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来台五十周年纪念演讲会(2)
发信人:crystal2k
时 间:2003-4-8 20:17:31
阅读次数:16
详细信息:

  李敖:「谢谢文茜,谢谢各位贵宾,今天我这个讲演没有请任何的贵宾,今天的每一位都是我的贵宾。我过去讲演从来不带稿子,可是今天我有一点的紧张。文茜请坐。十天以前就在这个讲台上面,来了一位洋鬼子,他的名字就是管理学的大师麦克波特,他在现场里面,三千人坐满,每人收了八千元的听讲费,今天我很后悔没有收门票,七天以前宋楚瑜站在这里讲演,他说:他站在一个现代化的殿堂。各位知道这个现代化的殿堂要花多少钱来租吗?就是我的好朋友,邓维祯先生,维祯站起来,他请客花了二十万才租到这一间。这个殿堂归什么人来控制呢?归过去国民党一个很名的财政部长林政国来管,这个殿堂干什么都要钱,喝它一杯水也要钱。

   不然,这个组织、这个会场的曾小姐、曾琪静小姐他今天送给我很多的水,还送了礼物,所以本来我是打到林政国的,现在就免了,过去我听胡适先生讲演,我的感觉是,这么有名的讲演,不可不听,可是也不能再听,为什么呢?听的千篇一律都是那么一套,今天我觉得我这个讲演,我不得不讲,可是也不能再讲,为什么?场地太贵了!很多人来听我讲演,今天我很后悔,因为商业周刊的何飞鸿何社长,我已经找不到他了,飞鸿站起,给我们看一下,他提供奖金,也登在报纸上面,所以呢?他这个好意呢?使我的观众搞不清楚,是来听我讲演呢?还是为了奖金来摸彩?我告诉各位,过去在戒严时期,我写了一百多本书,其中九十六本被查禁了,我的书因为被查禁了,所以书店不卖,我们就到了夜市里,临江街的夜市里面放在地摊里和那些黄色书刊一起卖,所以我的读者,我的封面上印了许多黄色照片,结果有些人买书买错了,才变成是我的读者,今天可能在座有一少部分人,是为了摸奖而来的,而变成了我的听众。不过我可以原谅你们。讲完场地了以后,我们再讲人,首先感谢陈文茜,文茜是刚刚…,我想感谢陈文茜,在座的施寄青老师可能不高兴,站起来给我们看一看,等一下我会讲些你喜欢听的话,陈文茜主动的抛弃的民进党的文宣部主任,文宣部主任做什么事件啊!就是我们今天讲演题目的特徵锁定的,你为我颠倒我为你开封,什么是开封?我认为很多人的思想是闭塞的,需要打开,所以我还很狂妄的大胆的要来表达开封这个动作。什么是颠倒,颠倒有很多种,有黑白颠倒、阴阳颠倒、是非颠倒,民进党文宣部主任做的事情就是是非颠倒。

   她有时候这个老毛病改不掉,所以下台以后,刚才还说了一部分是非颠倒的话,什么是是非颠倒,我举一个例子,有一个社区,他们说我们这个社区,山明水秀,住在这边的人啊!长生不老,所以就以这个主题,做为宣传的主题,结果呢?买房子的人在谈判时,突然看到有一个死人抬起去了,买房子的人奇怪啦,长生不老,怎么有人死掉了,那个组织卖房子的人说,那个死的人就是傧仪馆的老板,因为没有人死,他就自己气死了!就像是颠倒黑白就是民进党文宣部部长做的事情,我指现在喔!不是过去!中国的老子,大家记得,老子出关的时候,那个守关的司令官叫做??,他把老子扣留,说子将??,强为我著书,书写好了,才可以走,所以老子没办法啦,就写了五千字,就是我们今天所讲的道德经,就是他写了道德经才有自由可以离开他所不愿意住的地方,我在台湾正好相反,就是我写多书了,所以才不肯让我离开,这五十年之间,前半部是大有为的政府,不让我离开,后半部是我自己太老了不肯离开,到了五十年以后,人家会说:五十过了,你为什么不离开,我引用最近一位洋鬼子叫比尔盖兹的话,就是当你过了五十之后,就很容易冲向一百,所以呢?有一百的可能。」

   「现在谈完了主持人,谈谈我的家庭,我的家庭一门四党,一家里面有四个党员,第一个是我的母亲,她在五十前跟我一起来到台湾,她今天和我妹妹一起从美国回来,她今天也在现场,现在请大家看看我九十岁的母亲,她老太太因为膝盖比较软喔,所以你们等一下站起来看她。我的母亲本来叫张桂贞,现在我帮她改名,叫张美龄。我们看过去小说像水浒传,假的李逵看到真的李逵,真的李逵要杀假的李逵,假的李逵一句话,就可以免于被杀,什么话?就是说我家有八十老母,真的李逵就杀不下去,所以了,我现在有九十老母,九十是种安全感,第一个可以防止李逵来杀你,第二个她挡在我和□王爷的中间,所以□王爷不太会直接徵召我。陈文茜,你笑什么?再过五十年,你就跟她一样,我妈妈是东北籍的老太太,东北籍的老太太多么利害,我们请杨肃老就知道,人证物证哪,站起来,让我们看看。东北籍的老太太多么利害,我们可以问两个人,第一个是李庆华,庆华站起来,第二个叫做连方□的丈夫,连战的妈妈是东北籍的老太太,我们可以知道东北的老太太多么利害,她比北方的老太太利害,她非常的强悍,非常的凶悍。可是我必须告诉各位,今天是母亲节,谈到母亲有三位的妈妈,妈妈有三种,第一种妈妈,是拿钱给子女花的妈妈,像陈文茜的妈妈,第二个妈妈,是帮儿子赚很多钱的妈妈,像连战的妈妈,大家想想看,连战的爸爸死的时候,留下一个遗嘱,遗嘱上面说我没有财产给你,我留给你的只是做人的方法,即然连震东没有留下财产给连战,连战突然有那么多钱,还可以做生意,一定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东北籍的妈妈。第二种妈 妈,是花儿子钱的妈妈,那个妈妈就是我妈妈,我妈妈耳背!耳背所以听不清楚,不要以为我在挖苦什么人,我是对我妈妈最大的赞美。所有的父母都觉得花子女的钱是最快乐的事,大家想想是因为觉得儿女有出息,并不是说陈文茜没有出息喔!我妈妈年青的时候,是吉林省立女子师范毕业的,当时的新女性,因为那时候读书的女性很少,我妈妈念书的时候很多人追他,其中一个是我爸爸,另外一个是在座的以前的文化大学的训导长,程国强教授的爸爸,叫做陈烈,国强站起来,站起来,程烈委员他是我爸爸的学生,跟我爸爸一起追我妈妈,传说中啦!后来我爸爸成功了,幸亏我爸爸成功了,不然今天我现在就叫程国强了。我妈妈在我家身份,她是一个反对党,什么是反对党,就是讲任何事她都说NO,我妈妈英文过去学过,现在都忘光了,只剩下一个,就是NO,我们看电视片「I Love Tracy」就是我爱崔西。她的一个银行经行经理最喜欢说NO,不喜欢人家说YES ,结果有一次,崔西接电话,她回答客户说NO、NO、NO、NO、NO、YES 、NO、NO、NO、NO、NO. 这个银行经理就奇怪!为什么你中间出了一句YES ,为什么说YES ,这个银行经理说,对方问我听的清楚听不清楚?反对党看,美国的参议员,开会时睡觉,睡觉时候突然被人家推醒了,被突然推醒了之后,他第一个反应先说,我反对!先卡位卡住先说我反对,我认识一个好朋友,以前是歌星费翔的妈妈,她在台湾,因为被受共--产--党坐了很久的牢,她养成一个习惯,好比说,我们大家在房间里聊天,她走进来了,

   大家都看著她的时候,她第一个反应是说,不是我!先撇清责任。我的妈妈就是喜欢说NO的人,我们请了一个菲佣,菲律宾的佣人来照顾她,她不会跟菲律宾佣人讲英文,可是她会说NO,也会写NO字,所以有一次我打开冰箱看到每一个东西都贴上NO字,就是不许菲佣碰她的东西喔。我的妈妈是反对党,我的太太就是执政党,在我家里,我十九岁认识她,非常的漂亮,本来啊!今天也在现场,不过藏在哪里了,我搞不清楚喔!我太太是中兴大学中文系毕业的,非常有中国味道,过去啊!我一直很少说我丈母娘,第一次啊!就是胡茵梦的妈妈,第二次啊,就是我现在的丈母娘!我很少跟我丈母娘讲话,什么原因啊,是因为我的纪比她还大。我比我太太大三十岁,可是我第一个丈母娘年纪比我大很多,杨肃老就认识!她讲了一个名言,我觉得讲得非常好,她说国民党太不像话,国民党太宽大了,怎么把李敖给放出来了!我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国民党不但宽大,现在国民党还被我们掐著脖子,由在场的,我的老同学,前民进党立法委员谢聪敏的提议,由国民党赔我们政治犯的钱,聪敏站起来!聪敏!国民党不但宽大,现在还要赔我们钱,现在的标准啊!被枪弊的赔六百万,没有被枪弊的,可是能坐很久的牢的,好比说像伟大的合湾人施明德,他就可以领六百万,因为他坐了二十六年的牢。像我呢? 大概可以拿两百万,我把这个消息很快的告诉我太太,我太太非常的幽默说现在被枪弊还来的及吗?这种遗憾不只我太太有,还有我和那个装冷气的工人年青人聊天,我说:你知不知道,按照中华民国的兵役法第五条,凡坐牢超过七年就不要当兵了、叫做禁役,因为你太坏了,禁止当兵。那个工人说:现在叛乱还来的及吗?大概来不及了。我讲这个笑话喔。妈妈讲完了、太太讲完了,现在讲我儿子,刚才文茜谈到我儿子的一个故事,没讲完,大家请注意,我的儿子是个神童,我叫他神童有证明的,他的级任老师张老师可以证明,张老师站起来给我们看一看。我的儿子啊!有一次我们在阳明山公园玩,这个故事我把它讲完,有人听说了!一个毛虫掉在我身上,我用手指把他弹到地上,我的儿子走过来想踩死这个毛虫,他的妈妈说:「不可以,我们要保护小动物,不可踩它,听到没有。」我儿子说听到了!好!他妈妈一转身,他一脚就把毛虫给踩死了,他妈妈告诉他说:「我警告你,它今天晚上小毛虫会找你算帐。」我儿子说不会,我说为什么不会,我儿子说:「小毛虫并不知道我们家的地址啊!」我说一句话,如果你家是民进党的话,小毛虫更找不到你,找到你家地址也找不到你,为什么呢?民进党有人头党员,一个户口里面,也时候有三千个人的名字在里面。再谈谈我女儿,我女儿不是反对党,也不是执政党,也不是民进党,她是共--产--党,她现在四岁,为什么有那么小的共--产--党,我讲个故事给你们听,她跟我们讲话啊!段落非常清楚,她说:爸爸,妈妈骂我。注意喔!这是陈述情况。情况是妈妈骂我。第二段:我不喜欢妈妈。这是划清界限。共--产--党喜欢划清界限。第三句说:爸爸,我喜欢你。这是展开统战。第四个是你抱我。这是提出要求。陈述情况、划清界限(此时许信良走进来)许总统好!陈述情况、划清界限、展开统战、提出要求。这是四个阶段,分的很清楚。所以啊!我说我的女儿是共--产--党!谈完四个以后,怎么没有国民党呢?我们家没有国民党吗?我们家没有国民党。我在阳明山山上的时候碰到一群狗,挡住我的路。我就骂那群狗国民党,

   (此时一位老兵大骂),那群狗往士林地方法院跑去了,我猜它们是心有未甘告我诽谤,我们必须说今天不要对号入座,有很多国民党是好的国民党,包括在座的向我呼喊,在座的梁肃老,我认为是非常好的国民党。所以喔!我们不要对号入座喔!我们市面上看到一个佛像,那就是达摩老祖,过去□宗有句话,就是达摩老祖就是普提达摩,普提达摩要找一个不被人家骗的人,不受人骗的人,我觉得我怎么多年来怎么希望找这样一个人,后来没找到我只好照镜子。」

   「我今天跟大家谈到「你为我倾倒、我为你开封」,我要开什么封呢?我有几个部分为大家谈谈。第一部分呢?我认为要以眼光,很冷静的眼光,「冷眼人生」,用冷眼来看人生,我举一个例子来给大家看看,冷眼人生后就不会被骗,我举一个例子给大家看,好比说过去蒋介石在竞选总统的时候,大家注意喔!他一开始他不竞选总统!为什么呢?大家看程思远写的那本书(黄国瑜注:「政海秘辛」)他写的很清楚,他不竞选,为什么呢?因为按照我们中华民国宪法,总统没有实际权力,我不要选总统,总统让给谁呢?让给胡适先生。所以呢?这时候很多人反对,怎么把总统让给胡适呢?大家注意看,这时候,陈布雷,就是前台北市副市长陈师孟的爷爷,就说:「有一个办法可以使我们总统来选总统。」那一个办法呢?就是我们把宪法更新,另外搞一个临时条款。然后呢?这时候,当时的王??先生就拿出了临时条款的草稿,请大家过目。就在宪法中间,用临时条款,使蒋介石可以选总统。结果,蒋介石就同意选总统。」

  「大家想想看,这种情况就像是家里面的男主人,男主人拿翘,你们叫我选我不选了,我不选怎么办?你们要求我来选,这是什么?男主人拿翘的方法。还有一种姨太太拿翘的方法,细姨、小老婆拿翘的方法。我本来以为今天许信良不来,我还可以讲,他来了以后,我要先跟他报备,我是开玩笑的,信良喔!民进党的党中央像是男主人,我们的许总统,假设,像是一个大老婆,陈水扁像是一个小老婆。大老婆当年帮著男主人辛苦成家,白手起家,赚来了整个家,这时候小老婆进场要抢这笔帐,大老婆当年干什么?美丽岛的人,坐牢的坐牢,流亡的流亡、逃亡的逃亡,可是当时这些人虽然坐牢、虽然流亡、虽然逃亡,他们等于在战场上第一线上,可是当时有一群人,别人在战场上做战时,他们在战场上捡战利品。这是什么人呢?就是当时美丽岛的律师群,尤清、苏贞昌、谢长廷、陈水扁。当美丽岛的那群人回来的时候,这群卡位不愿意还这笔财富,这时候就发生今天这种状况,忽然阿扁有人气了,我李敖实在看不出来人气从何而来。我曾经讲过,阿扁当年跟我办杂志,当我出钱给郑南榕办杂志的时候,阿扁是我的手下,做我的社长。这种功劳,????的功劳不算打拚!可是阿扁今天怎么多人气,我看不出来,这种功劳会和人气成正比,很显然的不成正比今天阿扁以后,当年为防止别人出头通过了四年条款,四年条款卡住了谢长廷、卡住了这些人,别人选过了,就不可以出来。现在才发现,四年条款也卡住了他自己,当他台北市市长竞选失败的时候,他怎么办呢?他就运作用要废除四年条款。可是废除的结果呢?发现对他不利,怎么样呢?就改用徵召的方法。看到没有,今天中午等于通过了给他特别条款通过了,什么是特别条款,特别条款就是蒋介石的临时条款。」
「宪法就像四年条款不动,搞了临时条款来□结这个宪法。我用很粗显,很粗俗的,就是小老婆跟男主人拿翘,撒娇,然后勾引男主人,逗男主人,两个人啊!进了卧室了,男主人衣服脱掉了,小老婆把男主人挑出来以后,突然两脚一夹,你喜欢大老婆嘛!

   我推荐大老婆,大老婆竞选我担任他总干事!这就是我看到的人间的真相。从蒋介石的临时条款到今天民进党总统的特别条款,骗不了我的,过不了我这一关,什么原因呢,就是这种方法,我生平相信我们要冷眼人生,因为冷静的眼光才看真相,这样的话我们才不会被骗!不会被骗!我跟大家讲一句话,我常常有所说的被骗的,因为他的头脑…。」

   「我们在台湾,因为台湾不大,以我在台湾连续住了五十年的这个资格,我今天来订一个新的标准,我们常常被台湾的英雄们订一个标准来问我,就是你认同不认同台湾,你爱不爱台湾来做一个标准,现在我也来订一个标准,来比赛看谁住的久,而且要连续住,不可离开,离开就不爱台湾。跟我同年龄的,现在台南县的县长陈唐山,跟我以前在预官学校同队的杨尔琳教授,尔琳站起来、站起来。问问看陈唐山被关警闭的时候,都哭起来了,关个警闭都要哭了!这个东西呢?他在台湾住了多少年!我告诉你们,六十四年之间,他有十九年不在台湾,跟我比呢?我比他多住了十九年。彭明敏先生,虽然比我大十二岁,他在台湾的时间,有二十五年的时间不在台湾。五十年之间,我比他多住了二十五年!五十年来,他只住了二十五年。我可以出面跟任何的台独英雄们来比赛看谁爱台湾。我认为我们很多观念是错误的,我们常以为一个事情,好比说,今天在民进党里面提出来总统这个条款让陈水扁过关的张俊雄。张俊雄在竞选的时候讲了一段话,他说台湾面积是世界三十二大的国家。台湾有怎么大吗?一百三十二个都不到。他还说台湾的面积是以色列的好几倍,台湾的面积是三万六千平方公里,以色列的面积是两万零七百公里。三万六千比两万零七百,大好几倍吗?为何张俊雄这样子的胡说呢?没有诚实!以及在台湾,我们台湾是岛国,各位想想看,在一九八七年三月二十八号国民党的中央日报登出的消息,说:「台湾的日月潭是全世界最大的湖。」所以啊!苏联的贝加尔湖可以把整个台湾都装进去,何况你的日月潭!也许在台湾换一个角度啊!

   自己拚命的夜郎自大。今天我以住在台湾五十年的资格,劝各位不要相信这种人,他们是骗人的,台湾是很小的,很渺小的,我们难免眼里只有台湾,可是啊!不要眼里只有台湾!台湾的一切!

   「天安门之后柴玲逃出来,打电话给我向我致敬,我跟柴玲说:「我在台湾闹了四十五年,所得到的世界性的名誉,赶不上你们在北京闹了四十五天!所以我说你们的战场比我好!」台湾小,我的努力也跟著一起变小了!所以我告诉各位,我们不要相信台湾是那么大的!在五月三号,中华东亚协会发表了一个民调报告,他说:「台湾有百分之八十九的人,反对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

  有百分之九十四的人,认为中华民国还继续存在!」各位,我跟大家讲,我坐牢的时候,有一次刚去坐牢不久,他们不准我看任何的书,是我太坏了不准看书,我闷的很难过,我问他们说:「可不可看三民主义!」他们说:「这三民主义可以看。」可不可以看国父的全集,当然没有我李敖的大全集好看喔!李敖大全集是好书,大家看喔!这个全集是我的好朋友,张坤山(??)先生,站出来替我印的,坤山!站起来!张坤山先生是慈善家,也是印刷厂的老板,也是建筑界的老板,我们在党外时代,我们那些书刊,被警备总部查禁的那九十六本书,都是他印的。当时我在警备总部,我说:「国父全集可不可以看。」国父全集可以看,我说:「那总统全集可不可以看!」总统全集更可以看,送给你看,全世界的人,我告诉你们,都没有看过总统全集。你们看过吗?你们至多看过「中国之命运」至多看过「苏俄在中国」,你们没有看过总统全集,包括蒋总统自己都没有看,因为里头的文章是别人帮他写的。我看到了一篇文章,一九五○年三月十三日,大家注意这个日期喔!一九五○年三月十三号,蒋介石在阳明山上有一次秘密谈话,他说:「我们中华民国在去年(一九四九)己经没有了,亡国了!」用了四次中华民国亡国的字眼。大家注意啊!中华民国的总统,在一九五○年三月十三号,秘密谈话中说中华民国已经亡国了!可是为什么现在我们还要讲中华民国呢?中华民国咸鱼翻身,连民进党都承认中华民国,为什么突然对中华民国那么的支持呢?我们有一个幻觉以为它没有亡,当我说它亡的时候,你们说你李敖危言耸听、丑化政府,可是当一九五○年

   三月十三号,蒋介石四次提到中华民国亡了,我们怎么解释这种现象呢?有人说没有亡啊,中华民国在台湾,有人说没有亡,中国千分之三的领土,从来也没有一天被共--产--党统治过。没有亡。各位啊!我是历史家,你们有没有念过历史啊!我请问你我们说历史,公元前两百二十一年,秦始皇统一中国,可是啊!

   我告诉各位,有一个小国没被秦始皇统一到,叫做卫国,这个卫国什么时候被统一的,在秦始皇死以后十二年才被统一,可是历史书会不会这样写,公元二二一年秦始皇年统一中国,卫国除,历史书不这样写,为什么呢?卫国你早晚逃不掉被对方统一。

   公元九六○年,宋朝统一中国,对不对,可是当时吴越,在今天浙江的地方有一个小国家叫吴越,它没被宋朝统一,它拖了十八年以后才被宋朝给统一,宋太宗死了,请问我们历史书会不会这样写:「西元九六○年,宋太祖统一中国,吴越除外。」没有这样写法,同样的,清朝一六---四四年,清朝统一中国,对不对?可是那时候大家记不记得南明还在桂林,南明这个朝庭拖了十七,可是历史会不会这样说:「西元一六---四四年,清朝没有统一中国。」因为还有南明,历史不会这样写。在我们历史上看起来卫国、吴越、南明,都是我们历史上的一行字,它已经不存在了!

   如果我们承认这个国,我们对平白骗了自己,为什么花这么多钱给巴拿马,或者给那个小国,为什么要买他来承认我,为什么呢?为什么今天民进党要承认中华民国呢?原因就说我们很怕没有国家怎么办?有人问我你李敖不承认中华民国,你今天在哪里?

   我说我住在中国。所以我们要这样的来看一个人,不让这个痛苦、痛苦这个大小,我们就会因为自大狂带来的这种不了解现实情况。我们就很痛苦,这句话人人要听,为什么呢?根据刚才我所说的,中华东亚协会的说法,有百分之九十四的人,认为中华民国没有亡,所以你李敖即然这样讲,即然你得罪了百分之九十四的住在台湾的人,不快乐是种痛苦的人。过去雷震他们办自由中国的时候,就讲过反共无望论,当时胡适先生骗雷震,说你啊! 不要这样说。雷震就说,胡先生,怎么你也这样觉得啊!你是知道反共无望的!胡先生很狡滑的说:「反共大陆是千百万万人共同的一个梦,共同的一个希望,你们打破了一个梦。所以我希望不要拆穿它。」这就是胡先生狡滑的一个地方,可是由于我们不敢面对真的中华民国跟中国大陆的关系,我们永远陷入痛苦之中这个痛苦不要这样说。雷震就说,胡先生,怎么你也这样觉得啊!你是知道反共无望的!胡先生很狡滑的说:「反共大陆是千百万万人共同的一个梦,共同的一个希望,你们打破了一个梦。所以我希望不要拆穿它。」这就是胡先生狡滑的一个地方,可是由于我们不敢面对真的中华民国跟中国大陆的关系,我们永远陷入痛苦之中这个痛苦。今天早上看报纸看到了,各位看到没有,这个是民进党台湾前途决议文,我看了一遍,看到了,它谈到防止中国「并吞」注意这个动词,防止中国「打压」注意这个动词,防止中国「野心」注意这个动词,防止中国「霸权」注意这个动词,请问你跟别人口口声声要和平相处,结果你却一直叫人家并吞说,人家打压你,人家对你野心,人家对你有霸权,在这种大前提底下根本不会有开始,有发展,基本申论就是错的,请问设计的人有没有注意过?大家在方法学中有学的方法,就是不把我的问题套进我的大前提。」

   「比如说,这种情况过去在警备总部是最名的方法,警备总部最常用这种方法,好比说,李敖你昨天跟匪谍李庆华吃中餐呢?还是吃西餐?我说我没有吃。我没问你有没有吃,回答说中餐还西餐。好啦!中餐。喔!你跟匪谍李庆华吃中餐。我说西餐。喔!你跟匪谍李庆华吃过西餐。你怎么躲也躲不过去,你只要回答他的大前提,就要接受他的恐怖决定。我一开始没有注意,现在我也学会了,我跟我儿子说:「爸爸带你去理发。」我儿子说:「不去!不去!」我说:「给阿姨理呢?还是给叔叔理?」我儿子说:「给阿姨理。」就去了!因为我们常常在方法学上给骗了。所以我认为,真正健康的方法,就是某些大地方。要遵造许总统给我们的指示啊!先从经济面先,大家想想看,富兰克林(??)讲过一句很有名的话:「互相做生意的人,打不起架来的。」大家注意啊!当我们跟中国大陆亲蜜的发生这个经济关系的时候。我们就取得安全。所以大胆西进没有错喔。错在这群反对大胆西进的人。陈婉真,我的朋友,台独份子,现代的女性,她对李庆华说:「我很喜欢你作法,但不喜欢你的名字,因为你的名字有中国在内,就是庆华。」可是我发现,李庆华这个名字,带给我们新的希望。为什么呢?只有庆中华站起来,我们才有希望。我在十几年前,我在生病,我的朋友来看我,他的名字啊!叫李望台,希望的望,台湾的台。现在民进党的宣传部的副主任。李望台。

   我告诉他,要想望台,必须先庆华。所以啊!我这一部分讲的特别多一点,这叫做冷眼看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