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與影帝對話


特別來賓:
金馬獎影帝 柯俊雄



柯俊雄:憑良心講,那時候蔣孝武提出說要把這個故事,那時候剛退出聯合國不久嘛,要做一點事情,我說:「做什麼事情?」我們那時候年輕人傻傻的,聽了我就聽。那時候就蔣緯國先生,王昇先生,很多啦,就是說這個戲要拍,就在我們信義路三軍俱樂部。結果劉家昌就主導這個這個,好啊!沒關係就拍。結果害死一個叫江文雄,江狗熊,呵呵呵(李敖:呵呵呵),他拿錢。我想劉家昌跟宋楚瑜結了樑子就是在這部戲,呵呵,宋楚瑜那時候當行政院新聞局局長。我們拍完回來,跳完飛機回來。

李敖:被他罵,被他罵一頓。

柯:禁掉我們的片子!

李:呵呵呵...

柯:所以大概有這個情形,禁掉這個片子,好像禁掉一年還兩年,還不准演,呵呵呵...

柯:劉癟三說:「幹!」呵呵呵...他都這樣說。而且好像演員禁止演出一年。

李:我又想到你的電影皇帝天才這一部分,有一次我看李翰祥拍片拍戲,拍甄珍的戲,旁邊還有夏台鳳。李翰祥的每一個動作都做給甄珍看,做了以後呢,甄珍就會演,可是夏台鳳就跟不上,所以李翰祥每一個細部做給她看。像你們,你拍劉家昌的戲,這小子能夠做給你看嗎?他做不出來,完全你自己做。

柯:當然我們自己,他還做給...(李:呵呵呵),他又不會演戲,呵呵呵...

李:所以這種導演什麼狗導演。真的看出你們的本領來,完全是你能夠做出來的。

柯:憑良心講,劉家昌他有音樂的天才,我們不可否認,他對音樂的那個感覺。而且他要拍戲,他哪媟|導演,以前哪媟|導,呵呵呵...。

李:我當製片人那一次,他在片場最多的話就是「我操你媽」,呵呵呵...

柯:呵呵呵...我不曉得「窗外」那時候你跟他怎樣。

李:「窗外」不是他導的,「窗外」是崔小萍導的。

柯:拍林青霞那個。

李:林青霞後來那個,那時候我坐牢了我不清楚了。我跟劉家昌拍片那時候是「四男五女」。

柯:呵對對對呵呵。他那時候,他的鏡頭...

李:那時候我們請不動你。

柯:沒有,他來跟我講,我說:「你要拍戲,可以啊,你自己來講啊,你還找別人來跟我講啊!」我說:「你是誰啊!你是什麼大便!」(李:呵呵呵)我們兩個本來就認識。

李:他請不動你,那時候你價碼太高了。

柯:不是,後來我跟他講,你就來講。後來這小子扯上問題,我跟他拍了八部戲,拿了兩部戲,去要錢,「沒有錢了!拍完了!」,他就不給了,呵呵呵...

李:你給他拍了八部戲,我跟他拍第一部戲就我跟他拍的。後來那時候,胡金銓、白景瑞、李翰祥都看不起他,說他什麼導演,劉家昌就是小導演,劉家昌說:「我們出了國以後一般大,大家都是小導演」,他講了這個笑話。

柯:其實他腦筋不錯,導演不大導演我倒不認為,李翰祥你拍你的東西,他拍他的小品,劉家昌拍那個小品沒有什麼錯,他的電影屬於小品嘛,談情戀愛說些什麼,那也很好,加上腦筋也不錯,不是說他每一部戲都拍得不好。大導演是說,噢∼他以前拍過很多戲,賣錢啦,那就是大導演,我想其實不然,我認為很多小品的電影導演,也拍得很好。家昌後來,他一直拍一直拍很成熟,他到最後拍那個「純純的愛」,拍得不錯,我想這個都是磨練出來的,呵呵呵...(李:呵呵呵)。他怎麼會呢?他本來就只在唱歌而已嘛。在政大的時候,他每天跑出來,他哪有在念政大,就攪和攪和,然後就...

李:他跟我講說就整天跟關中賭錢,被關中嬴得七葷八素的。

柯:關中的梭哈打得好。

李:打得好。我從來沒跟他打過。

柯:每次,我跟他打過幾次,桌上我嬴了,到時候他跳下來,我就輸給他。

李:這麼厲害啊,老千嗎?

柯:呵呵呵。

李:不是老千。

柯:就打得好,梭哈打得相當好,很冷靜。

李:我看到最好的,我覺得李翰祥打得還蠻不錯的。當然我們賭的時候,有一次他又嬴了駱明道,然後還一把牌駱明道不該出錢的出了錢,李翰祥就停下來就問他,叫他解釋為什麼你要這樣出錢(柯:呵呵呵)。後來我們回來以後,駱明道在車上跟我罵,說:「操他媽的李翰祥!打牌還要向他解釋。」哈哈哈...(柯:哈哈哈)。李翰祥說:「你這個牌出得不夠段數,怎麼可以這樣出這個錢。」就問他,請他解釋,他說:「混蛋東西」呵呵呵...

柯:呵呵呵,打牌還有解釋的,呵呵呵...,這些人談起來真是好笑。

李:所以你這次演了曹操以後,是不是覺得曹操更民族英雄了,因為你過去演的民族英雄都是正面的(柯:對),沒有負面表現出來的英雄氣概(柯:對),曹操能夠從負面表現出來。

柯:我想他比較人性化。我為什麼演他呢?因為他在那個亂世中間,他如何把自己處置自己,如何去羅網人才,如何去應對目前的這個現實的狀況,如何來殺人。當然他因為殺了蔡瑁、張允,赤壁之戰就是他的敗筆,他,人生都有缺陷,他的赤壁之戰,不然他這個人相當聰明,關渡之戰就是七萬大軍打袁紹七十萬大軍,我想他是一個非常非常聰明,而且非常,在整個過程他非常人性。

李:他真的有度量啊,那時候袁紹打敗以後,那些他的手下偷偷的送情報給袁紹的證據都抓到了,他都燒掉,都不看的,他說:「當時我也害怕啊」,呵呵,對不對(柯:對對對)。我覺得他最好的一句話就是,他說:「使天下無有孤,正不知幾人稱帝,幾人稱王。」我覺得他這點。最後,他的書生氣最後顯出來了,他那樣權傾中外,皇后都被他殺掉了,可是他就是不敢篡位,就是最後那一關過不了關。他兒子可以篡位,他篡不了位,就是他最後那個,叫他做一個篡位的這種權臣,他做不到。晉朝的王敦也是這樣子,那麼大權力,就差最後這個,插進去直抵花心這一段,他插不進去,呵呵呵。

柯:我相信曹操他雖然是文人,但是他沒有迂腐,他沒有迂腐之心,他充滿了就是,也因為他,後來我記得在整個我看的歷史,也因為他,完了以後,北方的集團所有的人才慢慢慢慢把他集中,才站在歷史上文人才有,將相之才,才站上歷史的一席,北方嘛。假如沒有他的話,我看北方這個就很難了,因為你記得當時所有的(李:是是)都是南方,在歷史上,南方文人太多,但是就是沒有雄霸天下的豪傑。我想曹操在歷史上也寫上這點,我想大師你的書看得太多...

李:尤其最後那一段,他把蔡伯喈的女兒接回來那一段,蠻動人的一段。

柯:對對對,所以我這堶惜]穿插有一點野史到最後。最後就是用他女兒(李:喔喔),她說:「你眼不看忠良,就是眼濁;耳不聽忠言,就是耳濁。」我就用她的,因為他的女兒到最後,曹芸升了皇太后,他不是把皇后殺掉了(李:是是),皇后殺掉,他女兒就升為皇后。他女兒就勸他:「你不要把皇后殺了,你殺了,全部的人會恥笑我們曹家。」他說:「誰敢恥笑,我就殺了誰!」女兒到最後就跟他講:「曹孟德(李:呵呵呵),你死了還能殺誰呢?」喔...氣得...。我想整個我這個戲安排的著眼點,就在曹操個人的表演,重在曹操個人的表演,所以也怪不得這一次金馬獎提名。

李:既有金馬獎出現,不提名你還要提名誰,你告訴我,呵呵呵。你通吃了多少次啊?電影。

柯:我在金馬獎得過兩次,在亞洲影展得過四次。

李:七次啊?

柯:四次。那麼巴拿馬、哥倫比亞各一次,這樣。然後亞洲是導演,導演一次,巴拿馬、哥倫比亞也一次。

李:真了不起。你現在開始最重要的事情是把我拉入這個圈堶惆荂A我這個...

柯:不是不是,你還是做你的,我這種...你太可惜了,你不做這個事情,我跟你講,你終身會後悔。真的,你完了以後,你都六十幾了,再活二十年,八十幾,你走了,你這些書呢?

李:一斤五塊賣掉,呵呵呵...當成廢紙賣掉。

柯:沒有,到時候送人還要給錢吶,對不對。你弄成CD留著,CD它不腐爛嘛,留著給孩子,欸∼這是你老子當年...想當年的時候。我認為這個很重要,因為影畫能留了很多的事情,你死後變成古董了,他看,噢!以前都這樣。其實很多朋友勸我辦一個回顧展,我說也要把這些東西保留。因為像台灣的演員拍過這麼多黑白片,然後進入彩色,然後又到香港,從香港又拍回到現代,拍了一兩百部。

李:你拍像這些戲堶情A我覺得最後曹操這部分,算是我覺得最有趣的,最能表現出你最高的演技這一部分,就是你的這個,因為他人物比較複雜,從反面要顯出正面來。你覺得跟現在的台灣這些牛鬼蛇神的人物比起來,你何妨比較一下。

柯:你說要比這些政治人物喔。

李:你演過這些人,尤其曹操這種類型的人,跟台灣目前這些人比較起來,有沒有有的人可以有所對比的,有沒有這種人?

柯:當然有,但是我們不要批評,呵呵呵(李:呵呵呵)...,我怕等一下我挨告,不好,呵呵呵...

李:呵呵呵,我覺得沒有,我覺得他們跟不上(柯:是啊),比好比壞啊...

柯:類似有啦,當然一定有。那曹操這種雄霸天下我想...而且他的才華不是目前有幾個可比的,除非你李大師拿出來跟他比(李:謝謝),我想我想,這些跟他比...

李:那你現在演這個戲以後,演過以後,好像他很久都在你的感覺堻ㄠ壑ㄥ}是不是,要好久才能把他推走?

柯:因為這種想法...

李:入戲以後。

柯:對,因為很多的時候那個表情,有時候屬於AB型的這種想法,我現在想一件事,因為你要想到了事情,你眼神才會出來。我想現在跟你講話,我想要殺掉你,眼睛就會,跟你在講話的時候,也在動腦筋。

李:就是目露兇光,呵呵呵。

柯:就這樣。這個久而久之,有時候當演員會有精神分裂症。所以很多美國成名的演員,他必須要這樣(吸),必須要這樣(注射)。

李:打針抽大麻。

柯:不然他沒辦法抒解他整個一個情形,他整個一個過來這麼多,美國人是一年拍一部電影。

李:可是他要鬧一年,演尼克森,要跟尼克森一年,陰魂不散一年,是不是這樣子的。

柯:會,會有壓力。所以過去我經常鬧很多事情,就是經常喝酒,來抒解這個壓力。你沒有辦法不抒解,他的影子還在腦筋堙A講話的姿態,所以谷名倫會這樣子--


李:所以你覺得古名倫最後他那個自殺,是他自己要演那個自殺的戲(柯:對),自己先去做綵排掉下去的。

柯:對,應該是這樣。因為根據我看他的手指,他很想要抓嘛。

李:抓那個牆是不是?

柯:對,抓那個牆。

李:表示他不要掉下去,最後掉下去了。

柯:不然這個(手指)都破掉了。

李:不是摔破的,不是?

柯:不是,摔下來就摔了嘛,因為那刑警也在旁邊。

李:誰在旁邊?

柯:刑警。整個在測驗的時候,我問他怎樣,他說他的手抓得很厲害,血...

李:不是什麼劉家昌那個踢他屁股啊,什麼欺負他,罵他,應該不是。

柯:我想不是這個道理,我甚至也記過,他提出來說,因為他沒有提名金馬獎...

李:金馬獎有你在,別人怎麼能夠提名呢。

柯:不是,因為黃埔軍魂就是角色太多。

李:你是主角,你是男主角,他們就要爭配角,爭不上去。

柯:太多人嘛,怎麼去,而且那時候提名也是中央電影公司的事情。

李:不是劉家昌啊?

柯:哎呀!劉家昌怎麼...「黃埔軍魂」是中央電影公司的,今天這樣子提名怎麼會怪劉家昌。

李:他導演沒有提名的權力啊?只有建議權力。

柯:建議,有建議啦,那片子不是他的,我建議誰誰誰...,這麼多配角你叫劉家昌怎麼去。

李:那劉家昌過去跟你,你們跟他拍了八部戲,只拿了兩部錢,最近他發了財了,我已經查出來了,七億一千萬,呵呵呵...

柯:呵呵呵,我會找他要,我會找他要,呵呵呵...,你也來分一杯羹好了,呵呵呵...

李:呵呵呵,他的錢,燙手又燙屁股的錢,呵呵呵...

柯:這小子很聰明,很聰明。

李:聰明喔。

柯:是很聰明。你看他,他沒學過,像李行、李翰祥...

李:他們都科班的,科班訓練的。

柯:科班出身的嘛,李翰祥、胡金銓都是科班出身的。

李:你記不記得,那時候有中央酒店你記不記得,他媽的這小子在那邊唱歌的,對不對(柯:對對對),他唱歌的,我們在中央酒店常常還跳舞,他在那邊唱歌的。後來他不是做導演嗎,要做導演,導演之後,他就...沒人承認他是導演,他就搞了一筆黑錢,就找到我,你忘記他為什麼找我,因為那候只有我有汽車,你記不記得,只有我有汽車。那時候有汽車是代表...(柯:對對對),現在台北滿街,狗都有汽車,當時有汽車的人不得了的,劉家昌...

柯:那時候叫黑頭車。

李:欸,劉家昌就找到我,他說你做我的製片人,因為製片人是代表出錢的人,我劉家昌說有錢別人不相信,說你有錢別人也不信,可是你有汽車,所以劉家昌請我做製片人。當時我還有條件的,要花一萬元買我一套古書,那時候我也沒錢,就賣給他。所以這樣子我做他的製片人,他做導演。當時他帶了他的場記到電影院看電影,然後就分場,看人家畫面以後,一個一個...

柯:張美君。

李:張美君,還有一個畫家顧重光,他們去分場,表示他完全外行的(柯:對),他是這樣子搞起來的。

柯:他因為要追江青嘛。

李:那時候我跟他認識的時候,江青已經是他太太了。就陳誠的生日嘛,那個陳誠不是燙屁股那一次(柯:呵呵),就是那時候已經,並且他已經對江青已經不太好了。後來江青到瑞典嫁給洋人以後,幾年以前還回來看我,不是回來一次嗎?

柯:對,對對,上次她說要跟你吃飯,跟我頒金馬獎。

李:是是是,所以家昌我們看到他整個成長的歷史,也蠻悽慘的,他也力爭上游,也是...。後來跟我合作最慘了,最後片子拍好了送到新聞局,本來以為可以拿執照出來了,結果收屍都收不到,被扣留,片子都不還他了,因為李敖是製片人,整個影片都被沒收。家昌慘到什麼程度啊,家堶腋T都賣出來了,是那麼慘,所以我也當然很同情他。所以後來我就被跟蹤了,也坐牢了,他就投降了,投降國民黨了,投降以後就開始寫梅花,就是這樣子。現在跟黨中央關係這麼好,我們都覺得不可思議,也好到這個程度。所以家昌在我看起來,是個變節的王八蛋,呵呵呵(柯:呵呵呵)...,雖然還是我們的老朋友。

柯:昨天我看報紙,我就看,他就罵你。

李:你在香港碰到他啊?

柯:不是,他在報紙寫你「李敖混蛋,講的都不是人話」,呵呵呵...

李:呵呵,他說我「李敖什麼時候說人話」。我說的當然是不說人話,我說的是神話,呵呵呵...

柯:呵呵呵...。我就講,我說:「朋友,你搞什麼東西啊。」他說:「沒有!沒有!」我說:「你賺了這麼多,李敖就說你賺了七億。」他說:「我哪有七億!我只有七百塊!」

李:他那天我消息一出來之後,中午才去香港,你在香港碰到他?

柯:我在香港碰到他。

李:他在罵我?

柯:他罵你..呵呵...

李:他罵我什麼?

柯:混蛋,呵呵呵...

李:呵呵呵...。所以後來趙少康訪問我,說「劉家昌回來,要怎麼樣跟你算帳?」我說:「他能怎麼樣算帳?要寫也寫不過我;要說也說不過我;要打架,現在我前後左右都是保鑣,帶著槍的(柯:哈哈哈),政府派給我的保鑣都是警官,還有不但是神槍手,還有一位是跆拳道的亞洲冠軍,你想想看劉家昌能把我怎樣。」呵呵呵...

柯:等一下回來,呵呵呵...

李:回來我們聚一聚吧。

柯:這小子...呵呵呵...

李:大家聚一聚。他有一股魔力,這個人有一股魔力,他蠻有一股魔力的。

柯:蠻聰明的,他曉得什麼事情,很會安排,年紀也大了。不過我覺得這小子有點好賭。

李:好賭,他受了教訓啊,他被關中嬴得七葷八素。跟我賭汽車,汽車都被我嬴來,我有兩輛汽車,本來一輛,後來變兩輛,結果沒地方安排,所以他被我整得也很慘。他也隨時整我的,上一次就說,他說:「敖之啊」,他說:「我請你做客」,講好啊,他說:「幾個人念給你聽」,他說:「他、我、甄珍、連戰、許水德、徐立德、關中,就是七個人吃飯,你來」,他說:「見個面有什麼關係呢?跟連戰」,我說:「好啦,見個面」。我還沒去,我就查出來了,原來那天晚上大的酒會,你知道吧,就是給連戰擁連的活動,在他家堶情C我立刻就打電話罵他,我說:「王八蛋劉家昌,你想騙我」,我說:「我不去」,他說:「好好好,你不要來了」。他要把我騙去,好像我去參加擁連酒會。壞透了,這小子,幸虧我也精得要死,否則就被他騙了,呵呵呵(柯:呵呵呵)...。後來他不是搞了博新嗎?兩億一千萬,就買了博新。他當眾講,當眾喔,不只一次啊,他說:「敖之,你是我哥兒們」,他說這兩億一千萬博新的錢,分成五份,甄珍,他老婆拿兩份,拿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他自己拿百分之二十,給他兒子百分之二十,剩下百分之二十送給我,表示我們合作。我說:「我不要,謝謝你」,我說我不要。

柯:拉你下水,呵呵呵...

李:我要了之後,下水一身腥,我拿了以後,我拿了四千一百萬,他媽的,他自己拿了七億一千萬,分給我們這麼少怎麼行呢,對不對。所以開玩笑,這個錢幸虧我沒要,對不對。

柯:他沒有拿那麼多,我根據...

李:你聽說他拿多少錢?

柯:...拿不會很多,這個我不知道。

李:多少?

柯:應該不會有七億。

李:我也公開講他不可能拿那麼多,因為家昌的性格也不可能獨吃嘛。

柯:對。

李:那他到底拿多少?

柯:這個我也不能評估。

李:你剛才就告訴我,現在不講了,呵呵呵...

柯:呵呵呵,這個...好朋友嘛。

李:你向他去要嘛,他欠你六場大明星的錢都沒給你。

柯:這小子壞事可多,一拖拉庫,呵呵呵...

李:呵呵呵...

柯:不過好朋友,對他好朋友。

李:跟他在一起很快樂啊,跟他罵來罵去的,很快樂。

柯:很少像他們家庭的,你看像他媽媽都會講「操你媽的」。

李:他媽媽跟我媽媽要拜乾姐妹啊,有一段時間要拜乾姐妹的,他媽媽都很喜歡我媽媽的,反正這些壞的老太太跟壞人都扯在一起,呵呵呵...。

李:真高興,俊雄啊,今天請你到我這邊來聊聊天,呵呵呵...謝謝你,謝謝。


[感謝網友小牧童指正錯誤]

姓名: 小牧童 
留言:

李敖秘密書房
有幾個字有爭議
與影帝對話
疏解-->抒解
疏解交通
抒解情緒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