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来台五十周年纪念演讲》(下) (12千字)
发信人: 郭大少
时 间: 2004-6-22 16:33:42
阅读次数: 12
详细信息:
李敖这次演讲的详细文字记录一直只有上半部分,颇以为憾。我下载了这个音像节目后,照着上面的字幕,也依据李先生的发音,把下半部分的演讲内容记录下来,特此发布,望各网友指正。
         李敖来台五十周年纪念演讲(下)    
   第二部分泪眼看人生,含泪的眼睛,冷眼看人生。我们讲智仁勇是智者的事情,用智慧来看透,泪眼看人生是仁者的胸怀。我们也要动一些真的感情,有真的感情在里面。我们举个例子,过去我们常做错一些事情,我觉得我们现代人是进步的。孙中山跑去跟温生才讲,讲了一大堆广东话,说你去行刺,行刺那个满州人,两广总督孚琦。那个温生才就跑去行刺,行刺成功了,人也被干掉了,我们现在怀疑人要不要这样过,为了一个单纯的信仰,为了别人的幸福,而牺牲我们个人的生命,值不值得?可是大家想想看,过去的国民党,过去的共-产党,过去的回教徒,那些鼓励别人抛头颅洒热血,坐穿牢底,横尸法场的人,他们都是提供一个单一的意识形态来劝别人来推动别人,现在我们必须说这种观念是错误的,所以我觉得国民党也进步,我虽然写了两本书骂国民党,但我觉得国民党有进步,什么进步啊?就是不再是国民党就是进步,国民党早晨8点钟上班,晚上5点钟下班了,国民党下班了,就不是国民党,我认为这是国民党的进步,为什么呢?个人价值尊严开始觉悟,我觉得这是人类很重要的一个觉悟,可是过份的觉悟又不好,太多的意识形态是错误的,太少的意识形态我觉得也是错误的,我觉得我们今天在台湾,尤其那些该死的新人类,新新人类,老是讲,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就是不可以!为什么不可以?因为人有很多的责任,所以我觉得有很多意识形态,我们也要明智的,这时候我要谈到我一个老朋友,我们其实也是不认识的,在台湾大学同届,我在历史系的时候,第二年的时候,他从化工系,注意啊,很热门的系转到冷门的化学系,这个人就是李远哲,李远哲后来到了外国去了,后来到了台湾来,他被杂志访问的时候他讲了一段话,他说他受了很多文章的影响,其中有一篇当年他初中的时候,他看了一本书叫《开明少年》,《开明少年》里面有一篇文章,叫做《蓝色的毛毯》,什么是蓝色的毛毯?就是写苏联的一个农奴,他有一个蓝色的毛毯,被贵族、地主、恶霸抢走,这农奴打不过地主恶霸贵族,他很失望就逃到山里面去,逃到山里面去以后,有一天听到下面锣鼓喧天,他很好奇就跑下山来看,人家看到他以后说,就是他,跑过去把他抓过来,原来这些人拥护他,把他以前被抢去的毛毯还给他,他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啊,原来是苏联革命成功了,过去的地主恶霸被打倒了,现在共-产党当家了,所以呢我们把你的毛毯给你抢回来,农夫一边抱着他的毛毯,一边就哭起来,他哭什么呢?第一个,他觉得地主恶霸被打倒了,他抢回了毛毯,第二,他觉得很难过,就是在打击地主恶霸的这个过程里面,他没有参加,他是一个逃兵,大家懂了吗,懂得李远哲为什么讲这个蓝色的毛毯这个故事吗?他没讲故事,他讲了这篇文章影响了他,我把这个文章拿出来给大家看,什么原因呢,证明李远哲虽然在化学方面,他是一个巨人,可是50年来在台湾地区争自由争民主,打拼的过程里面,他是一个逃兵,所以我认为,他可能有学者的风度,学者的建树,可是他对台湾的争取民主自由的过程里面,他没有任何的功劳,他不是一个仁者。所以我认为仁者的胸怀是有泪眼的,有眼泪的看人生也是很重要的,这一次大家还记不记得,吕秀莲,送了一本书叫《重审美丽岛》给许总统,《重审美丽岛》里面,吕秀莲把其中的一页撕掉了,她的意思是说在台湾的民主运动中,少了许信良,等于就少了一页,谈民主运动,我李敖也许不敢讲话,可是谈到争取自由运动而言,我李敖50年来,如果这本书,没有我李敖,就只剩下封面了。
第三部份我讲的是瞪眼人生。第一我讲过,注意啊,冷眼人生,第二个是泪眼人生,第三是瞪眼人生。吹胡子瞪眼,瞪眼人生,表示什么?表示我们出气了,第一部份是智者的行为,第二部份是仁者的行为,第三部份就是勇者的行为。就是我们可以跟你瞪眼人生,这一部份我要讲得特别短,因为呢,我必须说50年来在台湾,这种敢瞪眼的人实在不多,所以呢,这一部份呢,我怕大家惭愧,所以我就不多说了。可是我必须说,有一次我跟我的好朋友邓维桢先生谈,我说你怎么给我定位呢,人家说我李敖会写文章,错的,说我李敖会赚-钱,也是错的,我李敖在中国的标准里面,所谓立德、立功、立言,我台湾没有功可立,台湾谁都没有功可立,台湾太小了;立言,我写了这么多的书,大家以为我在立言吗?错了,我觉得我真正的本意在立德,我觉得我给台湾做了一个,对不起,我要吹牛,伟大人格的榜样,在台湾的这个高压之下,我能够一路走来,始终如一,所以我的本领,我是立德,慢慢的,徐徐的,把这个“德”立出来,所以呢,我真正才应该叫徐立德,(笑)也该叫连战,因为我一直在作战。(笑)
第四部份我必须讲,我们叫做青眼人生,大家注意啊,冷眼人生,泪眼人生,瞪眼人生以外,叫做青眼人生,晋朝的阮籍,他有一个本领看人用青眼白眼,他喜欢的人就青眼,不喜欢的人就白眼。青眼看人表示说人生有很多好的一面,别以为我李敖看不到,只喜欢骂别人,我的书里面有很多这种赞美别人优点的这一部份,我随便举一个例子给大家看,有一个有名的唱歌的女歌星,叫做玛莉•安德森,她有一次到一个小镇来唱歌,小镇里面有一位旅馆的女职员是她的歌迷,想去听她唱歌,可是那天正好当班,没有机会去参加她歌唱,就很遗憾。玛莉•安德森她唱完歌以后,这个旅馆的这个女职员的朋友就把这个讯息告诉了玛莉•安德森,玛莉•安德森就叫她的司机开车,一声不响地开到这个旅馆的门口,她站在汽车顶上,一句话都不说,对着这个旅馆唱了一首歌,然后走掉,大家看看这个小动作多么的细腻,多么的有人情味,所以我认为人生里面有很多这种我们要用青眼来看他的人,台湾太粗糙了,很多有细腻动作的人,我们都忘记了,大家看看在慰安妇的事件里面,我觉得真正伟大的人就是王清峰,(清峰,站起来!)她那么辛辛苦苦地在推动这些事情,最后大家还记不记得那个地契,我坚持说这个东西要卖一千万,我们才卖,不然不脱手,省政府宋楚瑜真的很了不起,陈水扁只出了100万,施寄青老师,(施寄青站起来给我们看看)施寄青老师的计谋是叫陈水扁出100万,高雄市你能不出吗?所以高雄市市长吴敦义也出了100万,这时候施寄青连夜找到在座的黄义交,黄义交,(黄委员呢,在哪里?站起来给我们看看)还有何丽玲,(何丽玲站起来)黄义交黄委员他那时候,宋省长人在美国,他能够本着宋省长的心意,捐出了700万,比那陈水扁的手面大多了,可是我不肯,我说除非1000万这东西不卖的,有一个人偷偷地加进了300万,使得我的这个义卖成功,这个人就是王清峰,站起来,所以我说我们人间有很多这种值得青眼去看的小故事,从外国到台湾都有的,我们不要忘记了。
还有一个呢,就是这个白眼,白眼看人生,青眼白眼,白眼就是说喜欢跟别人开开玩笑,喜欢看不起人喜欢捉弄人,我想这个毛病,我跟陈文茜我们都有。这个毛病,陈文茜可能比我还严重一点,大家看她最近出版的一本书,叫《文茜半生缘》,她里面有一段话,她说李敖是她所看到的最聪明的男人,可惜太老了。她说李敖过去跟她说,你们这种女人,将来不得好下场,她说作为一个先知,李敖真的很正确。她说可是我们这种女人再坏的下场,也不会比嫁给李敖更坏,陈文茜,我告诉你啊,施老师坐在下面她给你鼓掌,(笑)今天我太太在现场,她绝对向你们抗议的,因为她知道陈文茜说错了,这话是胡茵梦说的话,为什么你来说?(笑)
好,我们现在看的最后一个就是笑眼,刚刚讲过,再重复一遍,冷眼看人生,泪眼看人生,瞪眼看人生,青眼看人生,白眼看人生,还有笑眼看人生,为什么呢?因为人生很可笑的,我们可以用这种幽默的眼光,来看很多的事情,大家如果有看一部电影就是这个罗贝多贝里尼(罗伯托.贝尼尼)的这个《美丽人生》,就是一个例子,在集中营里面,在朝不保夕,在命都朝不保夕的状态,他会制造一个笑容,制造一个气氛骗他的儿子,让他儿子变得很快乐,因为一般人在这个苦恼的过程里面,他的反应就是苦恼,不正确的,在苦难当头的时候,要用我们的达观和努力和笑眼、笑脸,使我们可以扭转乾坤的情况出现,表示我们的不屈。我曾经讲过我的一个最得意的一个故事,我在警备总部的时候,被修理,修理的方法就是拶指,拶指就是说把原子笔,一个一个原子笔夹在的左手,然后他抓住你的右手,放在左手上面,然后他从外面用力捏你的右手,这个力量透过你的右手传达到你的左手当然很痛,然后呢,他放开手以后呢,还跟我戏谑性的开玩笑,李先生,不要怪我们喔,不是我们使你痛苦,是你的右手使你痛苦,我那时候疼得要死,可是我还会开玩笑,我说我不怪你们,可是我也不怪我的右手,他们说那你怪什么,我说我怪原子笔。(笑)我最后被关了一年以后,被移送的时候,他们才发现给我造成一个冤狱,他们说我是台独分子,可是我听不懂台湾话,他们奇怪这个台独分子不会讲台湾话,也听不懂,对我觉得好像很抱歉,我说不要难过,我说英国有个国王,叫做乔治第一,这个英国国王啊不会讲英文,为什么呢,他是德国过继过去的,所以呢,我可以告诉他,我说我即使不会讲台湾话,我也可能是台湾的王。
好,我们再补充一下,就最后叫牙眼,牙眼,什么是牙眼呢,就是以色列的哲学,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我最相信的。我不相信那种基督教的哲学:原谅你的敌人。我觉得敌人可以原谅,在你惩罚他以后可以原谅他,我曾经改写过一段话,我们说投资报酬率,我那个仇是报仇的仇,仇恨的仇,我还要花很多的钱为了报仇,我就会干,那就叫投资报仇率,我相信的一个哲学。谈到那个牙,我顺便讲一句话,我们现在谈本土,台湾南部发现1000年前的石器时代的21个死人的骨头,里面有小孩子的,除了小孩子的骨头以外,所有的成年人不管是男的女的,他们的牙齿啊犬齿,和犬齿旁边的这个侧牙齿啊,门牙以外的左右牙齿都没有,为什么呢?都拔掉了,为什么拔掉呢?就知道当时在1000年以前的石器时代,台湾的原住民有一个信仰,就是男女之间定情的时候,要送个礼物就是拔一个牙,等到父亲母亲死了还要拔一个犬齿,所以呢牙齿都不见了。大家不要笑,这是1000年前的事情,中国古代的人,表示定情的方法两类:一类是指甲,大家看红楼梦,袭人就是送指甲,离开以后送指甲。还有呢就是拔个牙送个牙,所以中国的牙很倒霉,动不动就拔掉了。一个最有名的笑话,据说是唐朝诗人杜牧的,杜牧,大家注意了,中国古人是不跟太太谈恋爱的,是跟妓女谈恋爱的,杜牧到京城赶考,跟妓女谈恋爱,谈好以后,说我将来考取状元以后,我回来讨你。妓女很高兴,然后两个人私定终身,然后杜牧呢就拔了一个牙送给这个妓女,等到赶考回来以后,找到这个妓女,妓女不认识他了,他很气啊,那你牙还给我,妓女打开抽屉,里面全是牙。(笑)
最后一个我们讲到法眼人生,法眼看人生,法眼,什么法眼?《六法全书》的法,法眼就是菩萨的眼,佛经里面菩萨的眼,法眼看人生,看什么呢?看人生有很多的机会,我们不要忽略这些机会,我的好朋友新竹市长,以前的市长施性忠,他告诉我一个故事,他说他爸爸告诉他一个哲学,就是在马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摔了一跤的时候,他说你不要马上不要立刻爬起来,而要看看能不能捡到什么东西,这一跤也不白摔,我很喜欢这种人,就是机会主义者。过去大家看《史记》里面《管晏列传》,写管子的,司马迁写管子,管子有一个本领,什么本领呢?就是善于“化祸而为福,转败而为功”,一个祸事让他一闹闹,闹成了福事,一个失败的事情让他闹闹而变成功了,至少在座的许信良相信这个哲学,他不相信,说我们是这个少数,不相信我们是弱者,不相信我们的人气不旺,因为事在人为,我觉得这点呢,就是这样的一个重要的精神。
所以呢我跟大家讲,最后的一个三点:就是第一,我们不要相信那些新女性讲的话,台湾的新女性是一群妖怪,为什么是妖怪?(我讲这话不敢看施老师,可是你不是。)为什么是妖怪?男女之间的关系,男欢女爱是最好的关系,要合作的关系,可新女性呢,她是鼓动女人反对男人,跟男人作战,跟男人斗争,结果女人常常会失败,所以我认为我们要真正的女性,我认为就是打扮得漂漂亮亮,打扮得花枝招展,欺负男人骗男人奴役男人,这种才是最高的女性,所以在我的法眼看起来,女人占男人便宜是最高境界;第二个台湾占大陆的便宜,今天那个反对大胆西进的人,主张戒急用忍的人,他们完全不了解,大陆所带给台湾的利益,所以呢真正聪明的人,就是台湾占大陆的便宜,才是中国政策,才是最好的中国政策,所以呢民进党今天的台湾前途决议文,是一群笨蛋想出来的。我认为许信良和陈文茜在民进党的时候,不会作出这样笨蛋的决议文;第三部分谈到法眼的部份,就是听众要占我李敖的便宜,你们占我什么便宜?我这么多年来看了这么多的书,受了这么多的苦,得到这么一点点心血的结晶,今天你们没有花钱就得到这个结论,所以你们今天占了我的便宜。
最后呢,我引用宋朝大诗人陆放翁的一句诗,它叫做“君前作剧莫相笑,我死诸君思我狂”,我在你面前跟你开玩笑,做这些秀,你不要笑我,为什么呢?因为我死了以后啊,你想我想得发疯,君前作剧莫相笑,我死诸君思我狂。我从来不迷信,可是呢,我今天讲一个有趣的迷信的故事,给大家看,也是宋朝的有名的知识分子叫做陈亮,大家看《宋史》的《陈亮传》,他最后讲什么呢,他说我们这个地区小朝廷,被镇压了五十年,这个地区的山川灵气都泄光了,没有前途了,这是一个迷信的说法,可是我觉得当我来台湾五十年的时候,我真的感觉到有这种感觉,有这种近似迷信的感觉,我觉得我们的好日子已经没有了,我觉得蒋经国的最后错误,选了李登辉以后呢,十一年下来我们真正看到台湾的好日子已经不再有了,既然没有了,我们怎么办呢?我们以后也还要生活,生活怎么办呢?希望每天能够快乐一点,我的一个好朋友,他告诉我一个故事,他说为什么呢,人家喜欢看你李敖的电视节目《笑傲江湖》呢?为什么有《笑傲江湖》呢?因为有个了不起的女人,她支持我,给我充分的言论自由,来表演笑傲江湖,那个人就是可爱的周荃,周荃站起来!《笑傲江湖》现在做到了800集,我的朋友告诉我,为什么他的朋友喜欢看《笑傲江湖》呢,《笑傲江湖》它是特色就是,在台湾活得很没有趣味,窝窝囊囊的过了一天,到了临睡觉前,看了一下,爽了一下,睡着了。(笑)看电视是不够的,大家除了看电视外,我希望看李敖写的书,《李敖大全集》一到四十本,大家记不记得清朝大学者,龚定盦的一句诗,他说:“故人有子尚饘粥,抱君等身大著作”他的一个老朋友,他有一个儿子,他还在吃稀饭的小男孩,他抱住我的等身大著作,什么叫做等身大著作,著作等身,跟他身体一边高,大家看一看,(李敖走到《李敖大全集》旁比了比)我还穿着鞋,它没穿鞋,一到四十册的《李敖大全集》,证明我是多么勤勉,在台湾写了这么多的东西,并且还有,这是张坤山先生帮我印的,还有何社长,何飞鹏帮我印的,今天你们看到那边,这个跟这四十本书不重复的,另外有十本小书,就是李敖祸台五十周年的书,那个你应该买得起,1500块,这个需要考虑一下,贵了一点,举这个例子给大家看,我来台湾是非常勤勉地在工作,虽然现在呢,我也已经老去,虽然老去呢,我必须在最后呢,给大家讲一段话,这段话呢就是最近,许信良离开民进党的最后一段话,我念给你听,“同志们,(李敖回望许信良,笑),同志们,我们在此分手,因为我要继续往前走”。我要套他的话说,朋友们,我们在此分手,因为我要继续往前走。可是你们不要走,买过书以后再走。(郭大少输入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