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法官陳國樑,劉景星,張連財也"迫害殷海光"?

(早期節目沒有下標題,感謝網友jarvisdd 提供標題)

(本集無字幕,全靠聽力打出來的,有錯字請幫忙訂正)


李敖 笑傲江湖 又來了

請大家先看一張照片

這個照片是以前台灣大學教授殷海光的遺照
他的本名叫殷福生
後來他一般常用的名字叫做殷海光
當時是頂頂有名的,為什麼呢
當時雷震辦自由中國的時候
事實上那些言論,都是殷海光的言論
那些拆穿國民黨這些謊話的
能夠看到並且予以拆穿的人
都是殷海光
所以呢,我曾經跟殷海光說
我說,你闖了禍,可是雷震替你坐了牢
殷海光在輩份上是我的老師
事實上他沒有教過我
為什麼呢
我們在台大歷史系的時候
他教我必修科,教我們的邏輯課,邏輯
可是我不喜歡他,我討厭他
我就不肯選他的課
所以我選了另外一個台灣教授叫做曾天從老師的邏輯 [李敖回憶錄--五.台大]
所以我跟他,在輩份上他是我老師,事實上他沒有直接教過我
當然我們在禮貌上也稱呼他做殷老師
殷海光,他是什麼一個人呢
他當時是國民黨的一個文化的打手
他做過中央日報的主筆
國民黨在一九四九年退到台灣的時候
曾經有兩派思想
檢討說過去我們在大陸怎麼樣會失敗
有一派的說法,說是我們當年專制得不夠
統治中國的力量,專制得不夠,所以我們失敗了
另外一派力量是說,因為我們民主不夠,自由民主不夠,所以我們失敗了
前面這一派的人,代表人就是蔣介石
認為當年我在大陸,不是不獨裁,獨裁的力量不夠
你們不怕我,結果搞得不聽我的話,散掉了,打敗了
另外一派就開始反省
說我們國民黨當年所以丟掉大陸,應該怪我們自己思想不開放
所以我們到台灣來以後,要洗面革新,要提倡自由民主
這一派的人呢,就像雷震,像殷海光,他們都有這一派的思想
所以當時是這樣的
他們辦了自由中國雜誌的時候
蔣介石恨他們入骨
最後用一個冤獄說雷震是匪諜,就把雷震抓起來了
可是國民黨當時不願意抓殷海光
因為他是台灣大學教授
把他抓起來以後呢,給他戴帽子也不像,他也沒有,跟共產黨沒來往
所以就把他趁機放掉了
放掉以後,國民黨開始整他
怎麼整他呢,就千方百計不讓他在台灣大學教書
把他逼走
整個悲劇從這裡開始


那個時候我在文星,我是支持殷海光的
那時候我的朋友蕭孟能經過我的影響也支持殷海光的
所以我們送給他很多錢,登了他很多的稿子,支助他
給他印書,雖然書印出來就查禁,我們也賠了很多錢,幫助他
可是後來國民黨有段時間怎麼樣整他呢
台灣大學告訴他,再聘你一年以後,就不聘你了
然後他跟台大校長錢思亮,就是那個小官僚錢復的父親,就講好了
以後不請你了,目前也不許你教書,我們啊
他是屬於台大哲學系的
哲學系有功課表公佈出來,殷海光開什麼課照樣公佈
可能呢學生不許選你的課,你也不能教書,只是給你一點乾薪
所以殷海光很嘔氣
他的嘔氣,他這個人啊,我常笑他,他想不開
雖然學哲學的,可是整天愁眉苦臉
最後得什麼病死掉呢
得了胃癌死掉的
什麼叫胃癌啊
胃癌形成的原因很多
可是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心情不高興
所以我曾經挖苦,我說什麼
哲學家得胃癌死掉,這是不相稱的
哲學家要想得開
哲學家想不開得胃癌死掉了,這個病,是不可以得這個病
斯人也,不可以有斯疾也
不可以得了這個病
就好像說,哲學家得了胃癌死掉,就好像神父得梅毒死掉一樣
你神父怎麼得了這個怪病啊
不可以得的病,你得了
所以我曾經挖苦他
可是最後一個情況呢
真正救殷海光一命的人
這個人不是別人,就是李敖
當年我非常俠義的
我抵押我的房子,我也在負債
就為了救殷海光的病,使他很早期的發現他有胃癌
然後經過醫療,使他能夠多延他的壽命
關於這件事情
像殷海光的太太,是一個很虔誠的基督教徒,信迷了
她後來在殷海光死了以後,她還寫了一封信
在一九六九年十月十二號,她還寫封信給殷海光的香港的兩個學生
他們這封信的影本我收到了,是寫給林悅皒艤僩~宏的 [李敖回憶錄 一O.星沈]

"老師去世前兩天(九月十四號)李敖托王曉波給我一封信,信上說他願為老師出全集"
"李敖曾救老師一命",看到沒有
殷師母,殷海光的太太親筆寫的"李敖曾救老師一命"
"(幾年前是他硬拖老師去宏恩醫院檢查的)我非常感激他,但我實在不喜歡其為人"
為什麼殷師母不喜歡我呢
因為我罵過她,她是個信基督教信迷了的一個教棍
所以我曾經罵她,我說妳跟殷老師完全不相襯
殷老師是一個提倡自由,民主,理性,科學的一個人
而妳是提倡迷信的一個人
我曾經很委婉的罵她
所以她殷師母也恨我
可是恨我,她又不能夠否認我當年花了錢救了殷海光一命
當我救殷海光一命的時候
目前我所看到的所謂殷海光這些學生什麼張灝啦,這些中央研究院院士
什麼張灝啦,什麼林毓生啦,什麼王曉波啦,什麼陳鼓應啦
這些人他們有沒有出過一毛錢,有沒有買過一個蘋果,有沒有買過一個香蕉給老師
都沒有
這些人打著殷海光旗號混到今天的人,當年他們沒有花過一塊錢來救殷海光
而這些人都不是窮人,並非窮人喔
陳鼓應有房子,張灝的爸爸是立法委員,都不是窮人喔
倒是我李敖是負債,把我的房子抵押來救殷海光的
所以我俠義的這種作風不是從今天開始的,好早就幹這一行了
結果落得什麼
落得人家老婆罵你
寫私人的信罵你
罵歸罵,事實上我救過殷海光一命
當年我為了幫殷海光的忙,所以在警備總部留下一個黑底
黑的案底,後來我坐牢也跟這個有關
我坐牢跟幫彭明敏,殷海光,柏楊都有關係


好了,現在我們看什麼呢
看殷海光當年被台大整了以後,警備總部還整他,或者國民黨的治安單位也整他
聯合起來,就是在他們家門口跟蹤他
到了這時候呢,這個案子很有趣了
變成了什麼案子呢
變成了我到今天,三十多年以後,我還為了殷海光受難
什麼受難呢
國民黨的法院忽然判我
判我什麼事情呢
就是當時我寫了文章,提到了殷海光在台大為什麼被解聘呢
跟一個人有關係
當時的立法委員,國民黨的立法委員叫做胡秋原
他寫信給台灣大學的校長叫錢思亮,就小官僚錢復的爸爸
說是殷海光沒有資格在台灣大學教書,你們要把他
意思是不許他教書
台大這邊把殷海光停止他教書
另一方面治安機關又在門口看著他
殷海光很嘔氣,在家裡生悶氣
一吃飯的時候就坐在那
殷師母回憶啊,就罵蔣介石,罵了半天,筷子一丟,也不吃飯了
最後得胃癌死掉了
在這個過程裡面
我在五十一年開始寫文章
五十一年就是一九六二年,開始寫文章
寫文章就談到一個事情
什麼事情呢
叫做閩變
============================
閩變 胡秋原
張順吉
汪家聲,吳鈍,高廷彬
============================
閩變就是一九三三年福建發生的一個變亂
就是叛國案件
叛國案件時候,胡秋原參加了
胡秋原參加以後 [註:指李敖寫文章說胡秋原參加以後]
胡秋原就告我
告我以後,國民黨的法院就開始判
這官司打了多久呢
這官司打了太久
這官司從一九六二年打到一九七三年
打了十一年,這個官司,前後經過的法官無數
一開始法院還判決,當時張順吉,現在國民黨檢察界裡面的大亨
當時判決胡秋原跟我兩個人都罰錢,互相罵都罰錢
可是到了一九七三年,那個時候我因為幫著彭明敏偷渡
我已經被他們誣賴成台獨份子,坐了牢
坐了牢以後,形勢一面倒了
所以就把我弄到法院去,那時候判我有罪,胡秋原沒罪
判我有罪的人,大家記得法官的名字喔,青史留名的
叫做汪家聲,叫做吳純,叫做高廷彬
這三個法官判我有罪
本來是雙方都有罪的,張順吉判的
現在胡秋原沒罪了,胡秋原罵李敖的話都變成胡秋原說自衛,保護他自己罵我的話
有的話罵我是狗,為什麼罵別人狗可以保護自己呢
嘿,法官說,這也算
胡秋原保護他自己,所以罵你李敖,活該
就我李敖一個人有罪
汪家聲,吳純,高廷彬
汪家聲這個人現在死掉了
他是一個不要錢的法官,不愛錢的,不要錢的
可是專門判別人...... [註:錄影遺失部份畫面]
......在牢裡面知道這個傢伙有名的酷吏
等於李元簇第二,專門整別人的,可是不要錢的
打官司以後呢,近二十九年以後
我被判決二十九年以後,我有一個機會告胡秋原
因為胡秋原又罵我了,那麼我又開始告
告他以後,其實這官司打嬴了
到目前為止,胡秋原還賠了我三十五萬
這官司,我覺得不夠,還再打
可是胡秋原被我打敗以後
他同時反咬我一口
他反訴我,也告我
說我什麼呢
說我在文章裡面提到殷海光在台灣大學被趕出來,他家門口被治安機關站岡
這個事情,說是胡秋原怎麼樣有影響,造成這個結果
然後胡秋原告我
告我以後呢
胡秋原就跟法院講,你們寫信給警備總部,寫信給台灣大學,查查看他們有沒有幹這個事情
要求法院查證
所以現在我們看,國民黨的法院怎麼樣的配合國民黨的大員胡秋原
我們看這個秘密文件,請大家看

胡秋原要求查的時候,高等法院出面了
注意喔,院長葛義才
這是我在台中打官司的時候,他跟他同班同學一位法官親自要他把我的案子判我輸的
這麼一個干涉司法的人
當時的高等法院院長,葛義才
他由庭長谷鳳岐,法官蔡清遊,出面行文臺灣警備總司令部
說啊,"請查明當年台灣大學教授殷海光,有無被你們貴部派員監視"
就是家門口有沒有監視他,站崗
出面的人就是葛義才,高等法院出面
警備總部回信了

看到沒有,周仲南,現在這一次也是反了李登輝的這種人......
[註:進廣告,部份畫面遺失]
他說,"本部未曾派員監視前台大教授殷海光,覆請查照"
我告訴你高等法院哦,我們沒有派員去監視
派不派去呢?當然派去了
怎麼證明呢
現在台灣大學校長陳維昭,前一陣子他還講了話
說當時不許他,殷海光教書,台灣大學
他講了這個話
然後殷海光太太說我家門口站了人
這個資料擺得清清楚楚
你看到沒有,殷海光太太說
你看

"對於站在宿舍問口監視的人員,我沒有畏懼.倒是憂慮殷先生可能被抓"
殷太太公開這樣說的
我們可以看到,殷太太又說
你看

殷太太說,"被迫離開台大"
看到沒有
當事人的太太都這樣說
殷海光自己寫文章也這樣說
殷海光的學生也這樣說
殷海光的朋友韋政通都是這樣說
人證多得不得了,都這樣說
韋政通說
看到沒有

"但從被迫放棄教授職位到去世為止"
都這樣說
因為是事實
好了,法院又照著胡秋原的要求寫信給台灣大學

又來了,"受文者,台灣大學"
庭長谷鳳岐發文,法官蔡清遊簽報
"查明貴校前教授殷海光當年何以沒有續聘的原因"
台灣大學回信了

他說,"在職病故,在本校執教達二十餘年,其間未有未續聘之記載,校長孫震"
這證明什麼呢
法官就開始判決了
什麼樣的法官呢
法官就是這一個
陳國樑,劉景星,張連財
=========================
施俊堯
錦衣衛,東廠,西廠
陳國樑,劉景星,張連財
=========================
地院的是施俊堯
他們怎麼判決啊
他們說,可見殷海光當時家門口沒有被跟蹤,站崗,監視
台灣大學也沒有解聘他
你李敖??錯了 [?-聽不懂]
我李敖就請了四個證人
我請證人請了

胡基峻,殷海光的學生
林正弘,現在的台大哲學系教授
韋政通,殷海光的朋友
趙天儀,以前的台大哲學系的代主任
他們到法庭來作證,說得清清楚楚
殷海光,學校掛了牌子,說是殷海光選課,學生不能選 
殷海光不能教書
表面看是這樣子,可是事實上你不能夠教書
那當時我就問法官
我說,證人就是這樣講的,怎麼解釋呢
證人,當事人殷海光的太太也是這樣說的
殷海光自己回憶的文章裡面也是這樣說
台大把他趕走了,門口站了治安機關人員
那法官的意思是
你們寫信
你們照著胡秋原的要求寫信給警備總部,說有沒有跟蹤殷海光呀,監視殷海光呀
警備總部回信,周仲南這些渾蛋,他們回信,沒有啊,沒有啊
我問你這種求證方法通嗎
第一個,治安機關,國民黨的治安機關有多少個啊
警備總部,調查局,憲兵單位,警察單位,各種??團體 [?-聽不懂]
怎麼限於警備總部呢
你怎麼只能認定是警備總部呢
怎麼只能寫信給警備總部呢
像明朝的特務機關,有"錦衣衛",有"東廠",有"西廠",還有內廠,好多個特務機關
你說你寫信給一個,這不通
第二個,就算寫信給警備總部,你能這樣寫信嗎
就好像,張三強姦了女孩子李四
然後法院寫信給張三
張三啊,你有沒有強姦那個女孩子呢
張三怎麼回信呢
當然沒有啊
他怎麼會承認呢
那是犯法的事情啊
同樣的,警備總部在家門口看住別人
這是見不得人的事情啊
這是犯法的事情啊
你寫信給他,像周仲南這些渾蛋,他怎麼回信呢
當然沒有啊,他怎麼會承認呢
就好像強姦犯一樣,當然沒有強姦啊
然後拿這信以後,給女孩子看
看到沒有,強三說沒有強姦妳
所以你的不算
法院判我有罪,說是警備總部說得對,台大說得對呀
那我說,我的證人呢
四個證人怎麼辦呢
證人說得不對啊
看看法院的判決,陳國樑他們的判決
特別注意這三個法官的名字,因為他們是定讞的法官,高等法院定讞的法官

你們看,他說
"可見",根據警備總部的信,台灣大學的信
"足見殷海光並沒有受到胡秋原迫害至死"
"而在台大教職也沒有不保"
"更沒有任何不法行為而被前警備派人監視"
"至於證人胡基峻,林正弘,韋政通,趙天儀等四個人"
"於原審雖分別證稱",作證稱,"殷海光的課程表有貼出來"
"但不能修他的課,還有門口有人監視",都證明了這一點
"核",注意啊,經過審查,經過我法官陳國樑,劉景星,張連財的審查
"核與上述",上面所提的,"前警備總部的信內容不符"
"而台大既聘請殷海光任教,且有課程表貼出,若謂學生不能選課"
"顯與事實及經驗法則有違"
所以呢,"上述的證言不足採信"
這什麼意思啊
那意思是說
你們證人的話,說門口站了人監視,這話跟警備總部的信有違,不符合
為什麼證人的話就不信呢
為什麼不說警備總部的信與證人的話有違呢
為什麼要說證人的話與警備總部的信有違呢
為什麼證人一定說謊話,警備總部是真話呢
為什麼不說警備總部是說謊話,證人是真話呢
你法官憑什麼說警備總部的話是真的
你這種法官
陳國樑,陳國樑
劉景星,劉景星
張連財,張連財
你們這種人憑什麼這樣子取供呢
即使說,還講這種話
台灣大學貼了功課表,怎麼說
"若謂學生不能修其課,顯與事實及經驗法則有違"
可是事實就是不許選課啊
事實就是這個結果啊
貼了表,不許選課啊
殷海光這樣說,殷海光太太這樣說,後來台灣大學校長也這樣說,四個證人也這樣說
你法官怎麼可以不相信呢
當然,台灣大學這種信寫過來是不負責任的
我要譴責,要更正
你為什麼寫出這種信來
為什麼不敢講真話
你台灣大學這種信寫來
你為什麼不講真話
為什麼不說,貼出功課表來,不許教課
你孫震為什麼不敢講這種話
孫震前幾天告訴我的老朋友,就是現在立法委員張光錦
說他每次都看李敖的節目
你看我的節目,今天你就看到,我告訴你,我問你,你站出來
你有沒有道義和勇氣,講出真相
你不敢講真相,害我李敖被台灣這種法官判我有罪
我拿出事實,講出真相來,判我有罪
這證明了什麼
證明了一個恐怖的真相出現了
什麼恐怖啊
到了過去白色恐怖時代,那種情怳
大家,法官不敢判決,不敢真的判
很多知識份子不敢講真話
我們還可以諒解
那個時候恐怖,黑暗時代,白色恐怖,冰河時期
我們還可以同情你,你們膽子小不敢亂判,不敢按真的判,也不敢講真話
我們還可以諒解
現在已經解嚴了
殷海光死了二十多年了
時代也不同了
你們還寫出這種信來給法院做為證據
法官們還到今天為止,幹什麼呢
你們給他們做背書啊,做追認啊
警備總部站在人家門口監視殷海光,做了壞事
來了信以後否認,你們還認為否認是對的呀
用警備總部否認的信來判李敖的刑
你們法官解嚴以後,居然還給壞的機關背書,給他們追認
台灣大學還這麼樣的可恥
你孫震這種知識份子還不講真話
你們是什麼意思啊
我還是這句話,當年我們可以諒解,甚至原諒你們
到了解嚴以後
今天胡秋原把這個案子弄到法院去
當時我沒有迫害殷海光
警備總部沒有迫害殷海光
台灣大學沒有迫害殷海光
現在這些事實請你法院法官給我背書
我們當年做這些事情,二十年後,叫你法院承認這個事情
法院來追認,法院來背書
我們的法官,我們就有這種法官
我講過,從地方法院的施俊堯,到高等法院的陳國樑,劉景星,張連財
陳國樑,劉景星,張連財
他們居然在這個時代裡面,解嚴以後,二十年以後
他們居然用判決書來背書,來追認
用法律的判決書來證實了胡秋原沒有迫害殷海光
證實了警備總部沒有監視殷海光
證明台灣大學沒有解聘殷海光,沒有逼殷海光離開
可恥不可恥啊
豈有此理不豈有此理啊
你們的法官現在還幹這種事情
台灣的法院現在還幹這種事情
可不可恥啊
我覺得這些知識份子們,法律的法官們
太,離他們的良知,有了距離
今天應該講真話了
應該指出來警備總部的信是不可信的
當時被監視的殷海光的回憶是真的
殷太太的回憶是真的
四個證人講話是真的
李敖講話是真的
到今天,你不可以說,孫震台灣大學的校長回信是真的
警備總部的回信是真的
不可以這樣子講話
這樣的話,距離真理就未免太遙遠了
所以為什麼我這麼氣憤的,並且叫大家一定不要忘記
像陳國樑,劉景星,張連財這種法官
因為他們在解嚴以後,居然還做這種判決
用法律文書留下的歷史上面永遠無法挽救的一個錯誤的判決
我認為我真的為他們悲哀
並且我請電視機的觀眾永遠記得他們的名字
有這種法官做的這種判決
永遠不要忘記

今天呢 講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