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西安事變六十週年(二)

(早期節目未下標題)


......(開場未錄到)

我們在台灣今天的處境,跟國民黨在台灣有關係。在一九四九年,有一個六十三歲的老頭子,不過說別人老頭子要小心了,因為我現在已經六十一歲了。在一九四九年,有一個六十三歲的老頭子,帶著他的部隊到了台灣,這個人這個老頭子就是蔣介石。他是在六十三歲這一年丟掉了天下,把整個的中國大陸丟光。丟光的那天晚上,他正好在日月潭,他跟他的兒子蔣經國在一起,消息傳來以後,就是大陸的最後的一塊土地都被共產黨佔領了,蔣介石感慨無限、一言不發坐在日月潭的這個水邊,他的兒子蔣經國陪著他。

  蔣介石為什麼來台灣?原因很多,可是到今天我們的解釋呢,倒很有趣了,說當年為了懲罰日本人,美國人丟了兩顆原子彈給日本人,炸到了廣島,炸到了長崎,可是日本人雖然遭受到了這麼大的懲罰,可是日本人最後還能夠重新從廢墟裡面站起來,從一個戰敗國的地位站起來,所以台灣沒有受到原子彈這麼大的傷害,可是台灣來了蔣介石,蔣介石使台灣遭受到很大的痛苦。過去在黨外時代,我的老朋友作家孟絕子先生,講演曾講了這麼一個故事,他說一個人我們在祈禱,為什麼祈禱呢?祈禱上帝把歷史改寫一下,就希望當年你把原子彈丟在台灣,可是把蔣介石丟到日本去,這樣子日本人就可以受罪,受了幾十年的罪,現在丟反了,原子彈丟到日本去,蔣介石丟到台灣來,所以害得我們台灣三、四十年都不得翻身,孟絕子曾經講過這種笑話。

  蔣介石為什麼來台灣?原因很多,可是照著國民黨欽定的歷史,他們的說法受了一個事件決大的影響,什麼影響呢?就是六十年前的西安事變。蔣介石他們到台灣以後賴東賴西,大陸丟掉了就賴別人,好比說賴美國人調停,賴馬歇爾將軍,然後賴西安事變,賴張學良將軍,為什麼賴西安事變呢?照國民黨的標準說法,就是當時共產黨只剩下五千多個人啦,在陝西的北邊,我們國民黨的部隊啊,中央的部隊去圍剿共產黨,眼看就被消滅了,可是張學良出來搞了一個西安事變,把我們消滅共匪的進度給打亂了,最後共匪死灰復燃,最後席捲大陸,把我們趕到台灣來,這是國民黨的一個說法,所以賴來賴去就賴張學良。

  當然這段歷史完全胡說八道,為什麼呢?我曾經過去節目裡面跟文章裡面跟著作裡面也曾經考證過,就是當時西安事變以前,國民黨已經跟共產黨暗中勾搭了,換句話說,國民黨的目的已經不是要消滅共產黨了,為什麼呢?因為根據國民黨做過新聞局局長,也做過駐美大使的董顯光的說法,延安-就是共產黨所謂老巢-國民黨是無法消滅的,為什麼呢?因為共產黨已經從北邊跟蘇聯打通了,換句話說,他得到蘇聯的援助。過去在江西他被圍困跑不掉,可是到了延安以後,他有國際路線了,已經消滅不了他了,所以蔣介石根本他的底案已經不是消滅共匪了,他已經改變了,可是呢,張學良不知道,所以才發起了西安事變,所以歷史啊,今天呢賴張學良是不正確的。可是我們在台灣所受的歷史教育就是說,因為西安事變,所以使共產黨有一個死灰復燃的機會,害得我們來到台灣。

  張學良西安事變以後就被蔣介石關起來,軟禁起來,從三十八歲一直關到了八十三歲,等於是全世界享受最好,可是也是關得最久的一個囚犯。

  張學良很怪的一個人,他居然活到了現在還沒有死掉,所以他現在在夏威夷過了九十六歲的生日,這麼一個重大的消息,在台灣已經很冷漠了,為什麼冷漠呢?因為我講過,台灣不注意歷史的教訓,台灣這個地區太淺盤了,很淺的一個盤子,一切都是講現實的、眼前的、功利的、就在今夜的,台灣只講究這個,所以不能夠了解整個的過去的來龍去脈,也不了解今後的方向。所以在這麼一個張學良到了夏威夷過九十六歲生日的時候,台灣所有的新聞媒體都沒有去報導這個消息,可是有一個人,我所佩服的一個名記者陳中雄先生,他去了。我講過,我對陳中雄先生佩服,最大的原因呢,他是單打獨鬥的,他是一個獨行俠,在很多時候,我們台灣這些爛記者們、爛報社們、爛通信社們,還在研究,還在討論,還在鬼叫的時候,陳中雄先生已經到了第一線。最重要的一個例子,最有名的例子大家看,李登輝的秘密講演稿,結果大家還當保密,李登輝當寶貝一樣還保密,結果陳中雄已經取得了,發表在日本的報紙上面了。去釣魚台,這邊我們要排隊出去,坐船出去,還在研究,人家陳中雄已經到了釣魚台,照相都回來了。那時候搞諾貝爾的文學獎全集,大家還在討論,陳中雄從斯德哥爾摩,從瑞典都回來了。陳中雄是這樣子一個優秀的記者,單打獨鬥,獨行俠。大家注意啊,很多有了不起成就的人,都是靠他的獨行來做出來的。什麼人在南極,一個人,過了一個冬天的?那是一個人;什麼人去勘查美國的西部?把美國西部搞清楚的,那是一個人。大家注意啊,很多了不起的事情都是一個人做出來的,這也就是我為什麼要佩服陳中雄先生的原因。

  今天我又把陳中雄先生請來,第三次請來,請他談一談,最近他去夏威夷去了五天,看到張學良將軍的一些見聞,給我們談一談,使我們開開眼界。



  李敖:中雄,謝謝你,我這個開場白太長了。

  陳中雄:沒有沒有。

  李敖:謝謝。




  陳中雄:誇獎了,剛剛有很多言過其實啦,今天來節目最主要是,我個人認為張學良先生雖然在兩岸就是說目前有點僵化的狀況下,眼見雙十二,就是西安事變一甲子馬上就到了,一甲子就是六十年。那麼在西安事變六十年的前夕,也就是在今年的十月二十一號,張將軍他就把他手邊的所有的一些珍貴的資料,其中包括了他所有的日記,日記原版,還有他的回憶錄,以及他很多的照片跟文物,全部捐贈給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成立了一個叫毅荻書齋。

  那麼這件事在外國媒體報導得蠻大,特別是美國世界日報,我們現在看到的畫面就是美國世界日報當時登出的一個特稿。

那國內呢,台灣這邊的話大概聯合報報導得比較詳盡,可是都是負面的,就是說他們對於張學良先生為什麼要把這麼多珍貴的文獻寧可捐給美國的哥倫比亞大學,而不願給台灣的國史館,或者說像中央研究院這些學術機構。我想他有他的考量,根據我了解,他希望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這邊對於他的這一些日記或回憶錄等等,希望是在公元的2002年才開放,那2002年照老先生的看法,大概是所謂的百年之後,就是說他一百歲。所以他大概生前他大概不太願意說因為日記的公佈,可能會有些的人受不了,可能會得罪了某些在西安事變前後,國民黨內很多大老的一些言行不一的狀況可能就曝光了,大概情形是這樣的。

  李敖:我感到很奇怪,這個日記是從...你曉不曉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日記。

  陳中雄:我想這個從張學良先生在西安事變被蔣介石收押之後,他就有寫日記的習慣,那這寫日記習慣一直到...,我相信在大陸遷徙的過程裡面,他可能沒有寫得很完整,不過在民國三十五年他被押到新竹縣五峰鄉一個井上溫泉這個地方,他從那個時候開始寫的日記,可能是最完整的。

  李敖:我很懷疑他有兩點,第一點,就是他的日記一定會被偷看或者被檢查,第二呢,他有什麼日記好記呢,每天生活都一樣的,就看不到別人,永遠是他跟他的趙四小姐,有什麼生活上的變化可以記呢?

  陳中雄:這個日記的記法我想不一定是說記述當天的,也許他是做一些回憶或追述,就是說可能九一八事變的時候,比如說有人說他跟胡蝶在跳舞等等,事實上他並沒有,他是去看京戲,或者說張作霖被炸死,結果當時死掉的時候,消息密而不宣,就是怕日本人知道說大帥死了,可能整個東北會有動盪。我想可能這個日記不一定是記述當天,比如說他也曾有一陣子在井上溫泉曾經養雞或是打網球這些芝麻瑣碎的事,我想他大概不會記,也許是追述、追憶過去。

  李敖:我覺得他這個心態本身,也許因為他被關得太久了,也許他太老了,還有一些很多很怪的想法,譬如說他到公元2002年才公佈這些東西,如你所說,他怕這些東西出來以後,提前公佈,會傷害到某些國民黨的大員,請問還有什麼大員可以傷害呢?都死掉了嘛,現在剩下的只有蔣宋美齡這個女人跟張學良自已,另外一個還有一個西安事變的時候,是蔣介石的一個小秘書俞國華,也被關起來,其他的人都死光了,沒有人了,他還顧及誰呢?

  陳中雄:像陳立夫這些大老還在。

  李敖:喔,陳立夫。陳立夫西安事變他在南京,不過陳立夫的一個罪狀,他旁邊有一個大員就是齊世英,後來齊世英親口跟我講,蔣介石後來埋怨齊世英,說他很多罪狀,其中一個就是逼反張學良,張學良是他逼反的,恐怕這個陳立夫是對逼反張學良很有功勞。

  陳中雄:這我們不得而知,因為他日記是他的一個隱私,他自己希望在公元2002年才開放,所以...。當時我們比較納悶的一點是,為什麼要交給哥倫比亞大學,就是說這麼重要的文獻。那哥倫比亞大學,事實上如果回顧他過去的歷史,我們可以發現到,像李宗仁,乃至於顧維鈞,還有孔祥熙,全部都在哥倫比亞大學做了口述歷史,他有他的一個淵緣。

  李敖:尤其顧維鈞,他跟張學良做過事。

  陳中雄:對,顧維鈞先生在那邊1969年留下的歷史相當,對兩岸造成很大的一個震撼。

  那因為您剛剛提到了,就是少帥在夏威夷,他是1993年底去的,當時我聽他身邊的人講,他其實並不是想要在夏威夷落腳,最主要因為他的五弟叫張學森先生,是在夏威夷,所以他到了夏威夷之後,發現這個地方實在太好,一住就住了三年多。這三年多來,他也遭遇到很多兩岸的來賓,特別是大陸,大陸的這些訪客可以說是絡譯不絕,尤其是東北老鄉,那陝西也不少人到夏威夷來,就是到他教堂或者他每天固定散步的海灘,想要跟張學良合照,甚至於請他簽名。那張先生早期啊,他是一個很坦蕩蕩的一個君子,所以有人請他簽名他就簽了,簽了之後,有一次發生了有一位編劇,這位編劇他把他的身份隱瞞了,拿了一本冊子請老先生簽名,老先生也欣然就簽了名。簽名之後呢,這位編劇回到大陸居然對外宣稱,說是少帥同意他寫張學良的腳本劇本,就拍成連續劇,使得張學良在那個之後,就不再簽名了,就是說拍照可以,簽名絕對不行。一方面當然他眼睛不好,所以他簽名大概也是會不是很工整,另外一方面當然最重要的是,很怕人家拿了他的簽名之後,別有所圖啦,這樣子。

  那大陸的狀況比較詭異的一點,我覺得是曾經擔任統戰部長的閻明復,他在十月中旬就跑到了夏威夷。閻明復先生的爸爸過去是張先生的部下(李敖:閻寶航),閻寶航,對,所以閰明復微服私訪,就是說他很不公開他的行蹤的狀況下,靜悄悄的跑到了夏威夷之後,也見到了少帥。那一般的了解,就是說北京方面非常希望張學良能夠在西安事變一甲子的時候,能夠回去一趟。不過就我了解,張先生似乎意願不高,這意願不高因素很多,不過最主要聽說是趙四小姐的一些顧慮。

  李敖:趙四小姐顧慮什麼呢?

  陳中雄:因為去年這個張學森-就是他五弟-回去大陸之後,就心臟病就突發死掉了,可能年紀大了,或者說重返故土,可能有一些場面或者一種感觸會使得心臟受不了,張學良先生在台灣的時候,也曾經住院過,榮總住院過,可能有這一層顧忌。另外一方面,可能是中共到現在為止還是一個無神論者,那對於張學良伉儷來講,他們夫妻倆個對於基督的信奉,可以說是到了非常深誠,所以他們對於中共到現在還是提倡無神論,我想也有一點保持距離吧,這樣子。

  李敖:據我的感覺,張學良信基督教的虔誠的程度啊,趕不上趙四小姐。

  陳中雄:對,趙四小姐她不止是信奉,她甚至於還寫了四本書,這四本書我覺得就可以從這個地方看得出她的一個信奉的程度。

  第一本就是叫「好消息」,第二本叫「新生命」,第三本叫「真自由」,第四本就是「大使命」。

那這四本書她可以說是比一般信徒還投入,因為她講得非常有道理,就是說言之有物,而且她以她切身的感受。所以我想宗教的信仰也是最重要的因素,讓他們不想再重回大陸。

  李敖:這個趙四小姐都用了她這個教友的名字。

  陳中雄:對。

  李敖:她用了什麼名字呢?

  陳中雄:她是...她的名字是叫趙多加,所以可能有些人拿到這本書之後,也不盡然曉得趙多加就是趙一荻多加。那麼趙多加事實上她這個是從聖經裡面,我覺得張學良伉麗對於聖經的研讀可以說到了一種爐火純青的地步,像「彼德使多加復活」,這彼德就是張學良。

  李敖:張學良的名字彼德。

  陳中雄:多加就是趙一荻。

  李敖:他這是使徒新傳裡面的一段。

  陳中雄:所以不僅如此,甚至於連她在夏威夷,她也找了她一個算是百年之後的一個暫厝之地。這暫厝之地是...我們可以看得到這在夏威夷。

夏威夷的墳場一般美國人的埋葬的方式都是在平面的,很少像這樣立體的,就是整個山丘。他這個入口處就有一個以馬內利,以馬內利的意思就是主與你同在,所以從張學良先生他喜歡的這塊地,他找的這塊地,這個入口上了階梯之後,還看到他的一個石碑,就是復活,就剛剛我們看到聖經裡面提到彼德使多加復活,他已經把復活弄上去了。

正面可以看得到上面刻的也是以馬內利,上面還有一個十字架。


  所以從張學良伉儷對於自己的身後,他的一個暫厝之地,他都有安排好了。所以從這一點我們大概就可以了解到張學良伉儷,他們大概回中國大陸的心願大概沒有像北京當局所期望的那麼強烈。

  李敖:據我知道你到處都是以獨行俠的姿態到處採訪的,張學良北投那個地方你也去過。

  陳中雄:是。

  李敖:你講講看那邊的情況。

  陳中雄:北投的情形到目前為止,他是在大概四年前賣掉了,當時出價是賣到了一億五千多萬。

  李敖:一億五千萬,北投的房子。

  陳中雄:北投的房子到現在還在,沒有拆。

所以我很奇怪,這建商本錢很夠,因為一般來講,一個建商花了一億五千萬買下這塊地,居然到現在不拆,我倒很想建議建商能夠把這個少帥從60年代,就是新竹五峰搬到北投之後住的這個房子,保留下來,因為畢竟這邊他待了很久,那麼裡面的陳設都還保留著,像這個...


  李敖:如果陳水扁他們有心的話,應該由市政府把它買下來或徵收下來,保留下來,這也是台灣史的一部份哪,重要的台灣史的一部份。

  陳中雄:對,這當然就要看執政當局的或者台北市政府有沒有這個魄力,因為聽說它這個土地涉及到一些國有地。

  李敖:那更好保留啊。

  陳中雄:所以我想也大概這個因素,使得少帥住的這個地方--

包括國安局的特務他們當時在他公館對面住的房子也沒拆。


  李敖:也在。

  陳中雄:全部保留,還有憲兵崗哨,都還在。

  李敖:裡面的人都人去樓空。

  陳中雄:都人去樓空,包括當時逃亡的鐵鍬也都還留著。


  李敖:他是不是在陽明山也有一個墳,有沒有?

  陳中雄:陽明山聽說也有,不過因為我們都知道不像國外,我們可以看到以馬內利這樣的字,所以知道是中國人的墳,那陽明山公墓那麼大,很難找。

  李敖:這次你看到他,你們有沒有談一些話呢?

  陳中雄:老先生其實是重聽啦,所以他,據我了解他當然希望說台灣的朝野能夠像大陸那麼一樣還記得他,他就很高興了,就畢竟像中共那邊派出了像閻明復,還有派出了像這些京劇團,一流的國劇演員,去幫他祝壽。

台灣好像靜悄悄的,就沒有聲響,我是覺得台灣應該,特別是東北老鄉應該有點意思,特別您李先生也是東北人,呵呵呵。

  李敖:呵呵呵,很高興,今天我們聽到陳中雄先生第一手的獨家報導,以後有機會我再約陳先生跟大家見面。

  今天,講到這裡。


〔感謝網友張學雷的指教〕

主  題:Re: 李敖笑敖江湖--西安事變六十週年(2) 
發 表 人:張學雷 
公告日期:2005-09-01 04:21:14 

發現一錯字: 

不過最主要聽說是"趟"四小姐的一些顧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