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独家专访:李敖胞姐李珣谈「敖弟」? ?
链接:敖弟/李珣
?? 2005年09月16日 12:59 【文章字体:大 中 小】??

编者按:李敖先生即将于9月19日踏上「神州文化之旅」的行程,56年来首次重归故土。凤凰网于9月15日透过电话独家专访了身在上海的李敖二姐李珣女士。现年75岁的李珣如今退休赋闲在家,锻炼、画画、弹琴,过着闲云野鹤式的晚年生活。9月18日,她亦将从上海前往北京,准备与李敖会合。

李珣女士虽已年届古稀,却精神矍铄,音色饱满,谈起李敖更是声情并茂,姐弟之情溢于言表。对比外界对李敖或褒或贬的两极式评论,作为李敖胞姐的她自有其观察李敖的独特角度。也许透过她的言语,可以还原出一个鲜为人知的童年李敖、低调李敖和性情李敖。可以肯定的是,一个立体的有血有肉的李敖,才是真正完整的李敖。

期待:展望李敖大陆行程

「他能正确认识两岸问题,我很欣慰」

凤凰网:李敖先生即将于9月19日踏上中国大陆的神州文化之旅的行程,是56年来首次重踏故土,李敖先生一生可以说是历经风雨,度尽劫波,您作为姐姐来说,对李敖这次访问大陆有什么感想和期待?
李珣:我其实和李敖比较近的见面是在今年的2月份,因为他到底50多年没有来大陆了,特别北京,我们有很多共同的回忆。我们原来在北京有一个家,现在这个家没有了,我们是在一个小学毕业的,我和他俩都是这个小学毕业的。李敖这次来,他的决心下得也不小,因为他已经说了很久不会离开台湾,这次能够有决心过来,这个转变也让我很高兴。

凤凰网:您认为是什么样的契机能够促成李敖先生这次大陆之行成行呢?

李珣:我知道他已经是同意来了,至于说为什么,我想有各方面的因素,他说他自己不怀旧,我想他还是怀旧的,他对北京还是有很多回忆和感情。他对北京的记忆比上海多得多,虽然他是从上海离开去台湾的,但是他从北京的印象比上海还好,而且也比上海内容丰富得多。

凤凰网:在92年的时候你们全家有一个大团圆是吗?那一次肯定是您感触最深的一次?


李珣:是的,在台北有大团圆,我妈妈大陆的两个女婿和其他来自美国和加拿大的兄弟姐妹,我们一起有一次聚会,也是终生难忘的一次,因为现在已经不可能了,我妈妈已经过世了。而这次他肯再来,我也非常高兴。至于他为什么同意来大陆,我不再追究他为什么转变,因为我想这个凤凰台有很大的功劳,由于凤凰台的介绍,使他在大陆有一定的知名度,而且他一向关心两岸的问题,而且主张也是比较开放、比较进步的,他能够认识到两岸的关系是应该走一国两制的道路,证明他还是比较能够正确地认识,我也比较欣慰,如果他要是反对,那就很麻烦了。

忆旧:北京城里的陈年往事

童年李敖:脾气古怪,有自己的想法

凤凰网:您作为一个和他比较亲近的人物,是最有资格发言的。我们现在特别想知道,因为李敖大师给我们呈现出来是一个大家、名人的感觉,我们特别想知道,比如说他童年的时候是怎么样的状态?他成长的环境怎么样?特别是童年在北京的时候那段历史?

李珣:我不知道您看没有看过一本书,是《快意恩仇录》,我曾经在台湾陪我母亲住了一个月,当时答应李敖写一些东西,就帮他写了6万字的回忆录,然后又写了一篇文章,是在《快意恩仇录》里面发表的,李敖的童年大部分我想介绍的都在那本书里面都有了。

凤凰网:我们为您这篇文章中的少年李敖总结了几个关键词,一个是成绩优秀,一个是脾气古怪,一个是闷声不响。那么这个小李敖和以后作为大家、名家的一个李敖有什么传承?又有怎样的区别?


李珣:在文化大革命前后,我们在《参考消息》上看到受台湾当局迫害,李敖等人被捕,那时候我和我姐姐两个人在大陆,我想这可能是我的弟弟,因为李敖这个人在我们家里面也是有点和我们姊妹不太一样,他比较有自己独特的想法,他很喜欢看书,脾气有点古怪。有一件事,我们都穿裙子,他自己穿着长裤,还绑上裹腿,我们说你为什么要这样,他说大片肉在外面有伤风化。其实我们家里面他有四个姐姐,突然有这么一个儿子是宝贝的不得了,可是我们四个姐姐都不怎么买他的账,在大人面前他毕竟是一个男孩子,他的朋友也不像我们的同学,都是小姑娘之间的来往,他有他的朋友。他比较要好的朋友是詹永杰,他的样子我们都记得挺清楚的。

凤凰网:李敖先生这种桀骜不驯的性格,这种性格的形成您觉得和家庭的环境和教育有什么关系?因为您在文章里提到,「我们兄弟姐妹多数脾气比较急躁」,有没有其他的原因?

李珣:我的父母是比较开放,他们对我们的管教不多,而父亲这个人几乎是一个事业型的人,因为家里的人口比较多,所以他不大管子女,我们基本上是个人论个人的生长。但是我们的性格有非常相似的地方,我们一家人都是O型血,包括我的父亲母亲,我们家里8个子女全是O型血。

凤凰网:那么,你们的性格如此接近,和李敖在一起的时候会争执吗?

李珣:会的,我们小时候也会吵吵闹闹,也有因为他是男孩子,而我们和同学在一起比较多。上一次在台湾有从美国来的妹妹,看我在帮李敖出版的事,她们说你干脆来这里算了,我说不行,在这里我们肯定会吵架,因为我们的性格有很多相似之处。

凤凰网:你们的关系很好是吧?

李珣:关系很好,开始的时候我们真的是蛮穷的,但是李敖面前没有这种感觉,他总是很同情弱者,也能够包容别人的缺点,还是挺不错的,但是这个人犯起驴脾气来也是极讨厌的。

骄傲:「李敖成绩一直很好」

凤凰网:作为当今屈指可数的大家之一,李敖可谓背负盛名,作家、历史学家、学者、思想家,各种头衔不一而足。您作为姐姐看来,从小的李敖是否就已显露出日后成为大家的迹象?

李珣:因为他书读的非常好,后来有一段时间介绍李敖,说李敖帮不上女儿的忙,因为他数学不好,我觉得很奇怪,因为他小的时候数学好得不得了,让我都很记得。

凤凰网:他曾经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京四中?

李珣:是的,他第四名考入北京一中,后来又考了北京四中的第一名。他在新鲜胡同小学时候成绩也是一直比较好的。

凤凰网记者:听说他少年时代曾经尊梁启超先生为偶像?

李敖:是的,他那个时候叫李敖(念四声),去年的8月份我到北京,我就去看新鲜胡同小学,因为我有怀旧的心理,每次到北京的时候我去看我读过的小学,去看的时候我的家没有了,可是小学还很完整。那天正好是礼拜天,学校不开门,我就把门打开,说想进去看,他们说不想看,我说看一下你们学校的历史,我想给李敖搜集点材料,有一个人说,我们没有一个这样的学生,旁边的人说你怎么连李敖都不知道,他说我知道我们学校有一个叫李敖(念四声)的,没有人叫李敖,其实在学校的时候我比他名气响。

凤凰网:为什么?

李珣:因为我那时候是很会演讲,我演讲的时候是背稿子,可是李敖不同,他是真有学问。我平常随便讲话不见得会输给他,但是讲诗和书我就讲不过他了。因为有一次我和他开玩笑,我在台湾写完了6万字以后发表了,之后有人就打给他,说你姐姐怎么写得这么好,我不知道李敖是成心安慰我还是怎么样,他说你写得真好,比我写得还好,我说,你不是说白话文的前三名是李敖、李敖、李敖吗?你应该让给我一个名次吧,你让给我第三名也可以,李敖说,不行,这可不能让,我可以给你第四名。和他有时候在一起非常有趣,他会和你说很多很好笑的事情。他问我,你说我这次大陆行应该讲什么,我说你讲都好,我建议你不要谈女人,年龄大了说女人不好,我说有人提的话,你说这是我个人隐私,不要大谈,他说不,我现在还年轻,我到90岁的时候再和你们谈。

姐姐眼中的弟弟李敖

近观:「李敖其实很平易近人」

凤凰网:李敖一贯示人以强人形象,有人说李敖是斗士,是叛逆者,是狂徒,甚至用「霸道」来形容他。在您的眼中,李敖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自然人」,在平素生活中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是否与我们所习惯的风格大相径庭?

李珣:很不同,李敖平常是很平易近人的,他和讲话也是说说笑笑,他也是有一定的分寸,他不是把所有该讲不该讲的事情都讲出来,他有他的一定的尺度,也不是说想讲哪一个人就乱骂一通。尤其对于弱者他的态度是很明显的,他对家里的人也是平易近人,说说笑笑的。

凤凰网:您在文章中提到过,李敖找到失散几十年的姐姐们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出钱让你们的孩子们到美国继续求学,而且他也为母亲养老送终。

李珣:只能这样说,他对母亲很好,母亲养老送终都是他,最后的时候我妈妈过世的时候是在台北过世的,我去的时候我妈妈已经病得厉害,后来我的在美国的几个妹妹也到台北,我们在台北又碰了一次面,后来离开以后,我妈妈病得比较重了。李敖也是相当尽力,他也是暂切中国长子的责任,妈妈最后的养老他负了很大的责任,送终都是他送的,这也都是事实。

凤凰网记者:您现在在上海生活,您会看到凤凰卫视的节目吗?

李珣:我看不到,除非装卫星电视,又很招摇,所以就没有装,所以不是每个人都看得到。但是我看到了很多来自洛杉矶的刻录到的DVD,我大概也有80多集,我就复制了一份给我昆明的姐姐,这个朋友也会继续录制寄给我。

凤凰网:您看到这个节目感觉是不是很亲切?

李珣:李敖的演讲我看了很多次,包括他在台湾的几十年,包括他在为章孝慈搞义卖的活动,后来他竞选「总统」那一次我也在台湾,他演讲的风格我是知道一些。

个性:「李敖就是李敖,他不在乎」

凤凰网:《李敖有话说》节目在以其辛辣敢言的风格风靡大陆的同时,也因为李敖对一些名人的所谓刻薄批评而遭人诟病,比如对鲁迅、连战和马英九的持续「炮轰」,已经在政界、学界和网友中间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很多人批评李敖狂妄自大,目中无人。而您在文章中曾说李敖谦虚,愈有学问愈谦虚。请问这两种看法是否互相矛盾?您是否认为这是弟弟一贯作风的体现?

李珣:我在台湾呆的时间也比较多,马英九我不太了解,因为马英九做台北市长的时候政绩还不错,对于连战和宋楚瑜,台湾所谓「总统」选举的时候他们在台湾没有这么高的威信,他们在大陆这一段时间表现倒是不错。所以我们也曾经建议李敖不要多去批评连战大陆之行,李敖却和我讲,他说我已经批评过了。我觉得李敖说话一贯的作风,人家都认为他刻薄很高傲,自以为是,但是我觉得他批评的面也有他正确的一面,他之所以敢讲,是他觉得他们在这方面还是有弱点的,只是他讲话有点刻薄。据我了解,我也感到惊讶,为什么连战到了中国大陆之后,讲话讲得那么好,因为我在台湾也看过他的表演,是不怎么样的,因为他的发言就是拿稿子死读,和在大陆表现不太一样。但是在连战的大陆之行,还有宋楚瑜大陆之行都是挺成功的,在我们大陆人民的心中多数人都比较认可。李敖来就不一定了,李敖来肯定有很多人不认可,他会毫不客气地讲一些话,不管你认可不认可,李敖就是李敖,他也不在乎,骂他他也不在乎,他喜欢人家注意他,喜欢在聚光灯下的感觉。

凤凰网:比如说对鲁迅呢?您认为他对鲁迅的评价公道吗?

李珣:他不觉得惭愧,因为他确实读了很多书,是很有学问的人,他因此扬长避短就好了,但是他做不到。他敢批评孙中山,他敢批评鲁迅,他有很多他的独特见解和独特看法,我也搞不清他这个人为什么是这样,他和我们兄弟姐妹性格都不一样。

直言:「李敖有时也会犯浑」

凤凰网:您那篇《敖弟》结尾给我们留下过一个悬念,那时候李敖先生过60大寿,您的三妹托您给他捎带了一句话,说李敖是真聪明也真有才干,可有时候也真浑,是将来来讨论,而您说「关于『浑』一说就留待将来讨论吧」。现在10年过去了,这个悬念是不是可以解释开了?

李珣:我就没有悬念,至于浑的方面我不想讲了,主要是性格方面。

凤凰网:是私人方面?

李珣:他很缺少一些修养,犯浑的时候就是没有修养的时候。

凤凰网:对所有人还是家人?

李珣:有的时候可以多动动脑子就会忍过去的,有的时候他应该见的人他不见,他有他独特的想法,他不大考虑后果。有的时候不一定完全按照他的意思来做,有的时候应该是要为对方或者是全局考虑,他常常冲动的时候忽然决定什么事情就去做。他有点被他相信他的人和宠他的人给宠坏了。

凤凰网:您想过改变他吗?

李珣:改变不过来了,他已经70岁了,我们全家人都差不多,我觉得我自己现在改变很多,其实一个人的坐牢不见得是最深重的苦难,苦难也有多种多样的形式。一个人在经历了风风雨雨以后也会有所提高,修养方面,或者是性格方面会有提高,我觉得李敖这方面比较差一些,所谓犯浑指的就是这样,因为我在美国的时候和我妹妹谈也不大谈起李敖,我只谈我们高兴的事情。

凤凰网:您现在的生活状态怎么样?

李珣:因为我的先生过世了,过世以后李敖也曾经帮过我。我们兄弟姐妹之间性格也有不一样的地方,我是属于另外一种,我的姐姐到现在也是快80岁的人了,李敖也是70岁的人了,还在东一枪西棒的写文章。我是另外一种生活,我是锻炼身体、画画、弹琴、看电视,我是随心所欲,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什么事情就烦恼,我就找我高兴的事做。

(采访报道:何小陶)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