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成事件--國民黨一黨專政下的懸案之一 (3千字)
发信人:jarvisdd
时 间:2003-4-12 15:08:10
阅读次数:20
详细信息:

陳文成命案永遠的政治懸疑


--------------------------------------------------------------------------------

 一九八一年七月四日,台灣各報的社會版刊出一則這樣的新聞:『台大發生離奇命案,歸國學人陳屍校園』。

 消息指出,時年三十一歲的陳文成,是美國匹茨堡卡內基美倫大學教授,同年五月二十日返國探親,原定七月一日回美國主持一個大規模的研究工作。

 三日早晨六時,一位晨跑的老太太發現他,陳屍在台大研究所圖書館與綜合教室大樓之間的草坪上。

 陳文成身高一百六十公分,被發現時,上身穿香港衫,下著西褲,皮帶扣在胸前的香港衫外面,雙腳都沒穿襪子,左腳套著一隻皮鞋,右腳的鞋脫落。

 檢察官和法醫相驗結果是:陳文成背部有一處擦傷,此外並無其他明顯外傷,但是,右後背的肋骨已經折斷,似乎遭到重擊。

 台北市警察局古亭分局初步推斷,陳文成是跳樓自殺;台大校警則說,研究所圖書館大樓已經上鎖,外人不可能從上樓;陳文成家人也堅信,他不可能自殺。
 這是有關陳文成死亡的第一天報導,情節儘管懸疑,卻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第二天,從警方由「自殺」改口說「已朝他殺方向偵查」之後,不但案情遽然升高,而且由於內幕逐漸曝光,以致泛出了濃郁的政治色彩。

 原來,陳文成死亡的前一天(七月二日)曾經遭到警備總部的約談,根據警總事後的說明,約談的理由是:「美國地區有人檢舉陳文成旅美期間的一些行為和活動,有必要請他說明、澄清」,所謂的行為和活動,指的其實是他與黨外人士的關係及他在美國批評國民黨政權等等的事情。

 事實上,陳文成返回台灣之後,即遭到警總特務的跟蹤,他家及他太太的娘家經常接到查詢、騷擾的電話;六月下旬,陳文成到南部訪友,一度險些就發生似乎刻意製造的車禍事件;他預定七月一日回美國,出境證卻被警總扣留。

 他為了出境證的事情,曾經在七月一日向警總查詢,警總特務始終推拖敷衍,他情急之下告訴特務:「你總不希望我到國外去談論我在這邊的困難罷!」特務問他最遲什麼時候必須出去,他答說七月三日,於是,二日就被約談了。

 案發後,警總發言人竟然公開指稱陳文成是「畏罪自殺」,遭到很多質疑,隔天才又改口說是「意外死亡」,並堅稱他們的特務當天還將陳文成送到家門口,可是,警總的說明根本無法釐清事實真相,反而使有關『政治謀殺』的疑慮加深了。

 陳文成有沒有回家後來成為一大疑點,他在密西根大學念研究所時的一位朋友鄧維祥,卻出面表示陳文成當天晚上曾到他家,當時並沒有異樣,還在他家寫了一封信。這段經過一度也引起爭議風波,重要的是後來的幾個小時則完全空白。
 他的家人接獲死訊趕到殯儀館,國民黨政權的特務機關特別下令,不但禁止家屬以外的人探視陳文成,他的家人也受到叮囑不要隨便對外說話。甚至連新聞媒體都受到限制,美聯社在報導驗屍過程的新聞時,因為發佈美國法醫學者來台灣『驗屍』的新聞,而被當時的新聞局長宋楚瑜取消採訪權,此事也引起很大風波。

 驗屍結果及各種線索綜合顯示,陳文成的死實在不單純,海內外對該案的反應都非常憤慨。首先是美國方面,出現國民黨特務滲透校園監視台灣留學生的問題,台灣留學生舉行示威要求「國民黨間諜滾回去!」

 在國內,黨外立委提出強烈質詢,要求檢討出入境管理、警總約談權限等等存在數十年的問題,監察院也針對命案的偵查問題進行調查,然而,這一切都無法使命案的真相透明化,陳文成的父親陳庭茂利用了好幾年的時間追究真相,同樣徒勞無功。

 國民黨政權當時才剛炮製美麗島事件,將黨外反對勢力一網打盡,還讓林義雄的母親和兩個女兒在特務全天候監視下遭殘殺,由特務控制所造成的陰森氣氛籠罩整個台灣,蔣經國尚無推動民主鬆綁的悔意和誠意,因此,在他的政權統治下會發生林義雄家宅血案和陳文成命案之類的政治命案,而且是當然不可能偵破。

我的補充 (46字)
发信人:jarvisdd
时 间:2003-4-12 15:14:54
阅读次数:10
详细信息:

鄧維祥
就是鄧維楨(當時辦政治家雜誌)的兄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