見, 一定是見到了原意見原
方案的疏失和偏頗方面. 故反對之為用, 實在是收集思廣益之效, 去
獨裁專斷之弊. 故在民主國度裡, 絕少全無異議一致贊成之事.
反對的第三義, 為賦定專責反對之意. 換言之, 反對是特賦予一
部之責任或職務, 如果不反對, 便是未盡責任, 怠忽職守, 為情理法
所不容許的. 我國古代有御史百官, 今有監察委員及輿論, 一般真正
民主的國家都有有力的反對黨, 都是負責反對的. 其反對的施行, 消
極的為諍諫, 積極的便是挑剔. 俗話有所謂"從雞蛋找骨頭", 即可說
是反對者的真正責任和職務. 因此, 如果說反對的第二義為整體性的
大類反對, 則反對的第三義便是部分性的小類反對. 任何整體, 皆是
由部分組成的; 任何大類都是由小類積成的. 有些事物, 若已知其整
體, 便同時知其部分(個體); 若已知其個體, 亦便同時知其整體. 大
類小類亦然. 但有些事物則不然, 若僅作概括性論斷, 而不作抽樣觀
察, 往往"差知毫厘, 失之千里". 故反對的第二義, 又可說是為處理
事物設計時的反對; 反對的第三義, 則為實施前的再反對. "再反對"
的重要性, 尤在於反對之上, 蓋正如同一部已裝備完成的新機器, 在
開始使用時, 必須再作一次全盤檢查; 否則, 一個零件或一個螺釘之
微的不合適, 即大有可能使這部機器的整個功能報廢, 則原可以有益
者, 勢將轉而為害. 據此而知, 政治上反對黨之存在, 便視" 專檢壞
的講",也便是為了挑剔. 不願聽反對的"壞話", 不能忍受反對的挑剔
, 除了表示無民主修養外, 實是表示對共同利益不負責任, 或著是自
私的只顧自身利益或少數人的利益作打算. 政治上如果對"說壞話"的
反對者, 對挑剔的反對者施以壓迫和打擊的話, 則表示其政治為專制
的獨裁的, 而非民主的. 而這個國家也必然是個不進步的非現代化國
家.

反對的第四義, 正如字面"表彰靈性, 維護真理"所顯示的意義,
不能從經濟價值及利害觀點去衡量或為標準的. 這是人之所以為人及
有異於他種生物的界標. 其他動物, 生命的本身就是目的; 而人類則
除了生命以外, 尚另有目的, 且此目的之價值對人生而言, 實等於生
命! 甚至重要於生命. 故所有人們視為等於生命及重要於生命的一切
事物, 無論其為形而上的或形而下的, 都是靈性的表現; 都可作為真
理看待.

靈性與真理並無實質上的嚴格區別, 它們只不過是人與人, 人與
事, 人與物及其相間發生關係時的一些共同性守則或標準而已. 但為
了說明起見, 則不妨舉例來說, 舉凡仁愛, 禮義, 節操, 誠信, 正義
, 榮辱, 自由, 和平, 恕讓, 容忍, 同情, 惻隱......等屬於靈性的
範疇; 是非, 對錯, 真偽, 善惡, 美醜等屬於真理的範疇. 亦可這樣
說: 凡合於靈性範疇者為道德; 凡合於真理範疇者為知識. 人生除生
命以外之最高目的, 或著說是最大價值, 為道德與知識的密切配合和
充分發揮.

然則"表彰靈性, 維護真理"為何需反對呢? 這, 一方面是由於人
有智愚賢不肖之分, 不是人人都能表彰靈性, 維護真理的; 另方面為
標準問題--有些人不知標準, 有些人破壞標準, 有些人更認清標準
而使標準雖有若失.

不知標準者很好辦, 教之導之可也. 破壞標準者亦好辦, 懲罰之
可也. 對於混淆標準者, 則設非知者不能辨其為奸佞, 不知其危害人
生社會之嚴重; 故必須出以堅強的理論上的反對, 始能破其奸佞, 杜
其弊害. 例如"維護憲法尊嚴, 不得輕予修改"是一大標準, 但修改"
臨時條款" 是否為維護憲法尊嚴? 是否謂之修改憲法? 便不是一般人
所得辨識清楚的. 於此, 反對之意見, 便顯得大有價值. 又如設有一
法律案件, 法官於處理時, 本有一清楚的是非對錯的標準觀念, 但忽
然有人焉提出所謂這是"有法條而無法理", 或"有法理而無法條"的性
質的言論, 於是處理該案的法官便從清楚標準的觀念, 一變而成不清
楚標準的觀念, 無所適從了. 能將一個既經共認的標準, 變成共疑的
標準, 非有不少知識和學問的人辦不到. 但此類有知識有學問的人,
不將其知識學問用之於造福人群社會, 反而以之混淆顛倒人生社會既
有的共同標準, 則其人必然是個靈性泯滅, 全無道德之徒! 不僅其論
點應當反對, 對其人更應當群起而攻之. 蓋無知識者, 尚知遵守約定
俗成的一些道德儀範, 為害不大; 而有知識無道德者(非不知道德),
則其知識適足以濟惡, 許多是非的混淆, 黑白的顛倒, 大都是此類有
知識而無道德觀念的人所造成的. 對於此類人物的言論, 如不時予提
防, 堅強反對, 必會大上其當, 貽害無窮. 再如對似非而是的反論-
-例如耶和華為了試探亞伯拉罕的信仰是否堅固不移, 而嚴諭亞伯拉
罕殺子供神, 亞伯拉罕是犯罪還是犧牲? 耶穌也說:"愛父母勝過於愛
我的, 不配作我的門徒, 愛子女勝過於愛我的, 也不配作我的門徒;
不背著他的十字架跟從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門徒." 這是值得讚頌的話
? 抑是應當被譴責的話? 這顯然屬於兩個設準(Postulates)及哲學上
的二元論, 即宗教信仰與人生倫理問題, 必須本著一個設準而反對另
一個設準, 因為這是無法兩全的. 還有如果碰到"相違決定"一類的問
題, 即兩個意思, 兩個理論及兩個方法都是對的時候, 不能任其爭執
不決, 或懸而不決, 而必須選擇其一, 或折衷之化合之. 這就用上反
對第一義的理論.

此外, 需要特別說明和駁斥的一點, 即一般人所謂之" 反對就是
不滿現實 ",唯"思想偏激者, 或生活不安定者才事反對, 才不滿現實
".這完全是廢話, 也可說無知之極. 反對, 當然是由於對現實不滿而
起, 如果對現實滿意的話, 也就無所謂反對了. 而且反對現實 (即不
滿現實) 乃天經地義的事, 因為過去的已經過去了, 反對豈不等於放
馬後砲? 未來的尚不可知, 又從何反對起? 所以其不滿, 其反對, 當
然是對著"現實"了.

從人類歷史上看, 每一個"現實"都是不滿人意的, 也正由於古今
中外的每一個"現實"都是不滿人意的, 人間社會才有今日的進化景象
. 所以"不滿現實", 實為進步的動力; 而"滿意現實", 不反對現實,
才是故步自封呢! 中國之所以衰落, "樂天知命", 安於(滿於)現實的
傳統思想, 可說是一主要因素. 如今雖不再強調"樂天知命"滿於現實
的思想, 卻流行著"不滿現實"的反對者為思想偏激之徒的不正確思想
, 這與"樂天知命"思想, 實不過上下床之別而已, 應當予以糾正.

至於因生活不安定而反對而不滿現實者, 我們還能忍心說他們不
應該嗎? 還可以再予以譴責和打擊嗎? 有良心的人們, 請設身處地的
想一想吧!


jarvisdd按: 另有一篇<反對論續篇> ,大家等著瞧吧,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