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西安事變六十週年(四)

(早期節目未下標題)


  李敖笑傲江湖,又來了。

  最近呢,連續三次的節目,我都談到了西安事變。為什麼呢?因為六十年前的十二月十二號西安事變啊,對我們近代的中國和台灣有過很大的影響。六十年是一甲子的時間,我們重新來做這個歷史的追溯,歷史的追溯,歷史的探討,用來印證我們今天的處境啊,是一個必要的事情。而這種節目,在中國,在台灣,沒有人能夠像我講得這樣子深刻,原因很簡單,別人沒有像我做過這麼大的研究。我過去曾經編過兩本書,一本叫做「張學良研究」,另外一本叫做「張學良研究續集」,我還跟美國的汪榮祖教授合寫過一部「蔣介石評傳」,所以我們對整個的蔣介石跟張學良之間的這些內幕和歷史,我們可以說搞得一清二楚,甚至比張學良本人還清楚,為什麼呢?請大家聽我道來。

  先談張學良,我們歷史上講說是蓋棺論定,棺材蓋子蓋了以後,對他的議論才可以確定。事實上啊,對張學良先生,我們無須蓋棺就可以論定了。張學良一輩子在我們歷史家看起來,有兩個大的身教,他用他本人人身做了一個教育,兩個大身教。

第一個身教,就是他反對獨立的,反對東北獨立;第二個是反獨裁,反老蔣獨裁。我認為張學良一輩子啊,這兩點真是他一個很大的特色。

  為什麼叫反獨立,反東北獨立呢?因為當時張學良是在中國的地理上面,他是屬於東北方面的這個勢力範圍的重要人物。他的父親呢,就是東北的王,東北王張作霖。張作霖被日本人炸死以後,張學良接替他父親的位置。當時的東北,請大家看我一個統計數字,請大家看。

整個的東北,中國的東北,有130萬平方公里,大於日本3倍,大於台灣36倍。東北大於台灣36倍,東北要獨立的話,獨立的條件比台灣好得太多了太多了,為什麼呢?他可以得到附近的國家,像蘇聯,像日本,尤其是日本的支持,可以依靠外國的支持來獨立,並且在中國地理位置上面,他是在關外,山海關以外,並且他在地理的資源上面,非常的豐富,東北是有名的豐富的資源,東北的土地耕種的時候,甚至不要肥料的,土地都是黑顏色的,什麼原因呢?因為他沒有經過很多年的耕種,不像中國的中原的土地要施肥,為什麼施肥呢?因為這個土地經過幾千年的耕種,這個營養都不夠了,土壤都不好了,可是東北的土地啊,很多土地都是黑顏色的土,營養非常的豐富。

  張學良他有做東北,搞東北獨立的條件,而他不搞獨立,這是張學良很了不起的地方。張學良被蔣介石迫害,他的父親又被日本人炸死,他曾經很感慨的講了一句話,他說:「要不是我們父子愛國,我們怎麼會有今天呢?」怎麼會那麼樣倒霉呢?就因為愛國,所以爸爸被炸死了,爸爸被外國人炸死了,兒子被本國人欺負,就因為愛國的下場。所以張學良他能夠獨立,而不搞東北獨立,不但不獨立,還不費一兵一卒,沒有放過一槍一彈,帶著東北和中央政府統一,掛起國旗來,這是張學良最了不起的一點。

  就是不肯獨立,當時替張學良辦外交的,叫做王家楨。

這個王家楨跟我李敖還有一點點遠親的關係,他做過外交部的次長。他呢,當時日本人的首相把他請到日本,就跟他說,說你們獨立,東北獨立,我們日本人支持你,獨立以後你就開國了,當了開國元勳,你是要當開國元勳呢?還是要當地方官?如果你不獨立的話,你東北只是國民黨中央政府的一個地方官,你要選擇哪一個呢?可是王家楨他影響了張學良,他們選擇了,我寧可做地方官,寧可不做開國元勳,也為了保持中國的獨立,這是很了不起的。

  張學良的第二大身教呢,就是反獨裁,反老蔣獨裁,我在前三次節目裡面已經一再的談到了,最主要就是西安事變,西安事變他用這個兵變的方法,用劫持主管的軍頭的方法,來要求蔣介石答應他們愛國的八個條件,所以這個方法是逼蔣介石屈服。

  逼蔣介石屈服的時候,當時在西安事變以前,開鍵卡在九一八事變,九一八事變就是1931年9月18號事變,當時九一八事變的時候,張學良在哪裡呢?人在哪裡呢?他人在北京。他人為什麼不在東北而在北京呢?這個就怪蔣介石,也怪張學良,當時蔣介石在中原打內戰,跟閻錫山、馮玉祥打內戰,雙方都拉攏張學良,張學良就帶了部隊進了關內,他呢支持蔣介石,所以蔣介石的江山能夠穩定下來,是靠著東北軍的力量,張學良帶部隊進來了。雖然進來了以後,在東北他還是有部隊呀,有東北軍呀,可是蔣介石對內主張內戰,對外面,對日本呢,很怕很恐懼,所以就叫張學良說你不要打,日本人打我們的時候,你們東北軍隊不要輕舉妄動,要不抵抗,所謂的有名的叫不抵抗主義。結果在1931年9月18號夜裡,九一八事變發生的時候,張學良,當然他留下的命令就不抵抗的,所以東北沒有抵抗就丟掉了。東北沒有抵抗丟掉了站不住啊,然後熱河等於也沒有怎麼抵抗就丟掉了,這時候全中國大家為之譁然,覺得你怎麼搞的你這個將軍不打仗了,張學良就揹個外號叫做「不抵抗將軍」。這個時候張學良就有一點怪蔣介石,你怎麼叫我不抵抗呢?我明明可以抵抗的,你要我不抵抗這怎麼行呢?蔣介石就到北方去去約他見面,張學良就要求蔣介石允許他抵抗,殊不知蔣介石到了現場以後,先跟他不見面,先派出他的大舅子宋子文跟張學良見面,說什麼呢?說現在全國對我們不諒解,軍事方面的總司令等於是蔣介石,軍事方面的副總司令等於張學良,對我們不諒解,正副司令都不諒解,既然現在東北也丟了,熱河也丟了,我蔣介石跟你張學良在一條船上,總要有一個人下船來舒解民氣,大家對我們的不諒解。蔣介石沒說什麼人,那當然這意思就是你張學良下台嘛,張學良就同意下台。

  張學良同意下台以後,然後整個的局面就不一樣了,大家看啊,大家看什麼呢,看這個1990年12月日本國家電視台,就NHK,他們訪問張學良的時候一個旁白,請大家注意,日本人的旁白。



他說:「事實上,當時東北軍所受的指令仍是當年他採取的不抵抗主義,這項指示其實出於蔣介石」,看到沒有,「以致熱河失守,令張學良從此蒙上了不抵抗將軍的罵名」,「其後,日文旁白稱」,日本人說「張與蔣介石以及另一位國民黨大員三人做過一次密談。張本人說出,當時蔣介石表示,熱河之失,令中國已經如一條進入激浪中的危船,倘使我們三個人」,就是蔣介石、張學良跟另一位國民黨大員,「都守在船堙A一旦翻船,三個人便一起完了,所以至少應該有一人跳船,張學良說那當然是由我來跳了,而他辭去了所有的軍職赴歐美旅遊。」

  張學良在被日本人NHK訪問的時候,他不肯講出來這個國民黨大員是誰,他不肯講,他是說他、國民黨大員、蔣介石一起見面開會。現在呢,我講過,張學良儘管替別人隱瞞,可是在我們這種高明的歷史家眼裡,他瞞不住,我們可以找出旁邊的證據來,來講出來,另外一個大員是誰呀?宋子文,就是蔣介石的大舅子宋子文,我們已經查出來了是宋子文。

  什麼人講出來的呢?我李敖跟你講,是何柱國將軍,就東北軍騎兵軍的軍長,何柱國。

請注意喔,何柱國將軍是廣西人,為什麼廣西人能夠在東北軍裡有這麼高的地位呢?這就可以看出,我們東北人的肚量多麼大,我們的天下,可是這麼重要的職務給一個廣西人來做,證明了張學良他們的肚量之大。他也談到了,回憶裡面,「東北軍騎兵軍軍長何柱國『憶長城抗戰及熱河淪陷前後』一文的回憶」,他講出來原來這裡面是宋子文,這個人就宋子文,細節我們就不再談了。



  好了,現在我們就可以看到了,什麼人叫張學良不抵抗呢?蔣介石。可是最有趣的,最有趣的,到了今天,到了現在的12月,我們看看華視播出的,他們到夏威夷訪問張學良的一段話,問他說是「當時的不抵抗的這個事情,是不是你受到上級的命令呢?」張學良還義正辭嚴講「我是受什麼人命令啊!不抵抗是我自己的意思,我敢做敢當」,張學良今天還說這種頭腦不清的話,或有意為蔣介石遮掩的話。不抵抗主義是蔣介石給張學良的命令,然後叫張學良揹黑鍋。你怎麼知道有這個命令啊?查歷史嘛,我們都抓出來這個文件了。



請大家看,1931年8月16號,注意日期,蔣介石有過一個「銑電」秘密打電報給張學良,嚴加囑附,內容是說「無論日本軍隊此後如何在東北尋釁,我方應予不抵抗,力避衝突,吾兄」,就你張學良,「萬勿逞一時之憤,置國家民族於不顧」。看到沒有,蔣介石文件都出來,被我們李敖抓到了。同年9月18號的第二天,張學良在「皓電」裡面也有「日兵昨晚十點鐘開始向我北大營駐軍實行攻擊,我軍抱不抵抗主義,毫無反響」,張學良回電報給蔣介石。請問「我軍抱不抵抗主義,毫無反響」,這話如果不抵抗主義不是上級長官指示他的,你是一個地方的方面大員,是軍人,土地失掉了,然後你敢向上報,說我們是不抵抗主義,所以沒有反響,你軍人不守國土,你敢用不抵抗主義嗎?因為你叫我不抵抗主義,所以我才告訴你我用不抵抗主義,我沒有反響,證明了這個命令是從上級下來的。可是多麼悲哀啊,張學良到今天,在華視記者的面前,居然一肩承擔說我沒有收到不抵抗主義的指揮,我沒有受到這種指揮,是我張學良自己的意思,我自己下命令不抵抗,這不是老糊塗嗎?為什麼老糊塗了?就是上次我在節目裡所說的,他被關得太久了,老糊塗了,並且他不斷的掩飾,為什麼掩飾呢?因為蔣夫人宋美齡還沒有死,他不願意把這個人抓出來,叫宋子文。可是他掩飾半天呢,禁不得我們李敖這種第一流的歷史家去追查,我們可以查出蔣介石指揮不抵抗的電文是1931年8月16號,我們可以查出來原來那個人,跟你跟蔣介石串通的叫你下台的就是宋子文,我們都查得一清二楚,你張學良現在瞞了半天,瞞也白瞞,瞞不住,瞞不住。

  那麼後來呢,這個我講過,當時張學良送蔣介石回南京,下了飛機以後,張學良坐進一個汽車,那個車什麼人借他的呢?就是甯恩承。

甯恩承就是東北大學,張學良是東北大學校長,甯恩承是替他當家的。甯恩承老先生幾年以前還到我家來看我,已經那時九十三、四歲了,身體很好。我就問他,到底西安事變這段話怎麼回事?你問,你問到了張學良他怎麼說的。他說張學良從洛陽跟蔣介石他們下飛機過來,下了飛機以後呢,他說我們跟他坐一個車,就問張學良,到底怎麼回事?蔣介石有沒有承諾?他說,什麼?張學良說:「我這麼大個兒」,個兒就「個」「兒」,「他蔣介石那麼大個兒」,我們東北話叫做大的個子,表示這個人有身價的,他蔣介石那麼大的個兒,我張學良這麼大的個兒,說話能不算話嗎?當然要算話,所以張學良相信蔣介石你說話非算話不可。我也講過,蔣介石在西安事變等於答應了八個條件,全答應了,可是最後呢,他整了張學良。並且我們再根據1937年1月8號紐約時報第10版的報導,當年的報導,蔣介石雖然沒有簽字,可是宋美齡跟她的哥哥宋子文簽了字,因為簽了字,還有一個外國人叫瑞納在見證,所以到了今天張學良不肯把文件公佈出來,意思就是怕給蔣宋美齡難看。所以蔣宋美齡呢,在紀錄裡面也聽說她講過一句話,蔣宋美齡說:「我們對不起漢卿」,漢卿是張學良的字,就是我們對不起張學良,為什麼呢?因為我們答應他保障他的自由,最後蔣介石耍賴皮不肯放他,一關呢,我講過,從三十八歲關到了八十三歲,所以蔣宋美齡也無能為力。

  可是我講過,令我們最奇怪的不在張學良被關這麼久,而被關了以後他的心態。張學良前幾年發表一個談話,請大家看。

他說:「有人說我不自由,其實我覺得很自由,身體的自由不自由並不重要,要緊的是我有精神自由,除了上帝之外,沒有人能限制我的精神自由。」我看了以後呢,覺得真的很難過,覺得,「除了上帝以外,沒有人能限制我的精神自由」,可是上帝就限制了你的精神自由,你所以為的上帝,你想像中的上帝,那些基督教徒嘴巴中的上帝,那些神棍像周聯華他們嘴巴裡面的上帝,他們限制了你的自由。

  所以張學良後來呢,大家注意啊,張學良其實翻譯過一本書,這個書別人都不知道,我李敖知道,所以我講給大家聽。

這本書叫做「相遇於髑髏地」。大家注意,這個桑斯特著,可是曾顯華譯,曾顯華是誰啊?就是張學良的化名。他「曾」是用曾約農,是一個以前東海大學第一屆的校長,基督教徒;「顯」是董顯光,駐美大使,董顯光也是基督教徒;「華」就是周聯華牧師。因為他們三個人都跟他在基督教義上面,互相的研究,所以張學良翻譯這本書以後,就用他的化名叫做曾顯華。這是張學良當時在不自由的時候,他能夠出版了這本書,由基督教文藝出版社出版。

  這髑髏地,髑髏地什麼地方?髑髏地就是釘死耶穌,耶穌被釘死十字架的那個地方。相遇髑髏地,耶穌跟什麼人一起釘死?耶穌是跟兩個強盜一起釘死的,所以我們看到十字架是三個十字架,左右兩邊都是強盜。我想起來,你張學良你相遇於髑髏地,你是不是跟蔣介石最後在髑髏地相遇呢?最後你們都會化成枯骨,變成髑髏,變成骨頭架子,可是你們能不能相遇呢?站在基督教徒的立場,蔣介石是基督教徒,張學良也是,你們應該是一個打一壺酒在喝的,一窩的人,可是我懷疑蔣介石能不能上天堂,我懷疑你張學良能不能在天堂跟蔣介石相遇。所以我舉這個例子給大家看,張學良後來就轉入宗教這方面去了。

  張學良從小就是等於少爺出生,當然啦,他的老子管他管得也很兇,可是他不能否認的,他是一個花花公子,所以他的文化水平並不很好,書也唸得也不好。他在被軟禁,被蔣介石關的這個期間裡面,有人說他變成明史的專家,我李敖就不相信,後來張學良也自己也談到了,說他不是,為什麼不是呢?根本他靜不下來,他根本不能看書。所以張學良對知識上面的深度,並不很好,見解也並不很好。後來就信了教,信教以後,當然他整個看了就一本書,嚴格講起來,聖經嘛。當然他看了一點點神學的書,那些神學的書翻來覆去,在我李敖眼裡看起來,也不過聖經這些東西整理一下。所以他這一方面的見解不是很好,他並不偉大,也沒有什麼了不起。可是他在兩個大方向上,我講過,他做了完美的一個身教,一個就是反獨立,反東北獨立,第二個是反獨裁,反老蔣獨裁。在這兩點上,他做得很了不起,可是一輩子一個人做到這兩點其實也就很夠了,也就很夠了。

  當然他也受了一輩子的誣衊,我講過,在九一八事變的那天晚上,有人說他跟電影明星胡蝶在跳舞,現在胡蝶的回憶錄都出來了,胡蝶回憶錄,現在在台灣印出來。

我們知道,胡蝶說她根本就不認識張學良,怎麼樣跟張學良跳舞呢?說當時有名的一首詩,馬君武寫的,他說:「趙四風流朱五狂,翩翩蝴蝶最當行,溫柔鄉是英雄塚,那管東師入瀋陽,告急軍書夜半來,開場絃管又相催,瀋陽已陷休回顧,更抱佳人舞幾回。」

這個馬君武這個詩是受了日本人所造謠的一個消息影響了馬君武,馬君武是廣西大學校長,然後他做了這個詩,從此張學良就揹了黑鍋,就「趙四風流朱五狂,翩翩蝴蝶最當行」,可是胡蝶說我根本就不認識張學良,何來跳舞呢?是誣衊的。就是說趙四小姐,現在,這是當年的趙四小姐。

一直跟著張學良,跟他共患難,陪他這麼一輩子,這一點是很了不起的。張學良到今天為止不肯回大陸,據名記者陳中雄先生的判斷,是受了趙四小姐的影響,因為趙四小姐信基督教信得更迷,他不肯回大陸,因為共產黨是不相信上帝的。

  所以當時九一八事變的晚上,張學良根本沒有抱著女人跳舞,沒有這個事情,這個事情經過何世禮將軍,他親自證明了。

何世禮將軍在台北正好住在我樓下,他也親口跟我談過,當天晚上是張學良請何世禮將軍的父親何東爵士,何東什麼人呢?何東是香港的辜顯榮,就英國人封爵士第一個封給香港人的,是封給何東,所以他們家很有錢,香港的一條街都是他們的房子。何世禮將軍告訴我,當天晚上張學良請何東爵士吃飯,然後大家一起看戲,看戲時候忽然有副官過來在他耳邊講話,張學良就不得已就離席了,離開走了之後,就沒有再回來,當時何世禮將軍的父親何東爵士就很不高興,覺得張學良沒有禮貌,請我來看戲,怎麼主人不見了,第二天才知道,喔∼原來頭一天晚上發生了九一八事變,這個情況太嚴重了,難怪他沒有回來。所以何世禮將軍很義氣,後來他寫了一篇文章叫做「為歷史作見證:『九一八』之夜張學良在何處?」

他就講出來這個故事,就是九一八之夜張學良正在陪他父親看戲,並沒有抱著女人跳舞。

  所以呢,張學良不但揹了很多黑鍋,包括跟女人的關係也揹了黑鍋,從「不抵抗主義」,到「趙四風流朱五狂,翩翩蝴蝶最當行」,都是揹了黑鍋,這是一個悲哀的故事,今天我們重新的把他回味一下。

  今天,講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