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女人也肉麻

(早期節目沒有下標題)


李敖 笑傲江湖 又來了

有的時候呢,我會拿一句英文來考別人的英文程度
雖然我的英文也不怎麼樣
可是我講過,自從我聽到了李登輝在康乃爾大學那個用英文的講演以後
我的英文呢比較有信心了,我覺得我的英文比他好
我拿這些英文來考考別人,就這些英文

就是啊,他說,這些去打老虎的人應該記得,記得什麼呢?
就是啊,"There are tigers and tigers"
這裡啊有老虎和老虎
沒有一個生字
我有時候考別人,我說,這什麼意思啊
有的人說,這裡面就這個有老虎很多的老虎
不對,這句話呢不是有很多的老虎
他說,想去打老虎的人應該記得,記得什麼呢?
有的老虎是容易打到的,有的老虎是很難打到的
什麼意思呢?
就是說,這個意思不是說老虎多得很,而是打老虎要記得有各式各樣的老虎
有的老虎容易打到牠,有的老虎不容易打到牠
這個意思是這個意思


好了,現在呢我們講到過去啊,張大帥的很多笑話,關於張大帥
張大帥三個字變成了國民黨挖苦北洋軍閥的一個術語
事實上呢,張大帥代表了這個張宗昌,甚至呢也代表了張作霖,就是張學良的爸爸
張大帥的一個笑話說他喜歡吹牛,他吹了牛呢,信口亂說
這很像台灣的這個李登輝一樣,就想到就說,一說就錯,一錯就賴
想到說什麼呢?
張大帥說,他的開槍啊,他開了一槍打老虎,一打呢,一槍打過去打死兩隻
然後他不講話了
不講話了,記者們就問了,怎麼樣打死兩隻呢?
這時候他張大帥的這個副官,就會拍馬屁的,就說啊
他說,這個打死那隻是母老虎,母老虎的肚子裡面有隻小老虎,懷孕了,所以打死一隻呢,就等於打死兩隻
啊~大家就鼓掌
張大帥也很高興,覺得他這個手下能夠替他這個,我們講的等於圓謊,說了謊話能夠把他圓的很好
過兩天,張大帥又講個笑話,講什麼笑話呢?
他說啊,他作戰的時候很英勇,騎著馬啊,躂躂...,很英勇
後來一個砲打過來,把他後面馬的這個後半身呢,全部被砲轟掉了
他騎著馬頭啊再往前走,還繼續打仗,能夠騎著馬頭往前衝
就講了這麼一個,吹牛的,想到就說,一說就錯,一錯就賴
這時候問他副官,問他的發言人,這怎麼解釋呢?這個馬怎麼只剩下馬頭了,怎麼還能夠打仗呢?
這個發言人說啊,這次我可沒辦法講了,我講不出來為什麼了
結果呢就很難為情
後來呢,張大帥就給他一個耳光說,你不都能夠替我解釋的嗎?為什麼你這一次不替我解釋呢?
這個副官說啊,你這個馬的屁股都沒有了,你叫我怎麼拍呢?
我拍馬屁拍不上去了,都轟掉了嘛
就講這種笑話


最近呢李登輝,國民黨的偽總統啊,講話開始亂說
他在一個現場裡面對這個洪冬桂就罵了
女立委洪冬桂的一句話
洪冬桂在讚美他說,你李登輝,李總統啊,在講話裡面提到了你鴻禧山莊的房子,你這個房子,你說你給了你太太
你講這話的時候,你的表情哪,深深地表現出總統對夫人的愛,對子女的愛
她說,這真是太偉大了,對我們女生同胞啊,是很希望聽到這些話的
這時候洪冬桂講完話以後呢,李登輝站起來笑著說,說啊:你講的話啊,太多了,人家會笑你是馬屁精
這話一講了以後呢,當時有人開始圓場,那李登輝也做了某種程度的更正
可是呢洪冬桂呢弄得很窘,並且後來聽說哭的眼睛都紅了
有這麼個故事
當然洪冬桂後來也自己解釋
她說這個李總統沒有罵我,他是說一句幽默感的話
那別人沒有這個幽默感,別人聽不懂,當然有這種說法
後來呢,我在節目裡面就挖苦了這個洪冬桂,也挖苦了最近這個台灣省長宋楚瑜的夫人陳萬水
她讚美李登輝那個土太太那個曾文惠的話,她說曾文惠的風度啊,風采啊,可以跟英國的柴契爾夫人比美
我們瞻仰
注意用這兩個字
我們瞻仰這個曾文惠,感到非常的偉大
所以我在這個節目裡面罵她們
我說過去啊都是男人無恥,現在女人開始無恥
我最近又看到一個消息,看到了什麼呢
看到了在1月27號的中時晚報上面有一段話,就是朱婉清

注意啊,連戰手下的行政院第六組的這個負責人,第六組組長,她呢講了一句話
她來開始讚美,讚美誰呢?
讚美連戰的夫人就是方瑀,連方瑀
她怎麼樣讚美連方瑀呢?
她說啊,你看這報導

朱婉清說:"怕大家不太了解連方瑀在文字上的成就,急著告訴大家,夫人是很知名的文藝作家"
注意啊,我們都不曉得,連方瑀呀忽然變成了知名的文藝作家
連方瑀呢,她是台灣大學這個學植物的
後來呢,不曉得怎麼辦,怎麼搖身一變,變成了我們這個東吳大學
很不幸東吳大學請她來作了中文系的副教授,這是很不幸的事情
然後呢就變成了名作家
所以我們再看朱婉清怎麼說
朱婉清說:"夫人其實已經是我們文藝界的精神領袖"
連方瑀變成了這個精神領袖
然後她要說,在台灣像連方瑀這樣子的人,她說:"再也找不到第二個人了"

這個朱婉清這樣子讚美了連方瑀啊,覺得還不夠,還要陪襯一下
總要打擊一個人才能夠讚美連方瑀
打擊誰呢?
好,打擊李敖
請看啊,她講啊,你看到沒有
說連方瑀的文章是寫得充滿了情感,"不像李敖那樣子破口大罵"
我很奇怪,你拍你的馬屁,拍就好了
你扯到我李敖幹什麼呢?
那扯到我李敖呢,至少我李敖就會給你顏色看
顏色看什麼呢?我們看看啊
這個連方瑀她這個人在,我上次拿過這個書,在這個國民黨出版的,文化建設委員會,就現在鄭淑敏主持的
不過印這個書的時候,不是鄭淑敏

是這個寫這個破字的這個人,當時的主任委員 [網友jarvisdd補充:陳奇祿]
他們印這個書的時候,我講過
這個書一共900頁蒐羅了703個作家,裡面呢沒有李敖
因為李敖不算這個,排名應該在703以外
沒有我
沒有我這倒不能怪他們啦
問題在那裡呢?
問題在裡面啊,居然有了連方瑀
我很奇怪,這連方瑀寫了四本書,居然就有她的這個履歷
那從這履歷裡面,我們也很清楚看到

連方瑀現在是換算起來是53歲了
那這裡面呢,當然有她這個朱婉清
朱婉清,大家看到她的履歷

她說她是民國40年3月29號生的
不過據我李敖的調查,不對
她是民國39年,就1950年2月9號生的
那麼她到現在為止,她已經47歲了
我認為我公布一個女人的年齡啊,可能是對她一個最好的答覆了
她做過文建會的編審,省政府參議兼省主席...
這個連戰做省主席的時候,朱婉清就做省主席的,省政府的參議兼台北辦公室主任
現在連戰又做了行政院院長,她也跟著做了這個第六組的組長
所以呢,她跟連戰夫妻的關係呢,是非同小可
可是我認為,她說連方瑀是這麼了不起,是我們的精神領袖,這是我想任何人都不會接受的
連方瑀的特色啊,不是寫文章
連方瑀的特色啊,是能夠挨揍,挨她丈夫揍
這連戰打老婆是有名的,這個當然一開始一路否認
我的一個好朋友的好朋友,很不幸就住在連戰家的對面
連戰家住在敦化南路的一品大廈的二樓
我的好朋友的好朋友就住在他家對面的一個樓房裡面
他們有一天晚上就看著連戰呢,忽然家裡門一開啊,就一推,就把這個連方瑀推進來
然後就開始打,拚命打這個連方瑀
一邊打的高興的時候,忽然發現旁邊的窗戶窗廉沒有拉起來
那屋裡燈光很亮,對面的鄰居就看到啦
連戰趕忙就把這個窗廉就拉起來了,燈也關起來了
然後過了一陣子以後,這窗廉打開了,燈也打開了
這個連方瑀啊,沒事兒一樣的坐在那裡,坐在沙發裡面
夫妻兩個人看起來都若無其事
所以我認為這個連方瑀現在這個表情很呆滯
呆滯的原因,因為臉部做了美容以後,這個皮不怎麼靈活了
還有表情很呆滯,呆滯的原因跟他多少年來這個挨揍啊,我想都有關係了
我覺得像這種情況呢,朱婉清應該多多的告訴我們,使我們知道這個連方瑀是一個能夠抵抗丈夫拳頭的精神領袖
那這樣子呢,不但精神領袖變成肉體領袖,可以禁得住揍
我覺得這一點呢是我們最希望的
我講這個故事是什麼意思呢?
就是實在吃不消了
我覺得我們看到這個女人,一個一個女人站出來啊,講這些肉麻的話
我覺得真是我們要向她們抗議
女孩子給我們的印象應該是清白的純潔的
至少呢,肉麻是趕不上男人的
現在發現這些政治上的這些女人講那些肉麻話,一個一個講,講的比這些男人講的還肉麻
我覺得真是不可以的,應該要譴責她們


講到她們這段話以後呢
我們又談到了,又談到了大家這個女士們最欣賞的一個男士,這個馬英九
為什麼,人家奇怪你李敖老談馬英九幹什麼?
人家招你了惹你了嗎?
也沒有
可是我告訴你們,馬英九所以有今天的所謂聲望,所以有今天的所謂地位
除了他有很好的這個記錄以外
包括當年在做留學生的時候,拚命打小報告的記錄以外
他臉蛋兒,他長的那付長相,幫了他大忙
大家都知道的
不容否認的,因為他長得漂亮
所謂漂亮,大家覺得捧他,尤其女孩子們捧他
最近呢,我們的馬英九講了一段話
法務部最主要的一個業務就是管監獄
可是監獄呢老是出事
過去我已經批評過馬英九他不會管監獄
那現在呢又發生了問題了
他現在在1月23號聯合晚報裡面,就出了他這個談話

馬英九說:以後呢,法務部官員視察監所
到監獄去視察的時候啊
"一律搜身"
我們來視察的時候,你們要檢查我們的身體
換句話說呢,監獄裡面的人,人人都要搜身
你看到沒有
"典獄長也要被搜身"
什麼意思啊?
就是說監獄太黑暗了,裡面混進去大哥大,混進去毒品,混進去金錢
這麼多東西,這麼複雜,這麼腐敗的監獄,都是因為有人供應
監獄,囚犯在裡面,他們有這些違禁品,所以能夠進來的原因
是因為那些很壞的管監獄的這些所謂禁子牢頭,這些獄吏,監獄裡面的這些人他們帶進去的
他們怎麼帶進去的呢?
因為當時搜查不嚴,他們能夠帶進去的
我記得我在坐牢的時候,我就發現這個監獄的那種獄吏啊,他們穿著大衣,賣東西
他們帶進去是違禁品啊,都藏在大衣的那個很多口袋,藏在裡面
所以賣東西時候,就好像那個暴露狂一樣,這樣打開給你看

看看你要買什麼東西,等於一個活動的福利社,什麼都有
當然這個馬英九呢就要改變這個習慣
可是他要說典獄長,連管監獄的最高負責人,他從他的辦公廳進到這個監獄裡面內區,就押房去的時候
有一個關卡,就有一個鐵門,也要被檢查
我請問你馬英九
他說我們法務部的官員來視察的時候
法務部監所司司長,這些長官來查的時候
除了法務部次長以外,別人,他的以下都要搜查
我們表示我們也沒有帶進這個違禁品來
我們官員來視察,我們沒有帶違禁品
這是什麼頭腦啊,怎麼行得通呢?
怎麼可能說是我是監獄的頭子,監獄的典獄長
然後我從我的辦公廳走到這個裡面來,看這個押房的時候,來看囚房的時候,看囚犯的時候,你們檢查我的身體呢?
並且馬英九不懂什麼叫做搜身
我告訴你台灣的監獄搜身哪,把你的衣服全部要打開,這個有縫的衣服都要切開,都要看
然後呢還要脫光,要看
最重要的一點呢,檢查你的腋下有沒有帶東西,褲子裡面有沒有帶東西,都不夠
鞋裡面有沒有帶東西,鞋子脫下來,並且穿著拖鞋,膠拖鞋,出去出廳,回來都要穿膠拖鞋
這個就不太容易帶東西
那麼還有一個地方,什麼地方呢?
肛門
我們講肛門幹什麼用的
肛門是大便用的,對不對
這是一個用途
還有呢,肛門是給觀賞用的,給人家看的
什麼意思啊?
有人喜歡看別人的肛門
以前我認識一個有名的一個直腸科的大夫,姓杜
他給蔣介石看過直腸的
我說杜大夫啊,你為什麼學那一行不好,為什麼學直腸科呢
直腸科整天看別人的黑卡曾,看那個爛黑屁股,看這個爛肛門
你為什麼幹這行呢?
他說,李敖你不曉得
他說,全世界最好看的一個畫面就是黑人的,美國黑人的屁股
黑人的屁股長得又緊又亮,他說最好看
有的人特別喜歡看這個黑屁股,那當然也包括肛門在內
所以肛門我們知道第一個用途啊是大便
第二個用途就是供觀賞的
那第三個用途呢,對不起,就是那種搞這個,喜歡那個屁精們,搞屁眼兒的,喜歡肛門的肛交
喜歡這個性交用的,第三個
第四個用途,就是台灣的這個特殊用途,他可以夾帶東西
夾帶什麼呢?
夾帶嗎啡,夾帶菸
把菸呢,那時候沒有開放菸,把每支紙菸打開,把菸絲拿出來放在一個塑膠套裡面,把它捲緊,然後就往肛門裡面插,然後就帶進來
帶錢也是,把那一千兩千塊五千塊錢捲成一團,然後用塑膠套包緊就塞在肛門裡面去
那個毒品也是這樣子,怎麼塞呢?
就是這個囚犯在,好比到法院去開庭
開庭以後他就過堂的時候,經過法院的這個通道的時候,他家屬就旁邊等於偷偷塞給他
法院的法警跟看守所的法警是橋歸橋,路歸路的
所以他們有時候也不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或者看不到
那他們就拿到這個錢以後,就捲成一團,然後就塑膠紙包起來
然後就蹲在那裡,像大便一樣,蹲坑一樣,蹲在那裡
蹲在那裡以後啊,你的肛門就比較開,張開了
然後就把這個用塑膠吐上口水,有一點滑潤液,從肛門裡面塞進去
塞進去以後呢,就跳跳跳跳,站起來跳,一跳的時候,那個塑膠套愈往媃p,就表示到了,進去了
結果呢,回到監獄的時候,或者回到了看守所的時候,就開始搜身
搜身呢,脫光了看,什麼都沒有
那麼這個監獄的人就讓他跳
你跳跳跳,看你會不會把這個東西,肛門裡面的東西跳出來
那麼有的人呢,他這個氣功很好的,或者什麼功夫很好,他就能夠跳,怎麼跳都跳不出來
我請問你,我請問你
像這樣子搜身,馬英九做得到嗎?
馬英九做不到
你馬英九說,我叫典獄長,典獄長每次要從辦公廳到押房巡視的時候,還要在其他的職員面前脫光了跳跳跳
可以嗎?
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我認為你做不到的,這種事情做不到的
說法務部的次長以下,說是監所司司長來了,司長在他們這些監獄的職員面前,你脫下來這個脫光跳嗎?
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形式上面,凡是這個到了出庭回來,他們也沒有耐心看你們每個人跳嘛
怎麼辦呢?
就好了,每個人我看你屁股
所以每個囚犯都站在牆邊排成一排,那麼褲子脫下來,把黑卡曾給你看
所以呢,真正的台北監獄這些職員,他們一天所看到的屁股,比那個直腸科那個杜大夫一年看的屁股還多
所以呢,這些我講的這種可笑的事情,證明這個馬英九太天真了,覺得這種新規定是絕對做不到的
絕對做不到而要去做,這什麼意思呢?
這就是完全就作秀,這技術上是不可能做到的
所以我談到這個屁股問題呢,我再補充一下
上次上回我沒有講完的
我以前在陸軍第十七師做預備軍官的排長的時候
那個時候我的上面是國民黨的連長們,下面呢是國民黨的士官們,再下面是阿兵哥,台灣的這個阿兵哥
那個處境是很難的
有一次我就帶著一群阿兵哥,我們的第四連,到野外,打野外
結果呢就跟第六連的一個排衝突
衝突了以後,第六連的排長是一個老士官出身的,行武出身的
他就很兇,就講了一句話
他說,我捅你們,捅你第四連的屁股
講這句話
我們說"捅"字啊,這個中文捅出摟子來,捅
捅你第四連屁股
那麼第四連就很氣
我就笑嘻嘻的,我就跟他講,我跟第六連的排長說
我說,我們第四連的屁股這麼多,你捅不完,太多了,你捅不完
這大家就笑起來了
這等於把這種很窘的局面給他化掉了
為什麼有捅屁股的這種行為呢?
原因就是說,大家相信,我講過中國人有一部份人相信,這種男色是要跟男人之間的關係
可是啊,請注意,在馬英九目前所管轄下的台灣的監獄,這種捅屁股的這種情況,多的不得了
說句話,這就是雞姦
多的不得了
這個監獄裡面的人呢,發生這種雞姦的原因,就是老囚犯欺負新囚犯,年紀大的囚犯欺負這些小男生
然後這種身上刺著青龍白虎的這種大哥,這種角頭啊,捅別人屁股這種行為,多的不得了
這個目前情況就是很嚴重的
馬英九他們無法解決這種問題,他們無法解決
為什麼無法解決呢?
因為他們所管的監獄是很浮面的,不是很具體的
他們不了解監獄的真相
像馬英九就提出這種很怪的說法來,什麼全部一律搜身
他不曉得這種事是做不到的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監獄裡面有這種很嚴重的現象出現了
就是這種雞姦的行為是很普遍的
當然現在又發生了所謂愛滋病的現象
愛滋病本來就是男人惹來的病,女性一開始沒有惹來這個病
從非洲慢慢傳過來的
因為男人與男人發生了這種雞姦的行為,才得了這個病
那換句話說,會不會引起了這個病,那麼我們不知道
可是萬一引起來,也是絕對的危險的一個情況
什麼情況呢?
就是啊,法務部在現在的監獄裡面,他不能夠給你任何的治療
我在監獄的時候,我有一次犯了感冒,我就發現一個現象
很多人都犯了感冒,感冒怎麼辦呢?
每一個房間都有感冒,他規定派一個代表出來看病
好比房間五個人,不許你房間五個人都出來,派一個人出來看病
那代表看病的時候,怎麼辦呢?打針
站成一排,每個人褲子脫掉
然後呢一個護士,男的護士啊,打一個屁股,把針不打完留下一段,抽出來,再打第二個屁股,再抽出來,再打第三個屁股
我們都是換針頭,他不換針頭的,他是換屁股
所以當時我寫過一句話在罵這個台北監獄的黑暗
我說:"只換屁股不換針"
我們現在都是換針頭,他不換針頭,他只換屁股
當時我把監獄的黑暗寫出來以後,引起了台北的監獄的這個越獄事件,引起了新竹少年監獄的暴動事件
當時的法務部監所司司長王濟中公開說,這是李敖寫文章惹起了監獄這些麻煩
那麻煩以後呢,引起了一個很殘酷的官吏,我們叫做酷吏,他的下台
這個人的名字叫做李元簇
李元簇下台以後,施啟揚才上來做了法務部長
所以施啟揚跟他的馬英九,這些人比起李元簇來,還趕不上,他們更嫩
所以對監獄的那個情況呢,根本就不能夠改善
今天台灣談獄政,馬英九口口聲聲談監獄的改革,口口聲聲人道的待遇
事實上監獄的情況,據我所知,是越來越糟糕
越來越糟糕,馬英九居然他可以有這麼好的聲望
原因就是因為他有一張小白臉兒,很不幸的,他這個小白臉如果犯法的話,在監獄裡面,那屁股要不曉得被人捅多少次
我覺得這是非常恐怖的一件事情,他不要犯法

今天呢 講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