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李敖玩玩/董桥
台湾有人这样描写总统大选的选情:“拥护李登辉,支持连战,关心陈水扁,同情许信良,票投宋楚瑜。”名作家李敖宣布参选之后,可以在“票投宋楚瑜”之前加一句“陪李敖玩玩”。“玩玩”的确是李敖参选的本意:“反正我也选不上”,他说,那就乘机跟政治开个玩笑吧。因为这样,李先生参选的过程一定比结果更重要。在政治已经丧失了文化内涵的年代,在政客已经掏不出文学素养的年代,在权力已经腐化成陈年臭蛋的年代,在选举已经沦落为卖笑拉客的年代,李敖说他要“让第一流的思想家为大家洗脑,为全民指引正确的民主方向”。
他不会“拥护李登辉”:“台湾人民对选出一个‘李总统’还没受够吗?还要有第二个吗?”他不会“支持连战”:“你不觉得连战是个很讨厌的人吗?连战不是稳健,连战是呆头鹅,甚至呆滞。”他不会“关心陈水扁”:“他这个人不讨人喜欢。”他会“同情许信良”:“我觉得他很了不起,他从政客转变为政治家,要付出很大代价,这一点很不简单。”他也会“票投宋楚瑜”:“宋楚瑜以前做过很多坏事,但他不承认,他不忏悔,好像以前从来没有一件事做错。我们今天要跟他算这个帐,但还是选你,就是这样,要让你不痛快。”
有人说,年轻时没有信过马克思主义等于没有年轻过。我们在台湾的那年月,人人都看《文星》信李敖,因为我们年轻。李敖夸口说:“中国五百年来和五十年来,写作白话文前三名,是李敖、李敖、李敖!”他狂妄得教人大开眼界。可是,他的文章是好的;他的学问是好的;他真的读好多好多书,比他骂过的人多得多。
李敖坐过蒋家的牢;娶过胡茵梦;主持过一千辑的电视节目《笑傲江湖》;捐过钱给章孝慈;拍卖过藏品为慰安妇筹款。这些都是其他候选人没有的经历。记者说,今天已经有人喊你李总统好,你当了一天的李总统,滋味如何?李敖说:“过去凯撒大帝打胜仗回来,有个算命的告诉他,当心三月十五日!到了三月十五日,凯撒大帝要进去国会前,又碰到这个算命的。凯撒笑说,今天就是三月十五日,你算命不灵;算命的说:今天还没过去!结果凯撒一进去就给杀掉了。所以今天还没过去。”趁今天还没过去,陪李敖玩玩。
                       1999年8月25日

转自董桥《没有童谣的年代》(陈子善主编,文化艺术出版社,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