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副演講菁華錄〕狡童與菩薩──談中國古書中的「性」
李敖/主講 宇文正/記錄整理 攝影王永泰/報導
演講時間:八十七年十月四日下午二時三十分演講地點:台北市誠品書店(敦南店)主辦單位:商周出版、聯會報副刊主持人:陳義芝
(感谢jarvisdd兄将此演讲录发给我)

談思想之前,先得談語言,語言影響也控制了我們的思想。在這個題目裡,單是一個「性」字就值得大書特書,它在中國語言裡發生了很多次的變化,嚴格說來,一共有十六個意思,我們得先掌握字義,再來談思想。

以春秋戰國時代來說,《論語》中提到「性」字只有兩次,《左傳》裡提到過七次,而在《孟子》、《荀子》裡面,對於「 性」的看法就發生辯論問題了。孟子說人性本善,荀子認為人性是惡的,另外告子的說法,性無善惡,到了董仲舒,他說人性是可善可惡的。

為什麼發生這麼大的歧異?就是因為各家對「性」這個字的定義各有不同。孟子對「性」的定義跟荀子根本不一樣啊!孟子說人的善性與生俱來,譬如我們看到小孩子要掉進井裡,自然會去救他,那不是為名為利,因為人性本善。荀子則說人先天沒有善的因子,善是後天訓練出來的,「其善者偽也」,「偽」即「為」,人的善是後天造就。

孟、荀談「性」,因為定義的不同而產生差距,這其實是因為中國的文字太少、不夠用,以致一字多義。中國文字我做過統計,一共有一千六百五十六個音,其餘全部是同音字(有些音甚至有音無字),而中國文字,在許慎的《說文解字》這部書裡一共是九千一百五十六個字,到了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最新出版的《中華字海》裡,共有八萬五千五百六十八個字,不論是九千多字還是八萬多字,事實上我們常用的字一共只有六千一百九十六個,所以我們表達的意思,都在這六一九六個字裡面打滾,造成中文的一些一困難。

古人在這有限的漢字裡排列組合,所以文言文的特色,用來表達虛無縹緲的境界是好的,但要成就細膩的說明文卻是壞的。於是我們看到,孟子說「性」,含含糊糊,荀子說「性」,含含糊糊,告子含含糊糊、董仲舒同樣含含糊糊!可以說,語言的限制,使中國人的思考能力變窄了!這一點,到今天我們必須去面對,當中文的表達方法不足以準確傳達真正的思想時,有賴於新一代、能夠掌握中文,這種大師級的人,像李敖,才能解決這個問題!今天既要談中國古書中的「性」,無可避免先推究「性」這個字的原始意義,否則只是在瞎猜。這是方法問題,方法不對,不會有好的結論。男女戀愛的情詩,卻被後人扭曲成君臣詩《詩經》裡有一首詩〈褰裳〉,歷來沒有人講對過,問題就在其中一個關鍵字,過去的解釋都是錯的:

子惠思我,褰裳涉溱,子不裁思,豈無他人?狂童之狂也且!
子惠思裁,褰裳涉洧,子不我思,豈無他士,狂童之狂也且!

第一段翻譯成白話就是:子惠如果你想我、愛我,我就拉起裙子過河跟你約會,如果你不想我、愛我,難道沒有別人愛本姑娘嗎?問題出在最後這句「狂童之狂也且」,中國人哪!兩千年來沒有人講對過這一句《詩經》,只有李敖講對了!「狂童之狂」是說你這個小子神氣什麼呀!但是「且」字放在後面怎麼回事?「狂童之狂也」不就完了嗎?古人說,這個「且」字是語助詞,但是助什麼呢?看起來根本多了這麼個字嘛!讓我們來考證這個「且」字。「且」的原始意思就是祖宗的「祖」,「祖」字左邊的「示」表崇拜之意,右邊的「且」呢,其實是個象形字,也就是男人的性器官,所以最後這句「狂童之狂也且!」是個太妹的口吻:「你神氣什麼屌什麼呀?」這就是真正的語言!孔子把《詩經》刪為三百篇,並沒有刪除這一首,孔子認為這是正確的,我們講中國古書中的「性」,這就代表了那個時期的性觀念。

怎麼證明前面的論點呢?再看一段《詩經》:

山有扶蘇,隰有荷華。不見子都,乃見狂且!
山有喬松,隰有游龍。不見子充,乃見沒童!

山上有扶蘇,扶蘇是樹,隰是山腳下面土地很濕的地方,那裡有荷花,「不見子都,乃見狂且」,「狂且」又出現了,沒有見到子都,卻看到一個神氣的老屌!子都是人名,「狂且」指的也是個人,怎麼證明?看下一段:「山有喬松,隰有游龍」,喬松,又是樹木的名字,游龍也是個植物名,子充是另外一個人名,男朋友換了一個,「乃見狡童」,看到一個慧黠狡獪的男孩子!「狂童」跟前面的「狂且」一對照,證明這個「且」字不是語助詞,是名詞。

書要這樣子看,可是很可惜,中國古代人不這樣看書,原因在什麼地方呢?道德因素進來了,覺得這樣子太難看!怎麼可以這樣子說呢?於是改寫它!以上兩首分明是男女戀愛的情詩,卻被後人扭曲成臣思君、君思臣的詩,直到宋朝朱子忍不住了:「此淫奔之詩也!」這是不要臉的女人跟不要臉的男人私奔的詩!朱子算是講出真話來了!可是我們現在知道,它其實也不是什麼淫奔之詩,它是很好的情詩,只是語氣上,是一個「太妹」用第一人稱來打情罵俏,很俏皮的詩。從《易經》裡可以看出中國古代性開放從《易經》裡也可以看出中國古代性觀念之開放。我把《易經》裡全部的「感卦」(就是陰卦三,女人的卦)翻譯出來,看看中國古代女人對性的看法:「咸:亨,利,貞。取女吉。」咸卦就是感卦,亨是可以發展,利是可以繁榮,貞是可以結果,取女是娶個新娘子,吉,好現象。「初六:咸其拇。」初六是六在最下面一行,「咸其拇」指碰新娘腳的大拇趾。這是一個性行為的動作。「六二:咸其腓。凶,居吉。」翻成白話是:六在倒數第二行,碰她的小腿。不好,不要碰才好。「九三:咸其股,執其隨,往吝。」九在倒數第三行,碰她的大腿,她用手推開新郎的腳,再做下去就不可以了。「九四:貞?N,悔亡,憧憧往來,朋,從爾思。」九在第三行,不動就好,動就糟,心裡七上八下,朋友啊,照你想做的做吧!「九五:咸其脢,無悔。」九在第二行,抱著她的背,不要後悔。這一段,朱高正的翻譯說:「『脢』在口的下方,心的上方,就是喉中的梅核。……」錯得離譜!這個「脢」字在中國定義裡是人背上兩邊的肉,朱高正因為沒有弄懂「脢」字的意思,所以後悸甄衝陽馴ㄢq!再看:「上六:咸其輔、頰、舌。」在第一行,吻她的嘴唇、親她的臉蛋、舔她的舌頭。

以上都是出自《易經》的感卦。告訴我們,古代的中國人是很有幽默感的。夫妻兩人結婚,晚上要上床了,抽個籤,問問哪個姿勢好,這就是《易經》啊!大家以為《易經》是多麼深奧的書,錯了!《易經》是一本非常簡單的算命書,殷人尚鬼,迷信得不得了!一天要算幾十次的卦,要不要出門?算個卦,出門往哪個方向走?算個卦!《易經》六十四卦,就是六十四個籤,抽的時候,新郎、新娘在一起,算算晚上的姿勢。可見在古代,「性」是可以公開講的!清朝最努力查禁「黃色書刊」我對這個題目研究已久,「李敖大全集」裡有一本《中國性研究》,在大陸、日本也都有出版。為什麼要研究這個題目?就是要打破錯誤的觀念:一般中國人涉及兩性的問題都不太談,也不便說,甚至很多關於這方面的書大家都不看,好比《紅樓夢》,前陣子看報紙才曉得,原來郝柏村沒有讀過《紅樓夢》啊!為什麼這麼細膩的一本書許多人卻沒看過呢?因為裡面有黃色情節。清朝是查禁「黃色書刊」最努力的時代,在清朝以前,明代也已經開始動手動腳了!可是我告訴各位:在中國古代,性觀念是十分開放的,是到明、清以後,受了宋人道學思想的影響,才變得愈來愈道學,男女之事就不再談了。

譬如我們看北宋范仲淹,他小時不姓范而姓朱,因為生父過世,母親改嫁,因此他跟著繼父姓朱,後來才恢復本姓。以范仲淹的地位,關於他母親改嫁一事,他並不覺得羞恥啊,這個事情他是可以公開講的。只是到了後來,理學家出現,他們說「餓死事小,失節事大」,那種道學家的貞節觀念才慢慢成形。

清朝有一個有名的故事,一位拿到「貞節牌坊」的老太太,臨終前把家裡的女眷,媳婦、女兒、孫女全部叫到跟前,對她們訓話。她說將來妳們年紀大了以後,難免會面臨丈夫死去的不幸,到那時候,希望妳們「寡」能守則守,不能守,可以去改嫁,不要稀罕什麼貞節牌坊!女眷們一聽全都楞住了!我們的老人家就是得到貞節牌坊,全國知名的,怎麼臨死前講這種渾話呢?

老太太看大家一陣茫然,她指示女眷們從她枕頭底下拿出一袋東西,打開一看,兩百個銅錢,每個都亮閃閃的!老太太說,這兩百個銅錢就是幫助她拿到貞節牌坊的工具!她年輕時死了丈夫,不能改嫁,可是每當夜深人靜,她想男人啊!怎麼辦呢?她把房間的蠟燭熄滅,整個房間闃黑一片,把這個口袋打開,銅錢滿地一撒,然後在黑夜裡跪下來摸索,兩百個銅錢一個一個摸回口袋裡,等全部找回時,滿頭大汗,腰痠背痛,躺下來倒頭就睡,慾望也熄滅了!紀曉嵐曾日上書乾隆闡述「貞節」觀這是一個很動人的故事,中國人過去許多對性觀念的反常,不知害慘了多少婦女!何況什麼是貞節呢?清代頒發的貞節牌坊,有一個條件,守寡的女性必須守節(不能偷人哦!),可是有時候有一些意外,譬如遇到強梁,被姦淫了,即使抵抗而死或是事後羞憤自殺,按照清代的規矩,不給貞節牌坊,也不會有表揚的獎狀,因為他們認為這個女性的生殖器被男人插入,她在生理上已經不是貞節烈婦了!

後來負責禮部的紀曉嵐(紀昀)為這件事上書乾隆皇帝:「臣愚昧之見,竊謂此等婦女舍生取義其志本同,徒以或孱弱而遭獷悍,或孤身而遇多人強肆姦淫,竟行汙辱,此其勢之不敵,非其節之不固,卒能抗節不屈,捍刀捐生,其心與抗節被殺者實無以異。譬如忠臣烈士,誓不從賊,而四體縶縛,眾手把持,強使跪拜,可謂之屈膝賊庭哉!臣掌禮曹,職司旌表,每遇此等案件,不敢不照例核辦,而揆情度理,於心終覺不安。」這種女人守節一生,卻被強暴,她抵抗被殺或是自殺了,她跟貞潔烈婦沒有不同啊,可是最後卻拿不到獎狀、貞節牌坊,紀曉嵐認為這是不對的,所以寫這段話上書皇帝。我們看到清代的紀曉嵐,思想何等的新!他認為一個女人是不是貞潔,並不以她的生殖器是不是與男人發生關係為標準。新文化運動時期,有一個讀者姓蕭寫信問當時北京大學的胡適先生,說他一個朋友的姊姊被強盜搶走了,雖然救回來,但是已經被強盜姦淫了,那麼這個女孩子,第一,要不要自殺?第二,她可不可以結婚?她結婚的話,我們怎麼樣看待她的丈夫?胡適給他的答覆是:第一,她不需要自殺。第二,如果有男人肯娶她,這個男人,我們要尊敬他。為什麼呢?他觀念新嘛!一個女孩子被強暴了,並不是出於她的自願,跟我們割破了手指,在生理上的變化,流一點血或是不流血,受了傷或是未受傷,有什麼不同呢?生理上的變化其實是非常微小的,一個人能看破這個觀念,我們要佩服他!

紀曉嵐在兩百多年前能夠寫出那一段話,我們更要敬佩他,他的觀念比我們現在很多人、很多新女性都還要新!我們看到很多人,以為他穿的蝒A很新式、髮型很新式、講話很新派,滿口新女性,事實上,思想趕不上兩百多年前的紀曉嵐!中國古代性觀念裡幽默、幽默感、喜感的一面中國古代對性也有相當幽默的一面,韓琬《御史臺記》裡記載了一個有趣的小故事:唐代管國公任環 「酷怕妻」,非常的怕老婆!有一天唐太宗要賜兩個妾犒賞他,任環婉拒了,表示不敢帶回家,於是太宗把任環的妻子召來,以毒酒威脅她:「婦人妒忌,合當七出,若能改行無妒,則無飲此酒;不爾,可飲之。」男人討小老婆,女人是不可以囉嗦的,不可妒忌,否則是會被休掉的!現在一杯毒酒給妳,妳同意先生討小老婆就沒事,不同意,就喝了吧!誰知這個任太太厲害,她仰頭就飲:「妾不能改妒,請飲酒!」死就死!老娘絕不讓我丈夫討小老婆!我不要活了,喝了酒回家,「與其家共死訣」,跟家人訣別!其實啊,任之妻喝的不是毒酒,唐太宗騙她,她喝的是醋,這就是今天我們講「吃醋」的典故。

這故事的下半段更有意思了!任環的老婆喝毒酒而不死,這下更神氣了,有一天杜正倫以此事嘲諷任 ,任環怎麼回答呢?「婦當怕者三」,女人有三件事很可怕的,第一件:「初娶之時,端居若菩薩,豈有人不怕菩薩耶?」菩薩我們都怕,因為他看起來很莊嚴。第二件:「既長生男女,如養大蟲,豈有人不怕大蟲耶?」大蟲是老虎,女人到中年生兒養女,愈來愈壯碩也愈來愈剽悍,誰不怕老虎呢?第三件:「年老面皺,如鳩盤荼鬼,豈有人不怕鬼耶?」鳩盤荼鬼是印度佛教裡的一種鬼,長得像冬瓜一樣,像個冬瓜臉的鬼,誰不怕呢?所以「以此怕婦,亦何怪哉!—一任先生這三個理論有道理嗎?從這裡可以看出來,中國性觀念裡,有一個喜感。古盡裡可看到中國女性的聰明中國女性的聰明,也可以從古書裡看到伶玄《趙飛燕外傳》裡記載了一則趙飛燕的妹妹趙合德的故事:「帝嘗蚤獵,觸雪得疾.陰弱不能壯發,每持昭儀足,不勝至欲,輒暴起。」漢和帝因打獵受傷而有陽痿的毛病,但是一握昭儀(趙合德)的腳就能有威而剛的效果,這是足戀但是「昭儀常轉側,帝不能長持其足。一昭儀常轉過身去,不讓皇帝長時期握她的腳,於是她的保母勸諫她,「樊嫕謂昭儀曰:上餌方士大丹,求盛大,不能得,得貴人足一持,暢動,此天與貴妃大福,寧轉側俾帝就耶?」這是老天給妳的恩典哪!為什麼不讓皇帝握妳的腳呢?這時候昭儀說了一段非常有智慧的話:「幸轉側不就,尚能留帝欲,亦如姊教帝持,則厭去矣,安能復動乎?」我吊他胃口,把腳抽走,他不能滿足,這才能繼續對我懷著慾望呀!如果像我姊姊趙飛燕一樣,皇上很快得到滿足,就不再對她感到興趣了!

漢朝宮廷女人真的了不起!除了趙合德,還有個李夫人也很厲害。李夫人是武帝最寵愛的女人,當她臨死前,武帝去看她,夫人把頭偏過去,用棉被蓋住頭,不讓皇帝見到她最後一面大家奇怪,情人見最後一面,這是人之常情啊,為什麼李夫人不肯見?不錯,見面,人之常情;可是不見,高竿!病中人憔悴不美,這時見了恐怕留下壞印象,武帝就不會再想她了,不讓武帝見最後一面,那麼在武帝的記憶中,她就、永遠是個漂亮的女人.這才是高明的女人哪!

人說「舊夢重溫」,這是騙人的,重溫舊夢就是破壞舊夢,舊夢是不可以重溫的!就像我十四歲來台灣,明年五月十二日,李敖在台灣就連續整整住了五十年了!一個外省人來台灣五十年,不稀奇,一天都沒有離開哦!這種外省人太少了吧!當然一開始是政府不讓我走(一笑!),後來我老了,我也不要走了!現在很流行講「愛台灣」,誰最愛台灣?李敖最愛台灣!為什麼不回大陸去看看呢?看了以後,你會難過的!

舊夢不可以重溫,不讓皇帝「長持其足」,所以我們可以看到漢朝的李夫人,乃至於趙飛燕的妹妹趙合德,這些女人為什麼能夠耍男人、玩男人?她們本領大,知道人與人的關係,懂得怎麼樣利用男人,這才是真正厲害的女人呀!無論時代怎麼變,人性是不變的,現代女性從這些古書裡不也可以得到一些啟發?高明的女人要奴役男人、欺騙男人、利用男人,腳給不給男人握?隨妳的意!

【1998-11-02/聯合報/37版/聯合副刊】
【1998-11-03/聯合報/37版/聯合副刊】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