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誰要自己洗

(早期節目沒有下標題)


李敖 笑傲江湖 又來了

這個月的九月九號,就是上次我跟各位報告我生病的那一天
國民黨中央日報頭條消息說「國民黨再造,月底全面起動」

我看了就很好笑
國民黨不論怎麼樣的再造,都是換湯不換藥
國民黨是一個病入膏肓的,絕對沒有希望的,一個爛黨
所以怎麼樣再造也沒用
可是這個爛黨雖然他的歷史並沒有一百多年,他們吹年有一百年,百年老店
我已經在我的節目裡面給他們拆穿,沒有這個事情
雖然他吹牛他有百年老店,事實上他沒有那麼長,可是他歷史還是很長的
我們給大家看個表,大家看一看
這是在國民黨十全大會裡面出版的每日快報,裡面有一個統計表很有趣

它說「本黨歷次全國代表大會重要紀事」
請大家看

在國民黨一全大會的時候,在民國十三年一月二十號到三十號舉辦的一全大會的時候
就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的時候
請注意它出席的人數是165個人,全國代表大會的出席人數只有165個人
可是到了十一全大會的時候,它出席人數
統治的領土越來越小,跑到台灣了,可是它的出席人數是一千三百多個人了
從這個表上面,我們就可以看到這個國民黨,我所說的,他怎麼樣像個惡細胞一樣在分裂,在惡性的膨脹
所以現在國民黨可以說比野狗還多
我也講過有些國民黨,有些人做國民黨,我們是可以原諒的,也可以同情的
好比說一些機關的小職員,他做了國民黨他為了生活,我們可以原諒他
可是在國民黨裡面做了當權派以後,還繼續做國民黨,這樣子就未免傷天害理


我認識一個國民黨的老賊,也是我的同鄉,一個老立法委員,叫做吳越潮

他現在已經死掉了
他的叔叔跟我父親是好朋友
過去因為國民黨不肯抵抗日本帝國主義的時候,他的叔叔跟我父親他們參加了東北義勇軍,做秘密的抗日活動
所以他的叔叔跟我父親是非常好的交情
他的叔叔是在國民黨把東北三個省,遼寧省、吉林省、黑龍江省,改成了九個省以後,他是興安省的主席,叫做吳煥章
所以他跟我是兩代的世交
有一次他碰到我,跟我聊天
他說,李敖啊,你不要老罵我們國民黨,國民黨堶惘釵n人也有壞人
有壞人,所以我們統治了半天中國,最後跑到台灣來,因為國民黨有壞人,搞不下去了
有好人,就是雖然到了今天這個程度,國民黨還沒有完蛋,就表示這國民黨堶掄晹釵n人
這是他的這個論調
他跟我講個故事我覺得很有趣
他談到他當年認識汪精衛時代的,汪政權時代的一個有名的大漢奸,叫做李士群

李士群是汪精衛手下的什麼人呢?
汪精衛手下的特務頭子,搞情報的頭子
他跟吳越潮有一次聊天,那吳越潮就勸李士群,他說:「士群,漢奸不能做啊」,你去做漢奸不可以的,「漢奸不能做啊,做了以後洗不清」,一輩子洗不清
這個李士群給他的答覆很有趣,他說:「洗不清?自己洗是洗不清,可是誰要我自己來洗呢?」
「我要那些罵我是漢奸的人,他來替我洗,就洗清了」
誰說我是漢奸,最後他叫他改口說我不是漢奸
自己不洗,別人洗,叫別人把我洗清,我就不是了
後來這個李士群很不幸,還沒有機會等到別人給他洗的時候,他在三十八歲的時候,就被日本人主使的人把他毒死了,不相信他,把他毒死了
當時很有名的一個人,很兇的死掉了
他的這個故事始終到今天我還了解到他的一個哲學,就是漢奸的哲學,叫做「誰要自己洗呢」
要那些罵我是漢奸的人來替我洗刷,說我不是漢奸
他是不是?
他是
可是他可以叫別人改口說他不是
為什麼有這個原因呢?
就是國民黨這個可惡的政權他沒有是非
他說別人是漢奸的時候,他自己也是漢奸
譬如說我跟汪榮祖教授合寫的蔣介石評傳裡面,在商業周刊出版的,已經多少個證據證明了蔣介石如何表面上是抗日,底下堶掘礞擖誘H私通
可見根本他也是漢奸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了,誰是漢奸,誰不是漢奸呢,並不是國民黨這種政權所能夠下斷語的,所能夠定位的
當時李士群雖然他沒有成功,可是有人成功了
我舉個例子給大家看
看什麼人呢?
大家看這張照片
這個是當時國民黨的一個魯蘇戰區新編第四師師長
國民黨的一個師長叫做吳化文
請注意這個人,吳化文

他是魯蘇戰區新編第四師師長,國民黨的師長叫吳化文
他投奔了漢奸的集團,汪精衛的集團
幹嘛呢?
他跑去做漢奸了,他不做國民黨的師長了
帶著部隊跑去了,給汪精衛做漢奸的軍人去了,他跑過去了
換句話說,這個吳化文的履歷啊,我給大家看一下
吳化文,請大家看
共產黨出版他的傳記,請看

吳文化,1904年生1962年死,山東掖縣人
1928年畢業於北平陸軍大學
早年任馮玉祥部的部隊參謀
韓復渠部隊的旅長兼濟南警備司令
國民黨政府
注意啊,他本來跟著軍閥,然後跟國民黨
你看,國民黨政府山東新編第四師師長
然後搖身一變,變成漢奸了
汪偽集團軍,就是他投奔了汪精衛以後,然後變成了汪偽集團軍第三方面軍總司令
然後汪精衛垮了以後,抗戰勝利了以後,國民黨不敢拿漢奸辦他
為什麼呢?
他手下有部隊
好了,再給他名義,就變成國民黨政府第九十六軍軍長兼第八十四師師長
還升官了,做了漢奸以後還升官了
然後他又在1948年9月在濟南戰役中率部起義
又投降了共產黨
然後當了共產黨解放軍的第三十五軍軍長,率部隊參加了淮海戰役,就是徐蚌會戰,渡江戰役跟解放南京的戰鬥
建國以後,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
他做了浙江省人民政府的委員,交通廳的廳長,省第二屆政協副主席,是第三屆全國政協的委員
這個人太有趣了,太有趣了,太有趣了
先做軍閥,然後做國民黨的軍頭,然後做漢奸的軍頭,然後又做國民黨的軍頭,然後又做共產黨的軍頭
什麼都做
軍閥、漢奸、國民黨、共產黨,什麼都做
誰也不能辦他,什麼原因呢?
左右逢源,來去自如
為什麼呢?
就是會耍嘛
國民黨你不是要槍斃漢奸嗎?
老子就是漢奸,你敢槍斃我嗎,我的手裡有部隊
國民黨沒有辦法,我承認你
給你番號,給你補給,承認你
到了濟南作戰的時候,他忽然叛變了,使國民黨濟南整個丟掉了
共產黨覺得這個是英雄起義,也不能辦他
所以一直到壽終正寢
這就是典型的例子
他自己不要說他自己是軍閥,不要說他自己是國民黨,不要說他自己是漢奸,不要說他自己是共產黨
你們來證明我是愛國者
這就是吳化文的厲害
這種例子不只一個,可是吳化文是耍得最有趣的一個人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什麼?
告訴我什麼是忠,什麼是漢奸,什麼是奸
你國民黨不能夠定位了,你國民黨亂掉了
他是你國民黨原來的第四師的師長,然後投降漢奸了以後,也變成師長
然後抗戰勝利以後,你國民黨不但不敢辦他,還要給他做八十四師的師長,還要做軍長還升官
你國民黨的這個懲罰漢奸的標準完全被他摧毀了
這就是厲害的人
就好像上次我談到了,我出獄的時候,我的老師吳俊才給我安排政大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的副研究員
我接受了
為什麼我接受了?
接受就是開個玩笑
就是我做那個職務,我李敖是公務員
可是你軍法判決我,說我是叛亂犯以後,出獄以後要繼續褫奪公權
褫奪公權的第一條就是不得做公務員
我李敖出獄以後十幾天就做了公務員給你看,讓你這個褫奪公權,廢紙,你的軍法判決廢紙一張
這就是,我是來文的,吳化文來武的
證明什麼呢?
我自己不要洗刷我自己,你替我洗刷
你說我是漢奸,你來洗刷
這就是吳化文的厲害
告訴我們,政治上的是非啊,常常就亂掉了
因為說你,譴責你的人,責備你的人,給你貼標籤的人,給你戴帽子的人,他沒有資格
證明了他沒有資格,你國民黨這個渾帳的政權、渾帳的黨啊,你沒有資格說人家是漢奸還是不是漢奸
可是這種情況,我們常常發現一個單位一個人他們做了很多壞事以後,最後自己不洗要別人替他洗
譬如說,在我跟胡秋原的官司堶情A我就說了殷海光家門口被人站了崗,秘密警察站了崗
然後胡秋原就讓法院寫信去給警備總部去問,「你們有沒有去殷海光家門口去監視他,站崗」
警備總部回信說:「我們沒有,沒有這個事情」
然後我就跟法官說,我說:「你們注意喔,警備總部做了些壞事情,或者警備總部以外的,其他這些情治機關做了這些違反人權、壓迫人權的、壓迫知識份子的這些壞事情」
「他們當年做了這個事情,今天叫你法律來判決我李敖敗訴的意思,就證明了你給他背書,你們法官要小心喔」
結果法官從地方法院的施俊堯,到高等法院的陳國樑、劉景星、張連財,他們判決我敗訴,認為警備總部沒做過這個事情

然後我提出非常上訴的時候,陳涵封殺我的非常上訴,這個討厭的福建人,可惡的福建人
然後另外一個法官官官相護,李相助、龔永昆、劉鑫楨又封殺我的再審
就怎麼呢?
最後整個的作業是代警總清洗完成
完成什麼?
完成警總或者這種治安的機關,當年並沒有在殷海光家門口站崗,沒有壓迫他的人權,沒有秘密監視他
換句話說,什麼呢?
就是當年這些情治機關做的壞事,二十年後,三十年後,由這些法官們替他們洗掉了
看到沒有?
自己不要洗,要別人來洗
李士群所說的「誰要自己洗呢,要別人替我洗」
現在看到沒有
法官替這些情治人員洗掉了
法官二、三十年後,替這些國民黨洗掉了
這就是這些法官為什麼被我譴責
尤其是高等法院的法官,陳國樑、陳國樑、陳國樑這個人,他是我的同鄉,劉景星,張連財、張連財、張連財
這些法官們,他們很不智慧的、不智的做了這種二、三十年以後,替當年的這些做壞事的衙門,替他們洗刷
給他們洗刷證明他們說的對,證明我李敖是錯誤的
這就是我剛才舉的例子,自已不洗,要別人給他洗


好了,有沒有情況是自己洗的呢?
有,我們一般所說的洗面革新、重新做人、浪子回頭、痛改前非、改變形象、變化氣質
都是屬於自己來給自己來洗的一種
最有名的例子我們大家都知道,所謂周處,晉朝人周處除三害
這個故事我們大家都知道,周處除三害

周處的歷史見在晉書的列傳裡面周處傳

所以周處大家都知道這個故事,也是很普通的
大家看看這個原文



它說他看到一個家鄉的父老,就不高興
他本身是個小太保,鬼混的
人家父老就說:「三害未除,何樂之有」,有三個害
那周處說:「何謂也」,哪三個害呢?
這個家鄉的老頭子,父老說:「南山的白額猛獸」,就老虎
長橋下面這個蛟龍
「並子」,連你,把你小子算進去
老虎跟蛟龍連你,「為三」,就是三害
那周處說:「若此為患,吾能除之」,這樣子我可以除害啊
然後父老說:「你能除之,一郡之大慶」,我們整個家鄉就高興了,都高興得很了
然後周處入山射殺老虎,入水把這個蛟龍也射殺
可是這時候蛟龍在水裡面,臨死以前或沉或浮,還掙扎的時候
游走了,游遠了,游了幾十里遠
而這個周處與之俱,揪著蛟龍不肯放牠
經過三天三夜不見了
人家以為死掉了,周處也死了
然後皆相慶賀,大家都高興這個太保死掉了,這個黑社會老大死掉了
結果呢,周處把這個蛟龍殺掉了,回來了,三天三夜以後回來了
聽到家鄉的人大家慶祝,慶祝他死了
「始知人患己之甚」,大家吃不消他,這麼嚴重的程度
然後「乃入吳」,到了吳這個地方
「尋二陸」,二陸就這個陸機陸雲,就表示他開始做好人了,去做好人了
後來周處不但是做了好人,還做了一個好官
不但做了好官,還為了保守他自己的國土殉職了,等於做了烈士
所以周處的例子,就典型的一個例子
他自己由於除三害,包括自己在內,他完全的成功了
我在坐牢的時候,碰到了一個
我在軍法處坐牢的時候,一個身體很壯的一個流氓,他的名字叫做俞中興

我們政治犯關在裡面不能動,他們這些流氓在外面可以活動,因為不是政治性的,程度比較輕
可以幫我們打水,幫我們送飯
他有一次幫我擦玻璃,我就跟他聊天
他就很感慨的嘆了一口氣
他說:「警察真不夠朋友!」
他說:「我們把那些流氓給幹掉了,警察還來抓我們」
跟他對立的,另外有龍頭老大的流氓,他拿槍把他們幹掉了
警察抓他們,他覺得很不公平
他說:「我們是為民除害啊,對方是流氓,我們替老百姓、替警察把他幹掉是為民除害」
我聽到他這個話覺得非常有趣
我說:「你殺了那個流氓認為是為民除害,我說你俞中興你也是一害啊,你自己也是一害」
俞中興答覆我,使我很驚訝,他說:「至少少了一害嘛,對方流氓被我幹掉了一個,少了一個流氓嘛,幹掉一個,少掉一個嘛」
所以我覺得這俞中興的話,他是哲學家
後來我們也分開了
這俞中興就這個例子,他就是他懂這個除害的觀念,他自己做了流氓,可是他也知道為民除害
所以他等於是這種經過好好的教育跟培養以後,他就是周處的這種人物
他會洗面革心、他會重新做人、他會浪子回頭、他會放下屠刀、他會痛改前非、他會改變形象,最後像周處這樣子,他為國家死掉
所以我認為這些黑社會的人呢,看你怎麼樣的教育他
如果不會教育他,當然這些人作奸犯科
如果會教育他,他們的觀念裡面,有些觀念的確是「替天行道」
講了這四個字,大家都覺得最近很有趣,這個替天行道的事情,我們可以看到這個立法委員廖學廣的這個事情
他被關在籠子裡面,籠子外面還寫了四個字「替天行道」
這個替天行道是中國的觀念,就是民間的觀念
在明朝這時候這種小說裡面,這個黑社會裡面,他們常常有一個觀念,就是替天行道
就是這個天道,天要行這個道的,可是老天爺有時候不講話,老天爺有時候睡著了
像民歌堶惟珨〞滿A它說:「老天爺你年紀大,耳又聾來,眼又花」
換句話說,老天爺太糊塗了,所以我們要代表老天爺去行這個道,所以叫做「替天行道」
所以這種黑社會的人,他要有一種觀念,就是要替天行道
很不幸的,就是以他們的文化水平,以他們的知識,他們很難清楚的辨別什麼是真正的天的道
所以他們鬧了半天,結果鬧的是人的道,這種流氓的哲學、流氓的道,而不是天的道
好比說前一陣子我的老師王作榮他談到了,就是黑社會怎麼怎麼樣,也有人權,也談到了說是黃花崗七十二烈士都是黑道
這話有一部分是正確的,有一部分是不正確的
譬如說,我們加入幫會,當時古代的幫會,早期的幫會,是講究義氣的
譬如說打架就看出來了
打架我這邊有十個人,你那邊來了一個,對不起,我是一個跟你一個打,我不是十個人打你一個,沒有的
我十個人要用手打就用手打,就沒有十個人,你空著手,我還拿出扁鑽來扎你
幾個人打你一個,沒有的
所以古代的、老一派的這個黑道,也有他們的這些道,所謂「盜亦有道」,他們也有他們的道德標準
這種標準現在整個都被摧毀了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當時在孫中山為了搞革命的時候,他加入了哥老會,加入了洪門,做了幫會人士
希望洪門幫他反清,反對清朝
可是當時的保皇黨康有為他也加入了洪門
所以很多的洪門也加入了保皇黨跟孫中山作對
包括孫中山的哥哥叫孫德彰,道德的德,彰化的彰,在內
都是加入了康有為他們的洪門系統來反對孫中山
所以我們可以知道為什麼孫中山對他老哥很感冒
原因就是當時
你說大家倚靠幫會勢力嗎?搞黑道嗎?
黑道就分成兩股,一個是贊成革命的,一個就擁護清朝皇室的
這證明了什麼呢?
就是黑道判斷事情不像我們所說的那麼樣的清楚
所以在辛亥革命成功以後,我在節目裡面有一次提過
就是當時的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他們就寫信問孫中山說,我們寫革命的歷史的時候,對黑道怎麼來解釋?跟革命有沒有關係?
孫中山回信就撇開了,說跟黑道沒有關係
黑道歸黑道,我們革命歸革命
這就是我上次所講的那個笑話
當時上海的清幫頭子叫做杜月笙,他很感慨的講了一句話,他說:「我們是什麼?我們是夜壺」
上海話夜壺就是夜壺
夜壺是什麼意思呢?
夜裡要小便的時候懶得下床,就弄個夜壺小便,小便完了就放在床底下
就是說,我尿急的時候,我就趕緊用夜壺,把它發洩到夜壺堶悼h
可是夜壺本身很難看,很見不得人,然後救急以後,就把它藏在床底下
所以上海的這個黑道頭子大流氓杜月笙就講說,我們是夜壺
他們利用我們的時候,我們就是,趕緊小便,尿在我們身上
用完了,把我們就藏起來,因為見不得人,不願意承認跟我們的關係
所以我們可以下結論就是,現代的黑道的勢力,他們對天道是不能夠了解的
原因為什麼呢?
沒有好好唸書嘛
沒有好好跟李敖做學徒啊,了解什麼是天道
所以真正的天道被他們解釋錯誤了,也被孫中山這些革命黨解釋錯誤了
我今天談到了這些部分,就告訴大家,什麼是歷史的真相跟天道的定義

今天呢 就講到這裡

 

[感謝網友jarvidd指正錯誤]

主  題:Re: 李敖笑傲江湖又來了--誰要自己洗 
發 表 人:dd 
公告日期:2003-11-22 13:13:07 

1.黨權派--->當權派 

2.就著蛟龍不肯放牠--->揪著蛟龍 

3.余中興--->俞中興