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清華大學演講實錄
2005-9-23??
大公报: http://www.takungpao.com/news/2005-9-23/_IN-460758.htm

(fashion注:本实录以大公网上的文字稿为底稿,因大公网上的文字稿不全,以其它版本作为参考加以补充,另外我改了一些人名地名等错字。未根据视频再一一校对。如果有人发现哪里有删改,请告知fashion。本人将再作补充。谢谢!大公网上的文字稿为繁体字,简体字的内容就是从别上补充进来的,特此告知。)

【大公網訊】正在大陸訪問的台灣著名作家李敖今天(9月23日)上午在清華大學發表了演講。全文如下(本文根據鳳凰網實時轉播稿整理,因語音理解上的誤差,文内在某些詞句上可能與原話有出入,請讀者見諒):

李强:尊敬的李敖先生,尊敬的刘长乐先生,尊敬的各位来宾,老师们同学们,大家上午好!我讲三点,第一,非常欢迎李敖先生作客清华,并发表演讲;李敖先生涉猎广泛综论古今,此次清华师生有机会和李敖面生面对面交流,我相信这对双方都颇有益处,我相信李敖先生在清华演讲会对弘扬清华文化,对促进海峡两岸的交流和统一产生积极的影响,二,感谢刘长乐先生和凤凰卫视,由于他们的努力,使本期世纪大讲堂安排在清华,以往清华师生只能在电视上,在书本上看李敖、听李敖、读李敖,此次有了面对面直接交流的机会,这很有意义,李敖先生阔别50年之后重返大陆,相信他对大陆的了解也会更加全面准确深刻;最后祝愿李敖先生的神州文化之旅取得成功谢谢大家!

曾子墨:非常感谢李强先生简短的三点,他的话代表了所有清华师生对李敖先生的欢迎之情,此时此刻我想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和我一样,都在期待这期世纪大讲堂的这期节目,我们先请李敖先生和刘长乐先生在台上就坐。欢迎走进世纪大讲堂,今天我们请来一位非常特殊的嘉宾,说他特殊他是有多重身份,是历史学家,是作者,还是立法委员,还因为他阔别了大陆56年以后第一次回来,他说他不希望被当做客人,说他特殊还因为他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最近有一个调查,在大陆四成以上的网友都认为他是一个狂人,今天来到我们世纪大讲堂,下面就有请李敖先生为我们讲演。

李敖:刚才被美女抱了一下,浑身发热,我可以脱衣吗?(脱外套)

「清华是中国的清华」

毛澤東主席說,辛亥革命沒有完成,但我到了貴校以后,發現真的沒有完成,這不是大清帝國嗎?大清帝國在清華,這說起來有點政治性的含義,我已經聽到大陸的一句話,叫做大清帝國北大荒。剛剛我已經被囑咐,不要奚落北大,所以今天雖然我在清華,我決定放北大一馬。

各位,就在三年七個月以前,美國帝國主義的總統布什就站在這兒向大家說了一個謊話,大家看到布希的講演稿沒有?他說,清華大學是美國支援下建立的,等於是美國捐贈的。他說,清華大學是透過我國(美國)贊助建立的,布希總統講了一句謊話。

大家想想看,當年一群愛國的中國人,可是他們給我們國家闖了禍,就是義和團,鬧著八國聯軍,八國聯軍到今天只有一個奧匈帝國沒有了,其他七個國家還在,尤其是那個可惡的小日本都在,當時八國聯軍以後,叫中國人賠錢,中國人賠不起錢。我們以甲午戰爭做例子,中國人賠日本人,賠的是兩年全國的總收入,相當於日本三年的全國總收入,中國人賠垮了,所以日本小孩子用中國人的錢受了很好的教育,中國人沒有錢辦教育。到了八國聯軍的時候,要賠錢,美國也開出價碼來,說我很客氣,你們賠我軍費就好了,結果賬單開出來以後被一個聰明的中國人發現了,這個人叫做梁成,是當時駐美國的公使,相當於大使。他就仔細算這筆軍費,發現美國人多算了兩倍半,梁成就很聰明地向美國的國務卿海約翰商量說,你們既然說是要賠軍費,怎麼可以報出來這麼多,多了兩倍半,美國人又愛裡子又愛面子,搞得國務卿很不好意思,說怎麼辦?聰明的中國大使梁成說,錢捐出來好不好?辦一個大學好不好?後來美國人就同意了,這就是今天的清華大學。所以清華大學錢的來源是因為美國人故意冒領錢,被我們逮到被我們追回,今天又愣又笨又兇又恨的美國總統小布什,居然說是他們送給我們的大學,當然,我要撕他的講稿,大家覺得我做得對嗎?

我們中國在過去一直有覺得有外國人,為什麼我們蓋長城呢?蓋長城就是擋外國人,擋胡人,各代都擋,現在長城說起來不是秦始皇的長城,也不是孟姜女哭倒的長城,它是以一個舊的為根據蓋出來的一個新城。可是我們想到,隔了半天,發現隔了這些人,到了和英國人1840年、1842年打仗的時候,才發現那是真正的外國人,過去長城擋的,或者東征西討打的這些人都是自己人,到了英國人出來以後,我們才知道什麼是真的外國人。那個時候我們出現了一個民族英雄就是林則徐,鴉片戰爭以後,林則徐被定了罪,給他發配新疆,在路上林則徐寫了一封秘密的信給他的好朋友說,和英國人打仗,關公岳飛出來都束手無策,他們都沒有辦法,為什麼?他說我們看不見敵人,敵人就打到了我們,為什麼?他們有大炮,我們絕對打不過他們。他說,可是我寫給你這個真相的這封信不能發表,發表以後,大家說我林則徐不愛國,這個真相一齣來,會影響我整個的名譽,所以這件事情用我們北京話說起來,就是要把它眯(音)下來,不能講。為什麼發生這個現象?因為真的發現洋人來了,我們真打不過他,這時候中國就一路挨打。中國面臨兩個問題,就是如何避免挨打和挨餓,如何避免挨打?經過這麼多年下來,最後香港也收回了,現在沒有人敢打我們中國了,我在這裡公開和大家說,只有一個黨能夠做到這個現象,就是中國共產黨。

「共产党治国堪比汉唐盛世」

大家以為我喜歡罵人,不曉得我也喜歡捧人,該屬於誰的就是屬於誰的,我必須說剛才這個結論是正確的。剛剛有人說了你在北京這樣講,大家忘了我在中國的一部分台北也是這樣講的,告訴大家這個功勞是共產黨的。我們的確富強起來了,當時窮的時候,日本人奚落我們的外交部長陳毅,說你們中國人窮得褲子都沒有穿的,你們還要造原子彈,虎虎有生氣的陳毅外長說,我們光著屁股,沒有褲子穿也要造原子彈,我覺得這個氣勢是很了不起的。可是談到沒有穿,這件事情是真的還是假的?是真的,要不要怪共產黨?我們把账要算一算。

大家記得不記得唐朝的詩,來抓兵了,壯丁跑掉了,老頭子也跑掉了,三個兒子也被抓走了,家裡面剩下老太太,她和抓兵的這些官說,我家裡沒有人,「室內更無人」,只有吃奶的孫子、吃奶孫子的媽媽還在,不能見你們,為什麼?因為沒有褲子穿,沒有裙子穿,「室中更無人,惟有乳下孫。有孫母未去,出入無完裙。」各位,中國人沒褲子穿從唐朝就開始了,叫共產黨負責任負到唐朝未免遠了點。

我看過30年前的一個高高,一群人到甘肅去考察農業,大家口渴了,到農家要水喝,進了農家以後,農民很客氣地招待他,他們在喝水的時候看到床上有一個棉被,棉被底下人在動,他們很好奇,就問這位農夫,說有人在睡覺嗎?農夫說,沒有睡覺,那說沒有睡覺蒙著棉被幹什麼?農夫說,不瞞你們說,她是我女兒,你們是客人,她不能出來,她沒有褲子穿。

這沒有褲子穿的事我到處聽說,台灣有我一個好朋友李庆華,他的爸爸就是李焕,在黨政府裡面做過「行政院長」,他親口告訴我們,在西北行軍的時候家裡只有一條褲子,看到農夫出來,家裡人都在家裡面光著屁股,農夫的老婆出來褲子給她穿,農夫在家裡光著屁股。我們中國是這麼窮,這個賬不能算在共產黨頭上。可是我們必須說,從1949年以後有賬目我們要和共產黨說,共產黨是不是要負責,可是49年共產黨所接受的攤子是什麼攤子?是國民黨,國民黨把能帶走的全帶到台灣走了。我带走了500本書,國民黨帶走了全中國國庫裡的黃金,當時的黃金折成美金是3億美金,現在不算什麼,可是當時是全中國的錢,國民黨把這個錢帶走了,能帶走的全帶走了。

大家看到莎士比亞的劇本,那個皇帝最後要跑的時候就講了一句話,說一匹馬,一匹馬,我整個的王權用它來換一匹馬,因為只有一匹馬能夠救他的命,國民黨最後跑的時候能拿走的全拿走了,留給中國大陸的是一窮二白,國庫掏空了,能破壞的橋都炸掉了,能帶走的東西全部帶走了,並且留下了300萬的壞分子搗亂,土匪、國特留下在了大陸,所以引起共產黨的緊張,又窮又要解決這些治安的問題,我們是在這種情況下成長的,今天大家知道嗎,現在是中國自漢唐以來所沒有的一個盛世。

我在中學時候寫文章批評一個教授,他後來寫信,他很謙虛地給我回信,這個教授你們都不認識,可是他給中國大陸,給北京大學留下了一個有趣的記錄,就是「未名湖」三個字是他起的名字,這個人叫錢穆。(fashion按:此事可看钱穆《八十忆双亲 师友杂忆》一书。)他常常講的一句話就是「漢唐以來所未有也」,漢朝唐朝以來從來沒有的事情,他希望這個局面出現,今天告訴各位,我李敖親眼看到了。

大家要知道,我們取得這麼一點點的成績,付出了多少代價呢?不但是千萬人頭落地,而且是多少愚昧的代價我們付出來了。在鴉片戰爭的時候,中國有名的思想家死掉了,他的名字叫俞正燮,他是替中國婦女受到不人道的待遇講話的。他寫了一篇文章說外國人什麼樣子,他說,外國人的生理結構和我們中國人是不一樣的,他說中國人的心有七個竅,洋鬼子只有四個竅,我們中國人的肺只有六片,洋鬼子只有四片,我們中國人的睪丸有兩個,洋鬼子有四個。所以,大家想想看,中國第一流的思想家在鴉片戰爭剛開始的時候,對外國人的了解是這樣子的可憐和單薄,所以真正打起仗來的時候我們打不過它,所以我們盡各種方法和洋鬼子和他們週旋,可是我們所得到的都是打敗打敗,屈辱屈辱。到了後來,1949年終於到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窮是我們最大的一個威脅,當時一個笑話,蘇聯關係還好的時候,當時有一個笑話挖苦毛澤東和蘇聯的統治者赫魯曉夫說,老赫魯曉夫給我們糧食,我們窮,沒有糧食,給我們麵包,赫魯曉夫回電給毛澤東說,毛同志,沒有糧食,你們只好勒緊褲腰帶,毛主席第二個電報打給赫魯曉夫說,請送褲腰帶來。

「这里是我的国家,我要使它自由」

大家說我的掌聲沒有連戰多,因為我講得太精彩了,你們都來不及鼓掌了,我講演很多次,可是我最怕這種講堂,為什麼?大家知道嗎?因為它是個半圓形的,禮貌上我們要照顧每一個人,頭要從左邊到右邊,右邊到左邊,就覺得自己像是一個電風扇。

報告劉老闆講到目前為止還安全嗎?外面謠言說我和鳳凰的情緣已盡。我告訴大家,胡扯!

當年,胡適先生在北京大學,當時北京大學有共產黨和國民黨的學生,當時為了一件事情在禮堂裡面吵起來了。胡先生出現在禮堂的時候,共產黨的學生起來說,漢奸!指著胡適在罵。胡先生是教育家,心平氣和苦口婆心說,這個屋子裡沒有漢奸。(fashion按:此事可看李敖所写的《残存日记中的爱国者》,收录在《胡适与我》,《李敖大全集》第18册,在网站的“文集”中也有此文。

今天在我們的祖國大地上面,沒有誰不愛中國,沒有誰是要搗你的亂,和你過不去,亂出反動言論,影響民心士氣。可是有的人說你們言論有問題,這就是鄧小平同志所講的,有些同志思想需要慢慢的改過來,我願意等待!不過大家不要忘記,我已經年過70了,我已經等不久了,希望大家要改,要快一點。

各位,今天我和大家講,大家都以為我是自由主義者,你到了北京,過去你罵國民黨,你罵民進黨,你罵老美,你罵小日本,你到了北京,你敢不敢罵共產黨?我會問我自己,我敢不敢罵共產黨?我該不該罵共產黨?

我告訴各位,如果有可罵之處我會罵,大家發現我不但沒有罵共產黨,我現在放棄了我自己的東西,就是自由主義。大家覺得太奇怪了,你李敖說自己是自由主義者,我的朋友都說我李敖是自由主義者,為什麼你今天會放棄自由主義者呢?我告訴大家,我不和大家談學理,談學理17世紀、18世紀,19世紀關於自由主義的著作我們用俗話來說也是汗牛充棟。

現在我只談兩個部分,北京大學部分我沒有講得詳細,第一個,自由主義是「反求諸己」,我自己心靈能夠開放,不被那些思想所困,這是我能夠解脫,這是一種對我自己的一種改革開放,有這個本領,這才是自由主義者,對自己負責。另外一半是和政府的關係,和政府的關係最有趣的,最逗的是什麼?自由主義從17世紀、18世紀到20世紀大家所爭取的自由是什麼,那些東西都是虛無縹渺的,沒有很明確的出現。

我告訴大家,自由和愛情一樣,都要列舉的,大家記得不記得英國的女詩人布朗寧她有一句古詩說,怎麼愛你,讓我一件一件數出來,我愛你眼睛,愛你鼻子,愛你耳朵。像印度的詩人泰戈爾,他喜歡女人臉上的麻子。陀思妥耶夫斯基愛女人的腳指頭。在比爾基死了100年之後,人們發現他的日記,發現她最喜歡的是女人的那個地方。每個人的愛都是列舉的,自由都是列舉的,過去我們翻譯錯了,翻成人權宣言,是錯的,那個BILL(清單)。

我告訴大家有一個朋友描寫我的話,說李敖真夠朋友,對所有人都夠朋友,絕不會先出賣朋友。愛情都要開清單,當自由主義被開清單的時候,大家注意,自由主義的理想都沒有意義了。我們要跟著清單向政府要我們的自由,夠了,它給我們以後,所有自由主義全部落實,全部兌現,清單在哪?清單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彙編》的第一篇裡,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憲法裡面給我們列了,比全世界任何國家給的都多。

我說一句給大家看,當我做政治犯的時候我們每天可以出來散步,每次只有10分鐘,散步的時候會碰到一些其他的政治犯,其他的「牛鬼蛇神」。有一天我碰到一個17歲的小政治犯在那裡東張西望,我說你什麼罪狀,他說是政治犯,我說怎麼抓進來的,他說他組黨,他說我在學校裡面的公民教科書上面有一條節介紹中華民國憲法,第14條說人民有集會結社的自由,他說我以為那是真的,就組黨了,就給逮進來了,後來小鬼自殺了。他以為是真的,就組黨了。

大家注意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裡面所列舉的,一條一條列舉的,是全世界最完整的出版,言論自由,罷工自由,什麼都有,每一條都列舉出來了,我不以為他是假的,只要我們認真他就是真的。

美國的富蘭克林,大家知道嗎,他一生正好分成兩段,前半生做生意、辦報紙,放風箏;後半生革命。富蘭克林是最怪的一個人,美國的詩人弗洛斯特講,他說我年輕的時候不敢做一個激進派,怕我年老成保守派。結果富蘭克林正好相反,他越老越激進,最後富蘭克林變成美國的革命黨,富蘭克林的兒子變成保守黨,他的私生子是當年美國13州裡面的一個州長,所以父子為之反目。

富蘭克講了一句話,非常動人,他說,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國。告訴大家,富蘭克林是錯誤的,這句話要被我李敖改寫,怎麼說,這裡是我的國家,我要使它自由。別以為都是假的,當我們努力就是真的;別以為他們在騙我們,當我們認真,他們就不是騙子。

所以我對大家說,大家要有信心,在最好的時候建立我們的信心。所謂最好的時候,就是說今天每一個人都有褲子穿了,就是這個時候。大家不要笑,陳毅說,沒有褲子穿也要搞原子彈的時候,當時我們中國人口10億,10億人口每個人給一雙襪子穿,什麼結果呢?就是一雙襪子才1塊美金,10億人口大家穿上襪子就是10億美金,10億美金可以造兩艘核子潛艇,使我們的國家強兵,挺起,洋鬼子不敢打我們。可是我們大家要光著腳,大家想想看,我們付了這個代價。

人民的看法和政治領導者,和國家領導人的看法有時候不一樣的。美國林肯總統時代的國務卿聽說當時屬於俄國的阿拉斯加要賣,賣多少錢呢?賣720萬美金,等於一畝地只要2分美金,他就花錢就把它買下來了。全國人都罵他,說你這個混蛋,買那個冰天雪地的地方幹什麼?那麼多的錢,這個國務卿被罵得滿頭包。可是他講了一句話,他說現在我把它買下來,也許多少年以後,我們的子孫因為買到這塊地,而得到好處,這個好處是什麼?我們不知道。今天證實了這句話,在20世紀飛彈飛來飛去的時候如果今天的阿拉斯加在蘇聯人的手裡,蘇聯不需要製造長程飛彈,所以政治家的眼光和群眾和老百姓是不一致的。老百姓是不了解的,老百姓是抱怨的,老百姓是憤怒的。過去在很窮困的一段時間發生了五大湖逃往潮,很多人從廣州游泳到香港。有一個悲慘的故事,一對青年男女一起游泳朝香港遊,遊了一半,男朋友淹死了,這個女孩子抓住他男朋友的屍體繼續往前遊,她說我們要死也死在自由的地方。有這麼一個故事被外面人大肆宣傳,我們平心靜氣的想,一對小夫妻在窮鄉僻壤的小夫妻,為了他們的前途能夠過好一點的生活,能夠穿一雙襪子,他們跑了,是可以原諒的,是人之常情的,我們不能說你不愛國,用三個字抹煞他一切。可是我們現在知道,當我們有一天覺得我們不往外面跑,自由不在外面,自由在我們眼前,經過我們的努力自由會實現的時候,為什麼我們要跑?大家想一想。

「务实的中国才有前途」

我和大家讲,今天我到清华大学,我看到了一个真的清华大学,你们知道吗?台湾也有一个清华大学,人间的变化太微妙了,那个学校校长是原来清华大学最后一任校长,台湾这个假的清华大学校长是真的,钱也是真的,什么钱?他还用着庚子赔款美国人还我们的钱。今天我们清华大学头抬起来了,不要老美的钱,也不要过去中国人丢人现眼赔的钱了,可是台湾还在拿这个钱,虽然数目越来越少。大家觉得很有趣,我70岁了,能够凭我这个老眼看到这么有趣的现象,从假的清华看到真的清华,假的清华里面有真的部分,真的清华里面有没有假的部分。

我告诉各位,现在的年轻人你们有一个问题,我必须指出来,要扫你们一点兴。当时清华大学创办的时候和美国有一个半秘密的协定,这个学校80%的学生我们要让它学科学,学农、学工,另外20%学法政,没有什么念中文,不要搞这个,我们就是这些东西,就是培养中国的富国强兵的人才。所以清华大学本身的基础就是非常务实的一个学校。

今天,你们能够进到清华大学,你们会长大,长大老问题就出现了,你要不要做自了汉,别人都不管,只管我自己,自了汉什么标准?有点钱读了博士,或者是在外国住下去,管我自己的生活,这叫自了汉。我告诉各位,这个观念本身是错的,根就在这里,对中国你可以抱怨,你可以不满,你可以诅咒,可是告诉你,根就在这里。

你会说我的思想有一点老古板,我对你们清华大学早期的校友名字叫胡适的态度,你们知道我是老牌的态度,在很早的时候胡适送给我1000块,我在北京大学捐了150万台币,相当于35万人民币,我是来还这个情,告诉大家,人间有情有义,可是人间也会疏财仗义,我的解释是钱拿出来才是事,光同情你是不可以的。

在帮助慰安妇的时候我把胡适送给我的字都义卖了。因为二次世界大战,在中国,在朝鲜,在高丽,在台湾,在菲律宾,街上走的女孩子17、18岁抓着就跑,放在军营里面,给你们做性奴隶,不但集体乱奸,怀孕了把她绑在门板上动妇科手术,没有麻醉药,日本人是这样子对待我们的。后来日本人为了应付联合国,就说我们和解这件事情,这是全世界对慰安妇每个人送50万新台币,相当于10几万人民币,台湾当时还剩下54个老太太,很可怜,有的眼睛看不到,有的路走不动,一身都是性病,没有人理她们。慰安妇的团体和他们说,这个钱不能要,日本人说原谅他们,这50万现金对她们太重要了,可是她们说不可以拿这个钱,为了国家的尊严和个人的荣誉不可以拿这个钱。不拿可是心里觉得很难过,因为她们现在需要这个钱,我李敖实在看不过去,我站出来,我拿出100件收藏品,举行义卖,我们卖了100万美金,每个人发50万,条件就是你不能要日本鬼子的50万,你要我的50万,还定了一个规定,如果你拿了日本的50万,这个50万要还我,最后日本人真这样了,但是我说不行,不能要日本人的钱。所以日本人是行不通的,至少在台湾保留了我们中国人的尊严。

我和大家讲,大家注意,我这个招不谈高调的,就是你道德劝说慰安妇不拿这个钱,不尽人情,老太太们实在要这个钱,她内心发生了天人交战,什么办法,就是我的方法,这才是务实。你们只看到我张牙舞爪,骂张三和李四,你们没有看到我务实这一面,这是很重要的。今天的意思就是大家要务实,面对今天的中国问题和中国的前途,就是说中国才是我们真正努力的方向,真正努力的目标,真正献身的目标。

别相信洋鬼子的高调,当中美建交的时候,美国卡特尔总统和邓小平说,你们中国没有出入境的自由,就没有宪法里面迁徙的自由,不让出境。邓小平讲了一句话,你要多少人我给你,1000万要不要,卡特尔100万也不敢要,10万也不敢要,最后用别的话把这个问题岔开了。为什么?你伪君子,美国参议院每个人都说,你中国人不人道,又来老问题了,我有一个小夫妻,我生男生女,至少生一个男的一个女的。

我们必须克服困难,我们必须学会自己不懂的东西,我们必须向一切内行人学经济工作,不懂的东西不要装懂,毛泽东公开说,他不懂经济,他和爱迪卡斯洛说,他不懂经济,他会革命。邓小平也公开批评毛泽东说他是一个伟大的共产党,可是他不知道生产力。今天懂经济对我们国家是最重要的,今天我很高兴,看到我们的国家在务实,从清华里面出现人才来领导这个国家,走向务实之路。谢谢各位!


答清华学子问:

主持人:謝謝李敖先生精彩的演講,我們的聲音都被淹沒在大家熱情洋溢的掌聲中,接下來把提問的機會留在現場的同學。

提問:李敖先生您好,我是來自公共管理學院的學生,我覺得我們是以清華最熱烈的雙臂來擁抱您,歡迎您回到我們祖國的組織,歡迎您回來。

李敖:你這叫什麼問題,我根本就沒有離開。

提問:我相信通過剛剛短短幾十分鐘的講演,我們非常深刻領略了您的語言風格和獨特的人格魅力,可能我們更加喜愛您的是您對我們祖國的認同和您的愛國之情,我們真的感覺到您的拳拳之心。在這裡我很關心的一個問題是,我們清華人不是自了派,我們很關心統一大業,對您這樣一個愛國統一人士來講,今天又是文化之旅,怎麼樣通過兩岸的文化交流來推進祖國的統一大業,我相信您一定會有非常精彩的答案給我們。

李敖:你提了一個好問題,可是我提供一個笨答案,什麼是笨答案?以你們清華大學這麼聰明的學生,你們不知道這個答案嗎?你們自己知道,故意來問我,叫我說話,讓我闖禍。

提問:李敖先生您好,我是清華大學汽車工程系的學生,首先我想表達對您剛剛所談的關於自由與個人努力的理論,非常欽佩。同時我也對您關於台灣慰安婦的依據非常地欽佩,我的問題是,您一貫說是追求事實,我們都知道,台灣的三一九槍擊案疑點重重,您提供的美國中央情報局的秘密證據也沒有了下文,不知道這個案子的真相何在,您在這方面還會什麼舉動?

李敖:我提供的證據是有效的,陳水扁的證據在檔案裡,我的證據在人心裡,為什麼在人心裡?大家想想看,陳水扁當時所說的三一九槍擊案破案,是說一個人開了兩槍從他的肚皮上打過去,叫一人一槍,兩彈,整個的報告,整個的謊言都這樣發展的。可是我所的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報告是說,兩個人、兩把槍、兩顆子彈,換句話說,多了一個兇手,並且說,那個兇手放了槍之後,是治安人員保護他脫離現場,表示說是陳水扁自己用他所謂「總統」的權力做的假。可是陳水扁他們匆匆結案,說沒有這個事,就是一個答案,一人一槍兩子彈就這樣結案了,他結的案只在檔案裡,在人心裡面,大家知道這個問題沒有解決,大概是兩人兩槍兩彈。

提問:李敖先生您好,我是來自清華大學材料系的同學,非常喜歡看您的《李敖有話說》節目,在這個節目裡面,我經常看到您穿一件紅色的外衣,那么今天您为什么没有穿,這件外衣對您來說是有什麼特殊的含義?

李敖:捨不得穿,怕穿壞了,没有了。

愿意向北大道歉

提問:李敖先生您好,我是公共管理學院的碩士研究生,從您今天早晨的演講,能夠感受到您深深的愛國情結。我知道北大對李敖先生這次演講十分重視,也非常熱情友好,但是李敖先生你用了「孬」字來描述北大的現狀,「孬」在北京話中是一個非常嚴重的貶義詞,我覺得對主人不夠禮貌,我不知道李敖先生有沒有想過,是否願意在清華講台上對北大表示歉意?謝謝!

李敖:我想不到来清华还有北大卧底的,我在北京念中学的时候听到一句谚语叫做北大老,师大穷,只有清华可通融。因为北大老,所以我们要使劲扎它一下,因为扎它,所以用字用词就难免重了一点。我想和大家说,这57年来,我回来了,大家说,乡音未改,我告诉你,我没改,改的是你们,为什么?我在北京的时候是个小型的北京,我住在北京城里面大圈里面的小圈里面,小圈里面的皇圈,住在皇城里面,现在的圈大了,三环四环五环都有了。我们过去在北京讲的话就很纯的北京话,现在你们的话和我们混在一起了,这个语言混同改变是进步是退步?我告诉你是进步。台湾人到了北京,你们一听他是台湾人,讲的国语,为什么?用的词和你们不一样,为什么不一样?我举个例子,我们喊疼,你打我一拳就喊疼死了,山东人会说「份儿」(音),就表示疼,懂我意思吗?语言改变了。好比说,我李敖如果披个外衣夜里从小巷子出来看到女生过来拥抱,北京的女孩子说,呀,台湾女孩子说,哇,或者说哇噻,或者说,那么小,反应不一样。所以今天我用了这个字来挖苦北京大学,我愿意委托你向北京大学道歉。

提问:首先,既然您不愿意作为一个客人,我想再次欢迎您自家人回到北京来到清华。首先我想给您说两件事情,可能您会比较高兴一点,第一件事情刚刚您说美国在当时和清华校方有一个秘密的协定,有一个80%和20%之说,我想和您说的是在那几十年没有听美国鬼子的,发展出了学养非常深厚的人文社会科学,包括您肯定知道的王国维、陈寅恪、赵元任、梁启超这些国学四大导师以及稍后的钱钟书、冯友兰这样的大师,您知道这个应该会比较高兴。第二点您可能比较高兴,您说到钱穆先生,虽然钱穆先生没有给清华像北大一样的未名湖,我和您说清华的学生也非常尊敬钱穆先生,不但知道他,而且非常尊敬他,至少我和我的同学在我们的音乐素养课上就曾经得到间接来自钱穆先生的教诲,他教我们应该对古典音乐怀有温情和崇敬。我的问题是,您一直把自己定义为一个大陆型的学者,而且您非常著名的也是一颗拳拳的爱国之心,现在我们非常担忧的是,在提出岛内当局推行的是去中国化的教育,这对于年轻人的影响是非常大的,而年轻人是台湾的未来,他们将是台湾以后主要的公民和政治的决策者,您觉得,怎么样能够在文化上反对这个文化台独?因为文化上的分离才会是永远的分离。

李敖:我女儿小时候四岁她的逻辑思维非常有意思,她有一天和我说,妈妈骂我,我不喜欢妈妈,爸爸我喜欢你,你抱我。大家知道逻辑程序吗?骂我是叙述情况,我不喜欢妈妈,是展开统战,就是划清界线,第三个是爸爸我喜欢你,还统战,爸爸抱我是提出要求,这是共产党干的事情,你们也不要笑。事实上对我李敖说起来很多教育也是失败的,你叫我站在这儿讲我中学所学的课程,你叫我全部讲出来,讲不到一是就讲光了,所以基本上靠教科书是不好的。

在这里我要赞美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叫李勘,国民党戡乱的时候停止了,我的儿子叫做李勘,第一流聪明的小鬼,他的逻辑性也好得不得了,他跟着我的真传看课外书,学校里面能够混过去就算了,唯一的缺点就是考不上清华大学而已。

提问:李敖先生您好,我们中国人好象讲究传统为人处事之道中用内敛含蓄的风格,而您是非常张扬外露的,您是怎么看这两种风格的?

李敖:我是和孔子学的,孔子不拿拐杖打学生吗?不是「鸣鼓而攻之」,要发威吗?这就是中国人的传统,讽刺人,当面说好话,背后下毒手。

提问:李敖先生您好,我是来自机械系的同学,我和我同学挺喜欢您主持节目的风格,都知道您嘻笑怒骂的风格给您带来很大的名气,但是有时候您的不留情面也使您失去很多支持者,作为一名喜欢您的年轻人,我想问一下您有没有反思过自己,还有一些什么缺点,或者是有哪一些不足?

李敖:你又拿孔子来逼我,孔子说,丘有幸,苟有过,人必知之,我很有福气,因为我有错的时候,全世界都知道,这不是孔子吗?谢谢你,我告诉你,我自己有所反省,可是我和你们说,有时候忍不住,自己有那种虫,要张狂,有显摆,的确是有,可是在我内心深处冷静得不得了,非常的务实,尤其是数钱的时候。

提问:李敖先生您好,我是来自汽车工程系的硕士研究生,刚刚您提到汉唐盛世,非常荣幸我来自陕西省,汉唐在我们西安,我想请问您在您的节目中有一句词说您愿意做一个唐朝人,我问您对所谓汉唐盛世有什么自己的见解和观点?

李敖:你可能有一个误会,我没有说我宁愿做一个唐朝人,我只说除非我碰到武则天我不愿意做唐朝人。

「政治一时 文化永久」

提问:李敖先生您好,欢迎您到大陆来,非常荣幸能够得到这样一次向您求问的机会,李大师虽然把它称为李敖神州文化之旅,但是您在海峡两岸都有一定影响力的政治人物,您谈您此行的政治目的?

李敖:你把我谈的太小了,我觉得谈政治问题太小了,政治真的是一时的,可是文化是永久的。我在台湾做大学生的时候,碰到有一次当年南开大学的教授,也是近代史的一个学者叫做蒋廷黻讲了一句话,也是提到一个问题,他说汉武帝伟大还是司马迁伟大?结论是司马迁伟大,为什么,汉武虽然折腾了一辈子,不可一世,可是他死了以后什么都没有,可是司马迁和他的《史记》和他悲惨的人生故事一直流传到今天。

提问:我们在2001年的时候曾经在中央台参加过一个CCTV4和您连线的节目,当年您说您从来不用电脑是不是现在还不用电脑?在今天电脑时代,在网络上得到信息是非常丰富的,它可以给人很多非常重要的数据和资料,您觉得电脑时代会不会对您的文化思考方式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孔子不用电脑,是因为那时候没有电脑,您就不用拿孔子比了。

李敖:我儿子帮我用。其实我觉得用电脑的人蛮可怜的,因为他接收了大量的资讯,排山倒海涌来,你要用很好的头脑才能从这些大量的资讯里面能够把它拣出来,如果没有很好的头脑,这些东西是害人的。所以我认为爱因斯坦的那句话,想象力比知识还重要,现在已经不发生知识的问题,我觉得现在人类平等最重要的特色就是在知识取得方面非常的平等,我们可以花很少的钱,从电脑里面取得知识,过去好难。美国总统威尔逊要走那么多路去借一本圣经,林肯小时候什么书都没有只有一本圣经,他们取得资讯是非常难的,可是现在我们电脑一打开,那么多资料出现,我怀疑你们的小头脑能否负荷得了,所以我才说快速的辨别能力,知道什么是好的知识,什么是臭狗屎的分别是非常重要的。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