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西安事變六十週年(一)

(早期節目未下標題)


  李敖,笑傲江湖,又來了。

  今年的十二月十二號,就是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十二號,是西安事變的六十週年的紀念日。西安事變在六十年前,就是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二號,發生在中國陝西省的西安市。西安事變簡單的說,就是蔣介石,禍國殃民的蔣介石,雖然被日本人欺侮我們中國,可是他不用心去打日本,反倒集中了力量去打共產黨。並且呢他不伸手打,他叫東北軍,就他眼裡面的雜牌軍隊,張學良主持的部隊,和西北軍,他們去打這個共產黨。換句話說,叫他們兩個,主要敵人跟次要敵人互相的消耗,他在旁邊觀戰。這時候東北軍覺得幹不下去了,為什麼呢?因為在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變以後,蔣介石下命令說不可以抵抗,所以東北軍就丟掉了東北,丟掉了自己家鄉,結果跑到了陝西去打,不打日本人而打中國人,中國東北軍最後吃不消了。最後呢,張學良就出面就把蔣介石扣留,就發生了雙十二事件,十二月十二號,就逼蔣介石,你不要再打內戰了,你去打日本,目的是這個目的。

  這件事情六十年過去了,當事人都死光了,只剩下了張學良跟在西安事變當時也被俘的一些小職員,蔣介石的貼身的小職員,像俞國華這些人,基本的人都死光了。今天我跟大家談一談,這個西安事變的前因後果跟張學良今天的心態。

  請大家看看這張學良當年的照片,張學良,張少帥的。

張學良那時候大家注意啊,當時他是東北的東北王張作霖的兒子,所以當時在東北張學良可以獨立的,獨霸一方的,東北要獨立的話比台灣獨立的條件太好了太好了,為什麼呢?他得到俄國人的支持,得到日本人的支持,尤其是日本人。國民黨所謂搞北伐的時候,那時候張學良的父親張作霖正好在北京,國民黨打來以後呢,他要退出北京,就回東北,回東北的時候,快到邊境的時候,被日本人給炸死了。炸死了以後,當然日本人不承認,張學良就趕回去,趕回去以後,日本人就派來了一個大使級的,叫做林權助。

就弔唁專使林權助,就這日本鬼子來弔唁,跟張學良講,就勸張學良說:「我是你父親的老朋友,無論如何你要保持東北的完整跟獨立,不要跟國民黨合作。」張學良答覆他一句話,說你替我的設想都很好,可是啊,你林老先生忘記了一件事情,什麼事情呢?忘記了我張學良是中國人,因為是中國人,所以張學良最後他在東北掛起了青天白日旗,他不肯跟日本人合作,還是跟中央去合作。當然他掛青天白日旗的原因呢,是國民黨去拉攏他也有關係,當時國民黨也派了一個團體拉攏他,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吳鐵城跟蕭同茲。

我曾經特別談過他,談文星書店,後來就蕭同茲。他們後來呢,張學良就等於跟中央聯合起來了,那時候國民黨非常拉攏他,就請他做等於副司令,就是等於全國陸海空軍的副司令,司令是誰呢?就蔣介石,他是副司令。所以年輕的時候,他就變成張少帥。

非常的年輕的。

  當時我們看一看這東北軍的他們的這些編制,這些阿兵哥,這些軍官們,這是張學良年輕的時候的照片。

我今天特別帶了一些照片給大家看。這個呢是在東北的時候,東北軍的這個系統裡面的這些照片,請大家看,這個照片裡面,在東北這個系統裡面也是非常的大的場面。


這裡面請大家看,這就是張學良,在中間穿西裝的這就是張學良,這就是張學良,這照片大家都看不到的。

這是張學良掛著滿身勳章的照片,請注意啊,當時三顆星。注意啊,蔣介石也是三顆星我講過,蔣介石直到大陸快丟掉的時候才改成五顆,基本上都是三顆星,這是上將。

  後來呢,在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二號,張學良就決定扣留蔣介石,叫他接受他們的要求,八個條件,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大家聯合起來抗日,抵抗日本,然後中國人不要再打中國人。那西安事變夜裡槍聲一響啊,蔣介石膽小如鼠,就從床上跳起來,從窗戶裡面爬出去。大家看看,當時蔣介石睡的床就這個床,現在還在這裡。

然後從這個窗戶上就爬出去,連假牙都沒有戴,皮鞋都沒有穿。你以為蔣介石多麼英雄啊,當時槍一響,他就嚇得先逃掉了,他的侍衛在前面抵抗,被打死了,他啊,就光著腳,沒有戴假牙,就逃出去了。逃出去以後,跑到那裡呢?就跑到這個後面,華清池後面的這個亭子裡面。

請大家注意啊,他就沿著這裡面山溝,現在這個鐵鍊子,有一個山溝,就躺在這個山溝裡面。請大家看,現在共產黨後來就把這個地方蓋個亭子,叫做「捉蔣亭」,怎麼樣抓蔣這個的亭子,就在這個亭子裡面。

然後這個蔣介石後來還不要臉,西安事變以後,把這個地方刻成石濤,刻成叫紀念石什麼,這個不要臉的一個作風,當時膽小如鼠就藏在這個地方。


  最有趣的,請大家看,一九八八年十二月十四號中時晚報,蔣緯國的一段談話。

蔣緯國說,你看這段話,他說:「張學良早就自由了」。

「他說,西安事變當天,國際共黨聯合楊虎城扣留蔣公」,這胡扯了,並沒有國際共黨,「蔣公被扣當天發現情勢不妙,『咻』的一聲飛出窗外」,看到沒有,像個鳥一樣,咻的一聲飛出窗外,你看這蔣緯國的用語,咻的一聲飛出窗外,「再『咻』的一聲翻過牆頭」,跳過牆,就好像那個飛人一樣,空中飛人一樣,「又『咻』的一聲奔到了山後」,到山後面藏起來了,剛才我談到那個山洞後面,「然後抬頭一望發覺『其介如石』,不過後來還是被發覺了」,被抓到了。「抬頭一望發覺其介如石」,那有這種事情,那有這種石頭這種話啊,都是蔣緯國自己憑他的幻想,一咻再咻三咻,然後幻想出來他老子是怎麼樣逃掉的,結果他老子還是被抓到了。

  抓到以後,第二天呢,不但是中國的各報,這個共產黨地區的報紙我們也可以看到,共產黨的解放日報登了這些,你看。

「張楊發表對時局宣言,八項主張要求全國採納」,「蔣委員長在兵諫保護中」。

你看到沒有,這日本的也是,「張學良兵變,蔣介石被監禁」,這日本的報紙,全世界震動了。

  當時蔣介石藏在山縫裡面,張學良下命令去抓去找蔣介石,「怎麼不見了呢?」就派誰去抓呢?派他的這個,等於他的最貼身的一個人叫孫銘九,他們帶隊伍去抓。孫銘九就看到了那個山上面,山縫裡面有人影在動,然後他們就喊「出來!要不出來我們就開槍了!」蔣介石這時候害怕了,就光著腳就出來了,然後他們就把蔣介石抓到了。抓到了以後,這個人就是孫銘九,叫孫銘九。

孫銘九呢在一九八七年老了以後,在大陸還寄了一張照片給我,就是講,我跟他同鄉嘛,就「敬贈,李敖鄉兄惠存」,這個孫銘九。當時西安事變時候抓蔣介石的英雄人物孫銘九,他還寫信給我,在一九八七年九月十四號寫信給我。


然後他寫信給我,託陳平景轉給我,然後他還送了一張照片給張學良。

他說:「敬給稱我為小孩子的恩人一閱」,恩人是誰呀?就是張學良。後來這個照片我託我的好朋友陳兆基,找到了張學良的妹妹,轉給他妹妹了,後來有沒有轉給張學良呢,我們也不清楚。

  好,那西安事變以後,當時也經過談判,張學良就叫蔣介石答應八個條件,蔣介石答應沒答應啊?答應了,可是呢沒有簽字,張學良說不要緊,沒有簽字,你還能,難到耍賴嗎?不要簽字好了。後來呢,張學良當時還送蔣介石回來,下飛機的時候,當時東北大學的校長是張學良,替他負責的人,叫做甯恩承老先生。他九十幾歲,前幾年還來看我,他就告訴我一個故事,張學良送蔣介石下飛機以後,這個甯恩承甯先生就跟張學良去問他,說:「你們在西安發生的事情怎麼樣了?」張學良就講了一句話,就告訴他甯恩承,說:「他那麼大個兒」,我們東北話叫大個子,身子很高的大個子,蔣介石那麼大個兒,我張學良這麼大個兒,我們都是有身價的人,「他那麼大個兒,我這麼大個兒,說話會不算話嗎?」當然說話算話,那意思就是說蔣介石答應了八個條件,你不能賴的。結果呢,蔣介石事實上對八個條件全都實行了,放了政治犯,也開始抵抗日本,也不跟共產黨打了,內仗也不打了。可是呢,八個條件以外啊,蔣介石來了個翻個手掌一撲,就把張學良扣住了。扣住以後,張學良就開始失掉了自由。

  這時候蔣介石就開始捏造歷史,譬如說他寫了一部書叫「蔣委員長西安半月記,蔣夫人西安事變回憶錄」。

這兩個裡面,夫妻兩個人合寫的文章,合寫的兩篇文章,兩本書內容都不一樣。因為在他的書裡面,沒有出現第三者,可是在蔣夫人西安事變回憶錄裡面,出現了第三者,就出現了一個共產黨的重要人物,她沒有講是誰,就是周恩來。所以換句話說,整個的談判大家就達成了一個協議,雖然沒有簽字,也要遵守啦。所以蔣介石在西安半月記裡面扯謊,誰替他扯這個謊呢?就是現在民進黨台北市副市長陳師孟的爺爺,這個陳布雷。陳布雷晚年寫回憶錄的時候,也談到了。

在這個回憶錄的第六十七頁裡面也談到了,「闢室新新旅館」,在新新旅館裡面開這個房間,幹嘛呢?「撰寫西安半月記」。

陳布雷就是陳師孟的爺爺,替蔣介石扯這個謊,把蔣介石在西安的這些行為,解釋得非常的威風,把自己解釋得非常了不起,非常的在困難之間表示也不在乎。事實上呢,蔣介石「咻!」的一聲就跑到窗戶外面去了,他是什麼膽大的人啊,根本就不是的,所以把自己描寫得很了不起。

  那張學良呢,就被判了,軍事判決判了十年。如果判他十年,關他十年,張學良早就出來了,可是蔣介石說我們寬大,要怎麼樣呢?我們要,「國府明令特赦張學良」。

判了十年以後,要特赦,可是雖然特赦,要受軍事委員會的嚴加管束。這個嚴加管束啊,在軍事委員會撤消了以後,還繼續管束,管束了多少年呢?管束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五十年!從浙江一路管束到中國的大後方,到了貴州,最後到了台灣,一直這樣管束的,所以失掉了自由,從三十八歲被關到八十三歲還沒有放,所以張學良是這麼漫長的階段裡面失掉了自由。



  這是張學良在浙江被蔣介石關的時候,一張照片,被關的照片。


  這是張學良在新竹的時候,在剛來台灣的時候,被關的照片。那時候東北的一個老先生得到蔣介石同意,就後來做了考試院院長的莫德惠,去拜訪張學良,去看他。張學良(右二),趙四小姐(右三),莫德惠(右一),張學良寫的「柳老紀念」,他字柳承,柳老紀念。這個呢(右四),就是張學良,看著張學良的少將,姓劉的少將,他們一起打網球的照片。


  到了一九六四年,張學良就跟他的趙四小姐結婚了,報上登過這個消息,「少帥趙四.正式結婚.紅粉知己.白首締盟」,報上登過這個消息,可是誰也,一般人也看不到他結婚的事情。


  接著呢,這原來的,張學良的元配于鳳至(右一),這是跟外國人的合照像,叫于鳳至他的元配,後來死在美國。趙四小姐一直陪他,所以後來跟趙四小姐結婚了。


  那麼整個的台灣誰能跟他來往呢?只有三個人能跟他來往,那三個人呢?就是張群(右),老畫家張大千(中),這張學良(左),還有一個大特務王新衡,只有他們能跟他來往,一般人呢,都看不到他了。

  到了蔣介石死了以後,像我李敖,我們大家也研究這個問題,也提出了要求,大家把這個輿論炒熱起來,給李登輝這個偽政府相當的壓力。所以呢,在一九八八年,就是七十七年的時候,三月二十號,中央日報就登了一個張學良聲明。

就是他聲明自己啊,說我生活行動一向自由,就這麼一個,表示他不肯見人,表示他整天在種花,在幹什麼這個自由,可是還是不肯見人。

  後來呢,我們再繼續鬧,立法委員繼續問。好比說,你看在七十七年的時候,行政院答覆立法委員說:「張先生隨政府來台以後,篤信基督教,經常參加教會禮拜,勤於靈修,不問外事,日常生活一向自由」,這是議長講這個話。



你看到沒有,這種行政院的答覆都是這種話。那麼後來中央日報也說「張學良有不被打擾的自由」,你們不要再問了,他很自由。

然後李登輝在作秀,表示跟張學良見面,然後呢,再把張學良帶到他家裡去聊天,做禮拜,做家庭禮拜。

可是呢,我們大家還是不相信,大家還是再追問。最後呢,居然有一件事情出現了,就是張學良可以出國了,可以出國了。張學良就去了一趟美國,妙在那裡呢?去了美國以後,他又回來了。回來了以後呢,他家裡還是有人在看管他,結果小偷跑到房間裡來偷東西,在夜裡來偷東西,外面這些,國民黨派人看住他,可是看不住小偷,他出不去呀,小偷可以進來,所以他覺得沒有安全感,所以最後,他還想到回去。

  這時候我們才知道整個的情況了,就是張學良發現一個現象了,什麼現象呢?就是大家都看過那個英國的小說,有名的小說,叫做「雙城記」,雙城記的故事講什麼呢?狄更斯寫的雙城記大家看到。

雙城記裡面有一個囚犯,叫做北塔,就是北邊高樓,北塔,北塔105號。這個囚犯怎麼回事呢?這個囚犯放出來以後,你要從外面給他的門鎖起來,他才能睡覺。怎麼回到自己家裡,外面要鎖門呢?因為他做囚犯做太久了,外面不鎖面,他覺得沒有,反倒沒有安全感,不給他鎖住,他沒有安全感。最後呢,發生這個現象,什麼現象呢?張學良一開始剛在西安事變以後,他送蔣介石回南京被扣留的時候,他們東北軍就要求,說你把我們少帥放回來啊,蔣介石講了一句話:「不是我不放他哦!他自己不要回去哦」。到被關了五十年以後,國民黨又開始說了,剛才我給大家看過了這些報紙,不是我們不放張學良啊,張學良不是我們不讓他見你們哦,他自己不肯見你們。

  好了,現在張學良到了外國去了,為什麼到外國去國民黨放心了呢?我們看到一本書,我的老朋友江述凡寫的一本書,叫做「鳥人鳥語」。

他有一篇文章談到,很有趣的一篇文章,叫做「放生與生放」。

就是說這個小鳥,你在籠子裡面住太久了以後,你放生把牠籠子打開,放生的時候,你害死牠了,牠已經沒有,那種不活在籠子裡面的那種本能牠沒有了,你放單飛以後,你害死牠了,牠也不能活了。使我想起,張學良簡直目前啊,已經到了這個狀態了。第一點,不是我不放你哦,是你不肯回西安,五十年後呢,不是我不讓你見人,是你不肯見人。到第三個境界的時候,我把你放到外國去了,我不怕你了,你永遠不會罵我,不會背叛我,並且呢,你也不會回大陸去了。所以看到沒有,今天西安事變六十年的時候,大陸共產黨們一再要求歡迎張學良回大陸,張學良都不肯回去了,這個鳥已經不曉得這該去那裡了。

  張學良在台灣他去給蔣介石弔喪,給蔣經國弔喪,去大溪,去慈湖,這個時候呢,可是他自己的父親母親的墳還在東北,請大家看,共產黨給他修得漂漂亮亮的,「張作霖之墓,趙氏夫人之墓」。

他父親母親的墳在東北,他不去掃墓,不去看,居然在台灣去弔蔣介石的墳,去弔蔣經國的墓,這不是老糊塗了嗎?是老糊塗了,為什麼老糊塗呢?因為被關得太久了,這個小鳥被關得太久了,關到後來,就變成老糊塗了。

  後來呢,我曾經寫了一封信給當時跟張學良的貼身的人物,就是何世禮將軍。

何世禮將軍他是我的鄰居,住在我樓下,我特別寫封信給他,因為那時候他是能夠見到張學良的。我就跟何世禮將軍講,我說你去勸勸漢公,張學良字漢卿,我們很尊敬的講他說漢公,我說他為什麼不回大陸呢?為什麼在台灣給蔣介石掃墓,給蔣經國掃墓,不給他父親母親掃墓呢?何世禮就跟我說,寫封信給我,他也到我家裡來也跟我講,他說張將軍呢,少帥年紀大了,他說你這些話呢,我想他都懂,張學良都懂,他說也不勞我來說得太多,當然他很世故啦。

  這個故事就告訴我們,張學良在被蔣介石關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五十年,然後再經過李登輝的這樣子折騰以後,這個人啊完全變成另外一個人,已經不是當年的張學良了。最近這一次華視訪問他,華視訪問張學良,問他這個...談,約,他先提出宣佈,他說不談政治,不談西安事變,也不要談我去那裡,三個條件先設定了,你們華視來訪問我,我先設定三個條件,不談政治,不談西安事變,不要談我去那裡,我會去那裡。那意思就是說,你們不要問我這個敏感的問題,大陸我是不回去的。

  他把他所有的資料都捐給了哥倫比亞大學,當寶貝一樣,在我李敖看起來已經不是寶貝了,為什麼呢?他現在張學良絕口不談當時西安事變的時候,蔣介石、周恩來、他三個人之間談了什麼話,他絕口不談,也替蔣介石遮掩,可是沒有用,在我們這種歷史家眼裡,我們對這三個人談什麼話,已經清清楚楚了,為什麼呢?因為周恩來把內容講出來了,周恩來也不是事後講出來,周恩來當時打給他們黨中央的秘密電報裡面,已經講出來內容來了。所以呢,張學良掩護了半天,遮遮掩掩的,也保護他的蔣介石半天,對我們歷史家而言,沒有秘密了,我們都一清二楚了。

   所以呢,整個的過程使我們感到很難過、很悲哀,就是一個當年英姿風發的張少帥,一個愛國者,一個勇敢的為愛國而把蔣介石劫持的人,居然在被關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五十年以後,這個人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雖然他的肉體的生命還存在,可是他的精神上的生命還是不自由。即使他肉體上面被放到美國去了,自由了,可是我認為他的精神還是不自由。他相信了基督教,可是呢耶穌既使死而復活,我想啊,耶穌也不會贊成他這種樣子的來面對他自己的敵人和朋友。

  今天呢,講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